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点评吴祚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0日 来稿)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来源:观察 作者:张耀杰
     (博讯 boxun.com)

    
    
     新华社北京3月16日电,2009年3月16日出版的第6期《求是》杂志发表署名秋石的长篇文章,题目是《为什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不能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
    
     这篇文章的开场白写道:“胡锦涛同志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是党和人民团结一致、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根本思想保证。’为了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继续推向前进,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由这样一段话,笔者首先联想到的是鲁迅在《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中,批评左派文人郭沫若们的另外一段话:“创造社所提倡的,更彻底的革命文学,——无产阶级文学,自然更不过是一个题目。……从一个阶级走到那一个阶级,自然是能有的事,但最好是意识如何,便一一直说,使大众看去,为仇为友,了了分明。不要脑子里存着许多旧的残滓,却有意瞒了起来,演戏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惟我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家又不肯多绍介别国的理论和作品,单是这样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临了便会像前清的‘奉旨申斥’一样,令人莫明其妙。”
    
     比起郭沫若,“秋石”在“像前清的‘奉旨申斥’一样”,“脑子里存着许多旧的残滓,却有意瞒了起来,演戏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方面,是完全一致的;所不同的只是与时俱进地把70多年前的“惟我是无产阶级”的极端专制,改变成了更加正统的“惟我是马克思主义”的极端专制,同时又把鲁迅式的匿名免责的“奉旨申斥”继承下来并且发场光大。
    
     署名“秋石”的这篇“奉旨申斥”文章包括四个部分,其一是“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确立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其二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其三是“指导思想多元化的实质是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其四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必须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文章指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指导地位,不是个别人也不是一个党的主观意志决定的,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我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充分证明,没有马克思主义,没有新中国;没有马克思主义及其在中国的新发展,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文章还认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与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统一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只有在与实践的结合中、在指导实践发展的同时而又不断发展自身中,才能真正实现。在当代中国,坚持科学发展观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文章还强调,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只要我们在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历史进程中,既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原则,又不断进行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马克思主义就能在中国大地上焕发出更加蓬勃的生机与活力,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就会坚如磐石,任何力量都不能把它动摇!
    
     通读全文,除了上述无比正确的官话假话大话空话套话之外,最具有针对性的“奉旨申斥”,是下面这段话:“有人认为,多元化是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应该放弃所谓的‘正统’及一元化观念;有人提出,应该消解、废除‘国家意识形态’或‘国家哲学’,宣布‘马克思主义只是诸多学说中的一种’,马克思主义不应占主导地位;还有人把马克思主义分割为所谓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和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文化、思想方法和社会科学有它的地位’,但马克思主义不是意识形态。近来,有人把西方一些国家的民主、宪政观念鼓吹为所谓‘普世价值’,主张中国应把这些‘普世价值’确立为指导思想,与国际接轨,其实是与西方制度模式接轨。这些都是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挑战。”
    
     与这段话的“奉旨申斥”相对应的,是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人大报告中提出的“两个绝不”,即绝不照搬西方制度和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而所谓“秋石”,其实就是作为正统党喇叭的“求是”的谐音,他所代表的是直接“奉旨”于胡锦涛、吴邦国们的《求实》杂志编辑部的集体意识,进而也代表着大陆中国当下的意识形态“主旋律”。
    
     这里的问题是:既然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可以照搬到中国并且可以中国化,“西方一些国家的民主、宪政观念”及其多党竞争、轮流执政的宪政民主制度,为什么就不可以照搬到中国并且中国化呢?!既然“毫不动摇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可以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直接挂钩,“西方一些国家的民主、宪政观念”及其多党竞争、轮流执政的宪政民主制度,为什么就不可以与中国特色的宪政民主制度直接挂钩呢?!
    
     这篇文章公开发表后,读得最透、学得最深的,是著名文化学者吴祚来。他在落款时间为2009年3月19日的《与秋石兄绝交书》中,模仿“秋石”的“奉旨申斥”的话语技巧,彻底暴露了“秋石”和躲藏在“秋石”背后发布圣旨的“皇帝”们,借着来自西方社会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来抵制抗拒更加具有普世性生命力的“西方一些国家的民主、宪政观念”之中国化的自相矛盾和自欺欺人。
    
     2009年3月19日于北京家中。
    
    
    附:吴祚来《与秋石兄绝交书》
    
    
     秋石兄是秋天的石头,冷峻而有骨气,钢铁一样的坚硬,但却没有一颗善良温暖的心灵。
    
     我记得他小时候叫红旗(他表哥叫梁效),后来是小平同志关心他,改了他的名,叫求是,意思是别打着红旗躲猫猫,还是求是一些吧,为国民做点实事,说点实话。
    
     现在他有了文化了,改个诗意的名字,叫秋石,秋后的石头,有点冷,在点硬,但到了冬天的时候他也死不了,因为他是无血非动物。
    
     秋石先生祖父是犹太人,父亲是苏联人,母亲是中国人,因为祖父的关系,所以他对犹太人学者有感情,因为父亲是苏联人,所以他对前苏联政治家有点喜欢,妈妈是中国人,所以他用中国文字写作,会说中国话。
    
     秋石先生最近写文章说,中国人啊,最好还是用他外祖父的思想来管理中国,实现思想一元化,就是遵守他外祖父的那些十九世纪的思想原则,永远管制我们中国人的思想,似乎中国人永远不能有自己思想,永远不能独立思想,中国人离了他祖父那几本破书,就活不了,没他祖父那几句话,中国人都不知活着有什么意思。
    
     他祖父有什么思想呢?
    
     一是暴力思想,就是对有钱人、有权者进行暴力革命,全世界没钱人联合起来,管理世界统治世界。这种思想现在能用么,鼓动无钱无权的人对有钱有权的人实行暴力革命,这不就是颠覆政权罪么?
    
     二是阶级斗争推动社会进步,邓小平以来,中国人讲的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不是阶级斗争,中国人早明白了这点道理,怎么还要回到秋石先生祖父那儿去取经呢?
    
     秋石外祖父讲斗争,胡温讲和谐,南辕北辙呀,我们听谁的,当然听胡哥的,胡哥没思想?还得听秋石外祖父的思想?扯吧你。
    
     三是剥削理论,资本家就是剥削家,专门剥削穷人的,现在经济危机看出来了吧,农村人没有工作了,没有就业机会了,自己没钱了,国家经济也没力量了,原来呀,资本家是鸡,你养资本家,资本家就给你下蛋,鸡看起来剥削了养鸡人,但鸡可以不断下蛋给你吃啊,这蛋是什么呢,就是工资呀。你把鸡给杀了,谁给你下蛋呢?
    
     全世界人要都听秋石先生外祖父的,全世界人都得饿死或者回到原始社会过丛林生活,或互相斗争死了。
    
     秋石先生说,历史与人民选择了他外祖父的思想来统治中国。
    
     前苏联的历史北朝鲜东德国的历史南亚红色高棉波尔布特等等,都是历史与人民选择了你外祖父的思想,但结果呢?文革时代也是你外祖父的思想,结果呢,我想告诉秋石先生一个常识,就是,历史的选择,不同于现实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不能等同于公民的选择,人民是政治家口中的一个概念,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公民却不同了,公民每一个都有选票,通过选票来选举自己的执政党,选举自己领导人,人民能干什么?人民与历史躺在一块,与那些独裁者们一起,早“万岁”了。
    
     公民们才伟大呢,他们用税来养活国家,养活政党,养活执政者,因为他们是国家与政党的供养者,所以他们有自己神圣的权力,决定国家的未来,所以,决定国家与执政党的,不是历史,也不是人民,而是现实生活中的公民,这么一点小道理,秋石先生怎么硬是不懂呢,还是假装不懂,在那么混饭吃呢?
    
     我就不明白,秋石先生是公民,还是人民,如果他是公民,他通过纳税与选票就能证明自己是公民,而如果他是人民,他怎么能证明自己就是人民,人民是一张巨大的支票,只有独裁者才能使用它。有一点社会常识不得不告诉秋石先生,那就是科学是不能作为国家信仰的,只有宗教才能做[作]为信仰。为什么呢?
    
     因为科学是会进步的,如果你将一种思想视为科学,那么科学是会进步的,人类开始认为太阳围绕地球转,那就是当时的科学,后来以为地球是宇宙中心,再后来,太阳是太阳系中心,太阳系不过是银河系的一员,所以科学不能作为信仰,只能不断推翻前人成果,获得认识上的进步,科学不能作为信仰,十九世纪任何一个思想家的思想都不能作为信仰,无论是你外祖父的,还是别人外祖父的思想,都是站在那个时代看问题,现在拎出哪个学者,思想都比那个时代的人先进、科学。为什么呢,当代人能站在古代人肩膀上,古代人能站在当代人的肩膀上么?科学与社会科学思想不是解决终极关怀的,只有宗教是解决终极关怀的,所以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是历史认知中的一环,如果死抱某一个时期的某一位外祖父的大腿不放,只会使伟大的中华民族变得弱智,变得愚昧。政治家追求的,不是文化特色,不是宗教信仰,也不是利益,文化人追求文化艺术特色,宗教家追求信仰,经济家追求利益,政治家追求什么呢?
    
     政治家追求价值,也就是政治家为民族追求自由解放,追求民主正义,通过制度来保障这些价值观念深入人心并付诸实施,政治家如果追求信仰,那么就会政教合一,就会出现中世纪,政治家如果追求经济效益,那么整个国家就成了一个谋利的公司,政治家如果追求特色,那么就会有政客们在政治舞台上表演,不追求价值,只玩些特色,政治不需要特色,要的是价值,没有价值只有特色,那是浮光略影,贻害民族民生。
    
     秋石先生,你是黄皮肤的中国人了,还是说点中国人的话吧,别老是你外祖父说过什么,外祖父原则,伟大的胡哥和谐理论早将你外祖父阶级斗争理论扬弃成骨灰了,还有敬爱的温总理,他在答记者问时,说到他慈爱的母亲,八九十岁的老人了,对快七十岁的儿子温总理说,要用良心讲话。是啊,咱们中国人讲的,是天地良心,是母亲的良心,秋石先生,听自己母亲的话吧,对中国母亲负责吧,别对十九世纪的外祖父负责,让外祖父见鬼去吧。我们做有独立思想的中国人,我们讲良心,我们讲人性,我们讲科学,我们讲民主,我们感恩天地,感恩父母先人的养育之恩,你的外祖父对你个人可能有意义,但对我们无数中华儿女,带来的只有罪错,没有恩情!
    
     秋石先生,醒醒吧,做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别在那大胡子外祖父的膝盖下乞求一点所谓思想的残渣剩羹。
    
     2009-3-18
    
    阅读:1 次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 家园是我自己的
  • 张耀杰:评梅东海的《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农民土地维权研究》
  • 张耀杰:《南方周末》的报人风范及其它
  • 张耀杰:北京之大,容不得我一张书床
  • 张耀杰:女市长"斑马线"撞人的县政思考
  • 张耀杰:推荐80后思想者邝海炎的博客文章
  • 张耀杰:推荐杨恒均博客
  • 张耀杰:与台湾朋友谈马英九
  • 张耀杰:劳教制度摧残举报人(图)
  • 张耀杰:如沐春风:我所接触的张思之先生(图)
  • 张耀杰:没有书房,只有"书床"(组图)(图)
  • 张耀杰:明星的私德与官员的公德
  • 张耀杰:法学教授乔新生的诛心骂人
  • 张耀杰:公民社会与网络公民
  • 张耀杰:“疑罪从轻”的死刑冤案
  • 张耀杰:大学教授不可以强迫听课
  • 地归其主的地权宣言/张耀杰
  • 张耀杰:地归其主的地权宣言
  • 张耀杰:既要奥运也要人权—吁请政府当局善待胡佳先生
  • 张耀杰:希望师涛能够得到保释
  • 张耀杰:政协委员抄袭学者文章充当议案(图)
  • 张耀杰:“白宫书记”张治安再添命债
  • 张耀杰:基督徒李金城因申请游行被秘密关押
  • 张耀杰:李桂荣举报案出现转机
  • 张耀杰:诉中国艺术研究院人事纠纷案二审通报
  • 张耀杰诉中国艺术研究院人事纠纷案周三开庭
  • 张耀杰:关于“中共未來五年的權利分配”的郑重声明
  • 张耀杰:奥运施工将网络光缆挖断
  • 张耀杰:此处有声胜无声
  • 张耀杰:我是一个人权钉子户
  • 张耀杰:报告蔡武部长:二手房变成了出租屋(图)
  • 张耀杰:西藏人可不可反"藏奸"?
  • 张耀杰在“冲突与和解”研讨会上的发言片断
  • 张耀杰在“2005—2007中国新闻自由度研究报告研讨会”的发言
  • 张耀杰:中国雅虎首页转载《人民日报》文章违背实名制
  • 张耀杰:公盟研究员谈最高法院的尊严
  • 张耀杰:网络恐怖活动也是卖国
  • 张耀杰:31年前的今天值得纪念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