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妙觉慈智:冯亦代的《悔余日录》——他亲自结束了黑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缘起
    “洪荒之后,冯亦代于匍匐中翻身站起,面对冤魂遍野、落英凋谢,他悚然而惊,开始正视自己以密告为能事的历史,悔疚不已。他无力探究一生,只有公开那段日记。他所说的最后一本书,难道就是这本《悔余日录》?他没有勇气直面我,选择公布于社会,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冯亦代的晚年是出色的,社会形势也起了巨大变化。但成功的光环无法销蚀有耻有痛的记忆。一个人不论你做过什么,能够反躬自问,就好。”(章诒和)
     (博讯 boxun.com)

    读了章诒和的“章诒和: (冯亦代)卧底”,整个身体都在发热,脸发烫,心发抖,太出乎意料了,因为我外公在旧上海和黄宗英的祖上又旧交,我八十年代南下时,在蛇口跟随黄老师好像一家人一样,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好长时间,走南闯北的一起去干她的拍摄记录片的事业,后来,老人家被人骗去巨款,黯然离开蛇口,我和她一起度过了她那段一夜头发皆白的深受打击和伤害的岁月,我被她安排到一所大学半工半读。黄老师和冯老黄昏恋成功在北京小西天定居,我去北京总是去看这两位老人家,冯老已经病卧在床,我每次去,他都会挣扎着坐起来,他已经不能说话,只是像孩子一样和我挥挥手笑一笑,算是打招呼。这位被“梅姐”深爱的代哥竟然做过中共的“卧底”,而且那么长时间陷进黑暗里,实在是像天方夜谈谭和匪夷所思来形容!就像我知道父亲的身份和我母亲的姻缘,我从心底里拒绝和不愿承认,长时间拒绝回家面对父亲亲近父亲,就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要恶心和面对父亲时控制不住的要歇斯底里,我的父亲就是国安部在地西藏矿部门的机要秘书--“卧底情报特务”,因为我父亲样子还过得去,出身“红五类”,又在长春军校专门学过情报和翻译密电码,他的工作是针对西藏地矿局来自四川上海的“资产阶级”家庭的“贵族”家庭出生的知识分子小姐们,了解她们的言论和思想感情,接近她们和她们打成一片甚至和她们发生感情恋爱结婚,我本人就是这样的一个生命和婚姻被完全操纵的没有自主的情况下的一个“次品”。这样的夫妻又怎么可能和睦,他们也没有真心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由于遗传因素吧,我对卧底特务和情报间谍这种身份非常敏感一看就知道,而且极其深恶痛绝,他们干到最后,没有几个不是变态的,麻木和冷酷的,精神分裂的,抽烟喝酒糟蹋自己麻木自己,因为他们的生命被别人糟蹋践踏了操控了,他们又不由自主的去糟蹋践踏操控别人,他们可以抛妻弃子,他们无条件接受组织的一切安排,他们为了完成任务和政治前途甚至能做到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人),好控制这些“危险分子”,党心目中的“假想敌”,他们心甘情愿的丧失人性,服从党组织就是为了满足组织上下达的任务,做党的驯服的工具,顺理成章的延续自己身上遗传的几千几万年的奴隶密码,由于几千年的独裁专制的皇权社会,奴性在中国人身上得到发展和完善的机会,一方面中共利用中国人身上具有传染性和共性的由来已久的恐惧,同时,中共充分利用人的虚荣心和偷窥告密的陋根性,"当告密成为一种政治荣耀和义务之后,告密者的心里,就不会有负罪感和歉疚感了。面对头号大右派章伯钧,冯亦代生发出的是蔑视与鄙弃(尽管消受了你的好烟好酒和饥荒年月的好茶饭)。优越感的来由极其简单:我受组织的信任,你受我的监视。你是右派,我已不是。这也就是彭奇等人反复叮嘱的——思想上要跳出右派圈子。我认为冯很有可能还会因为出色的告密,而产生成就感和归属感,要知道他是在为政治权威尽义务。(章诒和)中共在发展“卧底情报”和“特务间谍”这一行业有了很大的潜在市场,以至于像今天有了这样的两极分化—要么做特务和卧底,要么就被特务和卧底监控;就像文革那样,要么出卖打击别人,要么被别人打击出卖,其他就别无选择,鲜少逃出这样的命运,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后的孩子只要给钱,不用搞什么恐惧论(海外反华势力,敌对分子)和思想论(颠覆国家政权反党反社会主义)或入党的诱惑就能让他们去干。因为我是出家人,要心怀慈悲和宽容,所以尽量配合这种身份的人的工作,让他们知道的所思所想以及目前的动向,不揭穿他们,考虑到他们要靠这个工作养活自己,靠这个工作接触这个高高在上的伟光正的党,体现他们的成就感和归宿感,他们因此会觉得自己也神圣伟大起来,他们大多数和我们的父辈一样是天真和纯洁的,根本不知道这样做,作为人是多么的无耻和丑陋。
    
    “尽了心力之后,冯亦代觉得自己应该申请加入共产党。他是在1960年1月第一次提出申请。以后多次提出,他在11月1日的日记中写道:“活得像个布尔什维克……我想总有一天我会争取到这份光荣的。”[p281]1961年4月25日,“想再次申请入党。”[p313]同年6月14日的日记里,他写明“党的四十周年诞辰的时候,我拿什么献礼的问题。我想再提一次入党的申请,把我的余生无条件地献给党,献给革命。”[p323]不知为什么,他的申请始终未获批准。”(章诒和)
    
    我的父亲和冯老有着一样的入党情结,他一生服从领会组织的一切意图,尽心尽力,自以为可以入党,可是,这位极其聪明绝顶的“机要特工”,六次申请入党都没成功,因为他娶了一个“资产阶级”小姐,知道上当时已经迟了……同时,他开始要把这个破坏他政治前途不能入党的的家彻底的破坏掉……
    
    扭曲摧残扼杀人性的党性扭曲摧残扼杀了一个时代;扭曲摧残扼杀了了无数的家庭和生命。
    
    让我们一起走出黑暗,拿出冯那样的勇气和真诚——公开每个人心里的都有一本的《悔余日录》。
    
    自己走出黑暗,让这个民族再度纯洁和诚实!
    
    
    妙觉慈智在增城报告
    
    2009-4-4
    
    (被肇庆安全局赶出六祖寺闭关房的第二十八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中共菩萨慈悲以国礼邀请达赖喇嘛佛回国/妙觉慈智
  • 妙觉慈智:至诚恳请人民的温宝宝和胡主席为中国出台《正义论》和《平权法案》
  • 妙觉慈智: 千年帝都逐光影国色天香动京城
  • 妙觉慈智:罪从心起从心忏罪亦灭时心亦亡.
  • 妙觉慈智:这是习主席的个人悲剧也是全民族的悲剧
  • 妙觉慈智:这是习主席的个人悲剧也是全党全民族的悲剧
  • 妙觉慈智:千年帝都逐光影国色天香动京城
  • 妙觉慈智: 千年帝都逐光影国色天香动京城
  • 妙觉慈智:随喜王秋云菩萨的道义精神三八节去看望喜阁菩萨(图)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我们和极乐世界无限的接近/妙觉慈智
  • 妙觉慈智:万善根本从师出,能生利乐如良田
  • 妙觉慈智:在黑暗里,您们和中共彼此是对方的光明
  • 妙觉慈智:狱不空誓不成佛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 妙觉慈智:垃圾法师的垃圾情节(十一)
  • 妙觉慈智:“法分贵贱非善法 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锺相 杨幺)
  • 妙觉慈智:垃圾法师的垃圾情结(十)
  • 妙觉慈智: 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 妙觉慈智:处处成为你我安栖之地处处是你我的出发之地‏
  • 妙觉慈智:鸡鸣寺大悲殿(图)
  • 妙觉慈智法师呼吁有关当局,避免更大冲突,公开向地震死难儿童家长道歉!
  • 妙觉慈智法师今天凌晨被中共警方带走
  • 妙觉慈智等佛教界人士发起普贤行动,声援救助胡佳及其家庭
  • 常惭愧僧/妙觉慈智:给李长春菩萨的一封公开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