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2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
    
    和老爸在随州住宅小区里散步,流经小区的小河发出阵阵令人尴尬的味道。我问,什么时候这条小河能够治理好呢?父亲说,我们不上厕所了,这条小河就干净了。我问为啥,他说,我们那个小区所有的厕所都直接通到这条小河里,我大吃一惊,定睛细看我一直幻想成门前的小溪的臭水沟,果然面目全非,更有甚者,恐怕从现在起,我都无法在家里上厕所了……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走到一拐弯处,我停下来,拿出相机要照相,父亲问你照啥,我说,照那些卖菜的。“啪啪”按下镜头,照完后再细看相片,又大吃一惊,我喊道,老爸,你看,那些卖菜的怎么那样坐?多危险啊!特别是那两个老妇女,她们的板凳都是非常脆弱的,如果稍微不小心,不就仰倒进河里?河壁很陡峭,再说,就算不摔坏,也会被臭水沟熏坏的。我说着就走过去,我得去提醒他们,父亲说,那里只有那么宽,他们不能占路面,只能这样坐,不过,他们习惯了。父亲补充说,这算什么危险?你八十岁的老爸每天过马路前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到街的那一边呢……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一个听我劝说,离开了,看一下她们的小板凳,真危险,一坐半天啊)
    
    不知道是年岁大了,还是我的心软了,出门在外,常常感到他人面临的危险,有时弄得我神经兮兮的。曾经在河边警惕地盯着一个女孩子,以为她想不开,直到人家男朋友来了,那女子抱住男子一阵连亲带咬嚼耳朵,两人离开时都瞪我一眼,弄得我第一次体会到要当一名老流氓,真需要很厚的脸皮才挂得住,比当民主小贩还要经受更多的委屈。
    
    这次到湖南总是看到当地人用竹箩背孩子,可我只要一走在他们身后,看到竹箩里的孩子一动我就紧张,生怕孩子掉出来摔坏了。有几次竟然忍不住伸手去扶,除了一个以为我要抢她孩子的尿布外,另外几个都很友善(显然其他游客也这样做过),她们告诉我,不会的,我们的娃儿不会掉出来。我说,你们应该用个小布条把娃们固定起来呀。我问一个当地人,有孩子从竹箩里摔出来过没有。那人先是说没有,想了想又说,好像有过,但肯定很少。我一听就更不放心了,很少?就算一个也是有啊。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于是,我就尽量不跟着背孩子的父母走,免得我心里紧张,连风景都忘了看——看看,我真是老了——可是,你还别说,就在凤凰,还真被我及时发现一个很危险的。下面的照片就是,我拍照片之前就告诉背孩子的妈妈,你的孩子会掉出来的,他太大了。她笑笑说,不会的,谢谢你。我当然不好再说什么,照了这张相转身准备走,可就在这时,她孩子突然想站起来,可他的脚已经在竹箩边上……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幸亏及时从商店里跑出一个男人,马上抱住孩子,他抱怨说,你孩子真要掉出来了,那人说得没错——那妇女还是轻松地笑着。我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总算松了一口气。我真想有人告诉我,湘西这种背孩子的方式,真没有出过大事?有没有统计,出事率到底有多高?哪怕一个,也是出事啊,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一个两个对于所有的孩子来讲,算不上什么,可是,对于那个摔出来的孩子,一个就是全部。
    
    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年轻二十岁的时候,我压根儿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生命是啥玩艺,好像我真是湖北九头鸟,口袋里揣着九条命任我支配。记得那时喜欢飙车——摩托车,常常风驰电掣。虽然我也知道在我之前的第一代玩摩托车的人大多到上帝那里去了,还剩下少数,都缺胳膊断腿地躺在医院里,可我就是喜欢那种忘我的玩命,就如我喜欢美女和美食一样。
    
    这次到湖南韶山时,住在附近的周曙光骑着摩托车过来见我,我一看摩托车,两眼发光,立马年轻了二十岁。要知道摩托车的性能和结构已经有所变化,加上我15年没有摸它了,可我只用了三分钟弄清哪是油门哪里是离合器,就骑上了摩托车,用一分钟在停车场转了一圈,总共不到四分钟,就带上大概现在仍然不知道生命是啥玩意的周曙光,从毛泽东的故居到滴水洞,一路狂奔——啥叫一路狂奔?反正我把所有的车都甩到后面了……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那种感觉让我清楚地意识到,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武人和粗人,喜欢这些机器和装备,喜欢枪胜过笔。我告诉朋友们,如果给我一个飞机,一份不要像我文章一样又臭又长的说明书,最多个把小时——是的,个把小时,我准能让飞机从地上窜到天上……当然,要保证说明书没有缺页,否则,我有可能不知道如何让飞机从天上和谐地回到地上……
    
    别怪我这人喜欢冒险,其实,这个世界上危险的事太多了。哪怕是风花雪月,也是危机四伏的,例如在武汉樱花树前照相留念,原本不会有危险的事儿,最近就在武汉大学闹出事了。所以,当我这次在武汉长江边的樱花树前拍照留念的时候,我确保自己穿的不是西装……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


    

让我们把总统职位变成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路上,总有朋友和我开玩笑,老杨,你那么起劲地追求民主,而且好像无所不知,又急不可耐的样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南太平洋一个刚刚转型成功的民主国家——例如乌布拉布尔斯洛坚特利亚瓜拉什么的举行大选,如果你可以在那里竞选总统,你干不干?
    
    雷到我了!哥们姐们,我想正式地告诉诸位,知道我为什么追求民主自由吗?我就是要把未来民选的总统关进笼子里,让掌握全国人民的金钱和命运的总统职位成为高危的职业,我怎么会去……我是傻瓜吗?
    
    再说,我不是没有理想的人,我一直想等到能够安静下来的时候写小说,流传后世;教书搞研究,和年轻人们打成一片;和三五成群的狐朋狗友结伴山水之间,回忆未来,展望过去;当然,最近我又想搞慈善,和孩子们一起……当然我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谁让我是共产党员呢?),以前年轻在国外时,我曾经还想开赌场和妓院,或者办一份色情杂志什么的。这就是我过去、现在和未来幻想过的所有理想职业,至今我依然认为,这些职业都更符合我的个性,也更能够让我无拘无束,活的高兴。
    
    我现在追求的那个比较民主和自由的制度也是我在其中生活了十多年的(美国和澳洲等西方国家),对于我来说,有很多缺点和优点,不是什么要死要活的梦中天堂。那个制度如果能够实现,只不过可以让和我一样的普通民众生活在相比而言更加和谐、公平和公正的环境里,而要实现这几点的前提,就是要把总统职位变成高危职业。
    
    不相信吗?那你就去看一下陈水扁,看一下亚洲其他民主国家的总统们,有几个能够善始善终的?原因在哪里?是他们的人品不好?还是他们建立的制度不够健全?又或者正如有些人所说,某些民族不适合民主制度?
    
    抛开其他因素,我认为最大的主观原因就在于那些想当总统和当上总统的人没有真正理解民主制度的总统职位是个什么玩艺。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德高望重,一个掌握了大权,一个可以为所欲为,一个可以光宗耀祖,一个搜刮民脂民膏而不会受到追究和惩处的职位——总之,他们眼中的总统职位,和他们推翻的那个制度里的领导岗位差不多,都是很有权力,很威风,充满了欲望和金钱,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给这职位披上了民主的光环。这实在是没有深刻体会民主制度的人们对于民主制度最大的误解。
    
    关于这个误解,我还想补充两点。首先,以我的理解,真心搞民主的人,一定要有“为人做嫁衣”的心理,这个“人”就是人民。虽然说人性都有追求完美和最高的一面,无可非议(所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清醒的人应该认识到,民主这个制度里的总统职位本来就不适合正常人性的人类,否则,非常人性的克林顿连二奶都没有包,只是在女实习生身上弄了一下雪茄,就那么要死要活,差一点丢了总统职位?还有陈水扁,按照人性都是贪的大道理,人家有啥错?中国几千年的最高领导人不都是这样本性难移、性情中人吗?
    
    其次,我认为,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千万不要有英雄情结,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舍我其谁的样子。民主是人民作主,即使你要实行民主,也不能成为你为人民作主的理由!变革应该是水到渠成,众人拾柴火焰高,千万不要动不动就想金戈铁马,就想一将功成千骨枯。
    
    很多人有英雄情结,例如我就是一个有英雄情结的人,但我幻想自己成为英雄的场景一般都是国家遭到了蹂躏,老百姓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时,热血沸腾的我要就是拿着大砍刀冲锋陷阵,最后身上被打得筛子眼似的,还在那里高喊:中国人民像蟑螂一样,是永远灭不掉的!……要就是斗智斗勇打进敌国内部,战斗在敌人心脏,最后完成任务的最后一刻暴露了身份,下面就别提了,被敌人用十几个美女引诱了好几个月仍然翘着不屈的头,结果,被人家逼着一下子喝光剁椒鱼头里的辣椒汤……
    
    这就是我常常幻想的最高英雄情结,和追求民主没有啥G8关系。这种理念是基于我对民主的理解,历史上符合我们英雄情结的人物大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将军和独裁者,例如秦始皇、成吉思汗、拿破仑等等……你很难想象华盛顿、叶利钦和亚洲一些不停被关进牢房的人如昂山素姬符合一般人类心里的高大光辉的英雄形象。这就是民主很重要的一个特性,民主不需要英雄,只有在人民面前谦卑的人,才能够被人民接受为他们服务。
    
    大家不妨看一下,台湾最有英雄情结的人是谁?就是那个唯一没有在西方真正民主自由体制下生活过的陈水扁。如果他在他整天效仿的美国静下心来生活过一段时间,他一定知道,民主政体下的总统如履薄冰,是不好当的。
    
    可是,你看他陈水扁,整天一副要为民为国家献身的德行,如果你是士兵、愤青或者特工、脑残一族,也就算了,可你是搞民主政治的,你是民选总统啊,瞎G8折腾啥?按照体制的要求,当好你的总统就可以了,这不,栽了吧。他的栽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他知道怎么玩民主制度,却不知道这个制度最核心的内容是民众借助制度如何玩总统!
    
    民主政治体制下不是没有英雄,只是那个英雄和我们常常理解的大相径庭。任何英雄在某一个群体下都会相形见拙,那个群体是什么?就是人民。吴伯雄说得好,“人民最大”,如果这话还不能让你的膨胀的英雄情结收敛的话,再听听温总理的:是人民在养活你。你都是人民豢养的,你牛B个啥?
    
    我听朋友开玩笑说,当今世界上,特别是一些还没有总统的国家,很多有识之士都怀抱当总统的梦想,民主制度还没有建立,言行举止就有“总统”风范了。这不,经过黑人奥巴马一忽悠,更是“满园春色挡不住”的样子,这没有什么,但正如我看到一个要掉出竹箩的孩子一定会提醒一下一样,我也要对那些想当总统的人说一句:总统这个职位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啊!
    
    有人说了,老杨,你也忒不地道了,那么一个美好的职位,你怎么就要努力把它变成一个最危险的职业?我说,各位哥们姐们,我们只有把总统变成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其他很多职业才不会那么危险。
    
    你问我这话怎么讲?这样说吧,我每天收到很多信,其中有些写信的人和我一样,特别能够感受到他人面临的危险。例如有些给我写信的朋友虽然短短几句,却能让我感到春天般的温暖:杨老师,你写东西注意安全……老杨,会不会有危险?恒均,我担心……
    
    有时我的眼睛都湿润了,人同此心啊,或者说,好人有好报啊,当我在关心那些孩子的安危的时候,其实也有很多哥们姐们在默默地关注和关心我……
    
    好了,你现在知道我其实也是非常自私的吧?而且,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把总统关进笼子里,要让总统这个职位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了吧?
    
    不错,只有当总统成为一份危险职业的时候,其他的所有工作——包括自由写作,才不再是一份危险的工作!
    
    
    
    杨恒均 2009/4/1 愚人节 随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图)
  • 杨恒均: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 杨恒均: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杨恒均
  • 杨恒均: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 杨恒均: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 杨恒均: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 杨恒均: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消费爱国,让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何不给每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 杨恒均: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 杨恒均:春节文艺节目彰显中国是警察国家
  • 杨恒均:新年的梦想
  • 杨恒均: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 杨恒均: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 杨恒均: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图)
  • 杨恒均: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图)
  • 杨恒均: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 杨恒均: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杨恒均:公布官员财产一定要等到他们真心配合的时候?
  •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杨恒均(图)
  • 杨恒均:躲猫猫的录像比尼克松的录音更需要保密?
  • 杨恒均: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