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7日 转载)
    
    这位母亲的博客被谁强奸了?
    
    下面是母亲博客上的链接,http://xlxfyy.blog.163.com
    
    http://xlxfyy.blog.163.com/blog/static/34016510200903010423612/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工资单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中考的家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公安局……
    现在面目全非!
    原来的图片、视频、资料都没有了!按照网易的一贯做法,被推荐过的日志是不能够删除的,那么改变删除母亲大量被各圈子推荐过的日志者只能够来自政府了!
    
    而看过这位母亲博客的都知道,她的博客上记载的是她们母女2006-2009家破儿失的苦难遭遇,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共产党一贯宣传的武器,难道将她们害得如此悲惨的事件不能够曝光?
    
    这位年过半百的单亲母亲来自江苏无锡,2008年4月18号,她未成年的女儿因为她的上访神秘失踪在上海闵行区东兰路1111弄至今下落不明,痛苦的母亲求助无门,只能够靠上网来寻找诉说,可是是谁这样残酷连她辛苦打理的博客也要强奸?
    她为什么去上访?
    2006年由于养老保险被人为中断,又被拖欠工资,母女俩(女儿才读初三)四个多月在无锡城市无分文收入(据地方官员说是人平均GDP8000美元),在当地反映没有结果又跑到北京,第一次去北京将她们哄回去仍然无人理睬,2007年3月在北京又遭遇了官员的暴力,身份证也被扣押,母女俩不敢回去,孩子失学,无锡的家又被撬开,东西全部搬走,她们无分文收入,直到2008年母亲再次去北京,结果2008年4月孩子在上海租房神秘失踪。
    母亲的伤痛、母亲的悲愤、母亲的无助母亲思念和担忧孩子的焦虑只能够靠日夜上网发帖
    可是包含着母亲血和泪文字、耗费了母亲一年时间精力的的博客居然在一夜之间就被掏空了!
    
    
    孩子神秘失踪后多少人在弄虚作假,良心在哪里?
    
    失踪后母亲还被带到派出所做了改变她身份的笔录,2008年7月,母亲被上海古美派出所的户籍警察以及江苏无锡的警察哄骗出小区带到无锡又被关押,并且让她签下了不再找单位要工资的承诺。而流氓公仆为了混淆孩子失踪的真相,持续用各种无耻下流的语言来刺激这位母亲,令人发指!
    
    这位母亲出身在一个老中共党员干部家庭,只是一个善良的母亲喜欢文学的医生,在她的博客上,即使遭遇了如此大的灾难,也只是诉说自已的伤痛和请求大家帮助她呼唤孩子,为什么连这样的博客也被删除?还要强奸母亲的意志?
    
    难道删除了文字、图片、视频就能够删除了丑陋和罪恶?就能够删除母亲心灵上的伤痛?就能够让人们以为母亲的灾难结束了?
    
    没有实事求是的精神、没有面对现实的勇气,只用暴力去压制去屏蔽、结果只能够纵然犯罪,会激动=起更多的民愤!
    
    还人民说话权!还母亲的博客!还母亲哭诉权!还母亲为女儿清白权!还母亲寻找女儿权力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寻找孩子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神秘失踪的孩子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无锡人事局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给无锡市人事局局长的信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市长信箱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无锡市信访办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江苏省信访办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2007年元霄节的前一天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上访后的孩子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2008年离别前
    母亲连哭诉的权力、为失神秘失踪女儿呐喊的权力也没有吗?


    报案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