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天成: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4日 转载)
     来源:BBC 作者:王天成
    
     (博讯 boxun.com)

    
    宪政学者 王天成
    
    3月2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以《新书--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为标题,报道了最近在香港举行的一次新书发布会, 一部似乎很重要的著作即将在香港出版发行,与此同时,其英、法、日文版也将推出,但不会出简体中文版。
    
    这是一本什么书?为什么如此有派头?又为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出简体中文版?
    
    据发布会介绍,书的标题是《变革与突破──中共政治体制改革方案》,作者是中国内地一位叫周天勇的教授。"周天勇的身份特殊,公开身份为中共中央党校校委研究室副主任,一般认为是历届中共中央最高领导的智囊,实际是不少正在施行和即将推出的国家政策的研究者和倡导者"。他 "高度参与中共最高层的决策,被誉为当代国师。" 发布会还特别强调,周先生此书 "内容涵盖面广,论述宏观严谨",首次在海外正式推出,"被视为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 像这种涉及政治改革的敏感书籍,一定要得到最高领导层批准才可以在海外出版"。
    
    一次新书发布会,如此高调张扬,或许其中有商业炒作的因素。同时,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第一次听说周教授如此重要,乃至被誉为"当代国师"。不过,看到这个报道,我的确有些兴奋。然而,我兴奋不是因为出现了全面政改的"先兆",而是别有一番滋味,以至于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书还没有看到就发议论,岂非捕风捉影、荒唐不经?不,我自有依据。而且,事关中共如何拒斥、拖延民主化,兹事体大、不可不察。
    
    新书乃旧书'海外版'
    
    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其它相关消息,从对本书篇幅和主要内容的介绍看,周天勇这本4月份间将在香港出版的新书,其实是他2007年在国内出版、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作序的《攻坚--十七大前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报告》(下称《攻坚》)的海外版。只是为了迎合海外读者的口味和对外宣传的需要,或许在某些方面会有变动。
    
    《攻坚》一书出版在2007年10月,也就是中共17大刚开完之后。起初,它寂寞地躺在书店中。但几个月后,一位西方记者首先发现了它,从此开始引起国际和国内的广泛关注。
    
    默许政改的先兆?
    
    《攻坚》一书特别不寻常的一点在于它提出了一个分阶段改革的时间表:从2002年到2010年,重点改革行政管理体制、财政税收体制、中央与地方关系,也进行一些人民代表大会、政协和司法机构方面的改革;2011年到2016年,重点是进一步改革人大、政协和司法体制,形成现代的权力制衡机制;2017年到2020年,大力发展民间组织,形成现代公民社会;2020年以后,再用20年时间,即到2040年,形成一个中等发达的民主和法治国家。至于什么是"中等发达的民主和法治国家",周天勇先生并没有给出解释。
    
    周天勇教授的本行是经济学,他是《攻坚》一书的主编,并不是其唯一的作者,还有专业背景不同的15个人参与撰稿。所以,本书的另一个特点是涵盖面广而且林林总总、颇有集大成的气象。
    
    它包括10个专门报告,从加强共产党执政能力、建设党内民主开始,接着分别讨论了改革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政协体制改革与协商民主、立法民主化和法律监督、行政改革、司法体制、财政预算体制、中央与地方关系、民间组织与宗教等重大问题,将过去10余年来不同领域学者提出的一些改革建议汇集到了一起。例如,人大代表专职化、减少全国人大代表人数,减少政权层次、形成三级政府体制,缩小省级区域、加强中央控制,等等。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说,《攻坚》既有改革的时间表又有具体的改革建议,这本书很不错,是难得的重大突破。然而,事情并不这样简单。《攻坚》与其说是一本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书,不如说是一本反民主化的书。它是以貌似具体的改革方案,以渐进改革的名义,延迟政治民主化。
    
    政改为名,拖延民主为实
    
    周天勇全部方案的总前提,是继续坚持共产党一党统治。他说,在未来至少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坚持共产党对新闻媒体、军队、官员、行政机构、人大和法院的控制。 政治民主与一党专制是不可能并存的,这是一个常识,所以,在周的方案中,政治民主化被推迟到了至少30年之后。周的方案中所选择性罗列的全部具体建议,都是现有政体框架下的调整变动,不构成从专制到民主的制度性革命。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周天勇为延长一党统治辩护时所使用的政治逻辑,虽然是老生常谈却是可以重复利用的。周天勇说,没有共产党领导就不可能很好地推行政治改革。他认为,从政党格局的改革看,不论是壮大其他现有的党派,还是建立新的党、意图实现多党制,都是行不通的,政治成本都相当高昂,风险也相当大。
    
    他没有明说的是,之所以出现新的、可以替换共产党的政党是不现实的,是因为共产党不能允许那样的组织性力量出现。所以,他的逻辑,简单地说,就是因为我们是一党专制,所以我们要坚持一党专制,否则,是不现实的,也是危险的。按照周天勇的方案,30年之后--假如共产党能撑到那个时候,中国依然是一党制,新的周天勇们可以因此继续主张延迟民主化。
    
    周天勇说,他主张的是渐进改革的道路。他的方案包含了许多颇为具体的建议,还制定了分阶段改革的时间表,的确像渐进主义方案,而且,方案认为应该改革的问题许多确实是需要改革的,我并不反对。但我们完全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提出问题:那些不触及基本原则的改革,对启动民主化是否必需?这些改革在民主化之前能否有可能收到预期效果?还是只能是浪费时间、增加摆设?哪些改革在民主化之后进行更好,更有可能成功?
    
    在周天勇方案所提这种那种改革建议中,我发现没有一项是民主化之前必须进行的,或对于民主化是意义重大的。例如,将审计部门划归人大管辖, 这是学者们多年的呼吁,即使现在实施了,也不见得就更有效,而且并不是民主化的必要条件。
    有些改革对于民主化很有价值的,周天勇在书中却顾左右而言它,避而不谈,或涉及却不谈要害。例如,发展民间组织、形成公民社会,周天勇在书中虽然辟有专章,却闭口不提结社自由,而没有结社自由,恰恰是目前公民社会发展的瓶颈所在。又如开放乡镇、县市选举,有助于为全国选举积累经验、打下更好的基础,但周天勇在书中丝毫没有提及。
    
    总而言之,凡是可能不利于共产党对各个领域实施控制的,周天勇在书中都回避了。他的专业背景虽然是经济学,但对这些政治学的常识也应该不难弄明白,所以,他或许是太明白哪些变革更有助于民主化,反而避而不谈。
    
    我的结论是,周天勇主编的《攻坚》是在以一种新的、更能迷惑人的方式为中共拖延民主化辩护。它以改革时间表和改革方案来回避民主化,将民主化延迟到不确定的未来。从此以后,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反民主化,我们不妨称之为"周天勇现象"。这种现象正好符合当今中国红色权贵集团的利益。
    
    一个月以后,《攻坚》的海外版就要在香港上市了。海外版与国内版有什么区别,很快就会见分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是全面推行人们所期望的政治改革的先兆。它要向海外表示的是,我们要改革了,请对我们友好一些;我们不是不想民主化,但是在民主化之前,我们有许多事情要改革,所以,请给我们时间,不要给我们压力,等到30年以后再说。
    
    不过,写到这里,我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我错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瞒报”的温家宝民主谈话/ 王天成(美国宪政学者)(图)
  • 我们都来关注滕彪博士/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王天成(图)
  • 王天成:我是如何发现武大“博盗”周叶中剽窃的
  • 异议学者、原北大讲师王天成离开中国
  • 北京高院今天宣判王天成败诉!/ 浦志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