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詹国枢:代表建议重启大学生“上山下乡”行不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2日 转载)
    
     可能许多人想不到,为了缓解大学生就业难这一问题,在两会上竟然有代表提出重启“上山下乡”这一政策,让大学生到广阔的农村去就业,以解决当前大学生的就业难。对于现今的年轻人,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上山下乡”了。上山下乡运动指的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共产党组织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城市,在农村定居和劳动的政治运动。
     (博讯 boxun.com)

    上山下乡运动最早可以追溯到 1955 年,六十名北京青年组成了青年志愿垦荒队,远赴黑龙江省去垦荒。1968年12月,毛泽东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上山下乡运动大规模展开,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老三届”),全部前往农村。文革中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来到了乡村。这是人类现代历史上罕见的从城市到乡村的人口大迁移。
    
    如果说当初的“上山下乡”运动是出于一种政治需要,那么在本次两会上,代表提议重启“上山下乡”又所为何事呢?
    
    据网易财经3月9日报道 3月9日下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著名经济学家于鸿君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郝玉龙做客网易财经《博士后看两会》,畅谈大学生就业问题。两位专家提出,当前可以重启“上山下乡”,国家应该拿出2000亿,引导200万大学生到农村去就业,平均下来每个大学生每月的工资为4000元左右。
    
    于鸿君告诉记者,在当前应该实现新时期的“上山下乡”工程,当年曾经有过上山下乡,在计划经济时期依靠行政命令把几千万城市知识青年推到了农村,今天经济发展到现在,依靠市场机制能不能够把我们六七百万大学生引导到农村去就业?这里需要政府积极采取一些相应的政策,比如中央政府每年拿出2000亿,能够引导200万大学生到农村去就业。
    
    今年大概会有600万大学生毕业,加上去年遗留的还有200万,可能会有800万大学生面临着就业的问题,政府每年拿出2000亿可以解决200万大学生就业问题。
    
    于鸿君认为,虽然这个数字感觉有点大,但和所要解决的问题对比起来,是值得的,因为大学生是社会稳定的晴雨表,反过来讲,它是社会危机的导火线,甚至是催化剂。这个问题解决不好的话,一旦引发出社会问题,甚至有可能使我们改革开放的成果毁于一旦,所以当前政府花多大的力气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都不为过。
    
    于鸿君给记者算了一笔帐:2000亿除以200万,每个人配套10万,如果每个大学生在农村待两年的话,两年一期,每个人每个月平均能拿到4000块人民币。
    
    于鸿君认为这个钱花得值! 大学生毕业后不要待在城里,或者说至少应该考虑让就业的范围更加宽一点。农村自古以来就是最大的就业蓄水池,这些大学生到农村去是大有可为的,国家除了每年可以解决200万大学生的就业外,另外可以附带着产生很多非常有利的因素。比如大学生到农村可以从事小学教师、村官,还有一些服务于农业的技术人员、医疗人才,这样不仅可以使中国城乡间人才的布局逐步走向合理化,城乡人力资源还可以有效实现对称性流动。
    
    此外,大学生“上山下乡”不仅能解决看病难、上学难、获得农业技术难这“三难”问题,还有利于促进农村城市化、农业产业化、农民市民化。
    
    看来,于教授对这个问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否则也谈不出这么多的好处来,不过,我想问一句,“上山下乡”真能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吗?答案肯定不会像于教授想的这么乐观!因为这里面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考虑,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问题之一:在当前经济危机下,政府要花的钱很多,为了拉动经济增长,政府已宣布一个4万亿刺激经济的计划,这四万亿主要用于城市民生工程:保障性住房,4000亿左右;农村民生工程,包括水、电、路、气、房,约3700亿;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铁路、公路、机场、水利等,约15000亿;教育、卫生、文化、计划生育等社会事业方面,约1500亿;节能减排、生态工程约2100亿;调整结构和技术改造3700亿左右。以上各项总和约是30000亿,再加上汶川大地震重点灾区的灾后恢复重建10000亿,投资总量就是4万亿元。在财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让中央每年再拿2000亿谈何容易?
    
    问题之二:于教授认为,让大学生“上山下乡”不仅可以使中国城乡间人才的布局逐步走向合理化,城乡人力资源还可以有效实现对称性流动。此话说得不错,我想问的是,如果让你到一个偏远的农村,面对贫穷落后的环境,不能上网,交通、卫生条件也不便,每月给你4000元你去吗?或者让你的孩子离开北京,到偏远的农村“上山下乡”,他(她)愿意吗?
    
    问题之三:当年“上山下乡”有1600多万知识青年,都未能解决农村看病难、上学难、获得农业技术难这“三难”问题,现在这区区200万大学生,你就能指望他们解决所有的问题吗?不现实也不可能!因为大学生并不等于医生、教师、农业技术人员,请问他们如何解决农村看病难、上学难、获得农业技术难这“三难”问题呢?至于大学生“上山下乡”可以促进农村城市化、农业产业化、农民市民化,这更是八字没一撇的事,谁都知道,虽然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农村的面貌有所改变,但许多地方的农村依然贫穷落后,交通不便,水、电、煤、汽问题都没有解决,基础设施更是无从谈起,离农村城市化、农业产业化、农民市民化这样的目标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因此,于教授在两会上提交重启“上山下乡”这一议案我觉得有点为时过早了!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想推行“上山下乡”显然是操之过急,因为即使真的这么做,还有许多东西要量化、细化,最后才能去施行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