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志伟:四万亿的长远考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6日 转载)
    
     孔同:大家好,今天我们内容工场邀请到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教授、博导王志伟教授,王老师您好。坐在王老师旁边的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媒体评论员李光一老师,今天在这里将会继续的和大家一起来探讨一下有关于经济的话题。
     (博讯 boxun.com)

      在刚刚过去的两会期间,可能有很多的经济学专家都特别关心四万亿的走向,您能不能从您的身份和角度给我们分析一下,您觉得中国四万亿的趋向大概会分配到哪些方面?中国本身没有发生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是不是还可能持续过去30年快速发展的趋势?
    
      王志伟:这个四万亿的使用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特点,它本身一方面包含了直接解决应对这次危机所需要的措施,也就是说怎么样扩大国内内需,但另一方面来讲也包含了长远的考虑,我们在面对危机的时候自然会想到,这次我们用了四万亿,如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危机我们要用多少,如果以后发生了问题不能克服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循环使用这样的模式,所以这也是政府考虑的问题,实际上从战略来说就涉及到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问题。应该说四万亿的问题我们谈起来是可多可少,可大可小,如果说的少直接讲扩大内需就完了,如果说的多要和刚才所讲的中国今后还会不会持续以往30年的快速增长,还会不会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所以这个四万亿的问题我觉得从大的方面来讲,中央提出的方向,比如调整结构,增加内需,稳定经济,增加就业,改善民生这些方面是从长远和现实结合起来的考虑。
    
      当然具体到这些钱的数字给多少,在国家发改委对外公布上都有了,现在政府也很明确,就是这四万亿并不是中央政府直接增加四万亿,而中央政府是 1.18万亿,其余的是要靠1.18万亿的配套由地方政府和社会来解决这个问题,这1.18万亿应该说政府已经落实了差不多一半,也就是说5950亿,它的方向覆盖面是很广的。
    
      孔同:您觉得这种分配方式还满意吗?
    
      王志伟:从使用方向来讲,从使用的具体项目来说应该说还是满意的,当然我们都关心是下一步的问题,这些钱会不会很好的发挥作用,能够比较好的发挥它的效率这是一个问题。
    
    
     孔同:我们特别担心中国经济已经有一个快速发展30年过程了,后面万一趋向不太好,经济发展比较缓慢了,我们该怎么办?
    
      王志伟:一个国家经济的增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既要取决于需求方面的问题,也要取决于供给方面的问题,从我们国家的情况来看应该说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划分一下,一个就是在国内的需求和国外需求划分上,也就是所谓内需外需的问题,还有一个具体的涉及到一些什么样需求的问题。
    
      从我们的情况来看,我们在改革开放30年的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我认为可以大致分成两个时期,这两个时期有一些比较明显的特点.
    
      第一个时期就是从改革开放之初从80年代开始一直到90年代前半期,这种信号是以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掀起的经济发展和增长高潮,在此之前中国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我们的供给方面,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需求是非常旺盛,所以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前期,我们的经济增长是在一个比较旺盛的需求背景下靠我们供给的推动来达到快速增长的。
    
      到90年代中期以后我们就发现有了一个变化,也就是说从90年代初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以后国内在经济发展方面上了一个台阶,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 80年代起步的,到这个时候开始已经出现了大增长的对外经济方面,也就是说经济对外开放,这个开放在90年代初期以后开始发展,到90年代中期以后迅速增长,这个增长使我们看到了,我们一开放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更大,这种影响大主要表现在需求方面,当然供给不是没有,而是说这个时候它的作用显得更加突出,一方面我们国内有需求还在继续,另外世界上有需求了,但是世界的需求它对于我们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于我们的结构都有比较大的影响,第一它的对外贸易这一块的迅速增长,使我们国家的GDP的增长速度进一步加快,另一方面来讲通过对外开放,我们自己的供给能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引进了外国至少比我们先进的机器,设备,技术,专利,这些东西使我们都有了一个很大的供给能力的提高。
    
      因此我们现在到了21世纪前八年,在这样一个阶段上我们GDP迅速成长,我们已经成为经济总量上位居前列的国家,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在21世纪初期的8年和90年代后半期这段时间需求方面起的作用比较大,这个需求既包含国外也包含国内,当老百姓吃饭穿衣的问题解决之后要解决住房,要解决交通,而恰恰从90年代中期开始到21世纪初期这几年,我们经济增长迅速拉动了住房,交通,另一块就是出口,这三大块是推动我们从20世纪末就是90年代中后期和21世纪前几年经济迅速增长的重要因素,当然供给是跟上的但是它的需求非常重要,这次一旦遇到危机的问题大家立刻看到需求没有能够继续,所以造成了现在虽然生产能力很多,但现在遇到了危机。
    
      我们过去的经验,我们增长的路径可以说是首先靠国内的需求,然后也加上国外的需求,今后的增长从需求角度看当然仍然是两方面,但我觉得似乎在我们的观念上能不能说,又进入到一个需要调整,需要把结构反复提高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在90年代中后期一直到21世纪到现在为止这段时间我们对外开放的这一块受到外国需求的拉动很大,现在一旦外国需求出了问题,那我们这块受的影响也比较大,通过这次出现的问题就使我们看到,如果要想比较好的避免这个问题,如果想今后几年中国经济保持比较好的增长,我们的着眼点还是要放在国内需求上,这样又回到了先前的格局,但是它的水平不一样了,结构不一样了。
    
      李光一:你把30年的路径描述得非常清晰,我们今天有这么好的经济环境,包括我们国家的GDP是全世界的第三位,我们是靠我们本国的市场不是靠出口来得到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一桶金的,随着经济开放以后我们在世界上发达国家的产业梯度转移,我们又出现了一个大的经济发展期,所以我们比其他国家受萎缩的影响更小一点,我们这30年来基本都是高发展,我们现在马上会碰到一个问题,现在我们整个经济的发展靠外贸的依存性比较高,当外部的需求在萎缩的话,我们要把它转过来,在这次转的过程当中转成功的案例有没有?
    
      王志伟:应该说转成功的案例不能说没有,但是这样的案例可以说都有它一定的特殊性,比如说当年日本的转型,德国的转型都是这样,他们都是成功的案例,但是他们的条件跟中国是不一样的,比如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当然它国内的需求很重要,但是它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它也同样面临着需求怎样增长的问题,它的供给能力由于在前期已经积累到一定的水平,它的技术水平,它的工艺水平,它的科技力量,由于西方国家相互之间的交流比我们更容易一些,所以迅速的上升,供给能力上去以后面临的问题就是需求,当本国的需求没有满足的时候这个时候内需就是一个很大的推动经济发展的力量,像日本在战后至少在60年代中期以前可以说仍然是国内的需求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即使到60年代中期也很难说对外的需求压倒了国内需求,但是日本在60年代中期也是面临转型,它的转型成功走向外在经济占更大比重的途径是发展了它的电器,发展了它的汽车,发展了它的一些精密产品,在这些方面迅速的打开了世界市场,因此它实现了转型,但是到了80年代末日本就出问题了,新的高精尖的产品数量下降了,它的汽车面临更多的竞争者,而且其他国家生活水平提高了,竞争者出现了,需求也达到一定层次了,这个时候可以说它的需求处在一个相对停滞或者萎缩的决面,比如我们看到很明显的20世纪80到90年代美国和日本的汽车大战,所以它当时面临怎么样的转型和我们是一样的,但是日本又和我们不一样,日本虽然也有比较大的国内需求,也有差不多两亿多人口,但是日本它毕竟和我们的人口比差太远,日本的国土太狭隘,它的资源太少,因此它的经济越来越体现出一定是一个外向型的经济,要来外来的资源进行加工,也就是我们一般说的两头在外,而我们中国不一样。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体制技术上已经破产/王志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