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求各界声援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6日 转载)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是《中国公民监政会》(已经有万人签名)的发起人,(请参阅以下文章)现受到深圳市市政府的打压迫害,现下落不明,请求各界声援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万分感谢! 深圳访民——赵国莉:13161031837
     (博讯 boxun.com)

    
    一、不反政府不反党,清除腐败没商量
    作者:郭永丰
    在独裁专制社会,无论政府多么恶劣,在各级众多政府中,一定也有好官和好政府存在的。虽然这类官员和政府是凤毛麟角的,但一定有,这肯定是事实。因为,即便在极端腐朽没落的王朝社会,这类清官与好政府也是存在的。也许这种好的标准不是很高,但一定存在,或者不是很恶,这也应该是事实。
    
    这便说明,用反政府这种说法推动中国社会进步,是非常片面偏激的,对于高度理性温和的我们来说,一定不可取。更何况,关于政府,无论专制社会还是民主社会,都必须存在,绝对不可缺少。否则,社会就会进入无政府的完全混乱状态,这固然更是所有人的灾难,绝大多数人也是坚决不会答应的。因此,片面倡导反政府这种说辞,我认为不准确,应该加以修正,改变成更合适的说法。
    
    当然,我们也不能号召人民片面反党,抑或推翻共产党。因为这种说法和做法也是非常偏激的。毕竟,即便共产党不再执政中国,也要在野的,这就象台湾的国民党,它一定还有再次重反政坛的机会。更何况,共产党拥有7000多万党员,其实绝大多数党员都是普通成员,一般老百姓而已,你如反党,实际也是反这些人,树敌太多,不利于团结绝大多数,孤立极少数极个别极端邪恶势力与顽固保守势力。
    
    尤其在本身丝毫不民主的金字塔式的独裁体制下,一定只有少数人是官员,极少数极个别人才掌管生杀予夺之大权。这便充分说明,党的政策和制度的好坏,党是否确实为人民办实事了,党官的个人道德、水平和修养如何,仅仅只是这极少数人的决策与表现。因此,与其要反整个党,还不如只反这极少数人。毕竟,由于在这极少数人的带领下才让中国社会富者愈富,贫者愈贫,两极分化,社会显失公平和正义,甚至还使很多普通百姓活着生不如死。
    
    那么,这极少数党官,就一定是邪恶势力,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必须彻底清除掉。因此,不反党,只反腐败,并倡导彻底消除腐败,这才是当前中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也是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符合中国最大多数人民的真实心声和基本愿望的。
    
    为此,我们就应该大力倡导并宣传这种理念,到处广为传播,也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切中中国社会发展所面临的根本要害之处,切实代表广大劳苦大众,解决中国社会所面临最根本性问题。
    
    当然,这也一定会得到广大人民的高度赞赏与热烈欢迎。
    
    也许只有这样,在我们所有率先站出来,并积极踊跃分头大力推广下,整个社会要求反腐败的呼声就一定会越来越高涨,在达到很高程度和一定阶段上时,彻底清除盘踞于中国历朝历代独裁专制官场上的这种黑恶本质与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现象才会变为现实。届时,也许还中国人民一个真正属于公仆为主人全心全意服务的清明社会,就一定不很遥远了。
    
    不反政府不反党,清除腐败没商量。如果不结束一党专制,这腐败确实也不可能彻底清除的话,那么,到时候,当所有普通民众都已充分认识到不结束一党专制这个大黑窝,腐败就绝不可能被彻底清除时,社会确实已经发展到了非得结束一党专制的时候,也便势所使然,水到渠成了。
    
    总之,在当前,当民主化的力量极其薄弱非常渺小时,立马就高喊要怎样怎样的激进、偏激抑或是非常片面的说法与做法,一定都不可取,也是非常有害的,甚至很容易激怒专制当局对我们残忍下毒手。故,在此,我建议最好用这种非常策略的说法和做法,也许对于现实来说才最合适一些,也对于我们每个人的人身安全才会更有保障一些。当然,这对于迅速壮大民主化的队伍,一定大有裨益,甚至还是至关重要的。虽然这样的结果,境外很多势力一定会坚决反对,这根本就不符合他们的基本心愿与口味,我们极难到他们那里发展到任何援助,但只要适合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心愿与口味,确实能将中国民主化顺利、快速、健康推进成功,这便足够了。我们眼下所忍受的艰难就艰难一些吧,只要确实为中国13亿人民及其子子孙孙缔造永福的,这又有什么不可牺牲的呢?
    
    因此,各自为阵,分头大力推广监政会,广泛征集联署申请签名人,这是最符合中国特色的推动民主快速实现最有效的方式,希望大家高度重视,确实在自己手上干出较大成绩出来。
    
    大力推广监政会,这实际也是正在悄悄进行的人民思想革命,当然,这便要求我们只能用真理和真相做武器。但绝对不能怀有丝毫暴力倾向!我们必须学会,以宽阔博大的胸怀,团结所有能团结的人,无论公安、国安、国保等直接维护这种体制的人,而彻底孤立位高权重的极端邪恶势力与顽固保守势力,让其邪恶政策和法令在实际执行中彻底失灵!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中国社会早日从根本上彻底清除总是能够茂盛繁衍腐败分子与极端邪恶势力的沃土——万恶之源、罪恶渊薮的独裁专制制度本身!
    2008-3-28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公民监政,铲除腐败,公正公平,共建和谐!
    
    
    
    二、腐败分子不可怕,怕的是他们手中的公权力
    作者:郭永丰
    腐败分子也是平凡人,只是由于大环境的原因,绝大多数腐败分子才会身不由己而腐败。古人之“人之初,性本善”对于今日的所有腐败分子来说,应该都毫不例外。也就是说,腐败分子不是天生的,是后天大环境所造就的。如果监督有力,管理有方,社会大环境确实很清明,谁还会愿意干这种本来就是罪恶的勾当?也许还会有人干,就一定是极少数人,当然,只有这极少数人作恶,一定不会轻易污染到他人也作恶,而让整个社会大环境也淫风四起,邪气森森,无法形容,不可言说。
    笔者常常看到很多被抓捕或判刑的腐败分子这样说:“常在水边走,岂能不湿鞋”。“这社会不只我一人腐败,为什么偏偏抓到我?”“还有更大腐败分子逍遥法外,我才贪污那么一点”等等。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当绝大多数人生活都很幸福自由,感到万分满意时,这个社会才真正是良性健康运转的社会,否则就不是。
    今天,当绝大多数官员不得不与腐败沾上千丝万缕的关系时,这证明这个社会已经不正常了,而是有着严重疾病需要及时治理。为此,有很多有良知和正义浩气的人首先站了出来,正视这种现实。这些人,也许才真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大英雄。
    其实,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也许都是正常的。但作为高级动物的人类本身,当追求自己生活无限美好之后,很多高素质有教养的人就会迅速意识到,人不仅仅只为了个人而活着,而是应该多为社会做些什么。当然,对于所有拥有条件和资源极为有限的人来说,尤其是广大没有多少境界的普通人,其人生观一般都是“草死留草根,人死留子孙,听天由命,草草一生”。但对于有抱负、追求和理想的仁人志士来说,则必须只有“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为此,我们的祖先文天祥早就谱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绝唱。
    今日社会之腐败现象,有人说,与清朝末年比较只能有过之无不及。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与今天的腐败现实比较,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针对这种现状,有良知和正义豪情的广大仁人志士们究竟应该怎么办?
    对于腐败分子个人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可怕的,无论其享用资源和财富多么奢华、显赫和排场,其也只是平凡人。其本人真正所拥有的力量、技术和智慧都是极为有限的。如果一对一较量,其也许还打不过任何其他人。但是,由于其掌握一定的公权力,可以随意调动国家公器,这便非常麻烦了。
    也就是说,腐败分子本人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还是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公权力。
    如果这个腐败分子仅仅有钱,虽然也可以用钱雇佣私人保镖和打手,但由于其是明显犯罪的,与国家公器比较一定也是弱不禁风的。但如果让其掌握国家公器,拥有一定的公权力,那就犹如一个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人突然有了神力一般,其表现形式就一定会超乎寻常,不可一世了。并且,也无论其如何耍流氓,谁人对其都无可奈何。
    尤其当这种权力完全转化为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强大阻力时,就更为可怕,长此以往不加控制或遏制,任期泛滥发展,到处肆虐横行,一定就会威胁到整个人类社会的安全与正常运转。
    当然,谁都知道,腐败分子之所以走向腐败,正是因为其掌握了缺乏强力监督的公权力所长期导致的结果,而不是没有任何先决条件就可以为所欲为,猖獗横行的。那么,当他们一旦转化为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强大阻力时,他们固然就会利用正在掌握的公权力动用国家公器顽固抵制或对抗正义力量,而公然践踏法制,侵犯人权,违宪叛党,视党纪国法如粪土,为他们已经取得的非法利益和享受大言不惭地进行包装与粉饰,而公然洗钱,让其黑金合法化。对待正义力量则进行千方百计各种各样五花八门,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地报复与打压。
    当然,他们公开的旗帜和口号还依然非常迷人,蛊惑所有不明真相和大道理的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因而,这便为这些犯罪分子逃避党纪国法的严惩提供了坚强保障。
    虽然他们本身就是罪犯,但由于他们经常公权私用,公器私有化,作为普通人,谁又奈何得了他们?
    为此,笔者认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与发展,惟有争取腐败分子中广大有良知和正义浩气的人的鼎立支持,也许才是唯一出路。否则,任何硬拼硬的做法都是鸡蛋磕石头,不只自取灭亡,实际就是死胡同。因为,在当前中国,只要与腐败有染的人,他们实在太多了,他们目前正掌握着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全部资源与财富,所有国家公器完全由他们全权调遣和使用。否则,官员的财产申报与公示就绝不会那么艰难。
    按照本文开始的分析,即便是腐败分子,其实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有着正义和良知的,而不是把这些完全泯灭了。所以,只要正义力量不断大声疾呼,苦口婆心诲人不倦地不断开导并说服他们,他们这些人一定会陆续勇敢地站出来,与正义力量结合在一起,让中国社会步上良性健康的发展道路。对于这一点,笔者是有很大信心的。
    虽然在目前,他们中的人真正站出来的还完全空白,但如果民间正义力量和体制内的正义力量都迅速站出来,形成蓬蓬勃勃的潮水势态,他们固然就不会怠慢,一定会迅速站出来,为正义事业开展最正确的导航行动。
    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绝对少不了这股力量,届时,中国社会进步与发展,一定就会轻而易举水到渠成。为此,笔者认为,不应该把所有腐败分子都看成万恶不赦、朽木难雕、不可救药的人,而是可以用我们真诚、善良、质朴的心慢慢可以转化的强大有生力量。也许只有这样看待问题,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才会真正走向良性健康的发展轨道。这当然才是为中国十三亿人民永恒的造福。2009-3-27
    
    三、公民监政是实现国家民主的第一步
    作者:郭永丰
    为何要监政?
    公民监政,无论在专制国家,还是在民主国家,在其法律法规中,都是必不可少的最重要内容。如果缺少这一条,这个国家就不是人民的,一定就是皇帝一家的。但是,当孙中山在中国结束封建帝制以后,按理说,这个国家就属于全中国人民了。因而,人民拥有监政权,便理所当然合理合法地写进了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中。直到共产党统治中国以来,这种让人民以公民身份自觉自愿监督政府的权利,依旧赫然写明着。如中共《宪法》序言说,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作为普通中国人,谁又真正拥有这种监政权了?
    
    在中国,无论国民党执政,还是共产党执政,由于所实行社会的基本管理制度都是一党领导一切,尤其在国民党蒋介石以及中共的历任领导手中,还是绝对不可动摇的,所以,这种即便就是根本大法所规定的公民监政权,在现实生活中,便无形中沦为空头支票与谎言。这是因为公民根本没有控告投诉某政府或官员的便利平台。当然,这个平台确实就是由公民自己亲手所搭建,亲自所投票选举产生的。但在一党专制的中国,总是以老大自居的执政党,就是绝不给人民创建这样一种便利条件和大平台。固然,这便是该政党贪婪成性的邪恶本质所决定的。说到底,也就是该党内担任最重要领导职务的个别权贵们的自私表现。
    
    但无论这个执政党多么顽固执守,在这种铁的事实面前,尤其在他们自己所规定的所谓国家根本大法面前,如果要论理,他们绝对就是输家。所以,公民监政,即便他们多么顽固抵制,其本身一定没有丝毫底气,其内心深处也是极度空虚,虚弱到极点的。
    
    监政的前提与背景
    古人常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而一个政党对一个国家长大半个多世纪甚至更长时间的统治,长期置人民的监督于不顾,仅仅依靠自身极为有限的能力自发调节,这确实就能保证其机体的绝对清洁吗?非然。或者即便有来自他人的力量来制约,也保证不了该机体的高度清明。毕竟水不动啊,长期以来,死水能不生蛆?能不发臭?这就犹如拥有健康体魄的某人,得了一次小感冒,当发展严重时,如果没有药物治疗,一定就会更加严重,甚至危及到生命。或者即便有药物治疗,也只是延年益寿,从根本上不可能让其更新换代,有所全新的。比如人必须要死亡,而新生儿的诞生就是这种彻底更新。可这长期执政的政党,总是舍不得分权,或培养其他新生力量接替自己,他的新生又从何而来?
    
    在世界历史上,真正如中共这样长达半个多世纪执政一个国家的政党,是绝无仅有的。而象中共这样彻底坚决拒绝来自其他任何力量的监督,更是非常罕见的。
    
    正因为这样,现在的中共自己,已经如垂暮的老人,步履蹒跚,弯腰如躬,智慧越来越有限,思维也越来越迟钝。尤其由于其机体本身的全面老化,功能的丧失,且还由于常年未彻底打扫卫生,不依赖任何药物治疗,其机构的无限臃肿庞大,冗员繁多,内部腐败日盛,腐烂变质的臭气与日浓厚,这当然是即便多么年轻有为的某领导者个人绝对无能为力的,只能望洋兴叹了。
    
    比如胡温新政,很多政令就出不了中南海,或者即便出了中南海,下面人就一定会按照其旨意一丝不苟严格执行吗?当然更不可能了。尤其在即将召开的十七大前夕,为主导十七大,控制十七大的人事大权,胡江之间的刀光剑影与杀气腾腾的斗,就让世人叹为观止。这固然还是专制制度的邪恶本质所决定的,否则,如果你不这样,就会随时沦为政敌的祭品,死无葬身之地,身败名裂。“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的悲歌就会在此时重演。
    
    十七大即将来临,非常迫近,由于双方力量均衡,斗争结果没有输赢,此时双方虽然都不认输,还想继续赢,但大赢的机率都很渺茫。在此时,笔者以为,如果胡温确实主导正义,既然在高层和体制内难以寻觅到属于自己的雄厚力量做坚强支撑,就应把眼光向外,在体制外寻找共识,把真正属于民间的力量早日培养起来。比如时下正在由大陆最基层的民众自发所筹办的公民监政会,这无疑才是最强有力的。
    
    监政的必然性与大势所趋
    其实,说句实话,如果中国民主不能一步到位,而立刻实现多个政党竞争执政的民主盛况,那么,就应该先在民间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给完全腐烂变质的中共执政党找个台阶下,这无疑是中国民主在和平稳定的大环境下顺利转型成功的关键。
    
    毕竟,顺应时势和历史发展潮流,这是任何人或团体的必然选择,无人能阻挡。也无论邪恶势力眼下多么强大,把风头出尽,多么占主导地位并拥有雄厚力量,在这种大势面前,都是极其脆弱渺小的。这就正如孙中山当年所宣扬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或者作为邪恶势力,即便为逞一时之快,凭借现有权势穷凶极恶,行凶作霸,也只是暂时的,瞬间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被民主的大浪淘洗得干干净净。
    
    因此,作为中共的现任领导人,谁如果在此时把握好这个方向,确实走对路子了,谁就确实成就了自己一生的伟业,注定流芳百世。否则,如果硬要作恶,一定就会遗臭万年。
    
    “公民监政,铲除腐败,公正公平,共建和谐”,完全符合胡温本意,他们听了后能不感到由衷高兴吗?这可是完全由公民自己自发自觉地提出来的。
    
    当然,谁又会不知道,如果果真铲除中国的腐败,这一党专制制度本身,难道就不会自然而然结束?当然,在中国,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公正、公平与和谐,惟有结束一党专制,这才是唯一出路和最佳选择,否则,就绝无他路可走。
    
    监政实际就是启蒙
    公民监政本来是法定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如果要让公民确实履行监政的应有权利与义务,还必须只有成立属于公民自己的民间社团组织,否则,公民监政不过只是一句空话和谎言,根本无法落到实处。而成立民间监督政府的组织,这实际上是为了全面影响所有中国的公民,从根本上培养并提高他们的公民权利意识与自主能力,这也许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通过民间监督政府的组织来培养并提升公民权利意识,公民就会在党文化的单一熏陶与长期愚昧下,绝大多数公民一定很难具有真正公民自主意识,那就更不可能保证其还能够发挥好自身监政的作用。
    
    因此,可以这么说,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培养所有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与自主意识,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对中共现有执政只会起到积极的帮助作用,绝无丝毫反作用。毕竟,作为中国公民,真正具有公民意识的人还是极少数。即便体制内所有称得上知识分子的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的公民意识也是非常淡薄的。
    
    监政是实现民主的第一步
    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循序渐进推进中国民主进程,这无疑不但不违背中共执政党的大原则,而且还是一个大帮助,是愉快合作的好伙伴。
    
    因为,根据中国现实,眼下正存在两股最不可调和且完全相反的极端力量,那就是极左与极右派的较量。而且他们的力量都越来越雄厚,人数也越来越多。作为胡温的理念与执政,基本还是处于中间的。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想法,恰好也处于这样一个位置。极左看了不右,有好感;极右见了不左,有希望;作为站在中间派的胡温见了,觉得还完全合法,理应公开表示支持,也许才会真正皆大欢喜。
    
    当然,如果在各方力量的全面指导和帮助下,让监政会从一开始就走上健康而又良性的发展道路,这可能才是中华人的福份。否则,如果一旦遭遇当局打压,比如眼下的封网,或者还把所有发起人抓起来,这当局就一定干了这个世界上最龌龊缺德的事。
    
    因此,笔者可以这样说,如果监政会确实能够顺利发展,健康茁壮成长,这一定就是实现中国国家民主的第一步。否则,无论以怎样的形式追求真民主,实现真民主,在严峻的现实面前,也许都是不可取的。如果硬取强取,一定也是祸国殃民的。
    
    民主本意是为全民造福,只要是给无辜国民带来灾难和不幸的,即便这种灾难和不幸很渺小,仅仅属于阵疼范畴的,作为主导者,也要尽量使其最小化。如果还无限放大,一定就是别有用心或另有企图的,是真正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始作俑者,中国人民也许就不会答应了。
    
    但是,很不幸,中国公民监政会的论坛,在开放20多天后,还是绝不可避免地被本质极端邪恶的当局彻底封锁了,这真多么令人痛心啊!
    2007-8-9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腐败分子不可怕,怕的是他们手中的公权力
  • 郭永丰致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的公开信
  • 郭永丰成了大陆最敏感的民主人士?
  • 郭永丰:公民监政模式实现中国民主最稳定
  • 郭永丰:中共两会把我X进了黑狱 (图)
  • 郭永丰生活困难,请海外民主人士予以资助
  • 深圳的腐败分子在SKYPE上恫吓郭永丰
  • 郭永丰:是什么阻碍中国民主进程?
  • 中国人,你反腐积德了吗?/郭永丰
  • 郭永丰:胡锦涛想把中国怎么样?
  • 郭永丰:从杀人报仇到公民监政
  • 郭永丰:中共应胸怀宽广,尽快释放刘晓波先生!
  • 奉献爱心,请支持郭永丰
  • 郭永丰:希望深圳刘玉浦书记改进工作作风
  • 郭永丰先生拟状告深圳市民政局四大罪状
  • 反腐利剑直指陈总统,台湾真牛!/郭永丰
  • 刘逸民:借钱度日搞民主,郭永丰还能走多远?
  • 穷疯了的中国人的杰作-河边栏杆的哭泣!/郭永丰(图)
  • 郭永丰:中共反腐成效取决于胡锦涛先开刀自己
  • 郭永丰拨110请督查大队检举深圳当局的犯罪行为
  • 陈西境外记者采访前遭拘留 郭永丰两会期间失踪
  • 职业搞民主,深圳的郭永丰饿着肚子
  • 郭永丰:深圳天虹商场诬陷清洁工偷盗并合谋诈骗!
  • 郭永丰:断臂军人大年初一深圳街头用嘴写书法乞讨(图)
  • 民主人士郭永丰被深圳警方威胁离开深圳
  • 郭永丰:公民监政会计划本月底之前在民政部登记备案
  • 公民监政发起人郭永丰被抄家威胁(图)
  • 公民监政网被内部人破坏,郭永丰公开讨说法!
  • 郭永丰 :问责中共,彻查一切人祸
  • 甘肃郭坪村被夷为平地 1000多人六顶帐篷/郭永丰(图)
  • 邯郸北方汽车修理学校老是打学生引发骚乱/郭永丰(图)
  • 郭永丰:悲怆甘肃,被低估的震灾(图)
  • 郭永丰:甘肃成受灾第二大省,陜西也受重创 (图)
  • 郭永丰:甘肃陇南受灾触目惊心(图)
  • 郭永丰家乡甘肃陇南震灾极严重!(图)
  •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陷生活困境
  • 郭泉:郭永丰辞工仍做自由撰稿人专业推动民主
  • 郭永丰向海内外推动中国民主的同仁拜年!
  •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