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声援孙文广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0日 来稿)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声援孙文广君 (博讯 boxun.com)

     鲁慢
    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年4月4日,就是国立山东大学学生去英雄山纪念革命先烈的清明节那一天,我独在网络上徘徊,遇见王君,前来问我道,“哥们可曾为孙文广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哥们还是写一点罢;孙文广被袭击前就很爱看哥们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开通的博客,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点击率一向就甚为低下,然而在这样的艰难中,毅然链接我的博客的就有他。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伤者毫不相干,但对活蹦乱跳的我,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和平转型”,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孙文广痛苦的呻吟,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伤者的床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4月4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被袭击的孙文广先生,是我的老师。知识分子,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老师,是为了中国而伤的中国的老年。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05年去网络逐渐发达,破网软件流行的时候。其中的一些文章为孙先生所发;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是海外网络媒体运作,纷纷报道的时候,发出了孙文广的照片,这就是孙文广。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政权的老师,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确定了他的住处之后,我才始去拜访他,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山大恢复旧观,往日的领导以为没事,纷纷被双规的时候,我才见他虑及学校前途,黯然神伤。此后就经常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算认识了。
    我在4月4日上午,就知道上午有孙文广去英雄山悼念赵紫阳、张志新、林昭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孙教授被袭击,遍体鳞伤。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孙文广君,更何至于无端在英雄山上喋血呢?
    然而当晚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躺在医院的他。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一般袭击,简直是专业性袭击,因为身体竟然看不到外伤。
    但当地政府就有令,说他受毛派分子袭击;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是通奸犯,流氓;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孙文广君,那时是坚持前往的。自然,祭奠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警方密切监视下被袭击了,四五个彪形大汉,将他四米高的山崖摔下,跳下去对他拳打脚踢,断三根肋骨,脊椎严重受损,已是致命的创伤。所幸没有便死,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孙文广君确是被袭击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医疗报告为证;当孙教授孤独从容地转辗于暴徒们的拳打脚踢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人屠戮学生的伟绩,人民警察的惩创民众的武功,再一次被这血腥渲染了。。。。
    
    但是中国的行凶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悼念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行凶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年迈的先生受袭击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孙先生的办事,是始于三年前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袭击中坚持对群众演讲的事实,则更足孙先生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声援孙文广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 杜光:愤怒谴责毒打孙文广教授的暴行
  • 就孙文广遇袭:声讨济南黑帮政府/中国人权论坛
  • 孙文广: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图)
  • 抗议劳教维权英雄张金凤/孙文广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直选日程表
  • 孙文广:软禁是不民主的产物
  • 孙文广:重庆之“罢” 甲天下
  • 孙文广:可恶 可恨 抄电脑
  • 孙文广:山东大学的“钉子户”
  • 孙文广:高票当选楼长纪实
  • 国旗的由来和更改/孙文广
  • 孙文广再次被抄家后表示多种声音才是健康社会的表现
  • 孙文广:我今天再次被抄家
  • 孙文广:赞翁安中学生
  • 孙文广:怀念我亲密的好友
  • 孙文广:“卖国”后我成了“强奸犯”
  • 孙文广:济南异议人士烛光悼六四和地震死难者(图)
  • 孙文广:支持亡儿父母维权——汶川地震窥析之四(图)
  • 孙文广教授被殴打一案
  • 孙文广被殴各界要求当局调查
  • 孙文广披露悼念并赵紫阳时遭人殴打的真相:暴徒开着警车
  • “凯迪猫眼”声援孙文广教授帖子迅速被删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请济南警方解释孙文广教授清明节被袭事件(图)
  • 关注著名民主人士孙文广先生清明日祭奠已故前中国领导人被殴致重伤事件
  • 孙文广教授被暴徒袭击后住院照片(图)
  • 张清扬:车宏年详述暴力攻击孙文广教授幕后背景(图)
  • 75岁大学教授孙文广祭赵紫阳遭毒打 断3条肋骨 (图)
  • 独立中文笔会谴责对孙文广教授的暴力袭击事件
  • 清明节孙文广教授悼念赵紫阳被暴徒袭击重伤
  • 孙文广:昨日庭审 山大扣我退休金
  • 孙文广教授诉山东大学扣发养老金案已开庭(图)
  •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呼吁民主退休金被扣
  • 孙文广:山东大学“钉子户”
  • 孙文广坦然面对第二次国保抄家
  • 孙文广今天被抄家,电脑被拿走(图)
  • 孙文广:六四赴京受阻记 ——悼念六四19周年
  • 孙文广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