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魏杰的马后炮/王达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3日 转载)
    
      中国着名经济学家魏杰,近日在接受《广州日报》的专访中,不断暴露出马后炮的经济学言论,让人对其一致以来的理论观点产生怀疑。
     (博讯 boxun.com)

      马后炮言论之一:“中国经济最主要的问题是转型问题,要从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拉动型,从1998~2008年,中国一直是出口导向型,出口对GDP的贡献达到40%,2007年是37%。按照正常的标准下,一个国家的出口占GDP最高不能超过25%,超过这么多出口导向型这个模式就很麻烦。它会导致两种风险,外汇大量流入中国,央行必须发行大量的人民币去对冲外汇,人民币太多了,最后就导致通货膨胀,胀死。一旦国际市场不支持你的出口,这个时候生产能力过剩,企业就倒闭,就憋死。这两种风险中国都遇到了,在2007年是差点胀死,2008年又差点憋死。我认为,正常情况下,消费和投资占GDP的贡献要达到75%,其中消费又应当占到消费和投资两者总和的60%。”可见,既然知道“一个国家的出口占GDP最高不能超过25%”,为何不在十年前就早点说?可是,那时的他恰恰鼓吹的是以低成本优势,促进低档次消费品出口型经济的发展。
    
      马后炮言论之二:“最先出现经济复苏的国家我认为还是美国,因为美国的根本经济根基并没有受到影响。美国经济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就会复苏。”可是,众所周知的是这次从美国开始的金融经济危机,并非是因为美国经济根基的问题,而是因为美国金融工具的泛滥成灾所连累。当金融体系还没有恢复的迹象时,本次危机波及的实体经济,只会更坏,不会更好,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尤其对于今天如此剧烈的金融风暴,在其发生之前,人们似乎没有听到过魏教授有什么超前的预报,哪怕是只言片语也没有。可见,是马后炮无疑,而且还乱放。
    
      马后炮言论之三: “启动内需我们错过了十年” 。言下之意,目前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的中国经济市场的消费不足,是十年前的经济政策导致的偏差。然而,提出上述结论的魏教授,恰恰在十年前却在大张旗鼓地鼓吹两个论段:一是制造中心类型论,二是成本比较优势论。
    
      他的“制造中心论”的特点是:一个国家要么是机器设备制造中心,要么是消费品制造中心。显然,他的观点在于把国家经济结构绝对地划分为两种类型。不仅如此,还在所谓的“比较优势”的概念变换下,让中国认为自己只能是从事低档次的消费品制造中心,从而为外向型经济在全球金融危机下的被动局面留下隐患。
    
      他说:“任何一个国家要成为世界制造中心,都必须要在下述这样两种比较优势中,最起码要拥有某种优势:技术优势、成本优势。”
    
      他的“比较优势论”的特点是:“通过成本优势而生产出比别国更为便宜的产品,也就是说,在产品具有同等的性能及质量的前提下,能生产出价格上比别国所生产的产品更为便宜的产品,从而通过低成本而成为世界制造中心。”
    
      他还说:“按照上述两种不同性质的世界制造中心的划分标准来看,我国目前只能选择的是成本性质的世界制造中心,也就是以低成本优势而成为世界制造中心。低成本优势可以由两个方面的原因形成,一个是因为劳动力比较便宜而成本低,另一个是由于管理高效化而成本低。我国目前的低成本优势主要是由于劳动力比较便宜而形成的,并不是因为管理高效化而形成的。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劳动力还是比较便宜的,尤其是我国目前的农业经济中存在着巨大潜在失业者,而且贫困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存在着大量的贫困人员,他们对收入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工作干,能够维持自己生存,就愿意上岗,从而使得我国劳动力更为便宜,由此决定了我们能够作为成本性质的世界制造中心而存在。”
    
      正如他十年前所说,中国在比较优势下,确实发展成了出口型的低档次消费品生产大国,农民工工资底在于他们只要有工作维持生计就行。话说回来,谁愿意拿低工资?事实上,我们的工资水平恰恰不是劳动者可以说了算的,劳动力过剩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值得注意的是,一个着名的举足轻重的经济学家,不仅没有研究过农民工涌入城市的最基本原因,反而要大肆宣扬他们并非自愿的低工资需求,这是极其不应该的。
    
      显而易见,十年前就因民众一致以来的低工资而形成的消费不足,正是与魏杰这位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的当年的所谓低工资低成本的比较优势之经济理论相关的。
    
      今天,魏杰这位着名的经济学家,面对媒体的专访,公然地以批评的观点向世人表白:“启动内需我们错过了十年”。显然,他非但没有一点点自责的反思,反而是一副指责他人的态度。人们不尽要问,这位善于用经济学理论来引导人们思想的魏教授,壶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中国出口型经济增长方式,在今天的全球金融经济危机中所面临的一些被动,他魏杰该不该负一点点责任?他对中国经济过去的发展政策,是否还有其它方面的误导?
    
      当然,魏杰教授在本次接受《广州日报》的专访中,还是说了几句具有公心话:一是巨型投资要注意反腐。二是要提高民众收入。三是要提高个税起征点。四是房地产价格应该降低。遗憾的是,广大民众几年前就在大声疾呼的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惊闻沱江大桥炸都炸不垮/王达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