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國:從葉挺悲劇看牛年兩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8日 转载)
     来源:动向 作者:朱健國
    
     (博讯 boxun.com)

    
      黨外人士從不為中共信任
      牛年兩會召開期間,有兩個「花邊新聞」預示了本次「兩會」的深刻矛盾和極度虛偽。
    
      溫家寶總理二月二十八日在中國政府網與網民「網絡問政」,算得是牛年兩會序幕,它似乎讓人對三月上旬的牛年兩會寄予一點民主希望:鳥之將死,其鳴也哀;危機之年,「偉光正」可能被迫放下架子,真正來一點點民主?
    
      但二十三集電視劇《葉挺將軍》於二月二十三日至三月五日在央視黃金時段熱播,堪比《紅樓夢》第四回「葫蘆僧亂判葫蘆案」、第五回「遊幻境指迷十二釵」,乃預示牛年兩會悲劇的總綱──它讓人對溫家寶「網絡問政」的誠意與實效深感悲觀:中共向來只有民主的演技而無民主的實質,這從脫黨人士葉挺將軍始終不為中共信任的悲劇清晰可見。
    
      中共如何架空玩弄黨外人士,如何假民主真獨裁,這從葉挺與中共合作一生的悲劇,特別是「皖南事變」慘劇中,可以淋漓盡致地觀察。
    
      葉挺任軍長三年只有三天實權
    
      電視劇《葉挺將軍》此次一個重大功勞是,藝術地揭示了「皖南事變」的根本原因,實為中共厲行一黨專制的結果──首先,「皖南事變」的起因是中共先打國軍:一九四○年十月初,毛澤東令陳毅、粟裕領導的蘇北新四軍,以「黃橋決戰」圍殲了抗日國軍韓德勤主力一萬一千人,首開抗戰中「中國軍人圍殲中國軍人」的先河,這才讓怒氣衝天的蔣介石部署在三個月後以「皖南事變」報復中共。其次,新四軍軍部九千人最終慘敗於「皖南事變」,主要是葉挺任新四軍軍長三年,卻一直沒有實權,始終是「副軍長」項英以中共東南分局書記兼新四軍軍分會書記的名義調動新四軍──只是在「皖南事變」突圍失敗的最後危機中,項英於一九四一年一月八日深夜當了逃兵,毛澤東才於一月十二日電報授予葉挺軍長實權,到三天後葉挺被俘,葉挺實際上只在饒漱石(中共東南分局副書記)的監軍下,真正當了三天軍長!如若早讓葉挺按自己的正確決策指揮新四軍,新四軍軍部早就逃離了「皖南事變」,絕不會全軍覆沒。
    
      「皖南事變」後,中共一直將葉挺當新四軍軍長沒有實權的責任推給死去的項英,說是項英因看不慣葉挺的舊軍人作風而沒有放手讓其指揮新四軍。但史料揭示,毛澤東和中共從來就沒對葉挺真正信任。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中共將南方八省十三個地區的紅軍和游擊隊組建成名義上歸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主要是想借抗戰之名,騙國民政府之財源,建立實屬中共的軍隊。在蔣介石堅決不肯任命共產黨員當新四軍軍長時,中共才予變通,用葉挺當新四軍軍長來欺騙蔣介石。儘管葉挺與周恩來私交不淺,毛澤東卻對葉挺在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共後,受不了「黨的冤枉」而脫黨十年,成為沒有黨性的黨外人士,始終不放心。即使是葉挺一九四六年三月七日重新入黨,毛澤東也拒絕葉挺回到新四軍再任軍長,只讓他當一個與國民黨談判的軍事代表,依然不給葉挺任何軍政實權。
    
      在葉挺任新四軍軍長的三年中,葉挺一直無權直接與中央聯繫,機要科始終控制在「副軍長」項英手中,毛澤東和中央軍委的電令,皆是只發給「副軍長」項英等人來轉達,以黨員「副軍長」領導非黨員軍長。
    
      至此,可以說,「皖南事變」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對非黨幹部葉挺極不信任所致。而對非黨幹部極不信任乃中共專制傳統。無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建國後或是改革開放時代,這一對非黨人士極不信任的祖訓,從來沒有改變過。
    
      葉挺悲劇仍在「兩會」繼續
    
      葉挺悲劇遠不止於廣州起義,遠不止於「皖南事變」,遠不止於入黨後也只能當「軍事代表」,他一生飽受中共專制欺騙與壓制,一直持續到他死後六十八年的今天。
    
      葉挺悲劇在於,他雖然一直懷疑中共,但一直又抱有幻想;總以為不信任非黨幹部只是項英等個別中共官員的個性,沒有真正認識這正是中共的專制本質和黨性。一九二七年他參與中共的廣州起義失敗後,受到中共領導的肅反打擊,憤而到莫斯科向中共六大主席團投訴,再遭共產國際的專制,因而憤怒退黨,有了「中共是一個專制黨」的痛覺。但十年後抗戰爆發,中共以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忽悠他當新四軍軍長,葉挺再次中招。
    
      一九三八年秋至一九三九年夏,葉挺曾短暫覺醒兩次出走辭去新四軍軍長。但在周恩來的勸說下和在項英的「深刻的自我批評」哄騙下,三進新四軍的葉挺只能在「副軍長」項英領導下,慘遭「皖南事變」成為階下囚。
    
      身陷囹圄的葉挺,本當痛定思痛,明白中共永遠不可能真正信任黨外人士,卻又一次被周恩來的「關心」所感動,在獄中一再拒絕蔣介石的高官利誘,寫下了膾炙人口的自由詩《囚歌》。葉挺不知,「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呵!給你自由!……」如此場景在中共建立的新中國,要比國民黨的民國多得多!
    
      遠的不說,僅僅二○○九年的全國兩會,中共不信任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限制兩會代表言論自由的事例舉不勝舉。《南方都市報》數次披露:三月一日,赴京參加全國「兩會」的一百多名廣東省全國人大代表,皆以「臨行前集中備課充電」之名,在廣東大廈集中學習中央有關兩會紀律新要求──不得在會上擅自發表不符合中央精神的講話,人大代表必須按中央意見說話。三月三日兩會開幕後,不僅對所有記者封鎖代表房號,不讓記者直接到代表房間採訪,而且還禁止在代表所住賓館的過道採訪,使以往記者可以見縫插針的高效採訪今年無法進行。三月六日,政協委員尚紹華揭露:胡錦濤與兩會政協代表座談,所有發言者皆是唯唯諾諾地念誦事先審查過的講話稿,致使到三月十一日止,有三百零一名政協委員拒絕參加「兩會」。
    
      即便是喜歡扮演「親民秀」和「民主秀」的溫家寶總理,其二月二十八日「網絡問政」時,也公開禁止網民詢問「藏獨問題」和「六四風波」,上演了一場「公僕禁止主人」自由問話的專制新戲。試看今日兩會中的非黨代表,不正是當年葉挺在新四軍當有職無權的假軍長麼?若是葉挺健在,該明白了,民主之於國民黨,尚是多和少的問題,而對於中共,則是有與無之虛偽。今日新中國,「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絕無例外!面對如今大陸遍地的「躲貓貓」事件,葉挺的《囚歌》正好獻給「新中國六十年」。可以說,新中國六十年,年年都有葉挺悲劇,這既是中國歷屆兩會的寫真,也是新中國最神似的「政治文明」特寫。
    
    二○○九年三月五日
    於深圳早叫廬
    
    
    (原载《动向》2009年3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要破除「警察治國」思維─-訪問賀衛方教授/朱健國
  • 朱健國:江澤民時代敗壞了整個中華民族─沙葉新感動人的幾個新細節(图)
  • 朱健國:京奧浮誇,秀才有責─專訪「鳥巢」創意設計者艾未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