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请看博讯热点:禽流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5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最近这段时间我收到的读者来信中有多达几十位读者提出了类似如下的问题:你最近的博文里怎么很少提起民主和自由了?你为什么去电视台发那种不痛不痒的评论?你知道他们要编辑你的言论,为什么不拒绝?
     (博讯 boxun.com)

    一位读在信中善意提醒我,“民主小贩”就应该关心政治体制和民生这些大事,副外长和一位师长的无稽之谈也值得你兴师动众?……还有几位网友发现我最近去了湖南韶山,更是直截了当地质疑我,你竟然到那种地方去朝拜?你是被收买了?还是因害怕了而率先改弦易辙地走上了邪路?杨恒均,告诉我,你最近为啥有点左?
    
    还有好多类似的问题,我就不一一列举。很惊讶这些读者朋友的敏锐观察力,其实,我最近的写作内容和关心对象确实稍微有些调整。所以,此时此刻,虽然人在路上,我还是决定暂时停下手头的事,写短文一篇回答这些读者的询问和质疑。
    
    就从我的博客入手吧。再过几天,也就是四月五日,是我在国内开设博客并帖上第一篇文章的两周年纪念日,还记得那篇文章贴上很久之后才几十个点击,两三个评论。不过即便那寥寥无几的评论,也是对我很大的鼓励。从那以后,一有时间就来写一篇文章贴上去,把花了一年多写出却无法出版的小说中的观点和思想一一融进我写的一篇篇博文里,放到博客上……
    
    过去的两年中,虽然我本性难移,经常来一点黑色幽默,时不时搞一些下半身写作,然而,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我是从始至终地以民主、自由和法制为主旨,写出一篇篇的博文。曾经有一位网友问我,我的博文和其他人的博文最明显的不同之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我不限制自己文章的题材和写作风格,随心所欲、乱七八糟、啰七八嗦、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那个“宗”就是我所有文章的中心思想:民主和自由!
    
    这绝不是哗众取宠,更不是“胸怀大志”的我把民主当成手段和工具。我推崇自由和民主,只是基于我个人的经历,走过了那么多路后得出的一点体会。我坚信,无论我们民族走多少弯路,或者在邪路上走多远,最后一定会回归到历史正确的道路上来。当然,要走上正确的道路,需要时间,更需要大家的努力。
    
    可是,实事求是地说,我的那点经历,加上后来学习的一些民主、自由知识,真要写起来,估计一两个月就写完了,肚子里没有存货了,不过,大家也看到了,我不但一两个月没有停笔,而且这一写,就写了整整两年,博文总字数已经超过百万了。如此的执着和固执,到底为哪般?我想,如果一定要找到“罪魁祸首”,你们这些读者和网友应该当之无愧。和大家的互动,让我发现还有很多可写,以及还有更多应该写,和必需写。
    
    简单回顾两年来的博客写作过程,感受最大的是什么?如果大家能够找到我以前的文章,无论是在论坛还是博客里,都会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支持我的人虽然很多,但批评和攻击我的网友也不在少数,有些文章后面的批评跟贴甚至超过了三分之一,言辞之激烈,是在现实中真正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我都感到骇异的。
    
    看到那么多批评甚至辱骂的留言,我首先是反省自己,随即开始检查自己的文章是不是出了什么错。可我所写的几户都是简简单单的事实,几乎是文明和现代社会中妇孺皆知的道理,一点也不复杂,更不深奥,怎么会有那么多显然都读过书的网友偏偏不理解,而且反过来要对我横加指责和攻击?那种境况让我更深地理解了中国的两个成语: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些批评和攻击我的人,才让我发现我的博客继续存在的价值,也让我无论多么忙碌,几乎每天都会考虑如何更新博客,用能够让更多年轻人可以接受的方法,写出我对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体悟,让不了解的人了解,让不认同的人去认识。
    
    所以,本来可以用两个月就可以交代得清清楚楚的我对民主的认识和体验,却让我写了两年,而且仍然看不到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看不到结束,并不是看不到希望。那么,两年过去了,希望在哪里?大家能够看到的事实是我拥有了很多读者,但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短短的两年时间里,读者中支持我的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了批评和反对的。各大博客文章后的留言很好地反映出这个问题,但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我收到的无数读者来信。记得刚刚开设博客的时候,十封信中平均就有三封是批评和辱骂的,有时还夹杂威胁我的信息。可是现在呢,一百封信件中,除了几个在探讨问题中对我提出一些善意的批评外,几乎都是支持和鼓励的。
    
    不过我这里要说明一下,否则你不批评我狂妄,我自己都会无地自容。很多网友虽然写信说我影响了他们,其实我心里明白,影响他们的不是我,而是他们自己学会了使用网络获得更加多样化的信息,学会了使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和处理这些复杂的信息。如其说我影响了他们,不如说他们其实教育了我。从这些网友们利用网络获得丰富知识以及不停启蒙自己的事情中,我深深地感觉到中国的希望在于民间,民间的希望在于信息公开和言论自由,而当今信息公开和言论自由的希望却由网络开始。在有充分资讯的情况下,谁都不是傻瓜,老百姓是愚民的唯一理由是有人在愚弄他们。
    
    互联网让越来越多的人清醒过来,而我的博客读者中支持和反对比例的巨大反差只是一个微缩而已。但就在我发现我的读者越来越认同我的观点的时候,我又不能不思考起了新的问题,如果我过去两年冒一定危险在这种环境中呐喊民主和自由,是为了影响更多人的话,那么,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我的目的已经部分达到了。可是,对于这部分读者,如果我每天都仍然高喊一个你和我都同样赞同的理念,我们两人再互相鼓励和“吹捧”一番,意义何在呢?
    
    当然不可否认,毕竟还有大量的年轻人对民主、自由和法制理解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人直接把民主、自由的理念和外国人欺负和侵略我们划上等号,鉴于此,我还会不停写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博文,但我希望你意识到,那些文章并不是给你看的。至于你,我要邀请你和我一起,向前走一步。
    
    这也就是我从去年底到今年稍微调整了一下写作计划,决定除了继续写一些和年轻朋友交流民主和自由观念的博文的同时,也开始更具体的关心一些现实的话题。而大家知道,在目前的中国,只要你关心具体的话题,光靠高调门和政治正确是行不通的。从长远来讲,制度当然能够改变一切,但在制度本身还没有改变的时候,难道我们就不做事了吗?如果抱着那种态度,我恐怕和我们目标是南辕北辙的。
    
    例如,最近一段时间,我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研究互联网民主,以及如何在互联网上稳健地推进中国言论自由之进步。
    
    还有最近的公布官员财产的法律和法规,按照我对民主和自由的理解,没有民主制度,没有权力的制衡和老百姓(包括舆论)监督,一切都是徒劳。而我也完全可以根据我对民主的知识和实践写出很多让读者赞同的讽刺和呐喊文章。但是,喊过之后,又如何?所以,我要求和我有相同理念的读者,在现有的条件下,督促一些事情的发生,例如,紧紧盯住那些贪官污吏,以及官员财产公布法律和法规的实施,促进社会一步步向前,那怕进步极其缓慢。
    
    对于网友质疑我为什么躲躲闪闪,在无法尽情表达意见的地方发言时,我的回答是,过去十年我大多时间生活在完全可以充分表达意见的西方国家,如果我追求的是我自己的充分的言论自由,我可以在一个小时后上飞机离开。我想,说到这里,那几位质疑我的网友也应该明白了,这不是对现实低头,而是因为我们的哥们姐们都生活在这个现实中,我们应该和他们在一起,争取最大的空间,而不只是自己跑到最大的空间去享受自由。
    
    至于说到我最近为什么突然到湖南韶山,除了我本来正要到湖南出差,凤凰播报的邀请,以及顺道去参观刘少奇、胡耀邦和彭德怀的故乡之外(三人的故乡都离毛泽东的故乡不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我做出决定前的一个经历。当时收到需要最后决定是否要去湖南的短信时我正在火车硬卧车厢里,我召集了这个车厢里的十二名乘客(有上海人、浙江人、江苏人、湖南人和湖北人),我问他们对毛泽东有多少了解,对毛泽东东有什么看法,他们各抒己见,我们一起谈了两个小时,最后我决定我应该去。
    
    对毛泽东的认识不光是一个事实是否清楚的问题,它涉及到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和对历史是非的判断标准,拥有不同核心价值观的人对相同的事实也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是很明确的(在我的博文以及小说《致命追杀》里都可以看到)。可是,我的观点再鲜明,我也不能因此忽视很多中国普通百姓的观点?所以,我去了毛泽东的故乡……
    
    民主和自由是美好的,但要想实现这个目标,并不都是那么美好的,有很多无奈,有很多退让,有很多妥协,有很多博弈,也会有很多牺牲。
    
    我想告诉我的读者,只要有些人的双手还抓住不受限制的权力不放,那么,我的两只手就会一直高举还权于民的民主的大旗不丢,但与此同时,我会确保自己的双足更加牢牢地脚踏实地。我也希望我的读者们,在眼睛盯住遥远的目标的同时,也要确保脚下一步一步脚印,稳步向前……
    
    杨恒均 于 凤凰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杨恒均
  • 杨恒均: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 杨恒均: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 杨恒均: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 杨恒均: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消费爱国,让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何不给每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 杨恒均: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 杨恒均:春节文艺节目彰显中国是警察国家
  • 杨恒均:新年的梦想
  • 杨恒均: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 杨恒均: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 杨恒均: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图)
  • 杨恒均: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图)
  • 杨恒均: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 杨恒均: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 郑重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劝慰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我接到萨科齐妻子的来电……
  • 杨恒均: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杨恒均:公布官员财产一定要等到他们真心配合的时候?
  •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杨恒均(图)
  • 杨恒均:躲猫猫的录像比尼克松的录音更需要保密?
  • 杨恒均: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