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四平小地震没有造成灾害/李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1日 转载)
    
      三月二十日下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报道:“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今天下午14时48分,在吉林省四平市伊通满族自治县、公主岭市交界(北纬43.4度,东经124.9度)发生4.3级地震。”接着又听到中央台连线驻长春的吉林记者站记者的现场报道,长春记者说当时有明显震感,意识到可能发生了地震,就赶紧给省地震局拨电话核实情况,但电话不好打,给其他有关部门拨电话也全都占线,于是自己就赶紧驱车往地震局赶,以尽快了解详细情况。
       听到从车载收音机传出的这一消息时,我正在北京返回四平的高速路辽宁界段上。十九日晚我刚在北京与一位港商商谈请他到四平投资创业的事宜,二十日一早7点半上路返回四平。 (博讯 boxun.com)

      我们当即给我的秘书张双久拨了手机了解情况。张双久除了给我当秘书,还兼着市政府办公室应急处置科的科长。张双久说已经开始处置地震事宜,正忙得紧张。于是我们就没继续通话。
      16时15分左右,我回到四平市,叫司机开车直奔市政府。
      我上楼先到政府办秘书科,向科长张学东询问地震有没有造成灾害,张学东说没有收到伤亡或损失的上报,市里情况也很稳定。我又问他当时有什么感觉,他说感觉很明显,当时感到头很胀很沉重,就像睡眠不足那种晕晕沉沉的感觉。正好在一旁的市旅游局长韩昆辉说自己也有同感,感到头很不舒服。我说你们过去没有经历过地震吧,他俩说没有。我说地震根本不会出现你们说的那种感觉,你们的感觉大概就是最近缺觉,下午犯困又要上班强撑着,所以头发沉,同地震无关。我还同他们逗趣说,刚才我在路上,看到司机在自己右脸颊上贴了块小纸片,我问司机脸上怎么啦,司机说刚才眼皮跳,于是就在眼皮下贴小纸片,之后不一会儿,就听到广播报四平发生地震了,眼皮跳也不是地震的感觉,只是疲劳等因素造成的神经反应肌肉痉挛颤动而已。我曾经经历过四次有强烈震感的地震,有一次在北京的高楼上甚至被摇趴下,当时怎么也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惊恐地望着窗外的邻近楼体像树木被大风吹动一样来回摇摆,但从来没有出现昏昏欲睡的感觉。人在得知地震时,会因受惊而高度紧张,不会反而昏昏欲睡。
      接着,我又到市政府应急处置办公室去向张双久进一步核实情况。张双久正在电脑前写情况快报。他说自己当时没有感觉到发生地震,是从网上得知已经发生地震的消息的。得知发生地震后,市里已经启动了应急预案,刚才各方面已经将讯息及时汇报过来,震中位置大概在二十家子镇一带,目前省、市专家正赶往震中,需进一步了解情况后进行会商,以评估后面还会不会有地震发生。
      我说四平地区包括刚才发生地震的地方都不是主要地震带,历史上这一带也鲜有强烈地震记录,应当不会有大地震出现。而且四平地处松辽平原之上,松辽平原有极厚的软土层,就算发生地震,震源也会比较深,地震波经过软土层传到地表也会缓冲、衰减很多,相对会危害较小。4.3级地震也就是一般的有感地震而已,不算大地震。像4-5级的地震,汶川地震以来在四川三天两头都发生,到现在已经不知发生多少次了,媒体都懒得再报了。这次四平发生4.3级地震,媒体立即就报道,一方面是由于这里在历史上很少发生地震,偶尔发生一次有感地震令人感到很意外;另一方面也是对后续会不会跟着有大地震值得引起各方面警觉和预防,现在国家和全社会通过汶川地震后都进一步增强了对地震灾害防患于未然的警觉意识,所以,新闻媒体及时报道这次地震,是一种国家进步和社会进步的必然。不过我们没必要因此过度恐慌,而应当在保持警觉的情况下冷静观察,从容应对,得当处置。当前最重要的是及时汇总各方面客观信息,作出客观研判,并及时将实情告诉公众,以便让公众在全面了解实情的情况下作出正确的行为选择,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致由于信息不灵通导致行为错误造成不当损失。
      当晚,全国各地的老师、同学、朋友、同事、网友都纷纷打电话、发短信过来询问情况,问候平安。我都一一感谢大家的关心,报告四平没有受灾,群众也很安定。
      遗撼的是,四平家里的网络我弄了一晚也没弄通,不能及时上网向网友们报平安。
      昨晚(二十一日晚)我再次向张双久问询了这次地震的各方面损失报告情况。张双久说,到昨晚为止,全市及各县(区)、乡(镇、街道)、村均无人员伤亡报告,财产损失报告只有一条:震中有一户居民的一个窗户被震碎了一块玻璃,需要重新安一块新玻璃。
      今天凌晨,我也终于将家里的网络摆弄通了。呵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鸥:李培英还是死缓!
  • 义务教育教师制度改革/李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