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求是》释放中共担心失去权力的信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4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记者陈苏/中共中央理论刊物《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论述中国为什么要坚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能搞三权分立。有关专家认为,这场中国是否要权力制衡、公众参与的论战表明,过去30年中国所走的经济独步发展,政治威权统治的发展模式,目前正受到日益增多的置疑和挑战。 (博讯 boxun.com)

    
    这篇署名秋石的文章题为“为什么必须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不能搞‘三权分立’”。文章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也不可能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发展道路”。
    
    文章表示,中国实行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是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途径和最高体现形式,是中国社会政治文明的重要制度载体。
    
    文章表示,中国不能搞西方那一套,也就是不搞多党选举、三权分立和两院制。文章称,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归根结底是这个国家的国情和性质决定的。
    
    *誓保权力和利益*
    
    那么中国的国情和性质是什么呢?《炎黄春秋》杂志撰稿人,中国宪政专家章立凡说,改革开放三十年后,中国的利益格局已经形成。现在要一个已经跟权贵资产阶级形成利益共同体的执政党放弃其利益是不可能的。他认为《求是》的文章再次释放了中共担心失去权力的信号。
    
    章立凡:“改革开放到现在利益格局已经形成了,从造反的革命党到唯稳的执政党的转型也已经完成,现在唯一不变的就是对权力控制的强烈欲望。这个实际上关系到的是执政党的利益问题。”
    
    *民主化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长期研究中国社会转型的中国社科院学者范亚峰认为,这场中国能不能搞西方三权分立的论证实际上没有任何理论含量,因为中国的主流理论界已经达成共识,那就是中国走向民主化是毋庸置疑的。范亚峰说,“中国不搞西方那一套”的说法无法自圆其说。
    
    范亚峰:“中国的科技,中国的经济市场化都是来自于西方,很难想象中国拥抱现代化,可以把现代的科技,现代的市场经济和现代的民主政治截然分开,似乎只有西方的科技,西方的经济是好的,而西方的民主化就一定是一种毒药,这个问题从逻辑上来讲是不能成立的。”
    
    *夺权时许诺民主掌权后背信弃义*
    
    深圳文化学者朱健国说,《求是》刚刚发表的这篇文章本身就违背了中共党章和过去做出的各种宣言的基本原则和理念。他说,其中最重要的表述就是毛泽东在夺取全国政权之前发表的《论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等一系列文章,以及中共对当时的执政党--国民党提出的要搞多党制的要求。
    
    朱健国:“中共是靠这种民主的多党制的理念夺取政权的,因为它用这一点争取到老百姓的支持。那么现在中共到了今天,它违背自己在夺权时对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许下的诺言,这首先是一种背信弃义,按中国的古话来说就是食言而肥。”
    
    朱健国说,中国日益普遍的群体事件,已经说明广大民众厌恶了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他表示,不论是西方的那一套,还是东方的那一套,只要是真正的民主监督,让权力真正受到制衡,他就赞成。
    
    朱健国:“你可以去搞人大,不搞西方那一套。但是你这个人大必须要高于党,真正是权力的最高权力机关。现在谁都清楚,人大是按照党中央的指令在行事。原来在54年的宪法中,人大本来是高于党的,但是现在是,人大是党下面的一个宣传部门,”
    
    *把天下当成一党的战利品*
    
    中国宪政学者章立凡认为,《求是》的这篇理论文章是“屁股决定脑袋”写出来的。意思是,北京当局先预设了立场,然后才得出结论。他说,这是因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是选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中共高级领导人曾经在1989年期间说过,共产党流血牺牲两千万人打下来的天下,如果要换,要用两千万人的鲜血来换。
    
    章立凡说,这种说法就是把天下当成了一个政党的战利品,而不是把它看成全民的一个公器。章立凡认为,所谓“坚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坚持不搞西方那一套”,实际上是把党派利益置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的一种坚持。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面对国产007,你有哪些权利?
  • 王万星:只有关心精神病人个人应有的权利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 请还我死在阳光下的权利----评威虎网被封事件
  • 明确规定并保证劳动者的权利/刘永佶
  • 黄种人有选择主人的权利吗
  • 关于非北京户籍子弟上学权利的呼吁信/胡星斗,章冬翠
  • 石毕凡:作为宪法权利的人格尊严及其功能
  • 更加注重政治权利/成汉学
  • 徐梅:信仰是一种不可剥夺的权利
  • 失控的权利
  • 全球化竞争与劳工权利的保障/朱亚鹏
  • 德国之声和中国人民的知情权利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长远意义/马萧
  • 黄胜友:国资委权利太大了
  • 国企改革必须落实职工及全体国民的财产权利/轩辕孙
  • 为思想自由而战 ——读《异端的权利》/吴蓉晖
  • 魏永征:《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解读
  • 争取权利者的声明——《零八宪章》的现实意义 /马萧
  • 西安未央区书记郭大为《政治文明需要权利分享》/邸乘光
  • 一个连省部级干部都不能确保自己人身权利的国度
  • 由恐怖分子绑架权利,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
  • 两千多名乙肝携带者呼吁温家宝重视其就业权利
  • 温家宝对话农民代表:你有要求我的权利 (图)
  • 袁显臣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 佳士得新闻官对中国记者:“你没有报道的权利”
  • 兽首拍出高价 佳士得新闻官: 记者没有报道权利 (图)
  • 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信-西安法院是如何剥夺我们的合法权利的?
  • 北京律师的正义浩荡行动—公民联合争取点滴身边权利
  • 上海当局欲剥夺万邦宣教教会的崇拜权利
  • 万延海:让我们为公民户籍权利行动!
  • 新年愿望:张青希望女儿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利 袁伟静渴望象普通人一样自由生活
  • 乙肝宝宝可能达80万 谁剥夺了乙肝宝宝受教育的权利
  • 公民权利日兴 暂住证正失去存在的意义
  • 新疆昌吉监狱补偿被非法囚禁13年的胡军10万元 并要求其放弃上诉权利(图)
  • 丁锡奎律师已经与黄琦正式见面 权利运动再次要求当局释放黄琦 (图)
  • 协助无锡拆迁户维权 当地居民遭到政府报复殴打/权利运动(图)
  • 零八宪章只是最基本的权利——专访签名者知名作家戴晴
  • 权利运动呼吁中国政府释放黄琦先生!附:《释放黄琦》明信片) (图)
  • 仇杰:人民领导人民找是天经地义宪法予于权利为何遭在京劳教?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张广天:谁在剥夺我居住的权利?(转载)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彭培根:请不要剥夺我们获得资讯的权利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响应网友,再为生命的权利呼吁!!!
  • 【特稿】河南洛阳,被剥夺工作权利的工人已经忍无可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