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白岩松周济揭浙大论文造假背后:“多栖”院士的利益纠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7日 转载)
    
    来源:央视-《新闻1+1》
     浙江大学通报论文造假查处情况,造假者被开除,相关责任人遭解聘。 (博讯 boxun.com)

    
    高校缘何屡显学术违规丑闻?学术评价体系存在哪些问题?
    
    论文造假牵出药厂暗战,扑朔迷离的丑闻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利益纠葛?是学术之争还是商业之战?
    
    利益之前,高校如何才能坚守公道,《新闻1+1》为您解析。
    
    
    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去年十月被披露的浙江大学论文造假事件已经经历了4个多个月,昨天(15日,下同)浙江大学校长杨卫通报了最新的处理情况,涉及论文造假的原浙江大学副教授贺海波被开除,所在的中药药理研究室主任被行政记大过并且解聘,同时,其所在的药学院院长、合作导师、工程院院士李连达不再续聘。
    
    岩松,怎么看待最近比较热的发生在浙江大学这样一个学术不端的丑闻事件?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我倒挺关注昨天的,因为昨天是浙大发布最新的一个结果,我相信对于浙大来说可能也是最后的结果了。昨天是“3.15”,同样是在昨天,教育部部长周济也恰恰在北京针对学风的问题而说了很重的话,昨天也是“3.15”,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学术界的打击假冒伪劣真是自觉地开始跟“3.15”这个日子紧紧连在一起。
    
    
    主持人:
    
    
    好,接下来我们就一起看一看这次论文造假事件。
    
    (播放短片)
    
    主持人:
    
    
    记者今天从教育部获悉,浙江大学对在国际期刊上发表造假论文的有关人员做出了处分决定,论文的造假者、药学院副教授贺海波由原解聘的处分追加为开除,对在知道自己被署名作为作者,但是没有提出疑义的中药理研究室主任吴理茂副教授做出撤销其研究室主任职务,并记行政记大过的处分,同时也撤销了他与浙江大学的聘用合同。
    
    解说:
    
    开除教师队伍,解除聘用合同,不再续聘院长,日前,随着对贺海波论文剽窃事件,三位相关人员处理结果的公布,这一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的事件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结果。去年10月16日,浙江大学药学院收到反映药学院副教授贺海波学术不端的邮件,收到该邮件后,学校在院校两个层面相继组成了调查组,着手调查此事。
    
    
    2008年10月23日,在学校着手调查贺海波学术不端行为一周后,“新语丝”网站披露了其一稿多投的行为。经过一段时间的演变,春节后,事件引起了众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的广泛关注,成为社会舆论的一个热点。在整个贺海波论文事件处理过程中,学校共核查了贺海波及其所在研究室相关人员涉嫌学术道德问题的论文20篇,其中贺海波涉及论文9篇,除作为合作者的一篇论文外,贺海波作为第一作者的八篇论文均不同程度的存在剽窃、抄袭原博士导师实验数据,以及一稿两投、部分图表数据张冠李戴、重复发表、擅署他人名字等严重学术不端行为。
    
    鉴于问题确凿,本人又供认不讳,学校当即做出了处分,去年11月决定撤销其副教授职务和任职资格,解除聘用合同。
    
    就在15号教育部召开的高校学术风气建设座谈会上,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表示,由于贺海波的行为在国内外范围内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学校决定将其开除教师队伍。而作为事件的另一主角----李连达来说,身为贺海波的合作导师,几年来竟然没有发现其造假的事情,发现自己名字被冒用后也没有及时公开回应,这些问题也成了很多媒体关注的焦点。有专家分析认为,此事也暴露出,目前我国不少研究机构热衷于院士挂名的问题,正如李连达所言,虽然他自2004年后就应聘浙江大学药学院院长,但只是兼职,而且每年去的时间有限,每次去更是只有一天时间用来指导研究生,还是集体开会的形式,这样的时间和精力投入自然很难对研究生们做到有效的指导、管理和监督。
    
    
    杨卫(浙江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
    
    
    从这件事情开始,我们也开始能够把这件事情,就是关于院士兼职院长的事情,能够进一步的梳理,明天我要给全校的主要的干部和老师,从贺海波这个论文造假这件事情说起,谈这个上面具体的关于学风建设方面所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解说:
    
    事件至此似乎有了一个明确的结果,然而当学术造假这一屡屡成为公众关注焦点的话题又屡屡发生时,学术道德所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却没有停止。
    
    
    周济(教育部部长):
    
    
    借助道德的力量,使之不愿违背学术道德;借助制度的力量,使之不能违背学术道德;借助社会力量,使之不敢违背学术道德。
    
    
    是“丢车保帅”?还是有责难罚?
    
    
    主持人:
    
    
    岩松,在节目开始的时候你提到了一个时间,就是昨天,昨天出现了这样一种说法,就是要把贺海波开除。但是咱们再把时间往前推,推到去年11月,浙江大学所做出的处理决定是“撤销其副教授职务和任职资格,解除其聘任的合同。”为什么在这样一段时间内会发生这样两种不同的处理决定?
    
    
    白岩松:
    
    
    其实显然处理对贺海波来说是更重了,由解聘现在变成开除,而且用了开除出教师队伍,有点清理害群之马这样的意思。但是恰恰在这一段时间里,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还是很大的,对他前一个处理的结果大家是不太满意的。其实这种处理结果不仅仅是针对贺海波,很重要的是针对的一个是主任,还有是院士。其实在这方面你发现这次没有什么太新的动作,你很难说对院士的处理叫处罚,因为只是向大家通报,聘任期届满之后我们就不再续聘了,有可能原来聘任期满了就不再续聘了,因为院士已经75岁了,所以这种结果只能叫处理了一下,不能叫处罚。但是为什么要处理副教授,首先他是当事人,论文造假的确出在他身上,另外去年下半年刚刚留校成为副教授的,不背任何感情面子等等很多债,开除掉就开除掉了。这倒让我想起前不久看到的事件另一位当事人,就是那个教授,曾经在自己的博客里对上一次处理是这样表达的,“干嘛就牺牲兵马来保将帅呢?这显然是丢卒保车的一招,他说其实对这个年轻人不公平,因为什么情况都没有落实,有的时候真正要成为将帅得是会保护自己的兵马。”
    
    
    主持人:
    
    
    我们把问题分开来看,我们先来看所谓这个兵,就是贺海波,他有二十余篇论文涉嫌造假,而且其中八篇是第一署名人,他在国内外很多期刊上进行发表。我们怎么没有一种把关的方式不让其造假?
    
    
    白岩松:
    
    
    其实很有意思,当时这件事出来之后,校方开始对他们整个研究室来进行涉及到学术道德问题的一共有20 篇,其中涉及到贺海波这块是九篇,这九篇其中八篇左右都是联合的错误,不光是一个错误,不光是抄袭,还涉及到滥用其他人的署名等等很多因素加起来。有的时候你会去怀疑,院士的确不知道,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叫经笔迹鉴定,那个署名不是院士的。别忘了,还有一个中间人,吴理茂作为一个通讯署名作者,他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他是我们的院士从北京带到这里来当主任的,他当主任,这个论文在发表之前要多次修改,也就是说,主任应该是知道你署了院士的名字,他如果觉得这是冒用的话为什么不给删掉呢?还是一种潜规则,已经变成了明规则,大家这么做的,署上院士的名更好发表,其实可能是没有留下证据,但是事实上是存在的或者接受的。但是我们现在只能做出这样的怀疑,因为人家也鉴定了笔迹等等,所以有很多事的确恐怕没那么简单。
    
    
    主持人:
    
    
    你刚才提到一个将和兵马之间的关系,现在我也看到网上有一种说法,对主任也好,对副教授也好,应该有非常明确的处罚,但是对院士给人感觉“刑”不上院士。
    
    
    主持人: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
    
    
    白岩松:
    
    
    你就在出台一个好政策的时候,鼓励产学研结合的时候,也要想到它的副作用,就像生产任何一个药品都要进行药理实验,既要考虑它的好效果,也要考虑它有什么副作用,我们明显是仅仅考虑了它的好效果,而针对它的副作用缺乏防范的机制。
    
    
    主持人:
    
    
    实际上把科研院所和企业两者之间有机结合,让人感觉也是一件好事,比如企业需要科研,同时科研院所也需要经费,但是如果把它俩直接联系在一起,就容易出现一些问题。
    
    
    白岩松:
    
    
    我注意到这次跟院士谈话的时候是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话里有话地在敲打着院士,虽然院士岁数不小了,75岁了。他其中有这样一句话,说“一定要公正、客观、科学地对待产品的评价。”潜台词你就理解,我们还是在产学研结合中有一些科学家和院士不能够公正、不能够客观、不能够科学地来评价这个产品,因为跟自己的利益可能紧密连在一起。这里我不妨要多说两句,我觉得很大的一个问题在于,我们的院士选拔机制首先就面临巨大的挑战,为什么?这是原来一位非常受人尊敬的院士----王选当着我的面对我讲的,王选说:“我是院士,但是这只是一个虚名,只是一个荣誉,因为我最有创造力的时候是在三四十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真正能出来东西,等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力能创造出东西的时候,院士这名号来了。”我们现在很多的院士都是这样,岁数大了他已经不能在第一线了,但是他成为院士了,好多人都打算扛起他这面旗,因为能换博士点、能换重大科研项目,能拉来钱,能很容易发表论文。于是,无数的利益寻求者围绕在一个又一个院士身边,扛得住的好院士,也有扛不住的,我不妨举这句话为例,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在2008年的工程院第九次大会上讲了这么两句话,大家想想,“院士群体科学道德面临挑战,学术腐败现象令人震惊。”
    
    
    主持人:
    
    
    实际上刚才周济部长提到“不想”、“不能”、“不敢”,我想我们应该从“不能”和“不敢”上做文章,比如像科研院所和企业之间直接捆绑在一起,能不能中间出现一个基金会,让这个企业把钱放在基金会进行这方面的资助科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白岩松炮轰体育唯政绩化/祝长玉
  • 白岩松“炮轰”盐城水污染:偷排是公然投毒
  • 暮年白岩松对中国足球的批评正是知识分子的悲哀
  • 白岩松:于芬凭什么敢叫板 ?(图)
  • 白岩松:看病贵,看病难,看懂医改方案也很难
  • 评白岩松、陈季冰的贫富观和民意观/奚兆永
  • 白岩松已步入中国富豪之列/麻兆森
  • 白岩松,民意是权利不是讨价还价的买卖!/鲁国平
  • 关公战秦琼 白岩松何时下课?
  • 白岩松为富人辩护惹来网上激烈辩论
  • 昝爱宗:可惜国务院已经内定白岩松代表CCTV向温家宝提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