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作者:归去来兮
     (博讯 boxun.com)

     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回应《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
    
    记得刘路先生独立评论张帖过一张照片,在纽约举着中共的旗子欢迎法轮功天国乐队的游行。
    
    须知08年3月以后中共海外愤青以中共的旗子在海外形成过红海洋,抗议西方媒体报导西藏等
    
    到了海外还举中共旗子,从这一点看,刘路先生接近于中共愤青。但刘路并非象他们一样完全毫无理智,而是不时体现着人性善念。
    
    我看来刘路的文章“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也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长期来读到过,刘路既为多次国内受镇压的民主人士辩护,包括偶尔支持受中共镇压的法轮功学员。但刘路也经常完全与中共无条件一致,甚至在中共动手镇压之前,先给正义人士扣上罪名。
    
    比如象以前反腐县委书记黄金高还没被中共审判前,刘路已经扬言,黄金高应该被判刑死刑。象高智晟律师注意到中共利用奥运强拆民居抓捕百姓,而谴责中共,表示反对奥运之时,刘路走在中共之前,把高智晟定性为国家敌人。
    
    在我看来,对于刘路因为许多次支持正义谴责中共,因而受到过民众的感谢,这也是刘路的付出得到的善报。
    
    但面对刘路以纯粹的中共口径对受迫害正义人士的攻击,网络许多作者,给予必要的批评和回应,这并非刘路所谓的什么“高粉跳脚大骂”,而是基本良知使然,是在呵护善良。
    
    比如我记得包括刘晓波先生和杜导斌先生在内的许多作家曾经撰文严肃批评刘路对黄金高应被判死刑的谬论。他们完全不是黄金高的什么粉丝。在高律师批评奥运之后,刘晓波先生的文章中也多有有对奥运的杯葛批评,其他许多作者当时批评中共因为奥运制造人权灾难,批评刘路对高律师的攻击,这也并非刘路所谓的什么高粉。这是在真正的独立思考和仗义执言。
    
    刘路支持正义的行为出自于独立思考仗义执言,这一点我相信除了张鹤慈(攻击刘路为了金钱)之外,没人会有异议。但刘路把自己对付受中共迫害民众的言行也标榜为独立思考,这是站不出脚的。
    
    我注意到国内外许多作者批评刘路才是出于他们能独立思考和仗义执言,一些国内作者甚至曾得到刘路辩护声援,但看到刘路经常性与中共一致枪口对向受迫害民众的口径,在助纣为虐中走得太远,也不得不站出来批评刘路。比如曾经因为刘路的辩护支持而非常感谢的杜导斌先生批评刘路声称黄金高应被死刑,即是一个典型例子。
    
    同样,我也得知刘路曾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也曾因传《九评》被中共迫害的浙江民主人士提供辩护,并在法庭上象刘路在文中提到“指出中国政府没有颁布法轮功是邪教的法律”,我感谢刘路的正义之举。但这并不能影响妨碍我对刘路的言行进行独立思考。
    
    比如刘路这一回文中所谓“法轮功的专制思维、大批判文风、动辄抓特务”,在我看来,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诽谤诬蔑。我看来,刘路正因为受中共毒害太深,弄不明白中共与中国的关系,是经常性用专制思维攻击法轮功,攻击高律师等的原因之一。
    
    因王耀庆行为而承受苦难的许多亲历者给出细节证据描述王耀庆的疑点(比如我以前向刘路提到过:王耀庆在烟台办所谓明慧学校强迫和贻害了100多山东孩子;把不愿听从王命令到天安门覆盖毛泽东像的法轮功学员反锁房门直到警察上门抓捕,在香港法庭公开说谎等),刘路把亲历者具体描写疑点判断为动辄抓特务,这属于刘路在对许多作者进行诽谤诬蔑。
    
    
    我不了解过渡政府,但按刘路文中所言伍凡先生曾如何信任王耀庆委以重任,那也并非奇怪,王耀庆能一度取信于许多国内法轮功学员,取信于高律师,当然也可能一度取信于伍凡先生。许多国内法轮功学员正是从信任王耀庆到目睹王耀庆恶行到遭受损失,才痛定思痛撰文提醒别人的。
    看来刘路认为伍凡先生对王耀庆曾信任过,那么即便现在知道了其许多劣绩证据,也仍必须与以前保持一致,也不能否定自己以前的糊涂?
    
    刘路提到不忍心看到高律师为法轮功上书、为人权事业牺牲这个形象的彻底毁灭。须知高律师的公开信是基于发生在无数国内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受迫害事实,并不是基于高律师的助手是否混入特务。助手中有可疑人物,毫不妨碍高律师的调查属实,也无损高律师的形象。
    
    而刘路在中共动手之前声称高律师是国家的敌人,刘路与张鹤慈刘荻一起几年来长期诽谤受到中共残酷迫害的高律师(高律师和耿和女士由于网络封锁,看来鲜有机会了解这一点),才是在试图毁灭高律师的形象。但在国内外不少正义人士也并非愚笨,比如在这儿张鹤慈对高律师的阴谋栽赃几年,只能是损害了张鹤慈自己的个人信誉。以前不少朋友称其张老,现在鲜有人如此称呼此为老不尊者。
    
    
    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良知与中共邪党因素毒害两者的矛盾冲突的展现。这种情况下,是难于有什么理性思考判断。愿刘路有空时读《解体党文化》等书籍,也许有益于你摆脱中共党文化思维。
    
    个人意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