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5日 来稿)
    
    张三一言
     (博讯 boxun.com)

    
    施化问:『为什么不能和解?』,我的回答是:『没有条件,所以和解不了。』施化问:『为什么不要和解?』,我的回答是:『我愿意和解,也要求和解。』然后,我问施化:『你根据甚么和解?』
    
    对认为当下六四不能和解的人,施化批评他们『毫无历史责任感,毫无社会责任感』,我认为正好相反。我先问一下,目前有没有六四和解的条件?我请施化推崇的戴晴回答:『完全不具备。』我认为,在不具备和解条件下强作堂吉诃德式地凭空和解才是昧于历史、昧于现实、毫无历史责任感、毫无社会责任感。
    
    戴晴宣扬借鉴南非实行和解,其用意在宣扬理念,为将来作准备,我支持其用心又提出异议,写了《请在有了民主政权后才借鉴南非》作回应。施化赞同戴晴,写了一篇《为什么不能和解?为什么不要和解?》大文。戴晴头脑还清醒,虽则站在现实和理念不分边缘,毕竟还没有越界;施化晕了头,意愿和现实混成一体,要在目前政治现实中操作其和解理念。
    
    施化认为现在就可以与共产党和解的根据是『中共享羞羞答答的方式已经给六四平了反』,(还加上『从中央政治局到地方任何一个党支部,我相信不再有一个中共干部敢于当着广庭大众,再提一句“六四是反革命暴乱”』强化左证)不管是羞羞答答也好,大张旗鼓也好,既然是“已经给六四平了反”就必定导出如下结论。平反的逻辑前提是共产党必定有和解的意愿;就是说共产党既有和解意愿,也有良好的平反行动──中国的政治现实已经具备了政治和解的客观条件。请问,这和在我们眼前在我们身边的政治现实对得上号吗?把一个一厢情愿(平反六四的意愿)的假象当作是政治现实,还要在这个一厢情愿的假象中去操作民间与专制统治者和解。这就是毫无现实感。
    
    无现实感就陷入空中楼阁。在这空中楼阁中,施化激昂慷慨地责们:『既然已经变相平反了,已经不再有反革命了,照老话来说,都是 “人民内部矛盾”,为什么要怕和解?为什么不能和解?』我给他极之现实的答案:因为根本就没有平反啊?所有六四的头们、反革命、政治犯、异见者、维权人士与共产党那来的“人民内部矛盾”?是如假包换的“敌我矛盾”啊。请施化回答:现在在关着的成百成千成万的政治异见及维权人士是中共的敌人还是他们的“人民”?你叫这些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被关人士如何跟着你摆脱昨天,跨入和解的明天。施化应做的是首先帮助这些中国人“摆脱今天”。
    
    现实之外,我们不妨也稍回顾历史。
    
    现在,『从中央政治局到地方任何一个党支部,我相信不再有一个中共干部敢于当着广庭大众,再提一句』“斗地主”、“肃清反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等;按施化逻辑,当然可以据此推定:中共享羞羞答答的方式已经给地主农富反革命所有政治犯异见者维权人士平了反了?历史是如此吗?现实是如此吗?昧于历史得可以了。
    
    这是对历史上近亿被共产党杀害伤害的中国人毫无历史责任感!对正在受到中中共迫害的中国人毫无社会责任感!
    
    施化的意愿是良好的:『和解从来都是好事,欺负人的人和受欺负的人和解,也就等于,前者说,我今后不再欺负你了;后者说,我今后不再怨恨你了。这是对每一方都有好处的双赢结局,为什么不要和解?』我想我是没有能力把施化从他的把良好意愿当作现实的幻觉中解脱出来了;不过我还是死马当活马医,说一说。现实是,前者并没有说:『我今后不再欺负你了』;而是说:『我今后要坚持继而欺负你』,而且在现实中坚持不断地欺负你。
    
    施化说,提出和解的人需要有几个条件,其中提到:宽阔的胸怀气度、长远的目光思维、知难而进的大智大勇。我支持这一说法,我想,戴晴和施化会有这些条件的。但是,共产党专制统治者并不是如你意愿中那样。他们作为你要求的和解的一方,并没有你所要求的条件,有的是小肚鸡肠心胸狭窄、鼠目寸光、愚蠢顽固,你说怎么办?
    
    最后,我要问施化:
    你凭甚么和共产党和解?
    凭良好意愿就可以和解吗?
    单单凭这个一方面的和解条件就可以和解吗?
    中国的政治和解是你的良好意愿还是客观现实?
    
    2009.03.2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施化: 祖國,期盼你的微笑
  •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施化: 拒绝密谋,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七
  • 施化:《零八宪章》有什么用
  • 施化:“帝国主义”小考
  • 施化:珍重生命,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六
  • 施化: 贪欲是无法治愈的
  • 施化: 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 杨佳袭警案的深处/施化
  • 施化:抑强扶弱,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一
  • 施化:北京奥运在向世人说什么?
  • 施化:试错的失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