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中共菩萨慈悲以国礼邀请达赖喇嘛佛回国/妙觉慈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0日 转载)
    请中共菩萨慈悲以国礼邀请达赖喇嘛佛回国
    共同把西藏打造成一个东方的圣殿“梵蒂冈”
     (博讯 boxun.com)

     最近在很多公共场合,中共领导人在达赖喇嘛的问题上都是保持一致的口径:我们和西藏的问题不是人权问题,宗教问题,而是领土统一国家完整的问题,这是明显的避重就轻,中共和西藏的问题恰恰是人权和宗教的问题,而不是领土统一的问题,西藏在地理上毫无疑问是和中国和印度互相为对方的一部分,在文化上,特别是藏传佛教和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人种和文化上都是认同的,历代统治者对于西藏都是采取用“和蕃”的政策,用联姻通商文化交流宗教交流,年年一度的接受对方的进贡,以及象征性的进驻“外交大臣”,实际上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并不干涉西藏的政教合一的政权。所以千百年来,大家都是相安无事,自从中共进军西藏,对西藏政府说,要帮助他们赶走西方的帝国主义和侵略者,当然,这对于没有军队的西藏人来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然而这只是一个欺骗,军队进驻西藏半个世纪再也没有撤军,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中共的军队事实上全面的占领了西藏的领土,并且在那儿大量的殖民,兴办发展教育地质科技事业,兴修水电公路铁路等等,把现代文明和商业带给了西藏,中共的伪文明一样把西藏的环境和心灵破坏殆尽。
     西藏俨然已是中国大家庭的一部分,尤其在民族的政策上中共对西藏民族有诸多的倾斜,让很多贫苦的孩子有了受教育的机会,以底分数线录取藏族人读大学,给他们提供诸多就业学习和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藏族人做教师的工资比汉族人要高得多,我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学习白教的时候,亲眼看见汉族的教师在那儿做义工,每个月只有一百元的补助,而藏族教师每月却有近一千元的收入,中共进军西藏和文化大革命对佛教的大面积的破坏迫害,随着改革开放,宗教政策的落实,这个掌握了人类真理的佛国再度恢复和宣讲传播佛教的教义和关于最究竟的佛教的心灵的科学,许许多多的活佛仁波切堪布班智达从西藏出发,到大陆东南亚台湾,印度和美国欧洲弘扬佛法,藏传佛教再度在世界范围内得以弘传。
     藏传佛教在藏王拉托托里的引进下得以进入西藏,并在松赞干布时代得以弘扬,其后有赤松德赞迎请大成就者如莲师,贝玛拉密扎等人入藏弘法,赤松德赞有子三人,次子名拉些洛扎哇,又名慕儒天波,以后曾十二次转世为德童,(伏藏的发现者),第十三世的转世就是伟大的德童,丘吉林巴。丘林牛年出生,在西康的昂欠,他所投生的家族为卡苏。他出生时天空出现很多吉祥和瑞兆。
     但凡涉及因果关系的事情他都特别注意,并如实的指点他人,时时刻刻未敢抛弃利生的事业。一次大师去喇嘛刀拉的住地听经时,即现在的嘎绒寺,空行母现身赐预言给他道:“此地命名贤劫千佛学院,神奇吉祥圆满的寺庙,法轮福德等同桑耶寺。”正当他处境最为艰难时,他现量见到大悲观世音菩萨现身鼓励他,并赐予他一把手摇的转经桶,将许多有形无形之众生引入了清净的刹土,“您往郎郎神山修持,即能获得即生成佛的把握,将来当为众生和佛教作出巨大的业绩。”
     九年后,丘林尊者已经断绝烦恼,现证五智,稳住无边的幻网,自显本净智慧之中。他用无穷的慈悲和智慧,幽默和风趣等精神力量把人们结合在和谐合作和快乐安静中。作为利美运动领袖之一,他成功的使日渐衰微和自我封闭孤芳自赏的藏传佛教各教派再次团结合作开放,打破陈规陋习,互相学习和交流,藏传佛教空前的兴盛和活跃起来。
     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上四大教派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精神上的大成就者,马鸣菩萨不仅是伟大的大乘祖师,同时也是一位佛教文学家,音乐家。他将佛陀的一生用梵语写成叙事诗《佛所行赞》,不但文辞优美,叙事细腻,而且风格鲜明,可以说是古典时期梵语文学的先驱,开优美文学的先河;龙树菩萨是大乘八宗共祖。他在《中论》中说,“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提婆菩萨被害前曾说:“诸法本空,无我无所,无能有害,亦无受害”龙树菩萨提婆菩萨是大乘空宗的开创者。龙树菩萨据说也是密宗的第三代祖师。
     近代藏川佛教大成就者同样的数不胜数,从将扬钦哲仁波切,达赖喇嘛,十六世大宝法王,土登索朗仁波切,晋美朋措仁波切,阿确喇嘛,索达吉堪布,益西朋措活佛,阿丁朋措活佛,萨嘎活佛等等,都无亏是当代的大成就者。
     对于西藏这个世界级的人类精神家园和心灵的最终的归宿地,人类得以解脱和出离的最终和绝对真理的掌握者,那里有人类几千年总结沉淀和世世代代准确传乘下来的,关于慈悲和智慧,解脱和自由的终极真理,是人类二十一世纪唯一的解决危机走向自由解放,走向和谐和幸福的唯一出路和依怙,这里是世界著名的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在地理和心灵上不仅是中国和印度的一部分,他已经成为世界的精神和心灵的中心和归属,是人类精神能够达至的最高境界,当代的西藏的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给人类作出了一个光辉的榜样,他半个世纪离开了自己的祖国,把西藏无条件的交给了中共管理,给中共一个巨大的培福报增加智慧亲近真理改邪归正的机会。这是我们汉族人民和中共最大的“革命”收获,唯一的值得大肆宣传的收获,唯一利益人民利益自己利益全人类的收获,占了一个人类有史以来的一个最大的便宜,我们成功的掌控和拥有世界上最完美最丰富,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类精神财富的拥有者和证悟者,我们真是吃饱了撑的,半个世纪以来,从没有停止诽谤达赖喇嘛分裂祖国什么的,污蔑一个准圣人一个准宗教和准政治准精神领袖,不是宗教人士什么的,让人啼笑皆非,贻笑大方。达赖喇嘛的精神和政治领袖的地位是世袭的天生的,天生的尊贵天生的人中之王,不需要像中共用可耻的暴力和欺骗来夺得政权,达赖喇嘛慈悲,在国外一直支持西藏在中国的大范围内持续的发展,对于中共对西藏的侵略以及中共在文化大革命对宗教和人权的全面破坏和摧毁已经既往不咎。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大意是政令糊糊涂涂,人民反而变得淳厚。政治苛察严酷,民众就会变得狡诈。灾祸啊,幸福紧靠在他的旁边,幸福啊,灾祸就埋在他的里面,谁将知道他的最后结果是什?)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牡,牡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作为大国,要甘心把自己处在像江河的下流那样的大川,这样天下就会归附于它,还应该居于天下最柔雌的状态,雌性动物常常能够依靠柔静制服雄性动物,因为沉静也是一种谦下的表现。)“故大国以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意是:所以大国以谦下的态度对待小国,从而使小国聚集在自己的周围;小国以谦下的态度对待大国,就可以取得大国的信任,从而使大国所容忍。所以有的谦下能取得别人的拥戴,有的谦下能取得别人的庇护。)“大国不过是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是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其欲。大者宜为下。”(如果大国小国都很谦下,这样他们就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不过大国更应该注意谦下。)
     以上是〈〈道德经〉〉第五十八章,六十一章的节选,老子在几千年前就指出我们统治国家时,万万不可骄奢淫逸苛捐杂税使用酷吏欺诈人民,这样就会使人民变得狡诈反抗,大国对待小国要用谦下的态度,这样就能相安无事,那么,智者达赖喇嘛是深谙此道的,当他被迫流亡的时候,他把西藏也介绍给了全世界,把西藏带给了全世界,由于喇嘛的慈悲,全世界从道义上无一例外的向达赖喇嘛伸出援助之手。人在最弱的时候也就是最强的时候,作为失去家园和祖国的达赖喇嘛,在最强和最弱之间作了非常中道的平衡,他在几十年如一日流亡生涯中保持他的和平谦卑智慧和慈悲,和中共的子是中山狼得志并猖狂的傲慢和无知的土匪侵略者嘴脸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永远的西藏,永远的达赖喇嘛,永远的佛国,永远的观音菩萨道场,慈悲的绿度母和白度母,四臂观音菩萨,十一臂观音菩萨,在您无尽的慈悲和智慧里,您最慈悲罪大恶极的中共和我们汉人,让我们有机会进驻您的莲师佛的邬金刹土,我们用全部的生命和财富供养您,也不能报答您给我们的关于心灵解脱和自由的教诲,中共诽谤污蔑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无量寿佛达赖喇嘛,来成就这样的一个伟人和圣人,您用这种方式让中共和佛菩萨结缘,种一个解脱的种子和善根,观音菩萨,您是慈悲到了极点啊!
     永远的佛国西藏,您是属于全人类的,属于全世界的,您在精神和心灵上是那样的高远辽阔,那样的博大深邃,那样的瑰丽和辉煌;西藏佛国,属于天上的精神(仲惟光语),一个芳香的部落(唯色语)您的精神可以保卫全世界,任何国家任何军队打着何种名义,驻扎在您的怀抱,都是对您的亵渎和侮辱,您就是和平本身,您就是爱本身,您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维和军队本身,您就是安全和谐本身,您就是宁静喜悦,幸福和快乐本身。
     让西藏成为世界宗教的中心
     让西藏成为佛菩萨的乐园
     让西藏成为自由信仰的国度
     让西藏成为人类的灵魂回归的家园
     让西藏成为人类静心和解脱的圣殿
     让佛国西藏是佛菩萨慈悲智慧的大海
     让佛国西藏成为人类即身成就的圣地
     二千年的佛教文化已经使西藏成为神圣的佛国
     因为西藏,中共和汉人已经受益非浅,也有奉献和牺牲,我们没有权利继续垄断西藏的物质财富和最为重要的精神财富,我们要放开怀抱,放开心量,“风物长宜放眼量。”把西藏交还给达赖喇嘛,交还给西藏人民,那就是交还给国际和世界,那就是让国际和世界受益, 功德无量,真理是没有界限的,大爱无疆。“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愈人, 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圣人不积累身外之物,尽全力帮助人,他自己反而富有;把一切给予人,结果他自己反而更丰富。天的运行规律是施利于万物从不损害他们,圣人的处世原则是只为他人效劳而从不与人争夺。),〈〈道德经〉〉第八十一章,告诉我们统治者要像圣人一样,其实给予就是收获,“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对于西藏和一切物质的供养,我们已经受益,全世界已经受益,请中共菩萨慈悲,以国礼邀请达赖喇嘛佛回来,共同把西藏打造成一个东方的圣殿和精神世界的中心,打造成东方的“梵蒂冈”,为构造世界和平作出应有的贡献,这是观音菩萨最深的期许和呼唤,她的慈悲和智慧,方便和善巧无处不在,在她选择达赖喇嘛离开中共进驻西藏开始,中共就承担了这个神圣的使命和庄严的任务----把佛国供养给全世界,把佛国交还给达赖喇嘛,让全世界流浪的灵魂有家可回。
     一起回家秋月朗空如来奋迅狮子吼,
     同登彼岸菩萨觉路手执青莲象王宫!
     妙觉慈智在荔都增城报告
     2009-3-20
     (被肇庆安全局赶出六祖寺闭关房的十四天)
     附有关文章:
     神圣的佛国西藏,来自天上的精神(仲维光语)
    
     神圣的佛国西藏,在中国的边上,中国在神圣佛国西藏的边上,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稀有难得的了不起的事实,这是世界上两个最伟大民族,掌握了人类真理的民族,一个天然的占据了世界的最高屋藉的民族,天然的居高临下君临天下;一个是幅员辽阔的内大陆,山川壮美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神圣的西藏,神圣的佛国来自那天上的精神更是影响着震撼着中国和世界,成为绝响,成为狮子吼,成为和平的使者,成为人类的终极的精神家园,人类的心灵归属地,最深的精神慰藉和完全的治疗,成为回家的唯一的呼唤和路径,成为道路成为真理成为方向,这俩个民族不可思议的命运使然,诸佛菩萨慈悲加持,使他们无时劫来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一起,难舍难分,无论是国土政治文化信仰和宗教都息息相关,密不可分。伟大的藏传佛教,对人类生命和心灵的认知和阐述探索是科学的严谨的完美无缺的,古往今来的在精神上的大成就者如莲花生大士,龙树菩萨,阿底峡尊者,华智仁波切,蒋杨钦哲仁波切,马尔巴大译师,米勒日巴尊者,冈波巴和宗客巴仁波切历代大宝法王等等无疑奠定西藏是人类的精神家园精神制高点精神领袖的灵魂核心的位置,大汉民族的野蛮和骄傲,昏庸和无知,霸道和无耻,有了一个很好的学习的榜样和调伏自己的机会。
     大汉民族的福报和业障,我们的无知莽撞狡猾侵略欲控制欲和占有欲,把西藏成功的变为自己的殖民地,不容商量不容质疑不容反抗不容逃跑不容辩解,一个疯狂的巨人得志行事时的作派暴露无遗,和当年西方列强用洋枪洋炮打开中国大门时,一样的贪婪一样的霸道一样的无耻。对于西藏圣地的渴望了解和亲近,对于这个世界上蕴藏了巨大精神财富和心灵财富的圣地,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等等列强做梦都想得到的,都想亲近和占有,西藏神圣的土地和神圣的佛教无疑对每一个民族都有强大的吸引力。那儿是生命和平解脱超越的唯一来处,
     我们无疑成功的得到了西藏并占山为王蛮不讲理,就像一个强盗抢了一个美女,做压寨夫人,这无疑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这可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美女”“压寨夫人”,她就是大慈大悲千处祈求千处应的观音菩萨,她用她的无限悲心和忍辱,怀抱着我们俯瞰着我们宽容着我们热爱着我们,由于恐惧和卑鄙,我们无数次践踏侮辱她轻蔑她蹂躏伤害她,但有一点我们的共君永远一不知道,危脆不实稍纵即逝的国土可以耍赖蛮横的占有,有一种精神和信念是无法占有和摧毁的,那就是信念。“信念是支撑生命的重要的能量,像意志一样,不能被界定,量度和比较,信念只能活在个体里,不需要集体力量的支持,这也正是它不受污染,纯粹的可贵之处。活在虚弱和腐朽的世界里,还有信念的人是有福的,正如还有爱一样。不是因为信和爱拥有一个绝对的道德真理,而是借着行使它减低你对自己和对别人的伤害,不再需要爱你的人替你担心,或者被您精神折磨,浪费精神能量资源,已经相当有意义了。”(著名心灵导师治疗师素黑语),神圣的西藏,一个有着伟大的崇高神圣不可侵犯的有信念的佛国,它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那么的神秘的挺拔和坚强,沉默的尊严和高贵;无处不在的纯净和慈悲,惊天动地的慈悲和智慧,那神秘的紫红袈裟代表了奉献和牺牲,像一面旗帜,引领我们人类踏上一条没有仇恨的和平之旅,那儿的的生命流下的每一滴血,都是佛菩萨的血和泪,我们侮辱的每一个藏胞都是侮辱佛菩萨和观音菩萨,我们大汉民族在西藏造下了永远不可饶恕的深重的灾难。“西藏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藏人不会等待你去解放我们。西藏有其引以自豪的人民以及极其珍贵、世上唯一的文化。这和所有的文化一样,不低于任何一种文化。”
     我的生命十分荣幸地在西藏圣地孕育,在这样一神圣的佛国孕育,我的父亲在西藏是一个解放军一个“侵略者”一个“强盗,土匪”,我的母亲在西藏是一个地质工作者,我的父亲和母亲因为响应国家的支边和平叛的号召,在无知的情况下冒犯了这片神圣的土地,我的高贵母亲她牺牲在这片佛国圣地,请诸佛菩萨慈悲,接引她去极乐世界的天国,您的佛刹在一切美好生命的心灵里,我的母亲她有福了。我和西藏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缘起,所以我对于西藏没理由保持沉默和麻木冷模,神圣的西藏是我生命的源头也开启了我的心智和精神之旅的方向,因为信念我们有了用之不绝的资源--慈悲和智慧,把多生多劫如父如母的中共从暴力和分裂,恐惧和二元的对立中赢回来,一起回家,同登彼岸。中共因为占领神圣的西藏,供养支援西藏,为世界打开了一扇永远的和平和自由的大门;引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生命都去朝觐膜拜真理。亲近真理,没有人可以占领,可以侵犯,西藏就是自由本身,就是信念本身,就是和平本身,就是爱本身,让佛菩萨慈悲和智慧的光辉 照亮了全世界。我在奥运前的一篇文章强烈呼吁过请求世界精神共同体关注中共对神圣的达赖喇嘛,观音菩萨的化身的侮辱和诽谤。全文和图图大主教的声明如下:“在西藏这个非常时刻,忏悔释子妙觉慈智恳请十方诸大菩萨慈悲,恳请世界各宗教人类精神共同体以伟大的慈悲智慧的教主佛陀耶酥默罕默德名义支持西藏支持达赖佛,这位伟大的和平主义者,在西藏拥有天生世袭的合法的神圣高贵的不可侵犯的权力,是全世界公认的西藏精神领袖,值得全世界尊重敬仰顶礼学习恭敬供养!我们都清楚西藏和藏传佛教在世界地理和心灵上是整个世界灵魂的制高点,精神和心灵的终极家园;全世界属于西藏西藏属于全世界;西藏领土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领土是西藏的一部分,全世界的心灵领土是西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心灵领土是全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的心灵领土是西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心灵领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对西藏可以尊敬五体投地恭敬供养求法学习顶礼参拜!任何一个国家万万不可以对西藏控制占有动武残杀骄横欺骗,西藏是属于天上的精神心灵上的,不属于任何国家,相反,中国心灵领土是西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永永远远不可分割成为世界的荣耀,终极真理和平自由和解脱的圣地,中共暴力控制西藏诽谤观音菩萨的化身达赖喇嘛是从道义上颠覆自己的不是民选的不合法暴力夺取的罪恶累累的政权!中共在西藏犯下的暴行杀戮是人类永远的耻辱,违背了人类的良知和道义!
     达赖佛是天上的精神是观音菩萨的化身,煽动诽谤误蔑仇恨达赖活佛会给世界带来混乱和暴力,中共已在西藏制造了地狱。达赖在西藏的地位的神圣性合法性他的高贵和权力是天生的世袭的!他不需要像中共那样用暴力和强盗逻辑巧取豪夺摧残生命欺骗奴役民众去获得政权和财富。永远的达赖佛永远的西藏,他们是天上的精神!人类永远的精神心灵家园!是全世界的高贵灵魂的归宿!让我们和无知愚蠢的中共一千次一万次的向观音道场西藏达赖佛五体投地的忏悔道歉清求原谅。中共强盗的逻辑亵亵了人类公义平等真诚慈悲和智慧!中共仇恨诋毁达赖将引起全世界人天共愤!让我们团结起来保护我们人类至高无上的心灵精神家园观音道场和观音化身达赖喇嘛不受中共的亵渎侵犯污染! 關於西藏和中國的聲明
     圖圖大主教
     我希望在西藏人民歷史上的這個重要時刻,表達我對他們的支持。對於我親愛的朋友,神聖的達賴喇嘛,我要 說:我和你站在一起。你固守非暴力,悲憫和仁慈。當我在做復活節的靜修的時候,最近的悲慘事件正在西藏展開。於是我知道中國指責是你引發了暴力行為。顯然 中國並不瞭解你,但他們是應該瞭解你的。我呼籲中國政府去瞭解神聖的達賴喇嘛,就像那麼多的人從他數十年的流亡中已經達到的瞭解那樣。傾聽他的關於保持克 制和平靜以及停止針對僧人、信徒等平民進一步暴力侵害的懇求。
     我敦促中國與達賴喇嘛這位和平領袖進入實質性的和有意義的對話。中國以其獨特的地位改變和影響著我們的世界。中國的領導人無疑是知道這一點的,否則他們就不會謀求舉奧運會。殺戮、監禁和折磨並不是體育運動:無辜者必須釋放,並給予自由和公正的裁決。
     我 呼籲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我尊敬的朋友阿博爾,訪問西藏並被提供方便去進行評估,並且為這一致使全世界呼求正義的事件向國際社會提出報告。高級專員應 該被允許由記者和其他觀察員伴隨其行程,他們可以說出真話以保證一個有力和高水準的公正討論平臺,從而使這個歷史的插曲——數十年的鬥爭,能夠獲得和平的 解決。這將不僅有助於西藏,它也將有助於中國。
     而為即將到來的奧運會準備接納世界的中國,需要確保世界的眼睛能夠看到中國已經發生變化,看到中國在國際全球事務中願意做一個負責任的夥伴。最後,中國必須停止貶低、責難,並以語言侮辱這樣一個人:他以自己的一生致力於非暴力,這就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神聖的達賴喇嘛。
     (李海譯)
     茉莉在她的文章里对尊贵勇敢的唯色和神圣的西藏充满了敬意和深情。”信仰即命运,这是唯色必须承受的命运。  被割裂的民族心怀痛楚
      一条绵延的中印分界线,把西藏民族割裂为两半:中国西藏和流亡西藏。笔者曾在印度访问流亡藏人社区,深切体会了他们望眼欲穿的思乡之情,这些心灵煎熬的痛苦,表现在许多藏族流亡作家的诗文中。但是,身在中国西藏的藏人如何看海外藏人,我们很少看到这方面的书面表达。 在北欧一隅撰写有关西藏问题的文章,笔者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些粗浅的文字,会被一些包括唯色在内的藏族知识分子迫不及待地传阅。由于当局罪恶的新闻封锁,境内藏人想要多了解一点海外藏胞流亡的情况,竟然需要通过我这个流亡汉人的汉语书写。 对整个藏地版图情有独钟的唯色,常常以深情的目光,遥望那十几万走下雪山、集体流亡的藏人---她那血脉相连的同胞,并为他们唱起一首悲哀的流亡曲: “……那些念念不忘故乡的人恰恰是终生遭到放逐的人,他们心怀痛楚地混迹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却不难辨认,因为他们敞开的额头上铭刻着一种隐而不现的记号……”。
     “唯色有福了。她以自己清纯向善的悟性,奔向一片博大的精神天空,一块充满佛性慈悲的心灵家园。然而,唯色的灾难也由此而来,她的那些纯洁优美的诗文,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大汉族主义政权,在她的《西藏笔记》被全面查禁之后,她被当局要求做“检讨”和“过关”。当她拒绝违背一个佛教徒的良心去谴责达赖喇嘛时,原来即将升任《西藏文学》杂志副主编的她,便遭受到一系列严厉惩罚:剥夺工作职位,丧失收入,没收住房,中止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不批准办理出国护照。这一切,从佛教的观点看,是权势者在给自己增加恶业,它将给唯色的修行带来善果。 ”
     “想要为这个罕见的文明做见证人,唯色紧紧抓住历史和今天之间的纽带。她风尘仆仆地朝圣,漫游,记录和采访。在具有神秘力量的八蚌寺,她秉烛阅读噶玛巴的传记。在德格印经院,她轻轻抚摸奇妙的印版而晕眩,并许下来世的承诺。在帕廓街旁的寺院,她和作罢法事的僧人一起清扫殿堂。───。左手腕上套一串念珠,背包里装着经幡、隆达和桑,怀着一颗滚烫的心,唯色踏上迢迢转经路。有一首歌常在她耳边响起:“啊──,我要投奔那芬芳的部落,我要过上那芬芳的生活。”
     神圣的西藏是我们全人类的精神家园,唯色籍着父母的缘起和高贵的灵性悟性,以及对本民族文化的无限的热爱和坚定的信念,听到了来自天籁的声音找到了世界上最芬芳的部落,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同样的福报,籍着父母的和西藏的缘起,我得以在西藏开始我的生命,回到佛菩萨的怀抱,我们有福了,中共有福了,世界有福了。
     妙觉慈智在北京报告
     2008-12-5
    
     个人博客
     http://blog.163.com/[email protected]/edit/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洪明:否定达赖喇嘛就是否定西藏长治久安
  • 达赖喇嘛的心願與北京的恐懼/李平
  • 格丘山: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图)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朱瑞:略述达赖喇嘛尊者对藏汉两个民族的贡献
  • 『新华社;达赖集团“备忘录”之我见』讀 後感/甲栋 慈旺
  • 曹长青:达赖喇嘛的绝望促台湾人觉醒
  • 阿衍:应该请达赖喇嘛直接投资国内民运进程
  • 达赖、人权、文化:东西方误读误解误会?
  • 张清扬:中国政府借民意施压法国政府取消会见达赖
  • 陈泱潮五致达赖喇嘛书(善本)
  • 陈泱潮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 傅芮岚:达赖喇嘛受骗记
  • 杜青林:达赖勾结法功轮和东突分子 妄图分裂祖国
  • 要求中央改变交恶达赖喇嘛的政策/高洪明
  • 后达赖时代将临:西藏会发生“新文化”运动吗?
  • 达赖喇嘛今天会见旅日华人/夏一凡
  • 诚实的达赖
  • 13世达赖喇嘛受够了满人的气
  • 达赖喇嘛要求撤军已是过去的事/卡桑坚赞(图)
  • 对中国政府失信心:达赖与海外民运亲密接触
  • 西藏旅台团体在台北游行 南非大主教图图公开信支持达赖喇嘛
  • 对中国政府失信心:达赖转向海外民运
  • 达赖喇嘛会见民阵筹组的民运代表团
  • 中国民众对达赖喇嘛的非暴力呼吁知之甚少
  • 达赖喇嘛的接班人:中国政府与藏人就活佛转世制度各执一词(图)
  • 中军正在挺进,达赖不得不逃亡——西藏问题历史背景 (图)
  • 达赖喇嘛呼吁藏人克制
  • “3.14”一周年,杨洁篪再批萨克奇:禁达赖到访应成国际准则
  • 温家宝:达赖放弃“独立”主张就可对话
  • 藏学副总干事谈“达赖去世后西藏问题不会恶化”
  • 达赖喇嘛印象/张朴
  •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境内外藏人的新年贺词
  •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境内外藏人的新年贺词 (图)
  • 噶玛巴逐渐浮升为达赖接班人:9年前逃离中国
  • 达赖哥哥呼吁流亡藏人保持冷静 与中共对话
  • 解密达赖成长经历:西方老师奠定其分裂思想 (图)
  • 纪念日将至 达赖哥哥谈西藏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