[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转载)
    
    ——不只老访民,老抗议的同样99%有精神病
     (博讯 boxun.com)

    ——改编自《孙东东:老上访户99%以上精神有问题》
    
    改编:林云海
    
     (改编注: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基于同样的理由被精神病,这绝非危言耸听,只要一旦孙东东们起草的“精神卫生法”真的颁布实施,每一个屁民的精神卫生就都会被置于孙东东们的关怀之下,没有人逃得掉的!)
    
     老抗议者看上去很正常,思维也很清晰,大家就以为他们没有精神病,这是大家对精神病有误解。大家认为那种疯打疯闹蓬头垢面的,才是精神病。但实际上有相当多的精神病人,只要不涉及精神症状,别的都正常。对老抗议者,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老抗议者,他就坚持他的某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抗议。你们可以去调查那些很偏执地抗议的人。他反映的问题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但是他就没完没了地闹,你怎么和他解释都不成。于是舆论开始关注这些人的权利是不是得不到保障,这实际上是缺少基本的精神卫生知识。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都是令各国政府头痛的问题。
    
     为了维护精神病人的权益,对于精神病人一定需要有人送他到精神病院接受诊治,因为如果家属不送,政府也不送,精神病人就流落街头了。特别是偏执性精神病人,更是需要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因为他扰乱社会秩序。
    
     比如近日在北大门口发生的一个案例。一群访民,他们从4月1日开始聚焦在北大门口抗议。因为北大的孙东东教授说老访民99%有偏执性精神病。他们认定孙东东在为打压上访制造借口。孙东东教授已经出来就自己的“语言表述不当”公开致歉,并澄清了自己是在关怀访民的精神卫生,因为揪心99%有偏执性精神病的老访民流落街头,人权没得到最大的保障,才实话实说,“绝对没有歧视上访人员的思想和言论”。但老抗议者不信,反复抗议反复闹,一直从4月1日闹到4月8日。
    
     最后公安人员没办法,将闹个没完没了的老抗议者拘捕了,及时果断地结束了老抗议者的抗议闹剧。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公安人员似无将老抗议者送精神病院的意思。其实,老抗议者跟老访民是一样的问题,同样都是明明问题(比如孙东东教授之前语言表述不当,未能十分强调对访民精神卫生的关怀)实际上都解决了,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比如所谓的孙东东教授打压上访),但就是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比如妄想制裁一心关怀访民精神卫生的孙东东教授)没完没了地闹。正如老访民99%有偏执性精神病,老抗议者也同样99%有偏执性精神病。我们的公安人员缺乏精神病学方面的常识啊!
    
     广大有精神病的老访民,老抗议者被法律部门排除在精神病院之外,作为精神病人的人权得不到起码保障的严峻事实说明,必须尽快通过孙东东们起草的《精神卫生法》,关怀屁民们的精神卫生刻不容缓!
    
     2009年4月1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范跑跑风波,利益集团是唯一的赢家/林云海
  • 范跑跑——羊类的最佳形象代表(修订版)/林云海
  • 林云海:送给范跑跑的粉丝:仁慈的上帝为什么不选择羊做宠儿?
  • 范跑跑——羊类的最佳形象代表/ 林云海
  • 林云海:范美忠最适合当屁民的孩子的老师!
  • 盘点中国特色的人权/林云海
  • 林云海:为何有人痛恨人权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 讽刺文:钉子户受黑社会荼毒属于刁民的内政!/林云海
  • 有人建反动博客,发反动文章,咋不抓起来?/林云海
  • 林云海:王世保建反动博客,发反动文章,咋不抓起来?
  • 林云海:美国失奢,焉知非福?
  • 给公仆加薪十万,可以彻底解决就业问题/林云海
  • 10元上个吊,700元输个氧——命贱强盗狠/林云海
  • 林云海:小泉毅何其幸啊,有幸生在民主的日本!
  • 2008,雷锋与精神病人不可不说的故事/林云海
  • 杨佳母亲有幸见识了中国的全免费精神病院/林云海
  • 讽刺文:上海袭警案又跳出来第二个郏啸寅!/林云海
  • 胡佳获欧洲人权奖,中国人民情绪很稳定/林云海
  • 土匪上街,无论任何时候都宜穿上制服!/林云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