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松岛枫与《中国不高兴》/羽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转载)
      前些天就在豆瓣网上看到流言,说日本AV女优松岛枫、苍井空、饭岛友友子等将在四月初到广州一家酒吧参加商业活动。对于受她们大无畏的身体与精神所无私哺育的一代网民而言,还有什么消息比这更让人热血沸腾呢?对此,有人拿吃鸡蛋与见下蛋的母鸡来说事,倒显得有些矫情。可事态发展却遂了他们的心,下蛋的母鸡终于没来成。处于谣言中心的某酒吧之高层负责人致电《新快报》解释:AV女优广州行是日本某品牌与该酒吧商谈的一项活动议程,双方并未谈妥,更没签约,只是有关工作人员无意泄露了消息,才导致网络传言满天飞。
      这一新闻的火力点,不在于对酒吧营销手法的批判,而在于网络舆情所呈现的两极走向。报道采用了“女优来不来网友两边倒”的措辞,可就我所见,一边倒的优势更为显明,大多数人还是持热切的欢迎态度,且不管他们出自何种居心。“一小撮”反对者则被这股凶猛的浪潮压制在阴暗一隅,其反对理由是那么义正词严,却弱不禁风。
       细看新闻,才知其中奥妙:原来这家酒吧开在了烈士陵园旁边。可以想象,女优、酒吧、烈士,这三个反差巨大的意象摆在一起,怎么看都像一幕后现代的荒诞剧。于是反对者批判说,日本AV女优来中国演出,“是对中国文化的侵略,也是对烈士的一种亵渎”。 (博讯 boxun.com)

      先说第一点。批判者一举上升到“文化”的高度,这思维运转的极速堪比卫星升天,我们凡人实在跟不上。愚钝如我,只能步步为营来思考。首先,女优来酒吧做什么表演?是继续她们在日本的旧时营生,苍井玉体横陈夜,饭岛风流松岛狂。这样还轮不到我等表态,广州市公安局肯定第一个不答应,否则就是失职。但如果是来唱两首歌,秀几身时装,帮酒吧做一回人气宣传,你有什么十足真金的理由下逐客令?近两年,比松岛枫、苍井空更早滋养我们封闭而潮湿的青春期的香港艳星翁虹等人,屡屡在大陆出镜,甚至还参与东方卫视举办的“舞林大会”这种相当正规的娱乐节目,却未见有人跳出来大发反调。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接待规则呢?难道因为一者是中国人,一者是日本人?
      于是引发了第二点争议。由一些日本女优在烈士陵园附近表演,不论演什么节目,此景此景,逝者地下有知,生者情何以堪?可这里首要的问题,是因一个巧合而产生:酒吧与烈士陵园不幸建在了一起。如果担心惊扰了沉睡的烈士,就不该让酒吧设在其一侧。再正经的酒吧,总不可能每日都军歌嘹亮。那些情深深、雨朦朦的歌曲,是否同样构成了对烈士的亵渎呢?——当然,这是依照反对者的思维来设问。按我的想法,烈士归烈士,娱乐归娱乐,实在不必把两者对立起来牵强附会。
      再说这里的另一个导火线式的价值符号:日本。前段时间,有母女二人穿和服在武汉大学樱花树下拍照,被某些狭隘民族主义者声讨批判以至体无完肤。其实你想一想,穿和服要被批斗,穿西装和燕尾服——同样是“异族”的服装——则成为趋之若鹜的时尚风潮,由此可见,被有色眼镜所深重蒙蔽的民族主义为什么不成气候。女优事件亦然。要不是“日本”一词,此事怕也引燃不了这么大的火焰;同样,假如把“日本”换作“美国”,也许连庄严肃穆的烈士陵园都阻挡不了表演者的步伐。
      对于某一类中国人而言,“日本”已经沦为不可承受之重。基于政治意识形态的激情和仇恨,与身体不分,与美学不分,与商业不分,长久的混淆只可能导致两种结局:政治被抽空为木乃伊,或者政治压倒一切。无论哪一种,都是难以消化的、甚至有毒的恶果。
      何必如此凝重呢?何必效法当年留学日本的郁达夫先生,《沉沦》的少年受困于青春的性冲动,一面嫖妓而未果,一面声嘶力竭呼喊:“祖国,你为什么不强大起来?”——这双面的压抑实在是一种病态的受虐狂。如今的国人完全可以换一种轻逸的活法来实践肉身政治学,在情欲闹饥荒革命之时,一面欣赏松岛枫、苍井空的精彩表演,一面阅读《中国不高兴》而不自觉达到高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不高兴,管我甚么事?
  • “中国人不高兴”不是“中国不高兴”/维健兄!
  • 《中国不高兴》惹我不高兴/夏河年
  • 《中国不高兴》:烂人眼里的烂书,牛人心里的牛书/陈永苗
  • 新华社如此对待《中国不高兴》也算煞费苦心了/王小东
  • 熊培云:《中国不高兴》被策划的情绪
  • 《中国不高兴》,左棍商业大杂烩
  • 《中国不高兴》与中国没头脑/曹喜蛙
  • 《中国不高兴》还是《老百姓不高兴》 -- 什么是当前中国最紧迫的问题? (作者:城廓)
  • 从“可以说不”到“中国不高兴”:直面世界的新一代
  • 《中国不高兴》总策划张小波正在移民加拿大
  • 《中国不高兴》:12年后还击王小波
  • 关于《中国不高兴》采访王小东
  • 《中国不高兴》,民族主义升级
  • 张清扬:《中国不高兴》作者放言:做民族主义的跳蚤(图)
  • 学者出版书籍《中国不高兴》引发民族主义争论(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