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纪委成了非法拘留所?政协委员炮轰中纪委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3日 转载)
    
    两会上爆出中纪委涉嫌长期非法拘留一年半而不给任何说法的丑闻。
     (博讯 boxun.com)

    委员激辩副部级官员双规一年后仍无说法
    
    
    昨日上午,全国政协会议就“两高报告”举行小组讨论。结合“何洪达案”,四位全国政协委员针对高官被“双规”前后为何语焉不详一事展开激辩。其中,监察部副部长屈万祥作为“知情人士 ”成为全场焦点,而他的话语从起初的“细节不好说”,到最后的“这个是应该注意改进”,引人深思。
    
    
      辩题事件
    
    
     孙永福:为啥干部被叫走一年多仍无说法?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永福在发言中说:“司法公开方面,我希望纪检部门和司法部门能做更多的事情,在不涉及保密问题、不涉及案件审判问题的情况下,能不能多做一些工作?比如铁道部,某个干部刚开始是被中纪委叫去了,也不知道什么事,过一段时间又说他被双规了,但这也是初步的,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审理了很久以后,说是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这个东西可能少数领导干部知道,但一个中央任命的干部,一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一年多不在岗位上,跑哪去了?大家要问这个事,总是要有个说法吧,现在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了,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屈万祥:就连铁道部部长也不清楚
    
    
      “这块儿是我负责,我知道一些具体情况,目前看,铁道部那儿暂时就一个何洪达,我今天之所以敢说出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已经进入程序了,要说为什么现在不适于公开呢?因为它不同于一般的行政事务。”监察部副部长屈万祥解释说。
    
    
      屈万祥进一步解释不能公开的原因,因为案件从纪检监察部门开始调查起,就是一个没有确定的状态,“说这个人是贪污还是受贿,贪污了多少、受贿了多少,当把他双规起来的时候,我们能告诉的只有你们部党组,说这个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了,要移送司法机关,但细节不好说”。屈万祥表示,具体的情况,特别是涉及到的钱数就更不好说了,“纪检监察机关,包括检察院,在提起诉讼之前,数字可能是变化的,所以不好公开”。屈万祥指出,除上述原因外,还涉及到案件调查问题。案件调查过程中,一旦什么都公开了,那这个案子就没法办了,有个销毁证据的问题。“比如‘何洪达案’,就连铁道部的刘部长(刘志军)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到时候法院一判决,肯定就公开了,大家就都知道了。”屈万祥说。
    
    
    田聪明:不说肯定是过不去的
    
    
      作出一番解释后,屈万祥的手机突然响了。在他到会场外接电话的时候,会场内的各位委员纷纷在小声议论着。“原来你们那儿的何洪达被‘带走’了啊,我一直都不知道。”“可不是吗,都一年多了,问谁谁都说不知道,后来大家也不问了,干脆就瞎猜。”孙永福说。
    
    
      约5分钟后,屈万祥回到场内坐定,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委员对此事发表看法说:“你不说,人家说。这就是一个公开到什么程度的问题,案情固然是保密的,但这个事情也要分怎么说,一定程度,一定范围还是可以说的,但是,不说肯定是过不去的!这就是我的感觉。”坐在田聪明不远处的柴松岳也表示,非常认同这一观点。
    
    
      屈万祥:我们应该注意改进
    
    
      听到两位委员的一番话,屈万祥表示:“我补充一点,随着我们政务公开、党务公开的推进,现在确实有些制度应当改革,很多消息现在都是‘出口转内销’,实际上人家外面都在报道了,内部领导干部还不知道,这确实是需要改进的地方。”
    
    
      屈万祥再度以“何洪达案”举例分析,这件事情首先可以跟党组说一下,但这个人不在工作岗位上了,哪去了?怎么回事?大家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好。屈万祥顿了一顿说:“我觉得应当采取一定的方式,告知党组时讲到什么程度,告知广大干部时讲到什么程度。从党务和政务公开角度,人家是铁道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级干部,有些事情应该讲,这个我们是应该注意改进的。”
    
    
    话题讨论
    
    
      烟酒该不该纳入受贿
    
    
      田聪明:天价烟的事情也是,刚开始在网络上炒得很凶,他们说这个人没什么,可最终过了几天,又有事情了。这个怎么解释?
    
    
      国家电监会主席柴松岳:现在说领导干部受贿,都会把好多年的累计起来,比如来了几个老朋友,送几瓶酒、几条烟或者一点土特产,事发后,这些都要累计到受贿金额当中去,如果说送5000元以上的算算还可以,这几百块钱的东西都是情谊上的往来,有必要都算进去吗?反观现在县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群众都在讲,他们哪个不是在抽大中华,真正自己掏钱抽是不够的,如果都查下来,你说结果会怎么样?
    
    
      屈万祥:这个问题,我们在办案过程中会注意,我可以跟您保证,我们中纪委办的案子,说一个干部收了人家几条烟,收了人家几瓶酒,把这个作为严重违反党纪的来处理,没有这个事。
    
    
      柴松岳:还有个问题你们要注意,现在还有送卡的,人家春节送2000元的卡,“五一”送2000元的卡,中秋送2000元的卡,一年有个万余元的卡,几年下来也好几万呢。
    
    
      屈万祥:卡还是不错的呢,有的直接送现金,逢年过节送两三千现金。
    
    
    另一委员:也有送购物卡的,这个怎么算?
    
    
      屈万祥:现金不准收,购物卡归为有价证券,那肯定是要算到受贿当中的。
    
    
      孙永福:在起诉方面,我非常赞成能不起诉就不起诉的原则。起诉标准方面,据说各地掌握的口径可能不一样,有些地方可能30万都不起诉,有些地方可能 10万就起诉了,这些东西理解起来困难一些。我的看法是,能够挽救的还应该尽量挽救,比如说给他行政处罚或党纪处分。这几年我接触到很多人,深深感触到这对一个家庭甚至对社会稳定太重要了。
    
    
    屈万祥是全国政协委员,也是监察部副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
    作者:人权关注 来源:九派神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