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汉大学的和服事件呼唤中国国民的大国心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7日 转载)
    2009年3月21日,在樱花盛开、游人如织的武汉大学,一对母女由于在樱园内穿和服拍照,引来数名学子的轰赶。“不要穿和服在武大拍照!”“穿和服的日本人滚出去!”声讨声中,这对母女面露窘态,匆忙逃离。在网络上,针对“和服母女”事件的争议十分激烈。有人认为,母女穿和服拍照属个人行为,大学生驱赶她们有失风度。但也有不少人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认为这是不折不扣的不爱国之举。
    
     开宗明义地讲,我理解很多人不喜欢日本人,我也不喜欢,但是把这对母子的行为理解成为不爱国,并对其轰赶我实在不认同,实在觉得小题大做,极不文明。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网络上就充满了谩骂和语言暴力。比如说巩俐的入新加坡籍和后来的日本艺妓写真照;比如说章子怡和外国男友的亲密沙滩照以及她之前出演的《艺妓回忆录》;比如清华大学学生怒批杨振宁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因为他入了美国籍。。。。。。总而言之,这种类似的事件太多了,而我们的很多网友对待我们的主人翁可以说用尽了恶毒的语言,对他们的人身用尽了无边的谩骂和攻击。
    
    值得注意的是,爱国主义经常被用来当作一切语言暴力甚至是行为暴力的幌子。让我们回到武大樱花和服母子事件上来。
    
    第一、为什么和服就变成了耻辱的象征?还是国人文化心理的作祟?
    
    武汉大学樱花的起源在1939年前后,1938年日军占领了武汉,侵占了武汉大学刚刚建起的武大珞珈山校园,将武汉大学作为自己的司令部和后勤部门。其间日军在此种植了数千株的樱花。四九年建国后有人提议砍掉,原驻守武汉的国军将领后投诚的张轸师长表示,武汉大学是座宝库,里面的一草一木都要保留,于是樱花树得以保存。由于樱花的生命周期只有短短的二三十年,也就是说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时,因自然死亡和人为砍伐,日军留下的樱花已经全部死光。后来七十年代中日重新建交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送给周总理一部分樱花,因周总理曾在武大十八栋居住,所以将其中的五十棵送给武汉大学。这便算是武汉大学今天樱花的起源了。
    
    以上便是武大樱花的历史,的确武大的樱花附着了日本侵略武汉的一段记忆,但是它仅仅只是其中一个内涵而已。如果我们从一个大文化的一个角度来看,武汉大学的樱花还包含了中日友好的历史,因为现在的樱花都起源于七十年代田中角荣送给周总理的那一批樱花。
    
    其实,据日本人的考证,樱花是由古代中国传入的。樱花始于喜马拉雅山一带,中国预备将梅花传入日本时,梅花的花期和形态由于和樱花相似,便误将樱花也带到了日本。由于樱花开时热烈,落时缤纷,短暂的绚烂之后,便随即结束生命的“壮烈”精神深受日本人的喜爱,在日本,樱花同样象征着生命的美丽、自然和脆弱。严冬过后,是它最先把春天的气息带到日本。樱花的生命短暂,日本有“樱花七日”的谚语,就是说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就是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也只有16天左右,花开花落十分集中,形成边开边落的特点,能给人一种悲壮的美感。也正是这一特点,才使樱花有这么大的魅力,以至于被日本人尊为“国花”——不仅是因为它的妩媚娇艳,更重要的是它经历短暂的灿烂后随即凋谢的“壮烈”;樱花凋落时,不污不染,干脆利索,被尊为“日本精神”。引入后数百年里,樱花在日本受到广泛重视,乃至被定为“国花”,从而和富士山一样,成为了日本国的象征。
    
    同样和服也是从中国传入的。和服的起源可追溯到公元3世纪左右,据《魏志·倭人传》中记载:“用布一幅,中穿一洞,头贯其中,毋须量体裁衣。”这便是和服的雏形了。大和时代,倭王曾三次派遣使节前往中国,带回大批汉织,吴织以及擅长纺织、缝纫技术的工匠,而东渡扶桑的中国移民中也大多是文人和手工艺者,他们将中国的服饰风格传入日本。奈良时代(公元718年),日本遣唐使团来到中国,受到唐王的接见,获赠大量朝服。这批服饰光彩夺目,在日本大受欢迎,当时日本朝中的文武百官均羡慕不已。次年,天皇下令,日本举国上下全穿模仿隋唐式样的服装。 到了14世纪的室町时代,按照日本的传统习惯和审美情趣,带有隋唐服装特色的服装逐渐演变并最终定型,在其后600多年中再没有较大的变动。
    
    关于和服的起源还有一种说法,据《日本书记》记载,日本的和服来源于中国吴地。三国东吴之时,日本处于雄略时代,天皇派遣来中国的使者,曾带去吴地的丝织女工吴织汉织和缝衣工弟媛、兄媛等多人。这里所说的吴地,大致包括今杭嘉湖一带,东汉时称吴郡。这些丝织工与缝衣工因属普通人氏,没有留下姓名,故在日本史书上仅记载吴织、汉织等。但他们在日本以制作服装为主,把中日两国的服装的长处融合在一起,深受日本人民的喜爱,所以日本人把她们制作的服装称为吴服,后因音近转为“和服”。
    
    从上述的讲述来看:樱花和和服都是中华文明的产物。日本人并没有为沿袭了泱泱的中华文明而感到可耻,而我们的很多国人却因为一对母子穿了和服而感觉可耻!问题不在于这对母子真的忘了国耻,真的就不爱国了——我相信100个人里面99个都相信他们只是为了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来高兴地游玩一番。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很多的中国人在中国已经飞速发展且早已今非昔比的今天还会如此“敏感”且容易山岗上线呢?为什么我们的国人总是要把自己日常生活和那段屈辱的历史联系在一起呢?
    
    第二、中国人文化上的自卑感挥之不去
    
    我一直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我在1994年去武汉大学赏樱花的时候校园内就有专门出租和服的,很多学生都兴高采烈地争相照相,而到了今天好像武汉大学还专门出了一个规定说不允许穿和服;我一直不理解地是为什么我们的学生、我们的青年以及我们的市民至今还没有从七十多年前的战争中走出来,还没有从屈辱中走出来。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是因为我们的国民一谈到“小日本”,还真的和别的国家不一样。相比较一下法国人是不是对待德国人就不一样?我想他们大概是已经从屈辱中走出来了。
    清末民初的国学大师辜鸿铭在其代表作《中国人的精神》中刻画了中国人性格的几大特征,除深沉、博大和淳朴之外而且“脆弱”和“敏感”。上下5000年传统文明的潜移默化,使中国人基因中产生了强烈的自尊,或者说是“文化优越感”。然而,近代西方列强的欺侮加上经济和科学的落伍,又使得中国人的自信心受到损害,觉得处处技不如人。
    
    于是很多国人有以下特征:
    
    1. 脆弱和敏感,常常是小题大做,常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过分在意外国人对中国人说的只言片语。听见一句好话就飘飘然起来,连“老外伸出大拇指连声说OK”都觉得是莫大荣耀。反之,只要稍一听见负面的语言,就会总觉得人家居心不良。
    
    2. 中国人的文化自卑还体现在对自有品牌的自卑上
    
    浙江、福建等地盛产鞋业、服装业,但用本土名字的却少之又少。多数往洋牌边上靠,名字洋气得很。更有甚者,许多人走的是跑到国外注册个英文牌,然后在国内拉开洋品牌架势。“狐假虎威”的背后,藏着的却是民众心里深重的国产自卑——由来已久。
    
    常见到一些广告中金发碧眼的老外指着某某药品,用生硬的汉语拼命夸奖。经常接触网络的你或许知道这广告的虚假——没几个好鸟。但普通民众却不一样——在他们心里,老外用的东西就是好、老外用的药就是更能见效,甚至认为国内明星做的广告可信度不如一个普通外国人,与“外国的光头比中国的灯泡亮”这种想法没啥区别。类似的消费自卑,几乎所有行业都长期存在。
    
    最有代表性的是可口可乐收购会员一事,当老百姓谈论民族品牌被收购一事时,消息传来,汇源这个“民族品牌”原来是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外国公司!
    
    3. 教育自卑
    没有丝毫贬低留学生的意思,但有一点是不否认的:一大部分外出留学的年轻人都是冲着国外的经济体制甚至是货币汇率去的,而不是把留学当成提高自身能力的有效途径。
    
    是的,国外大学教育体制整体水平确实要比国内高,然而当“留学”被商人盯上后,便大大地变味了。于是很多时候便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出国了入校了上课了发现全班都是来自中国。说来说去,在太多的时候,留学和“好莱坞镀金”是一样的味道和效果。
    
    且不论“留学”的“成长率”如何,首先这“留学”的光环背后,便藏着深重的自卑心理:但凡国内百姓,一听到“我刚从国外学习回来”这句话时,眼神里的尊敬瞬间陡增数倍,甚至还带着些畏惧,矮人一等的情绪在这时候便唰唰唰地跳了出来。
    
    4. 对自己祖先的自卑
    这样说也许有一点过分,但是前一段时间网上和各大媒体上上演了一场争论,要不要把代表中国的图腾由龙更改成为熊猫。这是因为西方人不喜欢龙认为龙是代表邪恶的,而熊猫是东西方都喜欢的动物;熊猫我也喜欢,但是我搞不懂的是,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不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吗?它既然是图腾,我们要作的不就是继承下来再把它传承下去吗?我们为什么要在乎别人喜不喜欢呢?何况然到别人就真的不喜欢吗?我们的自信到哪里去了?
    
    回到主题上,我们对待母女穿和服的态度上,正是体现了中国人在文化上的深深的自卑感;而这种自卑感又传承到了新一代90后年轻人的身上了,这然到不是一种悲哀吗?我们的国民究竟要背上这个历史包袱多久?没有了屈辱感然到我们的社会就不能进步了?说实话,我也爱国,谈起中日战争我也很气愤,我也很恨小日本,但是我们需要把这种仇恨渗透到我们日常的生活中吗?我们需要时时刻刻地背上这个历史的包袱吗?
    
    第三、就事论事这件事体现了我们的部分(还是很大的部分)网友缺乏宽容; 我指的是对这对母子.
    
    有一次,理发师正在给周总理刮胡须时,总理突然咳嗽了一声,刀子立即把脸给刮破了。理发师十分紧张,不知所措,但令他惊讶的是,周总理并没有责怪他,反而和蔼地对他说:“这并不怪你,我咳嗽前没有向你打招呼,你怎么知道我要动呢?”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却使我们看到了周总理身上的美德——宽容。
    
    佛经上有个故事,说很久以前,在波罗奈国,有一个人,以苦力为生,他非常的勤俭每当有些积蓄时,他就换成黄金,封藏在瓶罐里,然后埋藏在家中,每当看着黄金一“天天的增加,他的快乐也就与日俱增。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他终身省吃俭用的结果,终于换来了满满七个瓶罐的黄金,但这时,他也终于老病了,由于仍不肯花钱请医生治疗,最后终于留下他的黄金,与世长辞了。
    
    死后,由于瞑恨,和念念不忘他留下的黄金,终于使他变成一条毒蛇,仍日日夜夜的守护着他生前所埋藏的黄金,就这样,物换星移,经过了一万年之后,有一天,他突然醒悟到,就是由于这样的执著和嗔恨,才使他一万年来脱离不了蛇身,当从这样的执著觉悟后,很快的,他就获得解脱了,而相传,这条毒蛇,就是舍利佛的某个前身。
    
    对他人的行为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语和山岗上线,这应该是美德吧!武大的学生即使不认同这对母子的行为,也应该文明一些,而不是恶语相向这应该是主人起码的待客之道吧!
    
    网上那些丢板砖的能不能宽容一点,这对母子就这么大恶不赦吗?
    好了,就写这么多了,总结一下,以免大家误会.
    
    1.这对母子的行为根本不是不爱国,轰赶她们的行为是小题大做也不文明
    
    2.我们的很多民众太过于敏感和脆弱,太喜欢山岗上线,这彰显了他们文化上的自卑感。
    
    3.武汉大学学生的行为很不文明,缺乏待客之道。
    
    4.我也不喜欢日本人,但是不要动不动就把身边的事情和中日战争的屈辱联系起来。樱花很好看,不要坏了心情,好了,拜托 (博讯记者:鲍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大国崛起”/陈永苗
  • 大国平衡术被指“稍显稚嫩”:印度外交能走多远?
  • 中国早该成为天主教的第一大国
  • 许纪霖:大国的标准是什么?
  • 习近平一定喝酒了,讲话尽显一个大国的自卑与恐惧/昭明
  • 余伟民:“强大国家”与“先进国家”
  • 堂堂大国,何必鸡肚心肠/朱忠康
  • 五岳散人: 剑桥鞋飞----中国是世界大国的又一证据
  • 回顾海权兴衰史:海权,大国崛起的必由之路
  • 会诊中国:王建——顶级大国由亚洲老大做起 (图)
  • 北大教授:建设文化大国,必先扫除“潜规则”
  • 州政中国:大国民主中的地方自治/王思睿
  • 华盛顿:一部大国掠夺与扩张的安魂曲/李光满
  • 中国是大国又不是大国
  • 吴庸:“扩大国内需求”辨
  • 印度2050年将超越中国 成为世界上人口第一大国
  • 古今大国崛起初探/成建康
  • 阎明复:揭示大国悲剧的真相
  • 中国成为制造大国是必然的吗?/张军
  • 人大国学院学生难拿国学学位 教育部至今未认定
  • 以欺骗手段抢兽首是更大国耻
  • 死刑大国“与国际接轨”究竟还有多远?(图)
  • 大国CEO胡锦涛掌握世界生命线 (图)
  • 贪官引领中国成世界第三大奢侈大国
  • 温家宝喜欢《沉思录》,由此能推测出大国总理的自处之难
  • 鲍彤:奥运展示一党大国的高效丰采/RFA
  • 不知羞耻的中国网民总数第一,“互联网大国”(图)
  • 路透社:中共在拉萨启动思想学习教育 警惕国民要有大国理性
  • 2008第一禁书《大国空巢》:为何不准讨论计划生育政策?(图)
  • 中国成为超级大国3个关键“硬伤”
  • 曾金燕:大国小民
  • 大国如何才能崛起:外国人何以在中国如此肆虐(图)
  • 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
  • Charles R. Smith:中国仍是奴工大国 污染大国
  • 英《经济学家》 走向超级大国的长征
  • “大国兴衰与中国问题”学术研讨会综述
  • 中国人的大国情结蠢蠢欲动
  • 伍名仕:《大国崛起》幕後真正策劃者是儒將刘亚洲
  • 张华:这是泱泱大国的作为吗?
  • 某大国国民生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