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戴晴:寓真的纪实作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7日 转载)
    
    来源:凯迪社区
     《中国作家》推出“纪实版”,反照出今日社会对真相之渴求∶没条件没时间跑档案馆、阅读原始卷宗的读者,切望知道自己和自己父辈祖辈生长的这片土地上,究竟真正发生过什麽。纪实作家应运而生??除了具有不臆想、不虚构等基本职业道德外,如果这位还有扎实的知识背景和洞彻描述对象内心的智睿,能把个案中的悲欢离合,放到大时代中切实述说,那就是读者之福了--文笔和情思倒在其次。 (博讯 boxun.com)

    
    撰写《聂绀弩刑事档案》的作家寓真,似乎志不在此。他认**∶“如果只是为了回忆一段历史,那就没有大的意义。那些风风火火的历史,那些是是非非的纷争,那些恩恩怨怨的人事,恶战与詈骂,凶虐与荒诞,狂笑与哀哭,灼热与阴冷,早应该淡忘了”。于是,作家“搜索档案,发现材料,选取剪裁”,给出十万字的文本,希望读者阅后“发现和汲取我们需要的文化”,以及“世世代代的诗人们的惊胆诗篇中所缭绕贯射的一脉诗魂”--这恐怕不是读者(与受害者)的愿望,从而也不应是史家和纪实作家落笔的原则吧?如果不把残忍加害聂绀弩、黄苗子等人“风风火火的历史”原样揭示;不把周扬、王任叔辈公报私仇的“恩怨人事”细加辨析;不讲明怎麽原先一同反专制、反法西斯的战友,转眼间就有人“狂笑”有人“哀哭”;不说清同一个党,怎麽从诚邀大家共赴国难之“灼热”,转眼间变成阶级划分、运动排队、乃至严刑逼供的“阴冷”,21世纪的中国能界定“我们需要的文化”麽?新的聂绀弩、黄苗子能再度免于煌煌大义下的权力肆虐麽?
    
    正因为作家对本该郑重公之于兄卮罄?废附诓扇?“早该淡忘”的态度,读者只好自己重做研究者的功课,外加上网搜索兼作笔记。聂绀弩反革命案之主脉,实难于从寓真支离破碎、含混不清的文本中获得啊。
    
    例如∶《公安六条》公布,北京市公安局以“恶攻”、“外逃”罪名对监视多年的案主实施立即逮捕。谁作的决定?“恶攻”的消息来源、那位“可以出入中南海的罗某女儿”是谁?接近的是哪位首长?传话的戴某和她后来怎麽样了?
    
    又例如∶1975年和1976年北京市高法突然主动了解聂绀弩“狱中表现状况”,这本是案主无期改十五年的前奏,不但背景重大,更触到中国先判后审、法庭宣判如做戏的病根。在作家笔下,我们读到的只是飘飘的“对皇城根下派干部高看一眼”;而第三监狱9月4日复信,恰在朱静芳、杨狱长和山西高法“内部工作人员巧妙操作”,调包人犯、实施“杨枝水活枯花”的关键时刻--如何应对、通关,实**解密案情之关键。作家通过回信看出的,竟只是传主“病弱日甚”!
    
    当获救的老人尽可能悄没声儿地潜回家(从杨狱长未亡人态度可知,仁义调包一事绝不可再提),在作家笔下,成了“从临汾监狱提前获释”、“幸亏‘得道者多助’提前释放”,好像忘记了聂犯虽为一人,但施于他的“无期”与“特赦”却完全是两个案子∶“华国锋亲自批示”的无期改判十五年有期,并不是“山西高院的释放裁定”--读者敢相信作家寓真还具有“二级大法官”资质麽?
    
    《聂档》最令人瞠目之处,在于作者调阅了“主卷”、“副卷”和“不入卷”的珍贵档案、分析了“专政机关监视对象”在《公安六条》之背景下罹难的“明因”“后因”、“暗因”“前因”,并且承认“聂诗入彀被祸的疑团”自己尚未弄清之后,却随即断言∶“10年牢狱之苦,祸根首先发自他的朋友”;“举报他的人,很可能就是与他过从甚密的文艺界人士,很可能就是他的‘右派’朋友圈子内的人”、“他所写的诗,成了审判他的罪证”。弄得读者与评家无法不跟着他的步子追讨告密者。
    
    聂案,本是依旧阴霾浓罩的苦难民族史中最耸人听闻的案例之一∶聂绀弩从国民政府官员到地下党员、从民族危亡下的左派变为无**阶级专政下的“右派”,因“恶攻”判刑无期而后经领袖批示改判十五年之当口,最后竟是监管人员良心发现,一招移船就岸、特赦回家。从如此惊悚史实与深沈人神交战之案例中,追问直接影响国家命运的重大因由,本属纪实作者最该着力之处。比方说,在我们庆幸老人风烛残年侥幸获救、最后留下珍贵的《散宜生诗》的同时,不能不追问,如果不是?巧周颖有李建生这样的朋友,急公好义的朱静芳(以及杨狱长、山西高法的人),肯冒险搭救麽?如果诗人没有周恩来、邓小平、胡乔木等一系列关系,华国锋会亲批、法院会奉旨改判麽?聂绀弩获救一案是通过关系做了好事,又有多少红旗下的例子是靠关系乃至金钱,“捞”出了罪有应得的恶人呢?如果仅靠关系而非独立公正的取证、审判,使正义得到伸张,政法体系怎麽面对千千万万因没有关系、没有金钱而冤沈海底、坐牢到死的人??就比如与聂绀弩“切磋学问”而最终“去阎王殿报到”(作家寓真用语)的包于轨先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批判戴晴别有用心的“和解论”/张三一言
  • 戴晴批评中国言论自由落后当局需反省
  • 戴晴悼念包遵信先生
  • 戴晴:5-两个主义-让民众有机会“透透气”
  • 戴晴评论:平民维权开创性案例
  • 戴晴新著为张东荪平反
  • 封从德:戴晴在《亞洲週刊》上的謊言(图)
  • 零八宪章只是最基本的权利——专访签名者知名作家戴晴
  • 戴晴:权贵资本主导中国市场经济 (图)
  • 歷時八年戴晴追查「張東蓀叛國案」始末
  • 戴晴: 从蒋医生被“冷冻”说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