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软禁前前后后:蒋彦永的诉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3日 转载)
    
    来源:中国观察
     蒋彦永下面我将此事件简单的经过诉说如下: (博讯 boxun.com)

    
    2004年2月25日起我将我写给两会和中央领导的信,分别经301医院领导、政协礼堂、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和万寿路邮局及一些大会代表上送。我本人从未将此信送上网也没有委托他人送上网。3月7日晨我接一电话,对方告诉我在博讯网上登了我给两会的信。我当即打电话给我院政治部领导,告诉他们我接到电话的内容,并表示我要在网上发表声明。院政治部阮经请示上级后同意由我发表一声明。3月25日上午政治部阮主任、宣传处姚处长等三人来到我家和我商量如何写声明的事。我先提出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请姚处长先拟一稿。姚表示还是由我自己先写,他们看后同意就行。
    
    我的第一稿如下:
    
    我 的声 明
    
    前不久,我写了一封给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共中央及国务院领导标题为“关于为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的建议”的信。
    
    此信是通过我院领导及其它党内正规屈道上送的,并未向媒体或其他人员透露。
    
    但不久得知此信被公布于国外网站上,并被大事抄作。故慎重发表此声明。
    
    他们看后提出是否可以不要写上标题为“关于为89年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的建议”。而只写发了一封给两会领导的信。我说如不写那标题“关于......”,那我何必要发表什么声明呢!他们只好同意那样写。接着他们又具体地把我文字中不对的地方作了修改,如《屈道》改为《渠道》、《大事抄作》改为《大肆炒作》、《慎重声明》改为《郑重声明》。最后我抄后就成为我的声明定稿。
    
    我 的 声 明
    
    前不久,我写了一封给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国务院领导,标题为“关于为89年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的建议”的信。此信是通过我院领导及其它党内正规渠道上送的,并未向媒体或其他人员透露。
    
    但不久得知此信被公布于国外网站上,并被《大肆炒作》。我认为不该利用我的信进行炒作,故郑重发表此声明》
    
    蒋彦永
    
    2004,3,25
    
    因为我自己从不送任何材料上网,不知道如何将此信发上网,他们答应将信拿去,帮我发上网,并会告诉我,发到哪个网,我可以去查证。此后一周内我每天都追问,是否发了。他们答已经送总后请示,后又说总后也已上送请示,一旦发出就会告诉我。后来我一周问一次,他们都说还没发,最后就不了了之。
    
    3月26日下午,总后纪检部高部长、尹干事等三人来我家和我核实我给两会写的那封信的内容。从3月26日到4月9日,他们来了6、7次。把信分段,主要核实杨尚昆的谈话、陈云的信、有关“开花弹“问题、整封信的起草、修改及与哪些人商量过、信印发了多少封及如何上送和送给哪些人、和丁子霖联系的情况。
    
    
    
    
     高等是分多次和我核实我的信的内容的,最初我曾提出,你们来三人,谈话都可以记录,我只一人,我说的和你们说的我无法记录,是否可以放一个录音机(我当时拿出一小录音机放在桌上)以便将来对谈话的内容有个可查照的根据。高就表示,我们的谈话他们现在虽做了记录,但将来要上报前,他们会将谈话的内容整理成文,给我看后,我同意,才能上报。我就收回了录音机。后来他们将核实的材料分四部分打印成文,每份均由我看后并提出修改的意见,他们再改后打印出,最后定稿后我签了字。
    
    关于我们申请去美国探亲的前前后后。
    
    2004年4月中旬我们就打报告将于6月14日去美探亲。此后多次问院政治部阮主任等,他们都告诉我,报告已经301医院送总后,总后也已送总政,让我们耐心等待。鉴于2003年我们申请出国事一直等到我们离境的前一天才批准,幸好我们已提前办好了签证,买好了机票,才没耽误出发。所以我们向领导说明我们也要提前买好机票,办好签证。我们所做的每一步都如实地告诉院政治部。如我们在4月初就定了机票,出票的日期一再后延,直到不能再延的5月17日才买了机票,当天就告诉了院政治部,并告之我们马上就要去办签证。院方只是告诉我们他们也和我们一样不断在催上面,一旦有了准确的信息马上就告诉我们。5月21日我们去中信银行办了签证,告诉我们5月25日后就可以去美国使馆办理按手印程序,办完后很快就可以拿到签证。这些情况我们几乎每天都向301医院领导通气。5月27日我和政治部阮主任等谈话时,我明确地问阮,上面领导有没有不同意我出国的意思。他答他没有听到这种意思。我说如果上面确实有很充分的理由,告诉我,我也可以根据情况改变我们的计划。5月31日下午宣传处姚处长告诉我,院郭政委要和我谈话。我4:40到院政治部,政治部孔副主任等在会议室见了我,他告诉我郭政委临时到南楼有事,让我稍等。一直等到快5:30,阮主任等来说郭可能来不了,由他们和我谈。他们问我最近有什么事。我告诉他们明天(6月1日)我们要去美国使馆按手印,并已经定好了医院的车。他们说六四就要到了,现在国内外各种反华势力活动得很厉害,让我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别人利用,并又提出是否可以离北京出去疗养些日子。我表示我不会去疗养的,等我去美探亲后,在我女儿那里可以很好地疗养。
    
    
    
    
     事情发生突变,2004年6月1日我和老伴被非法绑架
    
    2004年6月1日事情发生了突变,(自6月1日到7月19日的情况我均有比较详细的记录,我写的材料均有两份,但在7月19日我回家前,他们将我手头的材料全部搜去,当时告诉我其中一份将来会还给我,但后来他们又变卦了,说这些材料不能还我了。看起来他们所做的事是见不得人,所说的话都是骗人的。所以下面都是我凭记忆写的,时间内容不全十分准确): 2004年6月1日上午我安排好了几个手术病人的事,就打电话给车队要车。不久接电话,司机告诉我们车已到楼下。我们下楼见到的司机正是昨天送我们去民族学院的那位司机。他告诉我们今天他的车刚出了毛病,改了一辆面包车。我们就上了那辆大面包车。车本应该从南门出去,但那司机告诉我们刚来的时候南门堵车,所以要出北门(他们就是那样无耻地教唆年青战士说谎骗人)。当车快开到北门时,突然停下。车门一开冲上来8位高大的战士,他们把我们两人分别强按在座位上。车立即开出干休所向西驶去。我们当即大声抗议,你们怎么能绑架人,那位姚处长坐到前面司机旁。我不断大声叫喊,你们怎么可以采取那样的绑架行为。姚只好让战士放松我们,并告诉我们马上就可以到的,到那里后就会告诉我们怎么回事的。约半小时后,车开到了西部一个部队的招待所。我们被领到三层的一间大屋,里面已经坐了301医院的朱士俊院长、郭政委、总后政治部文副主任及其他5,6人。由郭先说话,他说:我们把你们请到这里来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现在六四快到了,外面会有各种人去找你们,对你们的安全不利。你们到这里后,可以好好地休息,学习,提高认识。我当即说,你们那样地把我们绑架来,能说成是请我们来的吗?仲慰也说,明明是绑架,还说得那么好,是请,能有那样的请法吗?总后的文说,希望你们能理解领导对你们的关怀,外面很乱,在这里你们可以很安静地休息、学习。我问,你们这样做有什么文件根据,抓我们也该有一个批件,请拿给我们看。他们说现在还没有,很快就会给你们看的。我说,你们还没有拿到正式文件就可以抓人,那还有什么宪法了。朱也帮着说,领导是为了对你们好,安排你们到这里来休息,希望你们能理解。我当即问他们要了纸,给胡锦涛总书记写了一信,他们突然把我们绑架到那里,还全是违背宪法的,他们可以那样无法无天,对16大的精神完全是背道而弛的。要求党中央过问他们这一非法行为。信写好后请他们给复印一张留个我,信请他们尽快上送。他们开始推托说那里没有复印条件,经我力争,终于在下午拿了复印的信给了我,并告诉我原件已经逐级上送。我接着又写了脱离军队的声明,我对他们说,你们所以敢如此无理的对待我们,还不是因为我们还算是军人。我现在声明退出军队。我给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写了一信,说明我们是在1954年自愿申请经批准后参加军队的。现在早已退休在军队已不担任任何任务,现在我要公开声明自愿要求退出军队。该信也请他们复印一份给我后,请他们即刻上送。
    
    
    
    
    
    
     7月15日尹干事要我将如果能改为回家审查后我保证做到的几条再稍改一下,他马上就急上送,他答应晚上可能随时来告我结果。7月17日尹干事来,他告诉我昨晚他来时我已睡着,所以没叫醒我。告诉我不要急,要耐心等待。上面还未最后决定,他算了一下“两规”已经一个多月了,何时能了,能否先回家等,已经多次上报,要我耐心等。7月18日上午高、尹等来告诉我可能马上就能回家去接着审查。让我把东西整理好。下午他们又来告诉我晚上回去。但不能马上告诉美国的女儿,要等第二天早上尹来告诉我如何和女儿通话。当晚我就回了家。
    
    7月19日上午尹和阎干事来了,很简单地谈了一下,后来他要我把我所有写的材料交给他们。我在去做胃镜前已将主要材料都放入一大信封,并加了密封。我告诉他们我怕我不在时材料被别人看到,所以加了密封,他还称我真有点头脑。但他还要把我后来对7月以来的每日所做的事的记录也都要拿走。我说,这些我写的出来的你们手上都已有了,我手上的都是复印件,现在先交给你们是可以的,等将来我的问题做了结论后都应还给我。他没有很明确地表态,只是含糊地说将来再说。他离开时告诉我高要来看我,我还误以为是301的高主任要来,等了很久没来,我就请看我的人打电话催高来,但到中午还没来。下午3:00多尹、阎和高部长来了。高的说话意思是我的保证他们都看了,写的很明确,一定要做到。回去后他们还会进一部和我谈些问题,审查的时间让我不要急。我说我希望看到“两规”的文件,在时间规定上,纪律条令上明确说,一般在发现违纪行为45天以内给予处分。高说现在对我是按党员“违纪立案”,“两规审查”,时间可长到3个月,甚至更长。我请他给我看有关文件,他答应会给我看文件的。他又说我回去后如能严格遵守保证,那么做结论的时间就会缩短。我表示我写出的保证我一定会做到。晚饭后301高主任来了,同来的有纪委郑俊付主任。先说的和下午高部长说的相似。这时所有陪我的战士干部及医生护士都来和我表示告别,我也向他们表示对我的照顾十分感谢,也对他们为我已经有快两个月不能回家表示歉意。快九点时下楼,由尹干事和郑俊副主任,加一个战士和我同车(面包车)。路上我问他们是否对电梯工做了安排,他们又说忘了。好在开车的是周灿根,他到5号楼先下去让电梯工离开了。我就顺利地回到了家。他们事先已告诉了仲慰,所以我们见面时很安宁,当然是很高兴的。未未和小庆都在家,我和未未搂抱了一下,问他又长高了没有,他说没长高。对庆只是很高兴地握了手。尹只是告诉我们明天约瑞上午11:00来电话,他会先来和我谈如何和瑞说。他们呆了不久就离开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软禁十个月:蒋彦永上书胡锦涛促道歉
  • SARS医生蒋彦永维权致信中共领导人(全文)
  • SARS医生蒋彦永上书胡锦涛要求道歉
  • 蒋彦永拒绝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
  • 中国拒绝蒋彦永赴美领取人权奖
  • 我们签名,表达我们严正的抗议!我们签名,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蒋彦永!
  • 蒋彦永: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