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哪位想起诉国务院 一定要找袁裕来/张培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转载)
    
     三月中旬的一个周末,下着雨,我们买了几张火车票,去宁波找羽戈喝酒。
       那时侯宁波还没有动车,这一点被我们忽视了,所以到宁波时已经很晚,安顿下来后就赶往吃饭的地方,倒上酒就开始喝起来。 (博讯 boxun.com)

      在我对面坐着一位怪蜀黍,不多说话,酒喝得沉稳,但不多。怪蜀黍这个词,我一般用来指那些有个性的人,所以有时候也会自我标榜。从宁波回来后我用怪蜀黍评价他,他不解,自己去谷歌了一下,然后很生气地说我骂他。理由是网络上说,这个词是指那些有较特殊的性癖好的人群。好在我有自己使用过这个词的证据,否则还真担心惹恼他。
        
      他叫袁裕来,一个专门打民告官案件的律师,他的博客标题就叫“行政诉讼第一人 ”(http://yuanyulai.fyfz.cn/blog/yuanyulai)。认识他之前,我因为自己专做刑辩,日常工作就是跟公权力较量,还有些小自得。认识他之后,更明白了山外有山的道理。很显然,行政官司比刑事辩护还要更难,而袁律师没长我几岁,在自己的领域里已经是相当专业。
        
      我一直有一个偏见,认为凡是挑战公权力的人一定都能喝白酒。只要遇见那些声称主要做刑事的律师,我都会问一句喝不喝酒,喝什么酒。得到肯定的回答,我立即引为同道,反之则不过尔尔。
      袁兄是我这种偏见的一个好注脚。当晚他喝得不多,事后才知道他是为了留存实力,第二天放倒我们。我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因此主要跟羽戈盘桓,喝了有六七两后,酒酣耳热之际,饭局结束了。
      这时已经快十点,我们买了些东西回房间继续聊。羽戈又给我倒了二两白酒,他则跟大家一道喝啤酒。就是这二两完成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转化,我高了。
        
      第二天在中山公园的草坪上,大家继续高谈阔论。羽戈照例话不多,静静地坐在边上听着,时不时才插一嘴。我喝酒后会宿醉,第二天尤其难受。尽管拼命调整状态,还是不得要领,到中午袁兄在天一广场做东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不能接受任何一点白酒。
      这样一来,袁兄头天晚上积攒的力量完全没有发挥的空间。他显得相当不满,不断设法用话激将我,无奈我也是个怪蜀黍,嘻嘻哈哈不接他的茬,他只好跟我们这边状态有些超常的雪忠兄小搞几下,然后就自己跟自己搞。三瓶茅台下肚,他醉了,开始生气,说气话,做一些孩子气十足的动作,最后甚至在饭局上睡了过去。
      我们回上海后,他不断到哥几个的博客上窜,打听那天醉了之后的表现,我们都嘻嘻哈哈的,就是不告诉他到底怎么回事,心底却欣赏这样可爱的怪蜀黍。
        
      今天上午,收到袁兄从宁波快递过来的大作,共六本。分别是《特别代理——民告官手记》一套五本,还有一本《对〈行政诉讼法(修改建议稿)〉若干条款的质疑》。
      他的人、他的文、他的书以及他的案子,组成一个有趣的人,一个有故事的律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