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制者也能成为民主派吗/右志并2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人们常会談起戊戌变法,但很少有人提及慈禧也曾钦定过改革诏书。这个专制守旧的慈禧血腥镇压了戊戌变法,为什么又在多年后,他会改旗易帜接受了比戊戌变法更全面进步的改革主张?原因很简单,改革能救命。客观事实迫使他必须服从历史的潮流,别无选择。可见一个人的政治观念并不是不可以改变的,关键取决于“势”的变化。对于一个当权者这个“势”就包括权力的得失和自身安全。这也证明民主不仅仅是思想意识的反映,也是社会实力的表现。
     (博讯 boxun.com)

    政治改革的目的就是废除特权,实现依法治国,就是给当权者套上法律的紧箍咒,甚至还要通过相应的法律程序把他们替换下台。这无疑对当权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会迫使他们失去一些不想失去的东西,因此不求思变是他们本能的意识反映。政治改革的结果只能会使他们失去更多的特权并接受民主法治的制约,这时,他们不仅要十分小心地检点自己的言行避免受到公众的指责,他们还要为社会承担更多的责任与义务,他们的政绩不仅不能成为歌功颂德的借口,反而要接受公众检查是否存有污点。因而没有强大的社会压力,他们怎么能主动实行政治改革呢。面对社会民众强烈的政治改革要求,现在他们已没有勇气公开反对,只能拖延,用假大空的政治理论欺世盗名。
    
    现代政治改革也要求政治理论淡出社会法制框架,淡出国家的行政管理,现在政治理论对社会的窒息作用已是不爭的事实,现在统称的所谓政治理论其实质是权力运作的一种结果,是一种政治包装。这种政治理论是最市侩的,它讲的是实用性,主要用于造势树立个人形像,从舆论精神上征服大众打击对手; “权大主义大”是这个理论的本质,无所谓伟大与正确;理论的产生就是理论的完结,用于强加于社会,以达到以言治罪巩固个人权力的目的。它是一种强权,它没有必要接受实践的检验,因为接受检验是政治上没有权威的表现;它是典型的封建专制文化拉圾,必须要根除,这套招摇过市的政治理论人民也并不认可,人民已看透了这种政治理论欺骗社会的政治目的,又极为反感官方添鸭式的宣传手段。
    
    从百日维新到今,中国人民为反对封建专制追寻民主共和制奋斗了一个多世纪,但中国始终在封建专制的怪圈中恶性循环,在几个重要的历史时刻都是倒退,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仅仅环视一下亚洲,中国民主法治的完善程度不仅不能和韩国印度相比,甚至中国的总体社会政治形态还远落后于亚洲君主立宪制国家。中国的改革开放创造经济高速发展的奇迹,更突显了社会政治改革的必要。如果说强大的经济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强壮机体,那么完善民主法治体制则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灵魂,没有灵魂的机体总是要腐烂的。
    
    客观的现实已经证明“一党执政”的现状,已很难再适应国家法制化的全面发展,中国需要“政党立宪制”的政治改革以顺应时代潮流,从而实现从“依党治国”到“宪政治国”的和平过渡。
    
    资产阶级要生存要进步,同时封建君主也要生存也要维权。对立矛盾和平解决的唯一方法是相互让步,实行社会改良,建立君主立宪制,缓和了社会对抗的矛盾,兼顾了双方利益,赢得了和平发展空间。政党立宪制正是借用这种模式,寻求国家平稳的政治改革。
    
    政党立宪制的核心是国家宪法高于一切。国家人大拥有立法权,共产党拥有执法权。鉴于特殊的历史条件,现阶段共产党可有连续就任三届执政党的权力。执政党代表国家行使行政权,对国家实施政党立宪负责制,并接受国家人大对其的监督和质询,执政党在法定范围内享有权力和利益。执政党主席即国家主席,国家主席为中国武装力量总指挥,国家人大常委会可依据宪法弹劾国家主席,而此时执政党也应相应罢免其党主席,并向人大推荐新的党主席为国家主席人选。
    
    这要分几步才能完成。首先要建立宽松的政治环境,逐步解除报禁党禁,分期分批地释放社会积怨。淡化对党对个人的无谓宣传,健全社会法制。对来自海外不同声音要宽容,转变对抗情绪,欢迎他们以改良主义方式参于政改。修宪要分段有步骤地进行,逐步清除宪法中有关个人和党派政治色彩的内容。在政治改革中,对于极端主义的各种倾向不排除采用适时适度的强制手段。
    
    人民需要接受中国的客观现实,要用发展的眼光对待在社会变革期中出现的不可避免的党内外特权。执政党对社会也要做出痛苦的让步.实行党内的民主法制建设。现在相对良好的经济环境能否为中国改革创造软着陆的条件?还是为维持现有的软专制体制不变提供了强心剂?并为将来潜伏的政治危机创造条件?现在还无法预测。而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都希望国家能平滑进入民主法治体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