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民运事业中你必须先依靠自己去完成最起码的路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如今到了角逐激烈的时刻,民运圈子里的对手没有等量级的能与北京暴力流氓独裁集团一争高下,这是中国人民的悲哀。但若能利用国人的哀怨来整合我们的行为基础,那么我们的以往做法就很容易值得我们怀疑,从新设局,因为我们没有成功地引导国内民主事业朝着更有利于民族事业的道路上发展,也是没从新考量的最大的因素。
     目前我们需要的是技巧资金和人气,我认为技巧上的挖掘已经具备了各种可实践的政治智慧以及战略上的思考,经费的缺失使我们不能更好地实践我们的谋略,但是,换个角度思考与运行是所有的只能在网络世界里忙碌的民运人士应该懂得的起码道理,这也是我们无所知觉的根本之处。 (博讯 boxun.com)

    郭永丰所倡导的公监会尽管我也参与了,但不积极,也没有反对,其实从心里讲,并不支持,这到不是不认同公监会的章程,关键是这个章程与实际路数不能在国内正常行进,当局由于太流氓了根本就不会让这样的合乎法度的理念生存繁衍下来,自己公开强持并没有达成的起码条件。特别是,郭先生的老婆因为被威胁,也不得不提出离婚,这已经说明了政府的帮凶的无耻到了什么程度。也提醒了郭先生我以往所说的没有成的条件的事实已经显现出来。
    我们的同仁,由于信仰民主而被抓被判刑的已经很多了,思想坚定固然可佳,可我们为什么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想做时就被抓捕了呢?可想而知,国民党初期在晚清时不会公开组建,共产党初建时也是秘密的,如果不秘密,当时的情景可能都要掉脑袋,那时的欲有番功业的人都没有今天我们的同仁公开组党的聪明,只是他们最后确实成功了,我们不能。
    所以,我尽管没有加入任何党派,但我看到,凡是公开建党的没有能成功的,特殊原因,秘密的党员我也不会做,理由就是我讨厌没有成效的瞎忽悠,和在国内行走时不给流氓当局一点点把柄。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和需要,我不否认加入某个做实际事的党也不是不可能。因为中华民族需要的我定会做。
    在这里,我应该告诉曾邀请我组建党或会的同仁,我为什么不接受的道理和我的理由。
    成功与失败的原因就是做事可行与否,我不信没有不成的道理,世间的情致变化导引着一个起码的发展规律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住的,哪怕流氓者再无耻凶残,可他们也拒绝不掉必须死亡的、具体的、不归路数,所以我们的心劲就在于抓住一个规律来操演,使我们在可行的道路上走起来,才显得更理性。这一点,我看到了有几个是研究民运谋略的同仁的确说得很对。
    我相信有一点是流氓当局规避不了的,那就是正义的斗争,而今天,怕死的人虽然很多,可作为什么都没有的我们,只有流氓强给我们的羞耻,那么,雪耻的行动为什么不可以呢?贪生怕死是我们的行为吗?不是!然我们不会做无谓的牺牲,要做就来点真的,不是虚无的,使对手感受到我们被侮辱的后悔。这是从个人的情绪角度上想。
    从民族的角度上思考,我们做第一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关键是能引发革命的纪律必须要大,使更多的人能够自发地随我们而来,让流氓者不再流氓下去。当然,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能量来演化自身,这不是什么人都能懂的事。可我们自己必须的懂才好,要不,我们做不了什么地更与世间无补。
    我看到的尔虞我诈已经不少了,其实我们的民运圈子里,尔虞我诈的事还少吗?有个朋友,好象要做什么大事,但是,让我感到痛苦的事就是他自己的能为就很有限,可他的思维与行为却是我手中的鸡肋,我还是忍耐,因为确实我为民主事业做不了什么,应该有外力的铺衬,我是很平常的俗人,哪怕有个狗的吠叫,我都得警觉一下,还有什么躲避的条件供我利用呢?
    最近老有个课题在我的大脑里萦绕:作为一个没有分文的俗人,说话没有几个人听,动作也只是跺跺脚,发发狠,其实啥也做不了。假如我处的位置不是平民,或是一个执掌千军万马的将军,难道我们不会利用这样的条件来个军事政变吗?那时,真的就不能动摇流氓当局邪恶的独裁制度?那么,今天已经是掌握千军万马的将军,为什么就不知道,军事政变能使他变得更加人生辉煌呢?
    我们明白了,现在的中国将军,女的如宋祖英类,他懂得什么是军事政变吗?最大的能就是俘虏江泽民,使他在床上接受使其发财升官的机会,男的如给江泽民站岗爬上去的郭伯雄,他本身就没有脊梁,还有什么机会去发军事政变的利市?这一点,我到觉得他们不如没有睾丸的赵高高明。因为他们不能利用自己的机会,给自己在人类历史上画上一笔。
    我又想到,中国没有政治背景的大富人被抓了几个了,他们在很有钱时,为什么就不想在政治上也有点大的收获呢?到是被流氓当局抓捕了后,不仅仅人格受到了侮辱,肉体受到了摧残,钱财也被洗劫了一净。假如他们聪明,即能吕不韦般地建立功业,还能富可抵国,可他们为何就不知道赞助民运事业的人为他们前仆后继呢?难道,民主制度里真的就容不下他们的财富拥有吗?
    我在思考,我们这些穷人,总想利用一切时机,不再怎么穷困,好使我们做更大的事,但是,现实告诉我们,我们除了信仰坚定以外,几乎是一无所有。我们岂能不悲哀呢?可我们难道真的就走不出来?比尔·盖茨在9条忠告中有这么一条:“8、没有几位老板乐于帮你发现自我,你必须依靠自己去完成”。是的,这一点很有道理,因为凡是有点势力的人总是很势利,他们总不会与一个眼前对他们没有多少益处的人付出的,所以,我们还是自己来最好。
    艾青的儿子艾未未曾经建议胡锦涛不行让他替做,肯定对国家有利,这一点,我们都看得分明,那么,真正能让我们来做的应该是我们有了自己的势力,使胡锦涛类的不得不让我们来做。我们是该朝这方面努力,而不乞求别人,特别是有势力的对手,待到我们有相同的势力以后,他们会自动的与我们合作的,我深信这一点。
    比尔·盖茨的9条忠告中还有一条令我们深思:“6、如果你陷入困境,那不是别人的过错,不要将你理应承担的责任转嫁给他人,而要学着从中吸取教训”。我想也是。
    
    2009年4月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克: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 巴克:李鹏的傻、朱熔基的棺材、温家宝的泪
  • 巴克:抢枪事件谁是真正的凶手?
  • 巴克:民运为什么没有切入主题?
  • 巴克:我们仍是六面碰壁的居士
  •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 巴克:沁园春——血
  • 巴克:中共为什么还不断气?
  • 巴克:可悲的民主人士中的正义情绪
  • 巴克: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 巴克:国内需要铺天盖地的民主标语
  • 巴克:他们为什么不遗余力地抓捕袭击工职人员?
  • 巴克:独裁集团是该被淘汰了
  • 巴克:再看马英九都是些什么政治智慧(图)
  • 巴克:抢夺军人的枪械不是什么恐怖事件
  • 巴克:在湖南绥宁一建筑公司看到的标语(图)
  • 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家庭教会受到国保大队的冲击 三位同工被拘留
  •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 巴克:广州火车站又挤死了两个人
  • 中共《决策内参通讯》总编范兴运邵阳惊历“警险”记——巴克推荐
  • 北京故宫星巴克咖啡店关闭
  • 河北省毛派急先锋毛继东要去天安门自焚/巴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