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抗议劳教维权英雄张金凤/孙文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张金凤,被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消息传来,使我十分震惊,张金凤是我的好友,是我心目中济南市的维权英雄,她常为参加维权被关押,过些日子就出来,被判劳教是第一次。 (博讯 boxun.com)

    
    1)3月5日维权遭当局打压
    张金凤的维权已经超出了个人的利益,她不是“济正”的受害者,却为济正受害人奔走呼号,这次在泉城广场(济南最大的广场),参加聚会的人,既有济正受害者,又有强迫拆迁、华达集资、和经租房的受害者,参加者约千人,警方出动了八十辆警车还有约150名警员,便衣、暗探不胜其数,民众聚会,因消息被警方掌握,民众还没有聚齐,警方已经到达,横幅没有打开,传单还未散发,警方就开始抓人了,被抓的除了张金凤,还有李红卫、刘桂琴,说他们是带头聚会闹事。
    
    今年3月5日, 是一个敏感日子,这天是全国人大开幕,香港冤民大同盟召开成立大会,张金凤等人的活动,当然被当局视为挑战,按照一贯做法,自然要先抓带头人、枪打出头鸟,抓人之后,在场的近千名冤民,有的放声大哭,有的呼喊“我的房子”,“我的血汗钱”,“我的土地”。
    三人被抓走,后来陆续听到消息,李红卫、刘桂琴放了,过几天,法律工作者倪文华接到张金凤在关押中的电话,说她十四号会回家,看来这是警方对她的示意。于是大家都盼着十四号迎接张金凤归来。结果,十四号没有看到张金凤,却传来,张金凤被劳教一年九个月的信息。现在看来,这是警方的计谋,张金凤被抓当天,是两会开幕,他们怕冤民去北京上访要人,或再度聚会,于是放出风来,说十四号放人,大家相信了警方的言辞,坐在家里等人,两会结束,才公布张金凤被判劳教,当局既打压了维权者,又维护了两会的“和谐、稳定”,算计可谓老道精明。
    
    2.张金凤其人
     张金凤1975年高中毕业,进山东造纸总厂,1984年进山东广播电视大学,1987年以优异成绩毕业。2005年开始为公公的历史房产问题上访, 2007开始关注济南市的暴力拆迁,真实记录了多起暴力拆迁案例,
    
     张金凤在1989年因为支持学生运动,被关押3个月,至今她不忘纪念学生运动,不忘悼念赵紫阳,去年清明我们相约去英雄山悼念紫阳,但是清早我的家被封,她多次在山上打电话来催,我只能据实相告。她平时对侵权事非常反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很多外地受害者,或者是房屋被拆,或者是土地被占,来济南上访,她都大力协助,经常提供食宿。她用自己微薄的退休金冒着被抄的危险,买了相机,买了电脑,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2007年12月,济正受害者到山东省委上访,讨要欠款,张金凤前往参加,带着相机,为现场拍照,遭警方围攻,夺走了相机,抄了家,抄走了他的电脑和一摞资料,并将张金凤拘留十天。张金凤获释后,找了法律人士倪文华,把警方的暴力和抢劫行为,告到法院,要求归还她的相机和电脑,开庭时,警方说,关押张金凤是因为她咬了警察的手,代理人反驳说,张金凤咬了人,有证据吗?警察伸出手来,手掌上有个红印,张金凤说,那不是我咬的是你自己划的。通过这次审理,警方归还了张金凤的电脑和相机, 这是张金凤依法维权取得的一次胜利。
    
    就是这样一个维权英雄人物却受到警方的各种打压,离间,以前谈话中警方多次和我提到张金凤都是要我少和她来往,说了她不少坏话,但是从我和她的接触中感到张金凤是济南的维权英雄,不管她有多少缺点和失误她的所作所值得很多人学习。
    
    3月23号三名警员找我谈话再次查问〇八宪章签名和我与刘晓波的联系,但是他们没有忘记告诉我少和张金凤联系。
    
    本来我和张金凤相约今年清明节再上英雄山悼紫阳,她进了劳教所,我只能代她上山祭奠。
    
    3.关于济正骗案
     11年前,在济南成立了一个济正公司,他们以制做保健品为名,在社会上募集资金,答应不菲的报酬,集资不断进行,雪球越滚越大,十多年后,大约有二十万人参加投资,收集款项约一百亿,民众向“济正”投资,是因为很多省市领导人,在公开场合表态,或示意支持济正公司,使得很多民众打破了顾虑,大量投资,追加投资,有人把买断工龄的钱,把准备给女儿结婚的钱,借了亲戚朋友的钱都投入济正公司,济正集资十余年之后,2007年,公司董事长龚印文携全家带着几十亿的钱财潜逃国外,据传出逃之前,把很多省市干部存款、利息全部还清。姓龚的卷款出逃,使一般投资者,倾家荡产,呼天告地,哭诉无门,他们到法院告,法院不受理 ,到政府去上访,政府不接待,希望国内的媒体报道,媒体一律拒绝,时间拖了一年多,济正受害者中,已经有人自杀身亡,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它们只能集体去省委省府,去北京上访,今年春节前,济正受害者,约三百人,去省委门前上访,警方抓了几十人,集中到一个地方,进行审问,进行恐吓然后让各自的派出所领人。
    
     济正受害者,稍有大规模的聚会,警方都用各种方式进行破坏,有些人打头,警方知道情况后,就派几个警员,一大清早,到家中坐着,不准出门,有的是派警车在家门口守候,出去不管到哪里都要坐警方的汽车,采用各种方式破坏济正受害者的聚会,
    
    4.政府在济正诈骗案中的责任。
     济正公司诈骗案,受骗者约二十万,受骗金额约一百亿,诈骗的时间,前后达十余年。这个骗案。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一.济正公司,是经政府工商机关正式登记注册的法人公司,每年向税务部门,上交大量的税金,以及各种费用,他能够在十余年的时间长期进行诈骗,政府有监管不力的责任。
    
     第二.省市政府官员与济正董事长龚印文合影,出席公司举办的造势大会,有的领导人当众表态支持济正公司,正是因为有官员的支持。很多民众才放心大胆的投资济正。官方,对济正诈骗案,有推托不掉的责任。
    
     第三.济正龚董事长携款潜逃,诈骗无法掩盖,但是政府却极力的掩盖真相,对诈骗的事实进行封锁,如有人反映,省市很多干部,参加了集资,在龚案犯潜逃之前,把干部及家属的投资原数退还。这件事如果属实,那么济正诈骗案,就是官商勾结的产物,很多民众,对此屡有反映,但是官方对这一重要的问题没有公开答复和曝光,也是官方责任。
    
     济正诈骗案暴露近两年时间,官方至今没有对受害者和社会作出一个公开的答复,没有公布诈骗案的真相和背景。诈骗的金额是多少?受害者有多少人?查封的资产有多少?至今没有公布。受害民众当然有权要求政府公布真相。公布处理的过程和进度,受害者有权查阅有关的资料,为此进行的上访和集会,提出了正当的要求,这是是在维护他们的正当权利。受害者有权利按照宪法赋予的上访集会、示威、结社的方式来进行维权。
    
    5.关于非法集会。
    济正受害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为了索取赔偿,他们有权利通过集会讨论,维护自己的权益,通过集会向大众公布真相,这是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
    
    但是,在济南公民的集会权利,却被政府剥夺了,对民众提出的集会要求,他们从来没有批准过,他们就将民众的聚会定成非法集会,抓捕打头的人和积极分子。这种打压是非法的,是违背宪法精神,这种打压造成了很多冤案。这次张金凤被抓捕,并最后判处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就是非法打压群众集会活动的一个明显的案例。
    
    6.关于劳教制度
     中国的劳教制度,始于1957年,当时是为了打压右派而制造出来的一个制度,按这个制度可以不经过法律程序,由公安机关,甚至是基层的行政机关就决定将公民关进劳教所,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这是对人权的严重的侵犯,是违背了宪法的行为。这个制度推行以后大概有500万的公民被非法关进了劳教所,剥夺了公民的人身的自由权利。
    
     五十年来,中国的劳教制度,受到到广大民众的反对,很多法学界人士,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多次在不同场合下,提出过批判、要求废除。2006年高智晟先生和我们一起,联名给两会写信,要求废除劳教制度,(在网上公布)但是至今,严重侵犯人权并给中国公民带来灾难的劳教制度,仍然畅行无阻,直到最近把济南的维权领袖张金凤关进了劳教所。我们必须断呼吁,废除侵犯人权的劳教制度。
    
    7.维权者要联合起来,团结起来。
    很多维权者,走过漫长的道路,到法院去起诉,既费钱,又费时,而且最后得不到公正的判决,有了判决,也难于执行。于是维权者奋起上访,先是单人上访,后是小规模的集体上访,上访成功者很少,小打小闹,没人理睬,人多了,一个村的人去上访,一片居民去上访,当局会进行分化瓦解,甚至抓人、劳教判刑,1999年,济南殷家林村民抗议抢占土地上访,打头者周长青被判了八年徒刑(后来改为一年半),刑满后他被村民选为村主任,至今连任三届。事过十年之后,今年三月五号,张金凤,因为维权集会,又被判处了劳教一年九个月。受害者、冤民都在问,维权应该怎样进行,有人痛哭流涕,有人下了跪,这能解决问题吗?解决问题的途径在哪里?
    
     我认为中国的维权活动,应该沿着上访,聚会,请愿,集会,示威的道路前进,三年前,2005年我写了一篇文章《从上访到请愿、示威》发在网上。
    
     在中国,法治不彰,媒体被当局钳制,民众要维护自己的权利,只能从争取表达的权利开始,通过网络,传单,张贴物,公布事实真相,通过聚会商议对策,通过集会,让社会大众,了解情况、民意、民间的要求,让公众了解,让体制内外的人了解,从而争取社会的支持,给当局施加压力,逼使当局走上尊重民意、为民排忧解难的道路。
    
     人权,要靠每个公民自己去争取,要用言论争取言论自由,要用集会争取集会的自由,申请集会不被批准,我们就聚会,游行不被批准,我们就去集体散步。
    
     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自由,都是基本人权,写在中国的宪法上,我们去争取这些自由,是我们的权利,有了这些权利,我们的维权,就有了希望,就有了盼头。
    
     要维权,首先要争取表达的权利,向公众表达的权利,为了维权,维权者必须联合起来,团结起来,这样才能迫使当权者尊重民意,尊重民间的权益,只有团结起来,联合起来,才能减少维权者的恐惧,增加勇气,人多了,可以壮胆。为什么济南3月5日的聚会使当局那么害怕,要出动八十辆警车,一百多名警员,因为,他们知道维权者联合起来、团结起来的厉害和后果。
    
     抓人并不可怕,勇敢的维权者,在参加集体维权的过程当中,就应该有被抓的准备,济南的维权英雄,被抓起来,被判了劳教,坚强的维权者,不会被抓捕吓倒,济南市大明湖维权者李红卫,这次参加3月5日集会也被关押了几个小时,出来后,写了要求公安局释放张金凤的文章。题目是《我认识的张金凤与3.5事件》用真名在网上发表,她说,“张金凤屡次入狱。我的心在抽泣,在悲哀,她是一位勇敢、正义善良的人,敢为百姓说话,呐喊,打抱不平的人…..”李红卫的精神十分可贵。
    
     张金凤,常到我家来,聊天吃饭,讨论维权的事,我们曾经议论过,只有必须联合起来,团结起来才能形成力量。
    
     现在,我们的聚会活动,都是临时通知,口耳相传,在传送的过程当中,自然会被当局掌握,从而会采取对策。维权者采取行动,为了避免打击,往往要对当局保密,但是能够保密么?当局掌握大量资源,维权者的举动都在他们掌控之中,上访经常碰到当局的打压活动,如在上访接见口抓人,如有人在现场拍照,会出来些便衣,强抢你的照相机,要你把相机中的相片消处,这都是一些非常无理的要求,难道我给自己人照相还不行么?难道上访的门口、省委的门口、法院的门口还不准人家照相么?说穿了他们禁止照相就是为了使他们的丑恶行径避免曝光,就是为了掩盖真相。在那种场合你和他讲理没有用,根本原因是在场的参加维权的人太少,人多了他们就不敢如此放肆,这就要求给维权者要争取更多的人参加,要发挥聚集效应。怎样造成维权者在数量上的优势?一个办法就是商定一个时间定出一个日期,比如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大家去上访,第一个星期日去广场聚会,参加者要包括各方力量,既有诈骗案的受害者又有强拆民房、抢占土地的受害者,这样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当局就难以下手,每个月可以在固定的时间,在广场聚会大家交流信息,交换有关资料,人多了他们就难以对付。这是我们的设想,是否能够实现还有待实践。
    我呼吁维权者联合起来,团结起来,行动起来。我抗议当局劳教张金凤,我要求当局尽快释放济南的维权英雄张金凤。
    2009年3月27日 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济南网络记者、维权人士张金凤被劳教1年9个月(图)
  • 济南张金凤的最新消息
  • 济南冤民集体抗议活动遭镇压,张金凤被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