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扬:殴打孙文广的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博讯 boxun.com)

    历史应该记住的一天:2009年4月4日清明节,在济南市南郊英雄山下——“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园”内,一位七十五岁的老人被五名“不名身份”的彪形大汉驾住,从两米高的山崖下径直摔下,然后对其拳打脚踢,十余分钟。而这一暴行是在“九辆警车”的盯视下发生的——而且发生在即将庆祝建立六十周年,一直提倡构建和谐社会,文明执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被打者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一位“为自由民主付出了一生的精力和心血,先后坐牢长达七年,为弱势群体,宗教信仰人士的人权呼吁,屡次被抄家,传唤”——一位七十五岁高龄的中国自由作家。后经医生检查发现,孙教授有三条肋骨被踢断,脊椎、头部、背部、手脚多处受伤。
    
    做为一个追求“自由思想,独立人格”读书习诗的山东人,我很长时间以来“不再”写诗,而是在寻找真正的精神同道和思想同路人,尤其是希望在身边寻找到这样的人。然而,长久以来,我苦求而不得。我一直奇怪:山东应该是个大省,人口众多,为什么‘站出来的人物’看不到几个呢?”就是我苦求不得之时发现:山东还有一个孙文广——一个已经在山东思想界坚持自由思想数十年的大学教授。随后,我通过网络搜索他的所有作品找来研读。读罢,我意识到,我找到了。只是他“不是”我的 “精神同道”和 “思想同路人”——而是可以做我精神导师和思想引路的人!
    
    09年春节后,出于对孙教授的崇敬,我与一位同事(一位热心民主自由思想的历史硕士研究生)登门拜访了孙教授。原定见一下面,请教一两个问题就走。因为打电话预约得知,孙教授时间很紧,而且有事要出门。后来,几句话谈下去,孙教授改变主意,不仅要我们留下吃午饭,而且还把另外两位山东知名的民主思想前辈李昌玉、车宏年先生请了过来。在饭桌上,孙教授谈了利用清明节,修复集体记忆,悼念那些为自由民主作出贡献的故人。当时在座的朋友认为这个活动很有意义,是可以进行的。然而,没想到就这样一次公民正常的、合情合理而又合法的悼念抗战英雄及民主先烈的活动,竟遭到当局无理的阻挠。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九辆警车”护卫下,竟出现孙教授这样一位七十五岁高龄,国内外知名文化人物被五名“不名身份”的彪形大汉暴打。真让人不今夕知是何夕——这真是在公元2009年4月4日的中国吗?这事真的发生在我的老家山东——一个中国人盛传出英雄好汉,正义之士的地方吗?象孙教授这样的老人,这样有文化背景的国内外知名的人物,他们就可以当街暴打,他们还有谁不敢打呢?
    
    4月5日早上,我与躺在济南市齐鲁医院重病监护房病床上孙教授通了电话。他告诉我,一些人力阻他上山进行悼念活动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他在网上发表了《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那篇文章。这就让人非常奇怪了。此文我转了多了个地方,而且有些地方至今还在。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反动”的地方。孙教授在文中说得很清楚,他其本意是“要通过悼念历史人物,来修复人们的集体记忆,澄清历史真相。”
    
    众所周知,因中国长期以来不健康的党派之争——“胜则王,败则寇”,总是出现胜利方,为了打造自己“光荣”的历史形象,去歪曲历史,抹煞一些历史人物为我们民族做出贡献。在孙教授那篇文章中就提到 “抗日战争”、“大跃进运动”“文化大革”等多个历史时期,曾出现了很多被当局严重歪曲的历史事件。 如果早几年没有互联网,做为一位“七0后”,我会很吃惊。然而,现在孙教授文中所提事件,只要你随便在网上一搜,就会查到非常详尽的资料,而且有的还是官方资料。只是一般市民和不读书,不上网的人不太了解。且不说从发表文章来看,其行为属公民言论自由范畴内,就是个人上山的悼念活动也同样是属于公民自由的民事行为权利。象孙教授电话对我说的那样:“你可以悼念你的毛泽东,他也可以悼念邓小平,我来悼念我尊敬的赵紫阳,难道这不可以吗?”
    
    孙教授被打还有一个原因,是说他悼念赵紫阳。那么,赵紫阳是谁?我们从网上搜索到下面两条:《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及新华网北京2005年1月17日以“赵紫阳同志逝世”为题的新闻。可见,赵紫阳不是杀人恶魔,而是“我党同志”。 难道悼念这样一位仍被“我党”承认的一位同志,就是犯罪,就对七十五岁高龄的老人进行暴打吗?如果因为是这样,那么我认为,孙教授清明节悼念先烈的活动,不仅有意义,而且意义非常重大。
    
    远的不说,就中国近代史来看,我们民族就有很多沉重的历史教训。因为国共两党不健康的党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可谓罄竹难书。受害家庭,死亡人数更是数不胜数。就中共本身言,大搞个人崇拜,造成个权极权。一些中共老党员因说错一句话,或只是提出不同观点的意见,瞬间由“久经我党考验的同志”和“亲密战友”,变成十恶不赦,大逆不道的阶级敌人,被戴上随意编造的各种各样“帽子”打倒。象刘少奇、彭德怀等这样,对国家和中共来说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物,都遭到了非人虐待。当然,后来发现错了,给予平反。可是此时人早已抱恨远逝。相信这一点,定会让一些有良知的共产党人痛惜不己。
    
    很多历史事实证明,就政治斗争而言,没有永远的胜利者,只有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在某一历史时期暂时占上峰而已。因此,现代民主国家政治家,不仅不会打击和迫害政治对手,甚至还立法保护那些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因为他们知道,保护政敌就是保护他们自己。其实,在我们这个时代,就是小学生也早已明白,世间没有永远的当政者。当然,我们看阵式,中国共产党人是打算永远掌握政权的人。既便如此,我也相信,做为在现代政治学理论基础建立起来的政党,出于过去本党人受迫害的教训,也应该学会尊重对手和不同政见者了。尤其在现代民主思想大潮席涌全球的今天,任何一个极权国家的政治都会遭到冲击的——中国政治制度,也同样不会不一成不变的。在这个世界文化和经济“大联盟”的时代,一个持反对世界普世价值观念的国家是寸步难行的。中共不是总提“发展是硬道理”吗?那么,为了发展必向人类文明尺度靠近——要学会尊重人权,尊重不同政见者的自由政治权利。
    
    在现代这个世界上,因政治原因去打人,尤其打一位老人的,将被现代文明国家看成是笑话,是让文明的当政者感到丢脸的事。也许济南警方还有这样的“政治觉悟”,他们否认是他们指使干的。在网上车宏年先生给我留言说:“我已与市局方面通了电话,他们对我是这样解释说:说孙老师与悼念毛的人发生冲突,是毛派分子打的。”
    
    我们真不知道“毛派分子”是何方神圣,竟比我党“九辆警车”警力厉害。就算“毛派分子”是传说中著名的“山东响马”,可现在不是在隋朝吧?做为维护中国人民安全的人民警察,难道就可以坐视不管吗?用一句 “是毛派分子打的”就可以息事宁人吗?我原就后悔没同孙教授一同上山,参加这次悼念活动,听济南警方这一说,我更后悔自己没去。如去了,是否可以和“毛派分子”对打一阵,多少可以保护孙教授一下?
    
    当然,现在我们了解到,一些想上山参加悼念活动的朋友还没出家门,就被便衣警察给看住了。既使去,也不可能随孙教授一同上山的。但我已答应孙教授了,明年一定带上我的几位朋友随他一同上山。我如此坚定要参加这个活动,不是想一定与“毛派分子”对打。因为做为一个自由思想者,通过这件事,更让我认识到修复人们的集体记忆,澄清历史真相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一个没有正确历史记忆的民族,就不会吸取错误的经验教训,不仅不会进步,而且还会犯同样的错误,甚至还会使倒退。山东,中国传统儒学文化发源地,被外人看成是礼仪之邦。山东人在外人眼里一直是热情、豪爽、仗义,给人感觉个个是个热心肠,更是尊老爱幼的典范。然而,就是这个文明之地的首府济南,竟发生七十五老人被打十多分钟没人管,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说心里话,这是让我最气愤难平的事。不要说打的是孙教授,就是打的任何一位老人,做为山东人看见了,都应该站出来管的。从一点讲,做为一个山东人,为了自己的生存之地,我也将为之而抗争。
    
    我知道,有人之所以这样对待孙教授,是认为他是“危险分子”。其实象我这样出生在山东西部的狂野之徒,通过孙教授才了解到,这个时代“山东好汉们”不是上“梁山”,而是要上“英雄山”。要学会利用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利,以和平、理性、有序、文明的方式促进社会文明进步。因此,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历史真相,了解自由民主思想,使此活动更有意义,更有影响力。同时,为了声援孙教授,抗议济南警方的暴行,维护公民的自由权利,我提议:明年清明节,山东各路好汉们齐上英雄山!
    
    2009.4.10 山东鲁扬
    
     (鲁扬,网名“鲁西狂徒”,中国自由作家、诗人。主持“中国自由文化论坛”,为《中国当代诗歌》主编。有诗作和文化评论发表于国内报刊及海外媒体杂志。信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声援孙文广君
  •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 杜光:愤怒谴责毒打孙文广教授的暴行
  • 就孙文广遇袭:声讨济南黑帮政府/中国人权论坛
  • 孙文广: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图)
  • 抗议劳教维权英雄张金凤/孙文广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直选日程表
  • 孙文广:软禁是不民主的产物
  • 孙文广:重庆之“罢” 甲天下
  • 孙文广:可恶 可恨 抄电脑
  • 孙文广:山东大学的“钉子户”
  • 孙文广:高票当选楼长纪实
  • 国旗的由来和更改/孙文广
  • 孙文广再次被抄家后表示多种声音才是健康社会的表现
  • 孙文广:我今天再次被抄家
  • 孙文广:赞翁安中学生
  • 孙文广:怀念我亲密的好友
  • 孙文广:“卖国”后我成了“强奸犯”
  • 孙文广:济南异议人士烛光悼六四和地震死难者(图)
  • 声援孙文广
  • 孙文广教授被殴打一案
  • 孙文广被殴各界要求当局调查
  • 孙文广披露悼念并赵紫阳时遭人殴打的真相:暴徒开着警车
  • “凯迪猫眼”声援孙文广教授帖子迅速被删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请济南警方解释孙文广教授清明节被袭事件(图)
  • 关注著名民主人士孙文广先生清明日祭奠已故前中国领导人被殴致重伤事件
  • 孙文广教授被暴徒袭击后住院照片(图)
  • 张清扬:车宏年详述暴力攻击孙文广教授幕后背景(图)
  • 75岁大学教授孙文广祭赵紫阳遭毒打 断3条肋骨 (图)
  • 独立中文笔会谴责对孙文广教授的暴力袭击事件
  • 清明节孙文广教授悼念赵紫阳被暴徒袭击重伤
  • 孙文广:昨日庭审 山大扣我退休金
  • 孙文广教授诉山东大学扣发养老金案已开庭(图)
  •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呼吁民主退休金被扣
  • 孙文广:山东大学“钉子户”
  • 孙文广坦然面对第二次国保抄家
  • 孙文广今天被抄家,电脑被拿走(图)
  • 孙文广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