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2日 转载)
    
    
     如果要问世界上哪一个民族最有头脑,长于计算,许多同胞都会争先恐后地答道:中国人。证据是,中国学生无论心算口算笔算珠算,其速度和准确率,都比其他种族的学生高出一大截。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总分第一,30年来中国拿得最多。中国早在公元前一世纪就发展了实数系统,这一创造在人类文明史上居于显赫地位。赵爽注的《周髀算经》,刘徽的《九章算术注》,祖冲之圆周率,杨辉三角,中国古代的数学家如群星生辉。 (博讯 boxun.com)

    
    不过数学虽然发达,长于计算,到了近代和现代,中国人在治国上,总是不如人意,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搞不清楚是落后了才挨打,还是挨打了才落后,总也没有圆了光宗耀祖的大国梦。说白了,治国是一项大工程。搞工程除了创新设计,重要在于成本计算。因为如果不计成本,即便造出世界最高最先进的摩天大楼,消耗了超出人家几倍十几倍的人力财力,结果放在那里空置着,还要花费大量金钱保养维护,中看不中用,不产生效益,你说这个工程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秦始皇造长城似乎没有计算过成本,后人也不关心长城的花费究竟是多少。只知道耗费了大量民间财富,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就说明老百姓苦不堪言。史书上只说长城有多少壮观,从来没有说过哪一次成功地抵御了外敌。满清的铁骑就是浩浩荡荡从山海关开进来的。一怒推翻秦朝的楚霸王项羽,放火烧了阿房宫,也是只凭痛快不计成本。他不知道社会财富积累一点起来不容易,只知道销毁起来很方便。
    
    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毛伟人,据说不善理财。不但不理财,甚至连钱都不沾手,一付君子言义不言利的纯净形象。开国大典他说一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就把中国人民乐得屁颠颠。好像只要站着就行,至于会不会喝西北风,不在考虑之内。
    
    老毛选择站队社会主义阵营,派出志愿军向美帝国主义开战,完全只讲主义不讲成本。苏联老大哥则要精明的多,他既要当中国的老大,又不出钱出力。向他讨来的军火全都记账要还的。那时中国除了粮食没有什么硬通货,只好勒紧裤腰带交公粮还外债。结果农民自己的口粮也没留下,硬生生饿死了几千万。
    
    大炼钢铁也是不计成本的典型表现。好端端的铁锅砸了,好端端的古树砍了,花十天半个月就为了那么一块铁疙瘩。成本比产品的价值不知高出多少倍,偏偏没有人去算一下,只想到兴高采烈敲锣打鼓去报喜。那些年,领导拍脑袋下决心,老百姓豁出性命大干苦干,干到头来全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的事儿多了去了,从来不说一个“ 冤”字,不知烧掉多少真金白银。中国就那么大一块地方,说起来地大物博,但缺耕地,缺林木,缺水源,烧掉的还真不容易生出来。
    
    号称世界最大人工湖的三峡水库,完工发电已经好几年了。但是现在还没有人计算一下总花费是多少,发出的电值多少,需要发多少年的电才能收回成本。上面没有人计算,下面也没有人关心,上上下下一笔糊涂账。似乎只要增加中国人民的自豪感,多少成本在所不惜。
    
    为什么脑子那么好用,就是不知道算一下成本呢?我认为这里有两大原因。
    
    一是原教旨主义的影响。所谓原教旨主义就是一些盲目信仰,比如信仰高尚正义,信仰共产主义。在崇高伟大的面前,金钱显得太渺小了。中国人本来就重义轻利,面子重于里子,加上原教旨主义,一发不可收拾。只要主义是对的,任花多少冤枉钱也值得。
    
    现在主义不吃香了,让位于发展经济。只要发展就是对的,花多少成本不在话下。比如压低人力价格,贱卖资源土地出口创汇。除此之外还有爱国,只要爱国就是对的,不怕当冤大头。比如北京奥运会,只要体面好看,不算成本。
    
    二是生产关系的模糊。虽然宪法说中国的所有资产归全体人民,但落到实处,没有一个人民有权管理资产。既然不是我的资产,何必计算成本,费那个脑筋,还不讨好。各级大小官员不算成本,心里想着,国库的钱,花多少也不伤我一根毫毛。老百姓不算成本,心里想着,花国家的钱,不花白不花。节省下来肥了那些贪官,才不干。
    
    生产关系一笔糊涂账,财产的统计预算成本计算当然也是一笔糊涂账。照理说每年人大政协开会,总有人出来把关算算账吧?没有这回事,人大政协没有这个职权,只是做门面给人看的。国家审计总署应该最能算帐,但是归党领导。党只有一个,他不算账,也就没有人再敢算。算出来的账不利于党的领导,请你吃官司。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施化: 拒绝密谋,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七
  • 施化:《零八宪章》有什么用
  • 施化:“帝国主义”小考
  • 施化:珍重生命,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六
  • 施化: 贪欲是无法治愈的
  • 施化: 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 杨佳袭警案的深处/施化
  • 施化:抑强扶弱,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一
  • 施化:北京奥运在向世人说什么?
  • 施化:试错的失灵
  • 施化:北京模式”的主要特征
  • 胡温新政已经终场/施化
  • 施化:当权力失去平衡
  • 施化:“人民”,一个邪恶的概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