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敲竹杠式的权力/章发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7日 转载)
    
    据3月23日《新京报》报道,湖南永州市的道县蚣坝镇的镇领导以镇政府搬迁为名,要各村前来“贺喜”,并要求每村的礼金不得低于两千元。该镇党委书记称,因政府乔迁而财政紧张,所以要各村多“支持”。他的理由是:你们不支持镇里的工作,镇里怎么支持你们的工作?
     (博讯 boxun.com)

    这真是天高皇帝远,竹杠敲得恶。官衙不大,胆子不小。报道中还说,这场乔迁之喜,蚣坝镇镇政府共收到礼金二十多万元。面对记者询问,道县纪委书记于恒接同志对此表态道:“如果兄弟单位过来贺喜送点礼金,一点问题没有。如果强制或要求下属单位交钱,则是错误的”。
    
    看到这里,我怎么感觉这位仁兄好象是古惑仔出身?竟然如此少不更事?须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委会是村一级自治组织耶!啥时候竟然变成了镇政府的下属单位?再者,镇政府领导利用公权力对村干部巧取豪夺,何止是错误?这已是黑社会的行径!已经涉嫌违法,罪名则是现成的——单位索贿受贿罪!堂堂道县,岂能如此无道乎?不知作为兄弟单位的道县纪委给送去了多少礼金?
    
    再看蚣坝镇辖下37个村的村干部前来贺喜时送的礼金都是从何而来?人家镇领导不是都说了嘛,这明摆着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礼金岂有村干部私人垫付之礼?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是挪用了公款,有的则把代管村民的耕地补偿款给拿了出来,双手呈上。这些村干部们在赴宴的路上,在交钱的时候,心里肯定在嘀咕着:这镇政府领导上下嘴皮只轻轻一碰,最少就是两千元,这权力可真是个好东西啊。而当地群众有何反映呢?他们就只能无奈地说:村干部拿我们的血汗钱去讨好镇领导,我们很寒心。
    
    怀揣补偿款,争赴官衙宴。吃得好,玩得欢,不料乐极生悲。所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席终人散,歇菜结帐,到那时总得有人埋单。这次谁来埋单?据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已作了批示:彻查到底。据说目前永州市纪委已前往道县调查此事。看来蚣坝镇的乡官下场恐怕不太妙。
    
    由这场蚣坝镇镇政府的权力盛筵,不免想起延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政府。当时驻延安的美军观察组成员说:“这里不存在铺张粉饰和礼节俗套,没有乞丐,也没有令人绝望的贫困现象,人们的衣着和生活都很俭朴,人民之间的关系是坦诚、直率和友好的。这里也没有贴身保镖、宪兵和重庆官僚阶层哗众取宠的夸夸其谈。”
    
    延安时代的陕甘宁边区政府,被誉为“民主的政治,廉洁的政府”。那时的政府里只见公仆不见官,没有徇私舞弊、以权谋私和贪污腐化的不良作风。南洋华侨陈嘉庚先生访问延安后说:“县长概是民选,官吏如贪污五十元者革职,五百元的枪毙,余者定罪科罚,严令实行,犯者无情面可袒护优容。”延安时期的公仆肯定不会像蚣坝镇的乡官一样借着搬家而大敲竹杠。
    
    从延安时期的只见公仆不见官,到蚣坝镇的乡官公然大敲竹杠,巧取豪夺民脂民膏,其间权力观的演变过程,或许更值得深思。也许看官要问了:这世道怎么了?堂堂人民公仆怎么反而敲起人民的竹杠来?答曰:权力做怪,利益使然。世道人心变了,社会是个大熔炉。潜规则既能把曾锦春那样的纪委书记变成古惑仔,权力失范也能让廉洁的公仆变成敲竹杠的行家里手。
    
    也许对于某些权力场中的人们而言,享受这种权力盛筵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他们不明白,无论权力换来的排场再大,须知盛筵必散。依靠巧取豪夺维持的权力盛筵岂能尽欢?而民众对权力失去监督,以及有关部门放弃了这种对权力的监督,无疑正是造就这种生活方式的契机。
    
    这种生活方式有时像一个曲折漫长的故事,有时像一座使人抓狂的迷宫。尽管其间不时会出现一些荒唐离奇而又雷人的情节,但不幸的是,在这种腐蚀性极强的生活方式中呆久了,人往往就会沉沦下去,从根本上忘记了这种生活需要改进,也忘记了这种生活的危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矿难躲猫猫都不是中国特色/章发林
  • 章发林:当小沈阳穿上央视的大裤衩
  • 铁道部亟待提高“辟谣”水平/章发林
  • 且看贪官陈世礼有何冤情?/章发林
  • 谁来跟温总理一起节约?/章发林
  • 中国人个个是阿Q/章发林
  • “财富榜样”出问题让谁尴尬?/章发林
  • 酒色财气的官场现行记/章发林
  • 别让橘农的热泪在风中飘散/章发林
  • 新疆阿勒泰“蝴蝶”能否扇起反腐风暴?/章发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