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检成现代“东西厂”?中国人人害怕的最大权力机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7日 转载)
    
    中共哪个部门的权力最大?管人事的组织部,还是管经济的发改委?或许都不是。因邓后中共再无威权人物,集体领导愈来愈依靠纪检监察系统控制和平衡权利,而在无官不贪的背景下,该系统整人方式五花八门,愈演愈烈,正演变成今日之“东西厂”,随未来中共核心人物进一步式微,该系统将终成尾大不掉之势,最终成左右中共政局的最大力量。
     (博讯 boxun.com)

    新年之际约会了一位朋友,茶间聊及内地经济形势,朋友一个劲叹息。他开有一家旅游公司,主要业务是内地的考察观光团。近因内地出国考察团突然减少而生意萧条,言及未来,对内地形势不报乐观。朋友认为,关键不在经济,而在权利争夺已现乱象。
    
    朋友说,前些天他接待内地某市考察观光团,团长(一位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是他多年旧友,该团长多次提醒他,要他一定安排好行程,一定要有考察,尤其是考察项目的时间内容一定要充分,要有记者的充分报道,考察之外,要把当地和带来的记者招待好。同时,随行的有两个很重要的人,一个是纪委的处长,一个是检察院的副处长。这两个人,团长要求考察项目时还是一定要让他们去,但要想办法让他们玩好。
    
    朋友一面答应,一面笑旧友过敏。该副市长大叹一声说,你不知道啊,前些日子某地以考察为名实则出国旅游之事被网上曝光后,出外考察便成惹麻烦之事。以前出国旅游都是美差,一般是某个部门组织,找个企业出钱,再找一些平时要拉关系的部门,比如纪检、检察、组织部的人,给这些部门一些名额,就组团出去了,名光考察,其实就是花国家钱玩。
    
    这次考察团本是另一个人带队,因为这位副市长马上要被提市长了,但现在的市长却想让另一个副市长上,就硬性派他带团来,一是关键时期让他不在国内,很多运作没有办法进行,二是设个套,如果出国出了什么丑闻,那可政治前途就全毁了。至于那两个纪委的人,一个是市长的人,就是来抓他的小辫子的;而那个检察院的,则是副市长的人,只要把他俩弄出去,他的人就会搞定那个市长的人。
    
    朋友强调,这里面透出一种很不好的信号。由于他负责旅游接待工作,对于内地纪检系统的作法,多有耳闻。他说,如果高层中纪委还能听命于中央,那么在地方上,可能已经不是这种情况了。一些地方,纪委书记的权力实际上已经大过了市委书记。去年广西某市为同一个项目前后来过两拔考察团,一拔是市委书记带队,由一位副市长陪着,没有招商成功;而当市纪委书记(纪委书记竟然插手经济,所为何来?)来时,则是由市长陪着,带的全是该市的企业家,招商竟然成功了,连投资者都知道谁更厉害。
    
    他听团里的人闲谈时,就能感受到该市纪委书记的权力实际上已经大过了市委书记。那个市委书记提了好几次人事,都被纪委书记否了,两个人斗得不可开交,直到纪委书记通过纪检手段,把市委书记提拔的组织部长送进监狱,双方才最后妥协,在人事安排的问题,两个人从此就是一半对一半。现在省纪委的一个处长,就会让地方市委书记发抖打颤。现在跑部进钱是明面,更重要的是跑纪委保官。
    
    朋友的话,让我想起了那个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在郴州市不就是一手遮天嘛。民间社会,多把现在的纪检系统称作“东西厂”,因为其权力早就超过了反腐职能,勾制罪名打击对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明朝为巩固皇权,强化专制,先后建立了锦衣卫、东厂、西厂等特务机构,对各级官员、百姓的日常生活进行全面监督,享有生杀予夺的大权。锦衣卫的创立者明太祖朱元璋惩贪法网之密布、行刑之严酷,甚至将贪官剥皮示众,营造了一个极其严酷肃杀的氛围。
    
    但贪污腐败之风并未就此收敛,因为锦衣卫本身就是个黑窝。明成祖为了镇压政治上的反对力量,设立了“东厂”,主要职责就是监视政府官员、社会名流、学者等各种政治力量,严酷打击反对派。东厂在设立之初,就由宦官担任提督,由于其镇压手段之残酷,甚至罗织罪名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而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污点。
    
    东西厂最终不仅没有抑止明王朝的腐败,而且制造了最大的腐败,明武宗即位,信用宦官。得宠的宦官刘瑾掌司礼监,邱聚掌东厂,谷大用掌西厂,互为声援,势倾中外。刘瑾又矫诏设立内厂,由自己管领,比东、西厂更残酷。刘瑾专权时期,整个明朝官僚集团贪污成风,吏治败坏到了极点。刘瑾的家财有金一千二百余万两,银二亿五千余万两,只此银子一项即相当于明朝六十年的国税收入。
    
    而现在的纪检监察部门,他们一般办什么案,查谁,也完全不是由谁腐败而决定的,而是权力斗争的方向决定的,他们的主子让查谁,他们就查谁,或谁伤害了纪检监察部门权力人物的利益,他们就查谁。查的方法就太多了。最常用的方法大搞逼供信,本质上与东西厂没有什么区别。一是有罪推定,前提当然是无官不贪。找个借口先把要打倒的人关起来,再查罪证,一般都是被查人心虚,在上了手段的情况下,难有不交待的,据说手段之酷烈,有些人受不了,连小时候偷过一只鸡的事情都招了出来。
    
    二是从被查人亲信下手。纪检监察部门的办案人员,手里都有大把空白的传唤证、搜查证、居留证等相关政法部门的证明(这就是“依法办案”),按需要,不经有关部门同意,随时开具,比如,给某个企业家开个税务稽查通知,把企业家带到某处“协助调查”。然后告诉企业家,不是查你,而是查某个领导,只要你能指认那个领导在经济上有问题,你就没事了。在利诱威逼下,企业家只要协助提供证明。
    
    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就把纪委变成了他自己的“东厂”,敢与他争利的党员、干部,一律“双规”。从2002年开始,曾锦春越来越频繁地借助“双规”手段,参与矿产利益的控制与掠夺。有多位受访官员说,一些官员因不愿将煤矿审批权交给他而被“双规”调查,或因得罪其本人而被调查和威胁。
    
    曾锦春不仅不是一个特例,而且可能正演变为常例。长此下去,纪检监察将成为中共内部人人害怕的最大权力机构。如果这种人治体制没有根本变化,未来中共的权力体制,肯定将以纪检监察为核心构筑。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未来的总书记或许要在目前身兼党政军三职的基础上,再兼一职——当代东西厂总督。
    
    作者:永平 来源:多维新闻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