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折腾阿里木江的猫腻/石涯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9年4月2日的一则新闻引起轰动:新疆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羁押期间遭遇“躲猫猫”。3月31日下午阿里木江被警察和狱医带往喀什农三师医院就诊,他在医院门诊大楼呼叫一位熟人。这位目击者说:我以为是眼睛看错了,一年多没有他的消息,他带着手铐,浑身是伤。他大声说:“我被他们打了,赶快叫律师来见我!” 一周前律师面见阿里木江,还说他的精神和身体状况良好。案情刚要云开日出,突然爆出遭遇监狱暴力,不能不回想此案从炮制,逮捕到超期拘押… 都隐藏着许多猫腻。(猫腻:老北京土话,流传天津和上海等地。指事情的马脚和漏洞,不合常理。猫腻亦为猫尿之谐音,猫喜欢用碎屑覆盖住自己的屎尿。故以猫腻比喻一些见不得光、躲躲藏藏和偷偷摸摸的暗箱操作。英语 Illegal deal; underhanded activity; something fishy)。
     (博讯 boxun.com)

     (一)谁要致阿里木江于死地
    
    新疆西部和南部的穆斯林信仰和文化主宰着当地人民的灵魂,支配他们的思维,生活,工作和一切活动,说白了是“命根子”。相传唐玄宗李隆基晚年在外重用安禄山和史思明,公元755年造成安史之乱,国势衰退,中亚伊斯兰势力乘虚而入,进占西域达千年之久,中华文化近500年无法渗透,伊斯兰一统中亚和西域,导致新疆各族大都被伊斯兰同化。喀什是新疆南部的伊斯兰文化中心,大约有340多万穆斯林,占总人口比例98%;清真寺近万座,神职人员上万。如此历史悠久又根深蒂固的穆斯林信仰和文化土壤,常年磨擦的民族矛盾,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和“疆独”情节,以及扑朔迷离的恐怖活动,使新疆显得更加敏感,也更具吸引力。美国“911”事件以后,穆斯林国家和基督教国家的矛盾凸显加深,新疆也不甘静穆。出了个阿里木江,曾經受僱於設在新疆的美國和英國公司,已经令人视为异类。加上他和全家改信基督教,离道叛教之罪!他的亲友和公检法的人都很清楚,阿里木江本人完全没有犯罪,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遵纪守法,绝对没有任何触犯指控罪名的行为。知情人也明说,此案完全是个别穆斯林的办案人员滥用职权报复他改变信仰。正如阿里木江同监人所说,改变信仰的人在伊斯兰国家属于杀头之罪,只是中国法律不允许这样,所以他们就找其他罪名来报复他。可怕的消息于2008年4月开始出现:阿里木江去年9月以"非法宗教活动"被捕。今年1月,阿里木江被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遭到拘留。稍後被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為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或情報」的罪名逮捕。 此罪一旦成立,可以处以死刑。
    2008年4月9日,一条骇人听闻的简讯: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被判死刑 新疆维族基督徒领袖阿里木江,因信仰耶稣被判死刑,四月底执行,妻子和孩子都已转移。
    
    被惊动的世界各届人士一片哗然?! 中文网站读者也纷纷发问:
    已经判了么? 根据惯例,宣判和执行是同时的。 你能核实一下么?
    按我国的法律宗教信仰是自由的,新疆既没有独立就应遵守我国的法律,判处阿里木江死刑是违法的,政府没有出面干涉吗?
    政府在批评藏独的政教合一,却不敢批评阿拉伯的政教合一,因为阿拉伯的力量太大。政府为什么判他死刑?他的罪名是什么?
    很可能是低素质水平的法官,分不清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截然不同,把伊斯兰教东突分裂分子的卑劣勾当错误地算在了维族基督徒身上。新疆基督徒都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分裂国家,以免造成误解。
    就是一个杀人如麻杀人犯被判死刑,当前也需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当前中国死刑的少杀慎杀。
    不可信,即便是东突分裂分子,即便有什么勾当,也不能随便判死刑的。
    ……网上评论观点:相信政府和法律;怀疑新疆地方当局和法官;排斥批判“东突”;正面支持基督徒。
     有一博客分析中国政府在此案中的角色:“是法官乱判,还是政府处在当年彼拉多的处境?他本来不想钉死耶稣,可惧于法利赛人的势力,仍然执行死刑。”他们把新疆政府官员比喻成经不起当地民众折腾的彼拉多,把新疆穆斯林称为法利赛人,又将阿里木江喻为耶稣角色。说明人们对新疆的宗教问题,民族矛盾,以及中共政府在新疆主政的棘手问题比较了解和同情,同时希望中国政府不再犯与彼拉多同样的罪恶,相信他们有权利也有能力干预并处理阿里木江教案。
    
     “死刑”没有得到证实,有关阿里木江热爱汉族文化和西方文化等消息却陆续出现,由此道出了阿里木江被当地穆斯林仇恨的综合因素。
     1997年,精通中文,英文和维吾尔语的阿里木江,作为一名翻译,受雇于设在新疆的美国太平洋农业公司。公司领导欣赏他独特的语言和技术能力,提供了他在和田的全职工作。
    当地汉族基督徒消息灵通人士说,阿里木江在汉人和汉族基督徒中威望很高,他既不是分裂主义分子,更不是恐怖分子。审讯期间,阿里木江多次告诉官员,虽然新疆有些维族青年明显抵挡中华文化。但作为一个基督徒,他热爱和支持中国政府。他尽最大努力融入中国文化。更不同寻常的是,在维吾尔族为主的地区,他把孩子送到中文学校。
     朋友们说,阿里木江无非是想以“信仰自由”,表达自己的信仰权利,从而保证自己遵守中国宪法。根据新疆本地禁止在维族人中传播基督信仰的规定, 阿里木江秘密拥有一本维吾尔语圣经也被认为非法。他无法参加新疆任何三自教会的主日崇拜,也不能与外国基督徒一起祷告。
     以上信息说明,穆斯林出身的阿里木江竟然亲汉人,又亲英美,从骨子里离经叛道;甚至拥有一本维吾尔语圣经,企图“策反”穆斯林不?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也是包括执法人员在内的穆斯林信徒欲致阿里木江于死地而后快的一大因素。
    
     人们焦急等待的消息终于出现:“喀什中级人民法院5月27号以不公开开庭的方式审理新疆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依米提一案,当天晚上法庭宣布该案‘证据不足’,退回当地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审理总共用了六个半小时,法庭只允许两位来自北京的律师出庭,阿里木江的妻子古丽努尔没被允许到庭旁听。受阿里木江委托的二位从北京来的辩护律师梁小军、杜利安出庭,为阿里木江作无罪辩护。当天晚上,梁小军律师说:“由于证据的问题,休庭了。” 阿里木江的妻子古丽努尔也对外界说:“今天检察长告诉我,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局了,补充侦查”。(自由亚洲电台)
    
     (二)谁修改了阿里木江的死刑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得知休庭退查的消息后表示,这很可能和正在进行的美中人权对话有关。代表美方参加美中人权对话的助理国务卿克雷默,在前往北京之前曾邀请傅希秋到美国国务院作了一次简报,特别提到阿里木江的案子是美中人权对话的一个重要案子。美方代表团将向中方官员表达对阿里木江一案的关注。
     瑞典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中国当局关押维吾尔族人士并不需要遵守任何法律程序,所谓证据不足不过是一种借口。阿里木江的案子之所以出现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布休庭,是当局为了缓解它目前受到的外部压力。奥运前中国受到人权问题的外部压力很大,在美中之间的人权对话之前,中国要向外界显示它有司法完整改善的信息。中国无非是想透过这种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目前中国当局在利用四川大地震灾情严重,而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有所放松的时机,加紧监控和压制维吾尔族民众。
     有记者打电话查询,喀什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一位秘书表示,没有听说有关阿里木江的案子。“没有办法讲这个,因为我不了解情况,也没听说这个事。”
    
     喀什中级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当地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应该属于正常程序,完全符合事实。如果真的出于国际压力而作秀,那才是异常现象。说明新疆的公检法系统已经被穆斯林的极端分子控制;宗教和民族矛盾更加恶化;“疆独”分子利用矛盾达到目的的阴谋已经得逞一大步;中国政府在此案写下了一大败笔,彼拉多的角色扮演了合适的一场。目前还没有证据说明这种事实已经确实发生,但其间的搅扰之大不能不令人汗颜。如何解说“搅扰之大”?
     从定罪名可窥一斑:去年9月以“非法宗教活动”拘捕阿里木江,如有证据可判“劳教”。但那些法庭内外定意要致阿里木江于死地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并不善罢甘休。他们既然拘捕了阿里木江,得逞第一步。他们必定就要借“中国法律”之刀杀人,利用中国政府打击家庭教会的手段,扣上莫须有的罪名:以前用过,现在换了名称继续用。于是就有了“今年1月,阿里木江被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遭到拘留。稍後被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為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或情報」的罪名逮捕。”的节外生枝。此罪一旦成立,可以处以死刑,他们就可以达到“一石三鸟”的目的:除掉穆斯林极端分子的敌人;与中国政府讨价还价,迫使他们迁就穆斯林极端分子;为“疆独”分子活动留余地。 能使阿里木江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為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或情報」的罪名遭逮捕,就是新疆穆斯林极端分子得胜的第二步。阿里木江已经成为狼群中的“羔羊”,等待撕裂。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这段时期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在祷告,求上帝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 8:28)。正如阿里木江同监的人所说,对于改变信仰的人在伊斯兰国家属于杀头之罪,只是中国法律不允许这样,所以他们就找其他罪名来报复他。
     (三)谁能平衡各族同胞的心态
     2009年3月5日,新疆霍城人民法院审判娄元启牧师一案,声称此案是近年新疆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名被抓捕的第二个家庭教会人士(第一例是阿里木江)。法官给辩护律师李敦勇充分的时间读辩护词。据参加旁听的人士说, 法庭上公诉方完全讲不出道理,但法官说可能要平衡穆斯林的心态。这位李律师似乎也想探听一下新疆法官处理宗教案例的猫腻和态度。李律师谈到沿海发达地区基督徒聚会有更大自由,而在新疆、内蒙古、黑龙江等贫穷、落后、愚昧的边缘地区,打击基督教的发生率很高。法官表示赞同。法官说,这种聚会在浙江等沿海地区很正常,但在新疆就复杂了,涉及到穆斯林与汉人的比较。所以家庭教会就不能像浙江那么宽松。如果基督徒觉得新疆不自由,他们可以迁到浙江去。
     法官多少表达了“平衡”“比较”的猫腻所在;他们也无可奈何,最好基督徒离开新疆。弦外之音就是中国法律在这里不能完全生效。
     阿里木江的家属在致喀什中级人民法院投诉书反应,律师在新疆地区碰到多起因蔑视中央法律而不遵守法律的现象。去年有一次他途径乌鲁木齐,听当地人说一位在职干部告诉他们“在乌鲁木齐是不讲法律的!”。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某检察院,律师听到一位检察官抱怨“新疆这地方《刑事诉讼法》都不怎么适用”。该地区一被告人的犯罪证据难以成立而撤诉以后,公安机关某办案人员一直拒绝释放被告人。伊犁一看守所内被关押的分裂主义分子就叫嚣:“我们不承认他们的法律”。
     法院为了要“平衡”和“比较”这些关系,只好将阿里木江的案子一拖再拖。
     (四)谁能忍受无休止的折腾
    公检法在折腾。2009年4月,又一个春天来到喀什,阿里木江.依米提受迫害坐牢已经14个月。3月10日对华援助协会的报道如此说:“即使有代表先进正义和科学发展观的法官,也难胜过法庭内外那股敌视基督徒力量的搅扰,至今没能按照正常法律程序,使这桩宗教迫害案件尽早解决,受害者早日获释。”此话乃根据阿里木江家属在经受百般折腾之后,不得不致喀什中级人民法院投诉书所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即使是检察院因证据不足,补充侦查,也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
    亲属在折腾。2008年5月27日,喀什法庭宣布该案“证据不足”,退回当地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此案就“泥牛入海无消息”。9月中旬,阿里木江的妻子古丽努尔到喀什检察院打听消息,检方说:很忙没有时间研究这事,承办人员出差了。她找自治区高检和高院,回答是:如果喀什没有把案件按正常的法律程序移交,他们就无法干涉。10月底,法院的人说: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证据,所以不开庭了。几个部门抽时间在一起碰个头,作一个处理。以后多次探访都不接待,有时让门卫把他们轰开。律师打电话询问案情,对方要么不接,要么就说:很忙,没时间,正在开会。12月仍然没有消息,古丽努尔开始请求喀什人大和政法委主持公道,但始终见不到有关负责人。她只好把申请材料交给信访办公室,邮寄给人大常委,政法委和喀什市长。2009年春节以后,古丽努尔从法院得知:检察院,法院等几家单位已在年前开会研究此案,但最终意见不一致而报送了喀什市委;又有人说报送乌鲁木齐自治区政府。
    古丽努尔在2009年3月3日的信中写道:我和他分别1年两个月,这种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去年5月27日以来,没有任何音信。每当我站在监狱门外,心想只有一墙之隔的他,是否知道我在门外望眼欲穿?我们的努力至今没有结果,不停奔波却经常失望。阿里木江没有任何家人与外面的消息,他的心情会怎样?我无法想象。
    律师在折腾。以前的几任律师被折腾得无法坚持办案,宣告推出。基督徒律师李敦勇出面接案。
    李律师3月20日上午去法院找到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说他们对于此案久拖不决也很着急,也希望早点结案。但办案人员说根据新疆的规定,律师代理此类案件要经过新疆当地司法局的许可,他让先到喀什市司法局,等得到批示后再谈。他到司法局找到律管处王处长,王处长说要经过司法局局长同意。
    3月23日上午与司法局局长见面,再与司法局书记谈话,办好登记认证手续,接着去看守所会见阿里木江。
    24日中饭后去法院,没有人接电话。去检察院监所检察处投诉,找到处长,他说新疆2003年12月份一文件有特别规定,办理危安、法轮功案件、邪教案件等某些类别的案件没有时间限制,无论拖延多久也不属于超期。与处长谈后再到维族检察官办公室与维族检察官谈,他们认为这个案件应该到自治区高院刑一庭催问。离开检察院后又回法院,见到一个老领导,他说该案没有证据定罪,放人又涉及到国家赔偿,所以一直久拖不决。政法委让法院和检察院协商,但双方领导总碰不到一起。他让律师直接找院长。院长一电话把刑庭副庭长高红叫来,高红带他们找到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说高院的批示已下来了,政法委在研究这个案件,正等政法委的答复。律师问四月份可以开庭吗?他说应该可以。
    3月25日去新疆高级法院,法院说自治区全区刑庭都在学习和开会,律师赶到开会地点消防局招待所,他们确实从23号开始至27号中午,全区刑庭负责人学习和开会。
    3月27日律师到自治区高院,答复喀什的案件属于刑三庭管,他们查了登记记录说阿里木江的案件在刑三庭没有备案过。
    律师根据前后情况,估计此案应该在喀什政法委那里,法院在等政法委的答复。此案所以超期办理,是因为新疆地方有一个违反诉讼法和立法法的文件,而当地司法机关都按照这个文件执行。根据承办法官的意思,本案近期还要开庭。
    
    
     (五)谁搞得新疆不得安宁
    
     是外资公司?是基督徒?谁听说过基督徒搞恐怖活动?基督徒连家庭聚会都被认为非法,都会被捕坐监。耶稣已经为他的子民身先士卒经历一切,他问那些来捕捉他的人: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8:46)无故恨我的,比我头发还多。无理与我为仇,要把我剪除的,甚为强盛。我没有抢夺的,要叫我偿还。(诗 69:4)
     阿里木江何许人也?他的妻子古丽努尔在信中说:信耶稣使他的生命有了巨大改变,使他真正成了一个爱国爱民的好公民。他是一个农业公司的员工,接触不到任何国家机密,更谈不上向境外组织提供国家机密。阿里木江的被捕,完全出乎朋友和家人的意料,他们认为阿里木江是一个诚实的商人和忠实的中国公民。
    
     阿里木江在监狱里同样表现出一个基督徒的良好品格,凡接触过他的人都称赞他为人善良。他在监狱中受到众人的高度尊敬和好评,他坚持自己的清白无罪,并持守自己的基督徒信仰,还热心帮助其他人,赢得了大家的一致称赞。来自北京的律师李敦勇一周前在狱中与阿里木江会面时,其健康和精神状态良好,并且还被选为“牢头”。
    
    耶稣基督亲自要求基督徒: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3月31日在医院见到阿里木江伤情的知情人对记者强调:我们都是爱国的基督徒,阿里木江和他的妻子也是爱国、善良的基督徒。我想说的是:基督徒的心不属这个世界,是属于我们天上的阿爸父、我们的主耶稣。我们无心与世俗为伍,更不要说为世俗去做什么“危害国家安全,出卖国家秘密”,那是世俗的人所追求的,我们只为耶稣活着,没有别的盼望。
    
    3月31日阿里木江浑身是伤,在医院门诊大楼大喊:我被他们打了,快让我的律师来!
    
    是谁打的?如果是狱霸打的,板上钉钉是警察安排导演的,如果是警察打的,板上钉钉是这位警察背后的“境外伊斯兰护教极端恐怖势力”操纵所为。是不是他们要下手了?
    下午律师要求检察院调查这件事,检察院说明天调查后,周五给答复。
    
    这就是阿里木江在监狱内外的见证和遭遇。
    
    请看在阿里木江视线以外的2008年,在新疆在喀什出了多少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举几例典型的---
    
    2008年1月4日至11日,按照公安部的指挥部署,新疆公安机关成功破获“东伊运”恐怖组织派遣人员入境预谋针对北京奥运会实施暴力恐怖活动案件,抓获以阿吉买买提为首的10名恐怖团伙头目及骨干成员。
    1月27日新疆警方捣毁一恐怖分子团伙,击毙2人、逮捕15人的事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强调,该恐怖团伙是受境外的东伊运恐怖组织指挥,从缴获的武器看,其目的就是破坏2008年北京奥运会。
    3月7日挫败了一起企图在民航客机上制造空难的恐怖活动,被世界众多媒体认为是成功阻止“针对北京奥运会恐怖活动”的最新一例。在这架从乌鲁木齐飞往北京的客机上企图制造一起机毁人亡恐怖事件的,是一名来自新疆库车的19岁的维吾尔族女子。
    8月4日,中国西部新疆喀什公安边防支队遭爆炸袭击,导致16人死亡,另有16人受伤。目前袭击者的身份还不确定,但多数国际媒体都把怀疑集中在近来屡屡放出威胁奥运狂言的“东突”分子身上。
    8月10日凌晨,暴力恐怖分子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城的一些超市、酒店、政府机关制造了多起爆炸事件,共造成1名保安人员死亡,2名公安民警、1名保安员和2名群众受伤,多处房屋受损。8个恐怖分子被公安机关击毙,2个被抓获,2个自爆身亡。公安机关共解救了13名群众,缴获了尚未引爆的自制爆炸装置数十枚,目前仍在全力追捕3个在逃恐怖分子,抓紧展开侦查审讯工作。(以上综合新华社电及中央电视台报道)
    
    新疆人大代表艾克拜尔•吾甫尔说,没有一方稳定,就没有一方的发展。“八五”、“九五”期间,由于恐怖分子捣乱,社会不够稳定,喀什地区的经济增长只有百分之五点多。“十五”期间,喀什地区社会稳定,经济增速都在百分之十二以上, “十一五”头一年,即二00六年增速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一;到二00七年时,猛增到百分之三十一点五。喀什地区社会经济发展都有长足的进步。喀什地区正在积极打造中亚南亚经济圈的重心。
      喀什地区是新疆南疆贫困三地州之一,是新疆人口最多的地区。在新疆有一句流行语:“喀什稳则新疆稳”。(http://mil.fznews.com.cn/zgjq/2008-3-9/200839QLvXKxQ4HG104749.shtml)
    
    谁是新疆的稳定因素?谁是新疆稳定的破坏因素?
     (六)谁能制止新疆“曲线叛国”幕后丑剧的演练
    阿里木江的家属和律师,集当局者与旁观者于一身,经过一年多的折腾和探索,发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事实:新疆地区确实存在一种曲线叛国的倾向。
    谁来执法护法?执法人员身兼执法护法。阿里木江的家属和律师十分负责地投诉法院指出,全国人大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而某领导却对老百姓说“在乌鲁木齐是不讲法律的!”。某检察官摇头说在新疆这地方《刑事诉讼法》都不怎么适用。该地区一案件撤诉以后,公安机关某办案人员一直拒绝释放被告人。这些都是蔑视法律的行为,正如北京程海律师所说:“蔑视国家法律,就是反对,弱化和损害中央的权威”。一个被关押在伊犁看守所的疆独分子竟然公开叫嚣:“我们不承认他们的法律”。
    如果公检法部门某些有宗教背景的人,要以权“护教”,找借口搞所谓“平衡”“比较”而特别优待某种宗教,势必让国家法律失效,直接助长地方分离主义的倾向和宗教迫害事件。
    新疆公检法当局必须警惕!有些“深谋远虑”的隐藏的分裂主义分子,在挖“老鼠洞”,建造他们的“蚁穴”。他们先让中央政府的法律在该地区失去权威,进而损害司法机关和国家的形象,使各族人民失去向心力,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达到他们曲线叛国,分裂中国的目的。在新疆这个民族关系复杂的地方,只有把国家法律放在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才是保证各族人民组成一个具有向心力的统一大家庭的最有效的手段。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这里面当然含有转变信仰的自由。绝不允许借国家司法机关的力量去行宗教法之实而破坏国家大法。
    谁来支持协助监督公检法系统?案子已经上报到喀什政法委。
    律师奔忙着找人。3月20日上午去法院找到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说他们对于此案久拖不决也很着急,也希望早点结案……离开检察院后又回法院……办案人员说高院的批示已下来了,现在政法委在研究这个案件,正等政法委的答复。一切都要等人,办事都要找人!?从地方到中央,请看——
    2009年2月28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在中国政府网接受专访,有位网友提问:“我来自湖北,感动于您救助白血病患儿,这样的孩子很多,总理。仅凭您一己之力救不过来。
    ---“一个好总理不如一个好制度”。这话从温家宝总理口中复述出来,体现出了温家宝“用心说话”的真诚与“鞠躬尽瘁”的使命感;更体现了中国人民在走向成熟和中国政体在走向完善。
    ---“好制度”比“好总理”更值得期待,正如“民主政治”比“伟人政治”更值得期待。邓小平同志曾极其精辟地指出:“制度问题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
    ---“好制度”不仅包括市场经济制度、文化教育制度、社会保障制度,更包括政治制度,而且政治制度更具有根本性、关键性和决定性。
    这些猫腻就是中国的现状:官场腐败,百姓受欺压,上访,找说法,导致杀警报复;时而杀鸡儆猴,敲山震虎;时而姑息养奸。没完没了的折腾。
    
     (七)谁愿意再把事态扩大
     2009年4月3日,对华援助协会报道,阿里木江一案在国内和国际已经引起了长期而广泛的影响。针对这一严重践踏宗教自由和基本人权的政府行为,各界纷纷表示关注和谴责,甚至提供帮助。2008年9月12日,针对阿里木江的案件,联合国“非法任意拘押事件处理工作组”作出决定,并颁发2008年第29号文件,认定阿里木江被非法任意拘押的事实成立。文件中的第15条清楚指出:“阿里木江•依米提先生仅仅是因为其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而被逮捕和拘押。在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的第18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第18条中,认定了宗教自由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这两个条约,但是并没有遵守。他的关押也抵触了联合国大会1981年11月25日通过的《消除任何形式的宗教信仰歧视和不容忍》的决议中的第36/55条。”文件还在第17条中总结说明:“阿里木江先生的自由被剥夺属于(非法)任意拘押,直接抵触《世界人权宣言》中的7,9, 10, 11 (1), 12和18条……”傅希秋先生迫切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阿里木江一案,同时呼吁中国政府确保阿里木江的人身安全和合法待遇,并调查处理当地政府的不法作为和破坏国家法制形像的行为。
     中国可以说不,也可以不高兴!爱国愤青们可以骂“卖国贼”。阿里木江甚至可以被整死在监牢而不灰心丧胆,我们知道上帝已经接纳他得永生。然而新疆以后的问题咋办?戈壁滩有生命的地方,都是生态和谐的地方。护卫村落的杨柳和榆树,供养生活的果树和庄稼,得靠水滋养。很少下雨的新疆,需要坎儿井和天山的水,这水从天山的积雪融化而来,这积雪又得靠天上地上的生态环境和谐而得。
    愿上帝赐给新疆和喀什执政掌权者智慧,愿主祝福这片可爱的疆土。我的祖国我的同胞兄弟,什么时候你们才愿意“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小弟我今天禁食,用这双发颤的手按在新疆地图上,在为你祈祷哭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