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北京既当婊子又新立牌之一/吴光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5日 转载)
    
    
     坑、蒙、拐、骗、打、砸、抢,深圳市公安当黑保镖,深圳市法院耍赖不立案,来回乒乓栽判十多回,最高院占着厕所不拉屎。权益受侵害十多年不给立案。逼迫我无奈又走上邪门的信访路,维权逐级程序走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各级政府机关都耍赖,对诉求不予理睬,人话不说,正事不办,歪事、小事大办特办——多次多人跟随坐飞机,多次几十人轮班陪同拘禁住宾馆、黑狱,一人在北京南二环走路也栽赃“游行示威,扰乱社会共公秩序”遭行政拘留十天,在北京正常上访也被当地县委书记私设公堂——黑狱拘禁几个月,每年政府因我花费几十万元,派大量人员到北京等地装疯买傻骗害上访人。谁知国家信访局原来也是违背《宪法》第五条、第四十一条、《信访条例》等规定挂牌着“挂羊头卖狗肉”,无论事实多清楚和法律依据如何充足不予受理,国家信访局只要权益不要义务(只要“吃饭”不要做事),明示放任下级骗民、欺民、害民的不说理赖老大。依《行政诉讼》告耍赖老大——国家信访局的行政不作为,并赔偿因此十年多造成损失×××万元,北京八宝山法院有法不依,反而执行 “中殃”违宪、违法不公开欺民、害民的黑规定,不给立案。事实北京就是坑、蒙、拐、骗、打、砸、抢的黑保镖,不说法的无赖,骗民、欺民、害民的耍赖老大。这就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百姓有冤无处申,无天无法黑中国! (博讯 boxun.com)

    
    
    
    起 诉 状
    
    
    
    原告:吴光周,男,四十八岁,汉族,没固定住址(单位故意搞丢人事档案为由强收回住房),现下岗待业(原龙塘糖厂任职:生产调度)。
    
    手 机:13522299131 ; 电邮:[email protected]
    
    被告:国家信访局,法定代表人:王学军,男,国家信访局局长,不作为。
    
    被告:广东省政府,法定代表人:黄华华,男,广东省省长,不作为。
    
    被告第三人: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法定代表人:李铭,男,深圳市公安局长,不作为。
    
    被告第三人: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公安分局,法定代表人:王学斌,男,深圳市宝安公安分局局长,不作为。
    
    
    
    案由:违法行政
    
    诉讼请求:
    
    (1)请求依法追究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公安分局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有关人员和违法的房产商违法责任;
    
    (2)请求对被告及被告第三人违反法律规定给我俩赔偿损失×××万元
    
    
    
    
    
    我被房产商虚假广告欺诈了购房订金后发觉,便拒绝继续交购房款,房产商就带来一群黑帮骗去以商量解决为名,强行索要立即交齐购房款不得成后,房产商就大声问我:“你交不交钱”,我说:“这房我不要了”,房产商就大声地说:“打他”,这群近十人的黑帮就猛用拳脚毒打我,受不了他们多人的毒打而昏迷倒地……。经深圳市中级法院鉴定为轻伤;原鉴定脑CT头部受伤有积血应为重伤(附证据:1)。因此长期都处于是重病状态,经常头痛头昏,失意等。对此请求深圳公安履行法定职责,先予执行医药费,对请不予理睬。还遭到公安侮骂、非法多次搜身、拘留、抢劫财物等等。并与房产商狼狈为奸,反复五次之多重复作法医鉴定,最后采用我本人的日记为依据作的鉴定推翻以医院病历、CT鉴定等综合依据作的法医鉴定作出枉法裁定,充当坑、蒙、拐、骗的保护伞。由于枉法公安不作为,助长房产商的违法犯罪嚣张气焰,再因多方投诉后房产商对我进行更残酷多方位的伤害,多次砸烂我家的防盗铁门和多个木门,抢劫我
    
    家进口电视机、进口空调机、进口录象机、计算机件,金银首饰、生活用品(全新高级被,蚊帐,煤气瓶,煤气灶,高级衣服等等日用品)、装饰材料、电动工具一大批。在抢劫我家财产时都多次报警110,深圳市公安局(手机报110)和宝安区公安分局(有线电话报110)都行政不作为,虽然接警来人,每次都是不了了之。这使我家财产损失特别巨大。其中最后一次有该镇司法办二位司法干部参与被抢劫调解不成后,这干部和他们又来破我家临时做好的家门,把我家最后余下小财产往外丢,从此我再也不回一无所有、没有家门的家。这起多次违法侵权抢劫已严重侵犯我的人身权、财产权,使我财产损失特别巨大,我的财产损失是由于深圳市公安局和宝安区公安分局多次报警,不履行其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造成的。
    
    不服宝安区公安分局枉法的(1999)第536号裁定,多次受暴力抢劫报警不作为,深圳市公安局对申复议也行政不作为,于1999年6月初向宝安区法院提起刑事自诉附民事起诉和行政诉讼,状告深圳市公安局和宝安区公安分局都违法行政不作为。宝安区法院和深圳市中级法院经反复十几次庭审均驳回起诉。逼迫我无奈又走上邪门的上访路,上访维权向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信访局、国家公安部、国家信访局上访无数次,虽有开转办函,但至今仍不作为,现不但仍遭房产商违法侵害,还在多年的漫无边际上访路上因述行政机关不作为,给我造成损失非常惨重,依法应给予赔偿。宝安区法院和深圳市中级法院开始打乒乓式枉法裁判十多次驳回起诉。最高院占着厕所不拉屎。权益受侵害十多年仍不给立案。
    
    维权逐级程序走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各级政府机关都耍赖,对诉求不予理睬,人话不说,正事不办,歪事、小事大办特办——多人跟随坐飞机,几十人轮班陪同拘禁住宾馆、黑狱,一人在北京南二环走路也栽赃“游行示威,扰乱社会共公秩序”遭行政拘留,正常上访被当地县委书记私设公堂——黑狱拘禁几个月,每年政府因我花费几十万元,派大量人员到北京等地装疯买傻骗害上访人。违《宪法》第五条、第四十一条、在北京正常上访常被禁。谁知国家信访局原来是违宪违法,违背《信访条例》等规定挂着“挂羊头卖狗肉”,无论事实多清楚和法律依据如何充足不予受理,国家信访局只要权益不要义务(只要“吃饭”不要做事),明示放任下级骗民、欺民、害民的不说理耍赖老大。依《行政诉讼》告耍赖老大——国家信访局的行政不作为,并赔偿因此十年多造成损失×××万元,北京八宝山法院有法不依,反而执行 “中殃”违宪、违法不公开欺民、害民的黑规定,不给立案。事实北京就是坑、蒙、拐、骗、打、砸、抢的黑保镖,不说法的无赖,骗民、欺民、害民的耍赖老大。这就当今中国“和邪”社会从“我”做起!百姓有冤无处申,无天无法黑中国!
    
    
    受害者:吴光周
    
    电 话:13522299131
    
    电 邮:[email protected]
    
    2009年1月1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