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大校长怎么比皇帝还“牛/刘洪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3日 转载)
    
     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在两会上谈高校债务,辞色不穷:“大学的收入从哪儿来?大学不印钞票,也不卖产品,大学的主要产品是人才,但是大学人才送出去是不收费的。……我们培养的人才是无偿供应给社会的,这一点社会也要清楚。大学的债务应该全社会承担,而让大学来承担实在没有道理,讲到哪里去,讲到天上去,这都没有道理!”
       这是一串连珠炮,新奇的道理,现场应能震翻不少人。我不在现场,都要好半天才会过神来,只觉得道理很奇怪,振聋发聩,一时还弄不清它毛病出在哪里。我当然觉得社会不该承担大学的债务,这只是一个直觉,有点像是信念。但校长说的好像也很在理啊,大学出产人才,人才送出去又不收费,连人贩子都不如,全送出去贡献社会了,这样的生意还不亏死?嗯,有理,貌似很有理。 (博讯 boxun.com)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问题在哪儿。全世界有很多大学,有很多大学校长,从来没听说哪个大学校长发过“大学欠债,全社会来还”的宏论,这一定是有原因的。现在我明白,这样的宏论,唯有在中国,这个大学已经被作为一门纯粹的生意,或者理念上已经变成了一门纯粹的生意的地方,才会产生出这种“人没卖钱”的亏本感。
      你看那足球学校,进人要收钱,学完了要卖给俱乐部,转会要谈价,那是多么好的买卖呢?那才像个真正的生意。办大学,产品可是比踢足球强,可以强国呢,不只是起增光长脸的作用,而是崛起振兴的作用。学校不能卖人,这是体统所在,否则说起来很丑,朝哪个时代哪个国去接,都没有轨。那么社会给学校还钱吧,这个轨,好像也没处可接去,但可以创啊,社会还钱,全世界都说中国社会最重视大学,岂不是美名天下扬!美意啊,承谢。
      很多人评论了周其凤校长的宏论,义正矣,辞严矣。我友笑蜀先生,最是慷慨有力,要“退三万步和北大周校长推敲”。第一万步,便是大学为全社会而举债,应拿财务账单来看看收支;第二万步,你那产品敢说就不是经得起验货不;第三万步,怎么借,怎么还,能否预先打商量?
      我为笑蜀的“退步推敲”击节不已,但转头又怕笑兄被人拐卖。账单,有的啊,你想要什么样的吧;货色,有的啊,总不至于都是货不对板,出口货都有好多呢,西洋东洋都夸质量好的,难道留在中国用的都不行;借还打商量,借是来不及了,今后可以预告啊,还嘛,从现在做起,就可以先行协商,总之借还方案都可以合理化的。
      作为社会一分子,我已经准备掏钱了。
      古今中外,古代无分中外,今日不包括外国,只有今日之中国,校长最会讲理。别时代及今时代之别国,公立大学校长要钱,无非争取财政拨款,筹募社会资金支持;又或者大学私立,校长向董事会申请经费,投资人将办大学作为贡献社会的方式,也能够办成全球名校。唯有今日之中国,大学收费弄到有学生录取后穷极弃学,民办大学忍声而立,生意在长远的算盘却是打得飞转,国立大学校长更是夺口而出“都替我还钱去”,精神上史无前例地成了君王,这是中国式教育生意化逻辑的力量,孔武无比,文质彬彬一扫光。
      听周校长的口气,完全是理直气壮的,或者说是以气壮证明理直的,那不是讲道理,而是在宣布天帝的诏书。虽然,周校长说的是随便到什么地方,甚至到要到天上去,但不是去就大学债务大学承担的问题“ 讲道理”,而是要控诉这种做法“没有道理”。至于社会呢,社会没道理可言的,但有义务,要把大学债务承担其来,“这一点社会要搞清楚”。社会长没长鼻头啊,长了的话,一定能感受到周校长言语训戒中大戳手指头的力道。
      现在,诏书还没有生效,天帝的诏书已由周校长宣谕,你应该已经“搞清楚” 了,“你的明白”?那可是讲到天上去的道理,也就是天理,而大学校长就要成为天理的化身,现在这个化身还只是主管着学校师生的命运,但其态势是“跃如也 ”,马上就要对全社会实行资金总控了。校长签单,社会付账,吃进去的是不成货色的学生,输出来的是成了货色的人才,定价要看校长用了多少钱。唔,校长。 ——大人,乃至校皇万岁!
      周其凤先生2004年7月从教育部赴任吉林大学校长,2008年11月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媒体盛赞主政吉大有功。此次周校长纵论大学债务社会还,当的还是吉林省的全国人大代表。2007年3月,吉大负债高达30亿元陷入危机,成为媒体热点,斯时也,周校长定必如蚁在锅,学校向全校师生征集了应对建议,教育部回应需要政府加大投入。
      现在,周其凤校长已在北大,仍是校长,话语权更重了,想必政府加大投入仍不足以去除债务忧虑,于是纵论大学债务社会还,只是不知这是从吉大师生中征求到的“具有建设性、操作性强的合理化建议”呢,还是周其凤校长以化学家、院士的头脑急中生智。
      可以肯定的是,在思维的急促转变中,周校长比天有道理,这也难怪现在北大的门都要像南天门一样难得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洪波:失去的地方和乡土
  • 刘洪波:打破行政壁垒!
  • 刘洪波:假币猖獗难道就找不到人负责吗?!
  • 官员财产申报为何首先是阿勒泰/刘洪波
  • 胡主席一盘散沙 伍总统散沙一盘/刘洪波
  • 罢工事件被操纵 谁在侮辱的哥的智力/刘洪波
  • 刘洪波:杨湘洪出走是一次弃船而逃
  • 刘洪波:新闻记者不能漠视真相
  • 刘洪波:中国需要告别造城运动
  • 朱健国:“天沔苕”刘洪波
  • 刘洪波:“自杀式执法”真疯狂
  • 刘洪波:公民运动在哪里?
  • 刘洪波:人口是一个不能简单化的问题
  • 刘洪波:胡紫薇踢场子,你喝什么彩
  • 中共官场:一斑窥全豹 抄一串数字给你看/刘洪波
  • 贫富对立情绪是相互造就的/刘洪波
  • 百姓杂志:假话发生学/刘洪波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