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3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文评新闻(109) (博讯 boxun.com)

    
    美国的AIG公司,因为接受了政府上千亿美元的资金注入,才免于破产的厄运。不想元气尚未回复,就像被冻僵在纳税人怀中的蛇一样,才缓过一点气来,就想再回咬他们一口。居然厚颜无耻地、要给自己员工发放高达两亿多美元的“奖金”,难怪要犯了社会多数人的众怒。连一向代表“少数精英统治集团利益”的议员们都看不下去,要制定一些“惩罚性”的税收条例来限制。不过也同时引起一向与这些投资企业狼狈为奸的银行业界的反弹,说这样会留不住“人才”。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看在笔者眼里,除了“恬不知耻”外,竟然想不出另外一个“绅士”一点的形容词!因为明摆着的事实是,今天发生在全世界的“金融海啸”源头,正是那些金融、投资界所谓的“精英人才”们,为自己和自己企业的经济利益,不惜损人利己,肆无忌惮、兴风作浪的结果。这样的“人才”要是早点流失的话,也许“(金融)海啸”就不会发生了。
    
    什么叫“人才”?“人才”就是在智力和能力上,要远高于一般普通人的平均水平的人。只是因为到了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现代,由于知识分类的复杂化和专业化的需要,人才已经逐步被“专才(专门的人才)”所取代,而增加了一个“天才”,用来形容爱因斯坦、马克思和毛泽东那样,可能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出一个的伟人。
    
    当然,正如“十个手指都不一般长”,我们也不能因为“妒忌”而否认“人才”的客观存在,和他们对社会所能起到普通人所不能起到的作用和作出常人作不出的较大贡献。所以反而应该出于真正对自己有利的私心,赞成和鼓励建立起培养和造就“人才”的特别机制,以取得多多益善的效果。这方面美国的确是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不过真正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来科学地判断认识和客观界定“人才”?才不会被别有用心者误导或忽悠。虽然有许多值得讨论的选择标准,但是却有一条必须“一票否决”的,那恰恰就是华尔街可以用钱来吸引到的那种所谓“人才”的货色。因为那肯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的“贪才”--引起金融海啸的始作俑者!
    
    请看十年前发表的老文章:
    
    
    
    
    有钱能使科学家“推磨”吗?
    
    据说大陆政府,为了因应国际人才争夺的形势,要出台新的“倾斜政策”,使科技人员“先富起来”。让曾经在科技队伍里,实实在在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出过一些不大不小成果的笔者,产生一种“悲哀”的感觉,中国的科学家们,真愿意把自己变成“待价而沽”的商品吗?
    
    四九年以后的大陆,由于“流动资金”全被蒋介石运去台湾,而“固定资产”又在 “抗战” 和“内战”中被打得稀巴烂,的确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内外交迫、百废待兴,真到了“小米不够,步枪都缺”的地步。但居然在短短的十几年的时间里,一面经受了几件诸如“抗美援朝”“炮击金门”“中苏关系破裂”之类轰轰烈烈的大事考验,一面让自己国家初具了工农业生产的规模,甚至更自力更生地发展了 “原子弹”“导弹”和“人造卫星”(即使美国人,也不好意思说那是偷来的吧),硬是靠自己的实力,拿回了自己应有的大国地位。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和中国的广大科技人员的贡献分不开的,尤其是那些在建国初期, 陆续从海外归来的具有真才实学、已经显露头角的科学家们,更是功不可没。
    
    但是只要略知那段历史的人就清楚,这些人回国的理由,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是为了“钱”(因为明摆着他们是从有钱的地方向没钱的地方挪),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争一口“民族之气”,再就是所有真正科学家都一定具备的,那股对自己所追求的事业目标不顾一切“契而不舍”的“傻气”。
    
    可惜那时的共产党干部,没有吃透其中的本质,反而以为科学家都是一批真正的“傻子”,是一头头只要随便喂把“草”就会产“奶”的牛。所以才会忽略去为他们提供可以免除后顾之忧的必要生活条件,在向人民指出他们“贡献大,付出也多” 的事实后,落实公平的“按劳取酬”政策,使他们在经济上有能力来补充他们的身体付出,而不致沦为早衰、早死的一群,成为国家的损失、家庭个人的悲哀;在文革期间,更错误地把他们当成“替罪羊”成了“批斗对象”,简直可以用“恩将仇报”来形容。
    
    不过,中国人总是喜欢走极端,在一种“不公平”行不通后,又矫枉过正地去采用另一种“不公平”。什么叫“倾斜”?偏心也。对科学的“偏心”,就是对其他行业的不公平,有不公平就会有“反弹”,结果产生新一轮的不稳定,让社会始终处在动荡之中。中国有不少有关的成语,如“钱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之类,可能是政策制定者受其影响太大了,以为能让神、鬼和勇夫效劳的东西,一定能让科技人员也为之“前仆后继”而产出累累成果来。
    
    是的, 钱可以鼓励创造出更好的电脑、 音响、家电之类的新产品,或更多“伟哥”之类的药品,或者鼓励想更多“搞活股票、繁荣市场”的点子。但这些钱应该由市场受益者或直接消费者付,而不应该由国家拿全体纳税人的钱付。
    
    不过无论谁出,“大钱”也绝对“钓”不出爱因斯坦、“诺贝尔奖”得主、或钱学森那样的科学家来。道理很简单,这些人需要有不愁吃穿、无需操劳的安定生活条件,以便能够将全部精力投入研究。但并不需要越多越好的钱,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花,或者说会花“大钱”的人,压根儿就成不了这样的“科学家”(想一想那些需要花大钱的地方就知道了)。而诺贝尔本人就终身未娶,尽管以他的财产(就是那笔用来年年发奖的基金),要包几个“二奶”(或“同志”)根本不在话下。笔者更敢断言,在一百万美元和“诺贝尔奖”头衔之间,如果要科学家作一选择的话,大概是没有人会把手伸向那堆花花绿绿的钞票的。
    
    这种以为“金钱万能”的政策,如果在中国推行,还有更多的额外问题。还记得吗?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为了调动科技人员的积极性,重新实行技术职称评定,结果许多有真才实学并获得过成果的人,由于学历或外语而受到百搬阻挠,到是那些搞政治、人事的干部们捷足先登。最后鱼目混珠、蜂拥而上的结果,使得这项政策根本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要是现在再采用直接的 “经济刺激”,就怕许多成果本来不给 “大钱”也照样会出,而真正“刺激”出来的,反而是更多的“勾心斗角”“弄虚作假”而已。更需要指出的是,在中国普遍存在的平均主义和“红眼病”没有得到根治之前,这种做法可能反而会害了一部分真正的科学家!这些人因为太过于把精神全部集中到本身的专业之上,而对政治和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就怕“暴富”引起的妒嫉反而会给他们带来“杀机”,一旦社会再有什么“风吹草动”(没有人可以保证不会再有),也许他们最后“倒了霉”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幸亏钱和真正的科学家之间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总算给中国人以后留下点在自己国内出些“大科学家”的希望,因为中国人什么都敢和美国人较量,唯独在 “钱”上,一比就气短,所以连牛气如毛泽东那样的领袖,也从来没有敢说要人民币去“赶超”美元的。要是科学家也像“偷渡客”那样一切向”钱”看,岂不是都要争着背井离乡到美国来“推磨”,更不可能指望还有什么“孙学森”“李学森”之类,会为了“报效”几乎只及美元十分之一的人民币,而回国的。所以窃以为,最好的上策,是把所有想“钱”的人交给“市场”,让他们到那里去“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然后再好好研究一下真正愿意献身科学的科学家们的需要,从精神到物质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立体环境,使他们拥有受尊敬、没有顾虑、不受干扰的条件,然后社会就可以等着享受他们的成果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山寨”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 潘一丁: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周正龙案不能结!
  •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 潘一丁: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 潘一丁:喜呼!忧呼?
  • 潘一丁: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 潘一丁:范忠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 潘一丁:为有牺牲多壮志--地震启示录之一
  • 潘一丁:青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五四随想)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