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3日 来稿)
     “躲猫猫”事件出来后,云南方面在广大网友质疑声中,说李荞民之死是在放风中遭牢头狱霸所为。看守所里及放风是怎样的?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首先,有必要说明看守所、监狱、劳改农场的性质。许多人包括蹲过监狱的人也把上述3个单位都统称“监狱”,通俗宽泛的讲也不能算是错。不过,这3个地方的隶属单位不同,其管理性质和强度也不同。看守所的上级是公安局,在押人员大多是正在审理中的未决者,从法律层面讲还不能称是“罪犯”,区县级的分局看守所也承担拘留的职责。看守所的管理是最严的,属于一级管理强度。因为这里主要是审理案子,如不严厉,那么同案之间或其他因素发生“串供”会不利于审理案情,同案也不允许关在同一个号(房间)里。 (博讯 boxun.com)

    
     监狱和劳改农场的上级单位是监狱管理局(以前叫劳动改造管理局),此局隶属于司法部。这两个单位都是已决人员,即法律层面的“罪犯”,判完刑期从看守所出来分到这里进行所谓的改造,同案人员分在同一个中队、一个屋是没有问题的。监狱一般在市区或靠近市区,其管理也比看守所松多了(看守所里拉屎的时间都很短暂,所有人几乎都没拉痛快过)。这里是以改造为主,其实就是干活,故曰:用辛勤的汗水洗涤灵魂上的罪恶。监狱为二级管理强度。劳改农场从字面上也可以分析出与“田地”分不开。它的场地一般远离市区,犯人改造基本是以农活为主,其管理比监狱松一些,强度属于三级。这里的级别是相对于犯人的自由度来划分的,但其阴暗面的强度不分伯仲。
    
     回到正题。虽然看守所里打死人现象普遍(先不说是谁打死的),但自杀事件更是普遍,全国各大小看守所每年都会有几例自杀事件(未必都自杀成功)。自杀者有进去后或刚判完后想不开的,有故意自杀想以此“撞”出去或想保外就医等等,五花八门。看守所号里没有铁器,家属送来的牙膏如是金属包装也要挤出来方能送到号里。主要是防自杀,有些人想自杀是什么都吃哦。
    
     看守所号里及筒道(楼道)都有24小时的监视镜头,值班看守每隔一会就要巡视筒道看看号里的情况。每个号门外面都用小布帘盖在小窗户上,小布帘上都有一个小眼儿,有时看守巡视时故意脚步轻轻的无声,主要就是从小眼儿里看看里面哥几个干啥呢,白天号里必须“坐板”,即坐在“大板”(也可以说是共同的床)上背靠三面墙而坐,有时大家共同坐在大板中间不许靠墙(此举一般是惩罚号里人)。坐板时不允许相互说话,其实也不可能不说话,如发现轻则臭骂,重则或不幸赶上看守心情不好(例如在家里让老婆臭骂了一顿)那就惨了,暴电一炮是肯定的了,电多长时间取决于看守的体力和心情指数。有时把双手拷几天或双脚锁条铁链子,再重者让被拷双手与双脚铁链连再一起。号里人打架遭惩罚亦如此(惩罚品种多多,不一一赘述)。中午吃完饭可以睡觉,下午一般4点至5点左右吃完饭后可以在号里自由活动,洗衣服、聊天、看守所里发扑克、象棋等。值班看守要是高兴还能给号里播放些歌曲(号里门上方都有喇叭)。
    
     那么,号里人是怎么玩游戏的呢。例如玩扑克或象棋谁输了喝凉水、顶枕头或顶鞋、说自己是傻逼等,赢家用扑克抽输家的脸或用鞋底子打脑袋、夏天输者往身上穿衣服等,花样多多。还有猜人的游戏(与“躲猫猫”大同小异),即大家先玩扑克决定一个输者,输者用毛巾或衣服蒙住头,大家轮班用鞋底子打,打一下,输者猜是谁,如猜中,被猜中者则蒙上头继续下一轮。这样的游戏从看守所的制度来讲绝对不允许,别玩过火一般看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适当的让号里人轻松轻松也对管理有利。其实看守最怕号里出现自杀事件。
    
     再回到云南“躲猫猫”事件。云南方面说李荞民之死是在中庭放风时遭牢头狱霸所为。并且中庭的摄像头已损坏半年之久。上述已简单(确实是简单的说)说了看守所的管理强度和力度。首先放风时不可能没有看守看管,这是最起码的常识。放风处在中庭说明不是在户外的院里,放风绝对是不允许做游戏的,连交头接耳也不允许,放风时如此的严厉是出于看守的自身安全考虑。放风一般就是“走柳”(排成单队走圈)。放风是与“清号”同时进行,在号外放风,号里检查有没有违禁品(折腾个乱七八糟,连手纸都打散)。说看守所里的摄像头已损坏半年基本是不可能的(大墙的电网没电是普遍的),看守所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也许云南这个看守所是例外中的例外。同时,监视在押人员也是警方的自我保护,这,应该是谁都懂的常识。
    
     看守所号里人员之间打死人现象也有,但并不多,所谓死人是赶巧了。因为号里人第一目的是如何思考自己的案情,把人打坏了无疑是雪上加霜,此道理号里人都懂。另外,号里人打架看守的处理原则一般是“各打五十大板”,不注重谁对谁错,打架本身就是错误,都要惩罚。
    
     总之,公安、司法单位是“军事化”部门,相对与社会是“隔绝”的,其特殊性也不方便被社会了解。所以,许多事情完全可以做到“一致对外的共同坚守”。在这块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只有在宪政民主的体制下才能光明,舍此,其他解决方案只有两个字-----没用。
    
     2009-3-1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西再现躲猫猫,公安局长应下课/吴佩奋
  • 董继勤:北京“躲猫猫”(图)
  • 吴佩奋:江西再现躲猫猫,公安局长应下课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 “躲猫猫”真相大白:是谁做大了“牢头狱霸”?
  • “躲猫猫”还有猫腻/武文建
  • “躲猫猫”还有猫腻/武文建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李荞明之死与“躲猫猫”/武文建
  • 胡爱生:网民调查“躲猫猫”有多大的作用?
  • 矿难躲猫猫都不是中国特色/章发林
  • 剑中:欲盖弥彰的“躲猫猫”调查
  • 蔡馥敏:邀网民参调查“躲猫猫”有何用心?
  • “躲猫猫”事件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又哗众取宠
  • 在云南看守所躲猫猫躲死--在湖南看守所花巨款免挨打 (图)
  • 中国老百姓公布财产了 中共官员还在躲猫猫
  •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也发生“躲猫猫”人死的比云南的还快,只用了1个小(图)
  • 检察院“持权抢劫”主管部门甭玩“躲猫猫”
  • 蜀官避谈豆腐渣学校被质疑躲猫猫
  • 代表建议建检察院巡查制度避免躲猫猫事件
  • 最高检副检察长:一开始就认为“躲猫猫”并非真相
  • 最高检公布躲猫猫事件细节及处理情况
  • “躲猫猫”续:死者家属获赔三十五万元人民币(图)
  • 云南躲猫猫事件死者家属获赔35万
  • 倪玉兰案:北京“躲猫猫”/董继勤(图)
  •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 躲猫猫的“扒粪运动”才刚开始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朱廓亮:大陆媒体又揭露多名犯人死于“躲猫猫”
  • 躲猫猫事件死者父亲质疑警察串供
  • 云南晋宁县公安副局长因“躲猫猫”事件被免职(图)
  • 官方公布“躲猫猫”调查结果——李荞明被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躲猫猫”死者在看守所遭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监狱警察谈躲猫猫死人事件:根本没有黑幕!
  • 江苏灌南孟祥驹被抓捕死亡“躲猫猫”(图)
  • 紧急督促南昌市公安局胡焯局长辞职--江西再现躲猫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