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活佛与工具——“大西藏”,这是中国政府自己划定的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6日 转载)
     作者:朱瑞 来源:《纵览中国》
    
     我的朋友接到她的母亲病危电报时,立刻去了中国大使馆。如果加急的话,通常,两天之内可拿到签证,可是,我的朋友没有那么幸运。后来,她每天都提着行李去大使馆,每天都被拒绝。就这样,整整等了七天。原因:她是藏人。 (博讯 boxun.com)

    
    当她的母亲去世时,在拉萨,按照风俗,必须请僧人念经,超渡亡灵。可是,她找不到僧人,因为僧人们出入寺院有严格的规定。只有为寺院厨房购买食物,为寺院上 交各种税费的僧人,才能上街。就是穿俗家衣服,头发略短一些的人,在大街上也要被随意盘问,并立刻集中起来,送回户口所在地。终于,我的朋友在走投无路 中,找到了几位僧人,不过,他们是穿着俗家衣服去的。在拉萨,不管大街小巷,已很难见到绛红色的身影了。
    
    这是刚刚发生的,比较2008年,我的朋友已满足。那时,她说,有的尸体不得不放在冰柜里储存。因为出殡时,要被严密查看,如果有子弹穿过的痕迹,尸体会立刻被没收……
    
    我就想,如果中国的主权完整,仅仅意味着对另一个民族的残暴、奴役和屠杀,那么,我强烈地支持西藏民族的独立!
    
    然而,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了中间道路,也就是在中国框架之内,寻求西藏三区实现名副其实的自治。并且,这个想法,在1974年 时,就忍辱退让地成熟了。然而,中国政府恐惧达赖喇嘛尊者那有如太阳般光芒四射的慈悲,恐惧藏人那千古不变的忠诚,早已打定注意,把尊者阻挡在异国他乡! 可是,为了掩人耳目和在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及大国沙文主义者中寻求支持,中共冠冕堂皇地打出了“分裂”的旗号,惯性地亮出了嫁祸于人的流氓手段。
    
    中国全国人大西藏代表团的新杂• 单增曲扎活佛,就具体地在加拿大表演了这出戏。2009年3月20日 的多伦多记者会上,他说,“所谓‘中间道路’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要建立所谓的‘大藏区’。只要稍微懂一点西藏历史,就会发现‘大藏区’的提法非常荒谬。西 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大藏区’这一提法,不仅要求其他民族从‘大藏区’撤离出去,还要求驻扎在那里守卫国土的解放军撤离出去。这些都关系国 家主权。如果按照达赖所谓‘大藏区’的提法,还谈得上什么国家主权?”
    
    事实上,大藏区并不是达赖喇嘛尊者的发明。放下更远的历史事实,单说签订《十七条协议》时,毛泽东和周恩来就明确地承认了藏区统一的合理性,甚至在1956年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时,还设立了一个以藏人桑结益西为首的委员会,就如何将整个西藏民族纳入同一个自治区内展开了工作,后来因藏地发生藏人抗暴而中断。1965年, 西藏自治区成立后,西藏三区被划分为青海的六个藏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四川的两个藏族自治州和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这十个藏族州加上西藏自治区就 是中国政府法定的十一个藏族聚集地,就是历史上藏人说的安多、卫藏和看,也就是所谓的大西藏,大藏区,这是中国政府自己划定的!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明文规定:“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各民族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
    
    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和中国民族区域法的精神完全一致,不同的是,尊者希望真正地实现自治,不是仅仅在口头上,摆个花架子。事实上,实现西藏三区的自治, 也是藏汉之间平等、友好相处的基础,是摒弃大国沙文主义和极端的民族主义的不可省略的途径,同时,利于保护独一无二的传统的西藏文化和宗教。这恰恰是在维 护中国的主权和防止分裂。
    
    我不禁要问这位新杂• 单增曲扎活佛:你说“‘大藏区’的提法非常荒谬”,是指当初中共划分十一个藏族聚集地的行为吗?你说“‘大藏区’这一提法,不仅要求其他民族从‘大藏区’撤离出去,还要求驻扎在那里守卫国土的解放军撤离出去”,从哪里而来?
    
    达赖喇嘛尊者在2009年3月10日的记者会上,明确说:我没有说过让中国人和中国军队撤出西藏!而这位新杂• 单增曲扎活佛却在3月20日的多伦多记者会上,别有用心地歪曲事实,挑拨藏汉之间的矛盾?!我不得不说,他已完全背离了一个佛教徒必须遵循的《戒学》中的基本教义!还有,新杂• 单增曲扎活佛,下次在发言之前,也请你读一点历史,即使浅表的那一部分,不要在世人面前淋漓尽致,丢人现眼地暴露你作为工具的角色!
    
    另外,不要鹦鹉学舌般地把1959年 以前的西藏社会一相情愿地定为“农奴制”。《十七条协议》签订的时候,中共明确地在第四条中写道:“对于西藏现行的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固有 的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农奴制,不过是中共后来强加给西藏的一顶纸糊的高帽。就像为了抢劫和瓜分富人的财产,一定要制造出恶 霸地主刘文彩和水牢一样,这是显而易见的构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一点,对中共政权来说,在延安时期,就已轻车熟路。
    
    这位所谓的活佛甚至毫不脸红地说,如今“西藏传统文化不仅得到了保护,还得到了长足发展。”这“也是对世界人权事业一个伟大贡献。”
    
    当 一位藏人,在母亲病危、去世时,都不能正常地被批准回到拉萨,不能按照西藏的风俗为死去的亲人料理后事的时候,怎能说西藏的传统文化得到了保护?!当藏人 连正常出入寺院和家门,甚至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的时候,有谁会想象出中共做出了“对世界人权的一个伟大的贡献”?!如果新杂• 单增曲扎活佛不是存心反讽中共治下举世闻名的恶劣的人权状况,那就是他已达到了指鹿为马、阿谀逢迎的不知廉耻的程度,已丧失了作为一个人本该拥有的独立思索意识,沦为了一条中共的看门狗,或者说一个工具。
    
    完稿于2009年3月22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