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象婴:质问复旦大学为何需要“才子+流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质问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为何需要“才子+流氓”?
     (博讯 boxun.com)

    2009年1月14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玉良被任命为复旦大学校长。2月24日,他上任一个多月后在全校党政负责干部大会上讲,题为“大学不需要‘才子+流氓’”。但是,著名的“才子+流氓”邓正来,却正式调去复旦大学工作,出任“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特聘教授、法学和政治学教授,。这个所谓”高院”还是许多人的学术梦想,它是一个直接归复旦大学领导的独立的学术研究机构,与其他院系没有关系。
    
    我们要质问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你为何不剔除这样的“才子+流氓”?
    
    难道仅仅是因为邓正来是在你之前,就被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通过裙带关系搞进去的?
    
    
    
    ———————————————
    
    
    且看著名法学家复旦大学教授邓正来的嘴脸
    
    吴象婴
    
    
    本人以前和邓正来仅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应邓的学生鲁某的邀请,参加邓的50岁寿宴,我送了两本译著作为贺礼,一次是在北大出版社举办的答谢作者的午宴上与邓同桌,虽然彼此互不了解,但听说邓是我国最有名的教授、专家、大学问家,“大师”级人物,最近还写了《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一书,从没上过正规大学的我心里对他很是崇敬。所以,2008年2月16日,我亲自驾车去其住所名流花园兰苑七楼四门五层,接他到北京沈记靓汤,开包间宴请他,还点了他指定要喝的存放15年之久的茅台酒。当时在座作陪的有北大历史系教授高某,北大出版社下属公司总经理、文学博士高某(女),某杂志社编审朱某(女),某法院法官、法学博士后王某,还有我太太。
    本想席间能一睹名人的风采,聆听名人的高见,谁知他除了一味地贬低别人外,就是大言不惭地自我标榜,自我吹嘘,说什么哈佛大学请他去讲课,他都不去,他在国内讲课,课时费要比中国的院士们高一倍,他现在正在做中国一百年、甚至三百年都没人敢做的大事,还说什么民间流传一句话:改革开放靠老邓,思想解放靠小邓,老邓是邓小平,小邓是邓正来,如此云云。更教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得意忘形之余,居然还放肆地拍打起高某(女)的臀部,搂抱,亲吻高某(女)朱某(女),高某(女)朱某(女)先行离席后,邓又当着我和高某(男)王某(男)的面,流里流气地对我太太说:“你跟我到上海去,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除非我欺负你。”临别时还强行搂住我太太亲吻。虽然我知道现在的社会很开放,可见此情景,心里毕竟是不舒服的,但念其可能喝多了,便忍住没给他以颜色,只是暗思:此公品行如此,以后还是躲远远的。
    岂料事不由己,用好酒好菜款待他,他还不满足。居然第二天便念念不忘起我太太来。短短时间里,按我太太的名片,又给她发手机信息,又给她发Email。
    
    以下几段均出自此公之手,请大家赏析:
    (Email来信)
    2008-2-17 16:9:51
    Xx:你好!
    这是我的邮箱。昨天见到你很高兴,我今天一早被接去见了活佛,并拜了师,欢喜得紧,以后你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没有问题的。正来
    
    (我太太回信)
    2008-2-18 09:33:01
    正来兄:
    您好!邮件已收到,不知昨日您拜见的是哪一位活佛,令老兄您如此欢喜?多谢您的关心,恭祝安康!
    
    此后我太太在我提醒下,便不再理会他了。
    
    2008-2-18 10:43:27
    小X:我不喜欢叫你XX,因为大家一定是这样叫你的。你也别称您了,不亲。我这个人特殊,哈哈。我见的是庙诚师傅,可好了,以后也带你去,真的很棒。我下午再发一个好短信给大家,你也一定欢喜的。真好。正来
    
    2008-2-20 16:32:54
    我推荐朋友们都听听这首由一位盲人艺人演唱的《中国孩子》吧……
    歌词: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爱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还不如旷野里中的老山羊
    ??
    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出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2008-03-8 08:43:07
    小X:我现在已经正式调去复旦大学工作了,出任“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特聘教授,法学和政治学教授,”高院”是许多人的学术梦想。它是一个直接归学校领导的独立的学术研究机构,与其他院系没有关系,问老吴好,想你。正来
    
    见邓如此“有闲”、如此“执着”,我不由想问问邓究竟想干什么。我先征询太太的意见,她说:“别去得罪人,我回信息,就是出于礼貌,跟一个快死的人,就别去计较了”。(她早先听说邓患有癌症就以为他活不长了)。可能我心胸没我太太宽广,可能我“好奇心”太重,还是忍不住要问,便打电话到邓家里,邓不在,邓太太接电话问明情况后说:“他就是这德性……”之后邓即来电话解释说:“我们是兄弟、朋友嘛……”我纳闷!2月16日之前,邓和我仅见过两次面,并没有更多的交往;2月16日邓丑态毕露后,更是未与我本人有过任何联系,现在竟接连来了几个电话,自称是我的“兄弟”、“朋友”——似乎是“兄弟”,是“朋友”,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一切尽在不言中”。接着,邓又让北京市某政协委员给我来电话,发信息,要求“大事化小,不宜扩大社会影响为宜”。
    其实,如果了解邓以往的诸多劣迹(现已了解部分),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诸位见此文后,也许还会认为我小肚鸡肠,不过我实在不明白,此公能为人师表吗?此公的德行配当院长,教授吗?为何此公在当今社会能享有如此“盛誉”?为何此文上某些网站没几天就连同众多否他的跟帖一起被删掉?望诸位赐教。
    最后须申明一点:本人非学界中人,更非教授,搞点翻译纯属业余爱好,并不以此为生。有朋友提醒我:圈内人都知道,邓很臭,和他沾边,会染一身臭气。看了某些回帖,方知此话信矣。可我虽然势单力薄,却并不后悔!我相信,至少从今以后,邓恐怕再也不敢象往昔那样,用一位和邓相交相知20年的朋友的话来说,就是“一见女色,哪怕四十岁五十岁的,都要上。”
    
    
    
     吴象婴(本人网上可查)
    
    
    ———————————————
    
    『天涯杂谈』从“邓正来教授调戏吴象婴教授的老婆”说开去
    
    
    
     点击这里开始聊天
    
    作者:物我为一 提交日期:2008-3-22 14:21:00 访问:2654 回复:15
    
    娱乐圈总是沸沸扬扬,前阶段的艳照门也许是娱乐圈所能达到的巅峰,接下来,要想超越很难很难了,要么把静态的照片变成动态的视频,干脆现场直播;要么把一个陈冠希加一个张柏芝变成一个陈冠希加一个张柏芝再加一个某某人(某某人可以是男明星也可以是女明星)。总之,只有量变,没有质变了,因为娱乐圈已经扯掉了最后的一块遮羞布,直接赤裸裸地面对所有感性的人。当人变成动物,动物面对着动物,也就真的可以袒胸露乳地相对了。人还真可以无耻地到这一步!
          所谓高尚的学术圈也不甘寂寞,不仅频频抄袭他人大作,还频频抄起她人的石榴裙。若是两厢情愿的交易,再肮脏再混乱,雪亮的群众也会失明的。可是,当有一方奋起反抗,便挤占了热闹的舞台。最近,邓正来教授又成为了主角,可这回的所扮演了不是扛起中国学界的大旗,而陷入了尼克松式的“水门事件”,姑且称为“邓公事件”。(注:邓正来在讲课之时,转述某人跟他说“邓公,你一定要帮我一把”,转述他人对他的称呼,还用邓公,合不合适看官评价)
          诸位,只要在百度输入“邓正来 丑闻”,便可以得到如下的信息:
          http://tieba.baidu.com/f?kz=338010103
          http://club.news.sohu.com/r-zz0081-84055-0-0-0.html
          "超男"邓正来的丑恶嘴脸
          (他污蔑了所有中国人)
          本人以前和邓正来仅见过两次面,听说他是我国最有名的教授、专家、大学问家。最近还写了《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一书,心里对他很是崇敬。所以,2008年2月16日,特在北京沈记靓汤开包间宴请他,还点了他指定要喝的存放15年之久的茅台酒。当时在座作陪的有某大学历史系教授高某,某大学出版社下属公司总经理高某(女),某杂志社编审朱某(女),某法院法官王某,还有我太太。
          本想席间能一睹名人的风采,聆听名人的高见,谁知他除了大言不惭地自我标榜,自我吹嘘外,就是一味地贬低别人,更教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得意忘形之余,居然还放肆地拍打起高某(女)的臀部,搂抱,亲吻高某(女)朱某(女),临别时还强行搂住我太太亲吻。虽然我知道现在的社会很开放,可见此情景,心里毕竟是不舒服的,但念其可能喝多了,便忍住没给他以颜色,只是暗思:此公品行如此,以后还是躲远远的。
          岂料事不由己,用好酒好菜款待他,他还不满足。居然第二天便念念不忘起我太太来。短短时间里,又给我太太发手机信息,又给她发Email。
          
          以下几段均出自此公之手,请大家赏析:
          (Email来信)
          2008-2-17 16:9:51
          Xx:你好!
          这是我的邮箱。昨天见到你很高兴,我今天一早被接去见了活佛,并拜了师,欢喜得紧,以后你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没有问题的。正来
          
          (我太太回信)
          2008-2-18 9:33:01
          正来兄:
          您好!邮件已收到,不知昨日您拜见的是哪一位活佛,令老兄您如此欢喜?多谢您的关心,恭祝安康!
          
          此后我太太在我提醒下,便不再理会他了。
          
          2008-2-18 10:43:27
          小X:我不喜欢叫你XX,因为大家一定是这样叫你的。你也别称您了,不亲。我这个人特殊,哈哈。我见的是庙诚师傅,可好了,以后也带你去,真的很棒。我下午再发一个好短信给大家,你也一定欢喜的。真好。正来
          
          2008-2-20 16:32:54
          我推荐朋友们都听听这首由一位盲人艺人演唱的《中国孩子》吧……
          歌词: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爱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还不如旷野里中的老山羊
          ??
          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出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2008-03-8 08:43:07
          小X:我现在已经正式调去复旦大学工作了,出任"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特聘教授,法学和政治学教授,"高院"是许多人的学术梦想。它是一个直接归学校领导的独立的学术研究机构,与其他院系没有关系,问老吴好,想你。正来
          
          诸位见此文后,也许会认为我小肚鸡肠,不过我实在不明白,此公能为人师表吗?此公的德行配当院长,教授吗?望诸位赐教。
          
           吴象婴
          
          吴象婴何许人也,在互联网搜索,会发现他翻译过【美国】L.S.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歌德谈话录》,看样子也是个学有所成的人。自曝老婆被调戏,要换成娱乐圈的极端人物就是芙蓉姐姐。
           基本信息如此,俺来胡乱分析一番:
           第一,假如邓正来没有调戏人家吴象婴的老婆,那么吴象婴其心可诛!理由可有种种,比如想成名(毕竟邓公也是个名人,借名人出名是娱乐圈常用的手段),比如与邓正来有私怨(想像一下,俩人都搞翻译,互相批评对方翻译太差)等。不管理由如何,自曝自己的老婆被调戏,总不是光彩的事情,好听的话是需要勇气,难听的话是需要脸皮厚。而吴象婴会挑选邓正来,要么邓正来真的那么不检点,要么就是他运气太好,吴象婴抓阄抓到他。
           第二,假如邓正来真的调戏人家老婆了,那就没有词汇来形容他了。邓正来塑造出来的印象是一个潜心研究学术的人,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而且还在寂寞中寻找欢愉(他的一本书就叫做(寂寞的欢愉),的确很有品味,也很让读书人向往的蓦然回首的境界。按道理讲,果真守得住寂寞,那么就不会去调戏人家的老婆,醉酒也不会。
         邓正来的私生活,俺这个外人看不到,那就只好抓住一根稻草来分析他是否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邓正来从学术个体户变成吉林大学教授之时,提出“第一,在吉林大学任教期间终身不担任任何行政带“长”的职务;第二,在吉林大学任教期间终身不担任任何实质性学术带“长”的职务,我只带博士生和硕士生,承担教书的工作。”http://www.folkcn.org/news/class/xwjj/rw/191444661.htm,可是他进入吉大之后,担任了“西方法律哲学研究所所长”,如今跳槽到复旦大学,担任“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http://www.hr.fudan.edu.cn/info/info_2_detail.jsp?id=309
        就凭借这根稻草,看官自去评价。
        
         学术界本是思想的战场,却变成了遮羞布飘荡的地方。不管事情的真实性如何,都足以表明学术界不再有什么师道尊严,剩下的只是比谁更无耻,谁更不要命的血酬定律。娱乐界带来了感官的刺激,尚且可以有看头;学术界本该带来心灵震荡理性的思想,却变成了肉搏大战。娱乐界带来了流行,也很快逝去;学术界可是要求深远的影响,如今学术界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不管怎么样,学术界还保留着最后的一块遮羞布,只是爆料调戏,而不是艳照门,或者璩美凤事件。哪天在“头顶上的星空”的注视下,坦诚相对了,就能跟娱乐圈平起平坐,共同打造娱乐的巅峰。
         俺呼吁:让中国的学术界引领地球娱乐的潮流!
        
          
          
      
    
    
    原文作者所属博客:心 涯
    
    
    
    
    
    
    作者:一碧云天 回复日期:2008-3-22 14:29:53 
      
      
      
      
      
      
      先坐了沙发再说
      
      
      
      
      
      
      
      
      
      。
    
    
    作者:楼下的戴着绿帽子 回复日期:2008-3-22 14:30:12 
      俺了解的是:
      
      每个成功的男人后面有他上过的无数的女人。
      每个成功的女人后面有无数上过她的男人!!
    
    
    作者:木桶饽饽 回复日期:2008-3-22 14:35:48 
      不是吧,只看了他的《我的社会观》
    
    
    作者:不爱思考的猫 回复日期:2008-3-22 14:42:39 
      沙发.
    
    
    作者:ssb_001 回复日期:2008-3-22 14:50:13 
      really?
    
    
    作者:狗大师 回复日期:2008-3-22 15:34:46 
      离开吉大久了,竟有这样的事?老衲以前搞活动去骗经费见过邓老师,确实说话有时很夸张,但勾引别人老婆……不能吧?
    
    
    作者:苏三四 回复日期:2008-3-22 16:44:05 
      看完北大“光滑学院”的窝儿里斗,我再看看吉大的“很黄”邓正来
    
    
    作者:zhlfbest 回复日期:2008-11-26 13:35:19 
      dIng
    
    
    作者:李多 回复日期:2008-12-8 22:20:53 
      只能说,呜呼!!!!
    
    
    作者:我是小奥 回复日期:2009-1-12 16:36:27 
      在他们身边接触了,就知道他们....
    
    
    作者:ximalaya007 回复日期:2009-02-21 09:25:52 
      我看就是滴,我跟这个人吃过一次饭,席间三美女,他的老婆就在旁边,邓正来都使劲的跟三美女抛媚眼,这种人口头说的是民主,实际搞来搞去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权。从那次吃饭以后啊,对中国的民主自由改革派,我只有一个认识:那就是这些人一旦当了权,比陈水扁还陈水扁!把中国再搞垮几回都是可以滴!广大无知无识的今天的中国人,就不要指望这种人来济世救中国鸟,救中国滴是自己,每个身为公民的自己该坚持的正义,良知,公平和取舍!不是媚俗,不是犬儒,不是打了花脸的正义和化了妆的伪善!你只需要清清亮亮的站出来,站到你该站的地方,当每个人都是清亮而勇敢的时候,世界是不需要救世主的,救世主就是每一个身为公民的你自己!
    
    
    作者:ximalaya007 回复日期:2009-02-21 09:26:44 
      我看就是滴,我跟这个人吃过一次饭,席间三美女,他的老婆就在旁边,邓正来都使劲的跟三美女抛媚眼,这种人口头说的是民主,实际搞来搞去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权。从那次吃饭以后啊,对中国的民主自由改革派,我只有一个认识:那就是这些人一旦当了权,比陈水扁还陈水扁!把中国再搞垮几回都是可以滴!广大无知无识的今天的中国人,就不要指望这种人来济世救中国鸟,救中国滴是自己,每个身为公民的自己该坚持的正义,良知,公平和取舍!不是媚俗,不是犬儒,不是打了花脸的正义和化了妆的伪善!你只需要清清亮亮的站出来,站到你该站的地方,当每个人都是清亮而勇敢的时候,世界是不需要救世主的,救世主就是每一个身为公民的你自己!
    
    
    作者:yzy9 回复日期:2009-2-21 9:53:03 
      都是狗
    
     此消息发自掌中天涯wap.tianya.cn ,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
    
    作者:ximalaya007 回复日期:2009-02-21 09:55:45 
      中国人今天最大的问题就是本来就不读书,不读书后就不明理,不明理还想在社会上成为数一数二的老大,那就只能耍流氓和捧流氓的臭脚了!端赖这个社会奴性太久,做奴才久了,想找回尊严,就想变成主子,当主子是需要途径的,正常的途径怎么争,最后也只能有一个人当主子,所以,群氓乱起,纷纷自立山头当主子,搞得跟水浒似的,可是,那毕竟不是天朝啊,要将山头变天朝,就得有理论和理想的包装,世上哪有不成功的革命????不成功的革命就是暴乱和政变,所以流氓和伪善就借着西方的民主与法制的外壳,粉墨登场了!其中最大的表演艺术家就是邓正来同志啊!当这种人格品质的人一旦真成了政客或者幕僚,中国被一个更大的陈水扁欺世盗名的可能性是很大滴!这种人专业水准之高,人格之低下,无出其右!在今天的中国,一句话概括起来:“体制的腐败导致人心的腐败,人心的腐败加速体制的腐败!”当然,后者的功效倍数于前者,实在是中国人自己的悲哀!真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学术明星啊!哈哈哈!可笑世人多搅扰,真是功名是非忘不了!
    
    
    作者:超级五毒 回复日期:2009-02-21 11:06:17 
      我靠,都堕落成这样了,想不到
    
    
    
    
    ————————————————————————————————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大学不需要“才子+流氓”
    
    来源:天天新报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大学不需要“才子+流氓”
    
    来源:天天新报 
    
    【】
      今年1月14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玉良被任命为复旦大学校长。本文是2月24日,他上任一个多月后在全校党政负责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大学精神比有多少院士、多少博导、多少SCI文章、文章引用率多少、得奖数多少……更重要
    
      今天是本学期第一次党政干部大会,也是我到任后的第一次干部会议。原本今天是要我向大家布置2009年度的行政工作要点,但《工作要点》已经下发给各单位,我没有必要在这里拿腔拿调地念一遍,我相信大家回去后会认真阅读,具体落实。
    
      因此,我突然决定要换一种方式,一来不想使大家觉得“又是老一套”,二来想在这里说一点我自己想说的话。
    
      我到任才刚进入第六周,要说一些所谓的“施政纲领”那是无稽之谈。最近一段时间,我找了学校的一些教授(主要是人文社科的教授),听听他们到底有些什么想法。
    
      我深怕职能部处给我留下一些先入为主的意见,因此在座的职能部处的干部我大多还没找。在与教授们的交谈中,我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有一些感受,谈出来求教各位。
    
      作为一个大学校长,他的知识结构极其重要。有些专著上说,大学校长必须是一个通才。然而,专才容易,通才难得。所以,我的压力大家可以理解。
    
      从我的背景来看,我是一个高分子化学家,这点知识是非常有限的。其次,像我这样的科学家有一个习惯,比较喜欢用逻辑的办法来看问题,但是现实告诉我这个世界又不全是逻辑。
    
      所以我在稿子的页边上写了一句话:“避免完全用一个科学家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或者说来看这所学校。”但是要改变这个思维方式确实很难,说实话我也只能力图改变。
    
      在座各位都知道,复旦大学从陈望道校长离任以来,已经有32年都是理科的人来当校长。我们不去分析为什么老是由理科的人任校长。北大的陈平原教授有过一句话:道理很简单,因为现在都要用院士,但是人文及社会科学没有评院士。
    
      我在回复旦任校长前,北大有一位退下来的副校长跟我讲,复旦大学是一所有非常深厚的人文社科底蕴的大学,你这个校长当得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人文社科的教授对你的接受、认可程度。说句实话,我听了以后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人文社科不是我的长处。
    
      我一想也有道理,人文社科是我国现阶段发展的关键学科,因为它关乎人的精神。而且,教育学就属于哲学的范畴。我经常自嘲,别人有时也这么评价,我只是有点知识,但是没有文化,也不懂管理,主要只有自己专业领域的知识。所以,让我扛着复旦大学校长的名头,这个压力是可以想象的。
    
      所以,对我来讲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习,向实践学习,向大家学习,向教授们学习,向书本学习。我学习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力图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这所学校,而不是完全用科学家非常逻辑的眼光。
    
      换言之,我们能否不只是简单看一个学校有多少院士、多少博导、多少SCI文章、文章引用率多少、得奖数多少……我不是说这些不重要,而是能不能把这些所谓的“指标”先撇开,然后再看看这个学校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学校。
    
      什么是大学的文化?她就承载于一些名师们的传说和轶事当中
    
      看一所学校,尤其对于一所名牌大学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历史感。要看出复旦是一所活生生的、有文化底蕴的复旦,这是我所期望的。
    
      在国务院学位办工作的这些年,我走了很多学校,但是我感觉在大学文化的坚守上,或者说是精神和使命的坚守上普遍有所缺失。
    
      我最近在读余英时的《知识人与中国文化的价值》,序言里有这样一句话:“文化的价值虽然起源于一个民族的共同的生活方式中,但必须经过系统的整理、提炼、阐明,然后才能形成一套基本的规范,反过来在这个民族的精神生活当中发生了引导作用。这一整理、提炼、阐明的重大任务,就中国传统而言,一直是由‘士’承担着的。”一个民族的文化尚且如此,那么现在知识分子集中在大学里,大学的文化当然是由我们在座的、不在座的和已经毕业的所有成员来共同塑造、整理、提升的。
    
      春节团拜会时,我曾引用过北大前校长许智宏先生在离任时的演讲。他说:“什么是大学的文化,她就承载于一些名师们的传说和轶事当中。”所以我想,一所好大学必须有让学生感到自豪的“名师文化”。
    
      那天我也发了感慨,觉得我们复旦大学的教师写有关各学科名师的一些追忆类文章比较少。但我相信,当学生们在传诵这些名师们的传奇故事时,就会透射出那种让人感动、激越、开怀并且已经升华了的大学文化,这种文化是靠学校的每个成员,包括校友们共同传诵的。它对每个学生起着潜在的精神引导作用,其效果往往超过刻板的、一本正经的“大事记”或者“校史”。
    
      另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最容易被传诵的名师大多是人文社科的教授,有人总结认为是因为文科的教师和学生比较善于舞文弄墨。正因为这样,我觉得人文社科的教授们的学问、才气、情怀和他们的一言一行,以及他们流传下来经过“歪曲”和“添油加醋”的故事,对这所学校的精神和传统文化的延续是极其重要的。在传播这些老师的故事时,叙事者的“歪曲”和“添油加醋”恰恰是反映了他们心目中的“大学精神”。
    
      这些传诵实际上是反映了这所学校的学术和文化环境,叙事者注入了自己的情感。比如说我们在读望道等老校长的传记的时候,判断这份传记写得好不好的标准就是作者是否倾注了全部的情感。
    
      名师们的故事传诵过程,套用余英时先生的话就是一个提炼、整理的过程,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套学校学习、工作和生活的规范,并在大学师生的精神生活中发生引导作用。正因如此,我才会说,人文社科的学者形成的一种共同的生活方式,在复旦精神的传承和发扬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无论是颓废的,还是积极向上的,无论是相互合作的,还是互相攻讦的,呆板的还是幽默的等等,都将改变或者延续学校的文化。我这里不是说其他门类,如医科和理科,就不会传诵精神与文化,但人文社科确实有其特别重要的功用。
    
      既然如此,令我有点伤感的是现今复旦大学有些院系及其名师的故事还能否有人继续传诵?一些学生和年轻教师对本系的发展史、本学科的发展史及其历史上的名师的故事知道多少……大家要千万注意这一点,这实际上是我们学校发展的文化命脉。我们可以让一个本科生去参观校史馆从而能记住一些事件的时间节点,但是那些都不是活生生的内容。几十年前和当前的名师故事没有人传诵,无人整理,都没有留下来。这是非常可怕的。
    
      这个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千万不要小看,因为这关乎复旦精神的发扬和传承。我曾经说过,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大学,如果把这方面工作做得很好的话,那么这所大学的每一面墙壁、每一草一木都将散发着育人的气息,年轻学子人人都会梦想成为复旦大学的一员。
    
      一旦进入其中,一种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并且由此激发出对人类、对社会、对国家、对学校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所大学也就成为了曾经在其中生活、学习过的每一个校友的终身的精神家园。我们也就能够理解,校庆时很多老校友走路都很困难了,还坐着轮椅或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回母校看看。
    
      校庆时如果对返校校友的年龄作一个统计,哪个年龄段的校友最多,那他们大学时必定是“文化精神”的佳期。反之,复旦大学则成为他们的“伤心之地”,而不愿回首,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只有具有厚重文化底蕴的学校,借其巨大的文化力量,才能使校外的英才宁到此来做“凤尾”,期盼着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从来不相信物质的东西能主导一切,因为优秀的学者是有自己的追求的。所以这方面的建设虽然说是软的,但是实际上比我们多一篇所谓的SCI文章、甚至是所谓Nature、Science的文章重要得多。这里,我没有任何贬低Nature、 Science的意思,而只是说还有比它更重要的一种东西。
    
      大学天生是一面永远高扬的道德旗帜,其中的优秀成员必须是道德的楷模
    
      那么我们的教授和学者们究竟应该向后辈传递一种什么东西?
    
      首先,我觉得大学天生是一面永远高扬的道德旗帜,其中的优秀成员必须是道德的楷模。大学不仅需要“学问”,更需要“道德”和“精神”。这些年大学的道德和精神是有点缺失,有些学者身上出了不少怪事。道德败坏的学者是大学的污点,这一点毫无疑问。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曾经讽刺过那些学术做得不错但道德水准不高的学者为“才子+流氓”。这样的人没有责任感和使命感,我想复旦大学不需要这样的人。
    
      北大的钱理群教授也有一句话,有些教授做了官以后,就是“帝王气+流氓”,帝王气就是唯我独尊,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我们大家都需要警惕这一点。当然,如果我身上有这种坏毛病,希望在座各位能及时向我指出来。
    
      而且,每一个教授的道德操守将影响我们对学生的教育。美国教育家德怀特·艾伦说过:“如果我们使学生变得聪明而未使他们具有道德性的话,那么我们就在为社会创造危害。”那么,如果教授本身成为危害的话,那我们就创造了危害中的危害!
    
      第二,我觉得大学的学者应该崇尚学术。每一个学者,包括我自己,我们都要拷问一下自己,我们在做科研的时候是否真的是出于自身内在的需求。我完全赞成真正的学者应当坚守“学术本位”,尤其在现今,学术和市场结合越来越紧密,不恰当的政策将使学术研究沦为一种完全的商业行为,其一方面有利于学术的普及和成果转化(向社会和经济领域),并反过来成为学术研究的一种新的推动力,但是我们必须警惕学术研究出现完全商业化的倾向。因为这种倾向会使我们在“考评”一个学者时候容易采用“计件取酬”的方法。
    
      有一位院士跟我说,现在我们似乎都是采用“大寨式”的评工分,发一篇文章多少分……最后加起来就得到一种“定量”评价。事实上,这是一种学术研究和评价手段的本末倒置。我并不是完全否认这些定量的数据,关键在于对定量数据怎么看,赋予了多少它不应该有的内容,比如说跟学者的地位、收入等过分紧密地联系起来等,那就有问题了。
    
      如果这种倒置成为一种制度,即一套非常严密的等级式的量化标准和繁琐而不切实际的“操作程序”,虽然现阶段还很难避免,但从长远来看,将是十分糟糕的,它是一种“学术科举制度”,其促使少数人在这种体制下成为没有学问的“学霸”。
    
      因此,努力追求将自己的研究与当代社会、经济的发展保持一种息息相关的联系,但同时坚守“学术为本”的思想是十分重要的。换言之,通常情况下,扎实的学术研究才能真正为社会提供高水平的“服务”。任何学科都是如此。在此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各级干部和院长系主任包括教师,一定不要为了蝇头小利,为了多发点儿奖金,而忘却了对“学术为本”的坚守。现今谈坚守“学术为本”相当于保持“热闹中的寂寞”,但这是非常重要的、可贵的。
    
      第三,大学学者要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尤其在用“学术”或“知识”换金钱,换官位,骗色……成为可能的情况下,更需要额外提醒。我们教授在课堂上和社会上发表某种言论时,需要肩负一种社会责任感,不能引起社会的思想混乱。我们通常讲有两条底线,一条是法律底线,一条是政治底线。当然,在校内任何学术问题都可以讨论,但是你在课堂上讲课或者发表文章时候,要守住这两条底线。这个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才有。学者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任何国家都是高度重视的。
    
      大学要多点理想主义,‘虽不能至,却心向往之’
    
      听我前面说的这些话,大家马上就可以感觉到,杨玉良是个理想主义者。我想我是个理想主义者,但是我们大家再想想,复旦的学者包括学生,跟其他的学校比起来,是不是就多那么点“理想主义”呢?这是我们的长处。令人有些沮丧的是,现在“理想主义”这个词好像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代名词。“理想主义”不能遭到如此贬义的理解。从哲学上来讲,理想主义带有彼岸性,你可以尽可能地逼近这个“彼岸”,但是你永远到达不了“彼岸”。她“虽不能至,却心向往之。”理想主义是“彼岸”的一座灯塔,如果没有她,就无法照亮“此岸”。关于大学的理想主义告诉了我们心目中的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只有她的存在,我们才能做到坚守“学术为本”,坚守“服务社会”,坚守“服务国家”,坚守我们的道德,这是我们的使命,这就是我心目中未来的“复旦”。
    
      所以,我们大家一起来努力,继承和弘扬复旦历史上的优秀传统和精神。就像在我的就职演说中讲过,我希望我们有一种崇尚道德、崇尚文化、崇尚学术的精神与文化,坚守使命,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那么复旦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中行:质疑复旦大学出版南怀瑾《论语别裁》
  • 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草菅人命/李志强
  • 复旦教授谢百三:不入股市 一辈子不亏但一辈子贫穷
  • 复旦教授:让上海成新特别行政区
  • 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兼任复旦新闻学院院长,好不好呢?(图)
  • 复旦20余名大学生秋游归来头晕腹泻
  • 奥运示威区设立“内幕”:复旦博士后提倡议?
  • 复旦大学著名学者、历史学家蔡尚思去世 (图)
  • 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被“逼死”在书桌前
  • 明年复旦大学自主招生
  • 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五官科医院草菅人命 (图)
  • 复旦大学医学院附属五官科医院草菅人命 (图)
  • 复旦大学骚乱:两三百学生聚众砸店
  • 上海复旦大学数百人骚乱
  • 复旦女研究生11楼跳楼自杀(图)
  • 复旦博士胡坤“冤拘案”调查
  • 复旦博士冤案之全面解读版(图)
  • 复旦博士稿费职务侵占案件的几个法律问题(图)
  • 平安保险与复旦博士起纠纷 复旦博士蒙冤入狱半年(图)
  • 复旦博士被冤拘半年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涉嫌报复陷害
  • “繁荣”中国的背后:一个复旦学生的心里话
  • 再谈迫害复旦博士案件
  • 美联社关于被迫还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追踪报道(一)
  • 对被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采访
  • 来自一名受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求救信和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