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已经是玩黄的了?/孔庆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1日 转载)
     近日在香港《黑白》杂志08年二期,看到一篇鲍尔森的《黄色封面的红色期刊》,不禁联想到当前的“扫黄打非”。该文材料丰富,语言调侃,恰好适合当下。比如某些躲在阴暗角落里企图颠覆中国政府的汉奸学者,一会玩白的,一会玩黄的,都把他们的险恶文章伪装成“学术”啊、“研讨”啊、风花雪月啊,滋阴壮阳啊,明明是野鸡卖身,非要叫鸡巴宪章,连高尚一点的创意都拿不出来。孔和尚出于同情,给他们介绍介绍共产党当年打天下的诀窍。启发他们要想推翻共产党,就明火执仗地高举着星条旗膏药旗去冲锋陷阵就是了,不要平时裤腰上别两个死耗子装英雄,,一赶上“严打”就互相出卖,表示自己很左,把咱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脸都给丢尽了。
    
     咱们用共产党当年所办的“非法出版物”来举例吧。瞿秋白教授创办的《布尔什维克》,肯定不能公开发行的,那属于“洪水猛兽”啊。于是就取名叫《少女怀春》,其实里面怀的是共产主义的春天。国民党有所察觉后,又改名叫《小学高级用新时代国语教科书》,假装是课改成果。里面涉及到历史,就叫《中国古史考》,涉及到经济,就叫《经济月刊》,涉及到文化,就叫《中国文化史》,涉及到社会,就叫《平民》。共产党本来就是北大教授党,玩点学问,那是猪八戒吃豆芽,小菜一碟。反正内容是“布尔什维克”就行了,外表叫“孔胖子杀人放火记”也没关系。 (博讯 boxun.com)

    
     还有一本《红旗周刊》,也不可能公开上市的,红就是革命,红旗就是革命的发令枪啊。于是就叫《快乐之神》,好像是都市男女的颓废读物,其实宣传的是让劳动人民早日快乐的精神。此外还叫过《时事周报》、《实业周报》、《真理》、《出版界》、《新生活》、《摩登周报》、《晨钟》之类,仿佛中产阶级读物,另有《经济统计》、《佛学研究》、《光明之路》等,只要觉得有危险,有麻烦,就随时改名,简直跟鲁迅的笔名有一拼了。你没发现许多共产党领袖都对名字特别感兴趣,都喜欢取名改名吗?跟共产党在名目上玩捉迷藏,那简直就是孔老师门前卖《百家姓》嘛。
    
     中共中央指导全国总工会办的《中国工人》,也在查禁之列。工人嘛,都是夏衍写的“呻吟着的锭子上的冤魂”,属于“恐怖分子”阶层啊,不懂自由民主和扑食价值,怎能允许他们乱出刊物呢——这就是汉奸们死命推崇的国民党时代的言论自由。于是,《中国工人》摇身一变,改名为《红拂夜奔》和《南极仙翁》,一个女侠,一个洪七公,成武侠小说了。其实孔和尚看《红色娘子军》中的吴清华逃出椰林寨一场,那不就是“红拂夜奔”么?红拂奔的是真命天子,而吴清华奔的是红色根据地——那不也是中国20世纪的“真命天子”吗?
    
     总工会发布的《全国第五次劳动大会宣言》,封面上印的是《万王之王》。看,那时候的弱势群体,就想到以后要成为“领导阶级”了。上海的工人同志最聪明,十天一期的《上海工人》,封面上印的是《时新毛毛雨》、《散花舞》、《冬天的故事》——跟丫的《春天的故事》正好相反。还有《西厢记》、《劝世文》、《滑稽大王》、《佛祖求道记》、《观音得道》、《苏东坡走马看花》、《春花秋月》等,给后世学者进行期刊研究带来了极大的麻烦——看来共产党也分京派和海派呀。
    
     共青团的机关刊物,开始叫《先驱》,后改为《中国青年》、《无产青年》、《列宁青年》,这都属于愤青找死,无法通过检查。后来聪明了,改为《美满姻缘》、《闺中丽影》,多甜蜜的名字啊,甚至还用过《何典》。《何典》是一本从头到尾充满了粗话脏话骂人话的令人爆笑的骂世小说,很黄很暴力,鲁迅郑振铎他们大力推崇为天下奇书的,用来伪装痛骂旧世界的文章,倒也合适。国民党只“打非”而不“扫黄”,实在蠢笨。而共产党就懂得,“黄”里边就暗藏着“黑”,有二奶的肯定是贪官——没有二奶的可能是大贪官。所以“扫黄打非”要并举,甭以为黑的行不通,就跟我玩黄的。
    
     有些翻译的书也需要伪装。共党领袖王明同志翻译了一本《武装暴动》,这是掉脑袋的书啊,其罪相当于一万个杨佳打酱油啊,可人家封面上写的却是《艺术论》。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刀枪,你分得清吗?再看《共产国际纲领》,印的是《人口粮食问题》,这也对,共产党人要解决的,不就是全世界人民公正吃饭的问题吗?
    
     尽管共产党有七十二变,但人家国民党中宣部也不是吃素的,掌握着那么多科研经费是干嘛吃的?利用特务叛徒加上海外龟孙子,长期跟踪,仔细盘查,总有追尾和剐蹭的时候。不少机关被破获了,许多刊物被叉烧了。在国民党《中央查禁反动刊物表》里,就严正指出了《快乐之神》和《实业周报》,丫的原来是“宣传共产主义鼓吹阶级斗争”啊,还有《新时代国语教科书》,也被发现与中高考无关,而是“布尔什维克之化名”。那时候被发现了这种事儿,可不像今天这么轻松。今天的汉奸天天盼着因为反共反华被查禁,查禁之后不但名利双收,还可以仗着美国爷爷撑腰,大肆裸奔一番。那时候刊物被查禁了,人就有生命危险,是随时可能尸投黄浦,血染华蓥的。
    
     国民党发布了“查毁共党假名刊物”密令,跟共党的“文化黑客”展开了殊死搏斗。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共党那时候朝气蓬勃,正是吃顿红烧肉就算腐败的花样年华,玩这些小把戏轻车熟路,花样百出。玩到1948年元旦,许多上海市民收到一本《恭贺新禧》,署名是“大众公司敬贺”。打开一看,哇,是新华社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国人民解放军口号》、《解放军南征部队发布口号》和共产党的土地法大纲。孔和尚20年前就指出,共产党早早在文化上提前得了天下。抗战之前,虽然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导致了红军长征,但文化界早就不是国民党说了算啦。后来的三大战役和百万雄师过大江,不过是文化胜利之后军事上的水到渠成而已。许多善良的朋友和愚昧的汉奸以为共产党只是会打仗才得了天下,谬矣。那时候的共产党最懂科学,最懂文化,把平等正义的社会主义思想从“少女怀春 ”的“闺中丽影”,发展成了“美满姻缘”的“快乐之神”。共产党里的精英,都是中国最优秀的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出版家,连最优秀的小资,都成百上千地投奔延安,这天下还用得着打吗?到了1948年,中国的天下,已经是毛泽东说了算,蒋介石算了说,苏联算说了,美国说算了。
    
     忆往昔峥嵘岁月——愁啊。今天,只要共产党认真去除腐败,重新执政为民,党代会上集体给人民鞠一躬道一歉,善良的中国人民是会原谅他犯过的那些错误的。而共产党一旦恢复了蓬勃的朝气,坚决走与人民大众相结合的康庄大道,那些汉奸卖国贼,别说玩黄的,玩黑的,就是玩鲁智深三拳揍出来的五彩缤纷的,也根本,不堪一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