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资本为何在中国犯下两次“原罪”?/章立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0日 转载)
    
     当今的社会上有不少难解的悖论,譬如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但很少有家长鼓励子女从事这种光荣职业,而“领导下岗,公仆擅权”的现象则比比皆是;又如有年轻人立志当老板(学名“民营企业家”),大家会说这孩子有志气;如他说要当资本家,却会有人摇头说“不”——“资本”二字总是带有“原罪感”。
     (博讯 boxun.com)

     马克思有句经典名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中国近代资本主义产生于19世纪60-70年代,如以此作为“原罪”起点,资本原始积累的社会成本,在共和国成立前已支付了八十多年。
    
     关于民族资本在中国的前途,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时,曾三次与刘鸿生、吴蕴初、范旭东、章乃器、胡厥文、吴羹梅等工商界领袖座谈,并郑重承诺:中国应当建设成为一个独立、民主、富强的新中国。在这个新中国里,民族工业应当得到保护,民族工业只有在这样的国家里才能得到发展。在新民主主义阶段,中共不主张没收资本家产业,而主张实行调节劳资矛盾的政策。中共绝不会把爱国工商界当敌人,相反把他们看成朋友,希望大家为建设新中国共同努力。
    
     1949年新政协通过的《共同纲领》规定:“凡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营经济事业,人民政府应鼓励其经营的积极性,并扶助其发展”。中共领导人在建政之初,对保护民族工商业尚能保持清醒认识,按照当时的设想,要经过十至十五年的发展,完成了新民主主义的建设阶段后,再视情况考虑转入社会主义,但在事实上仅维持了七年。
    
     1952年“五反”运动期间,毛泽东开始考虑提前发动社会主义革命。他在1952年6月6日审阅中共中央统战部起草的《关于民主党派工作的决定》时作出批示:在打倒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后,中国内部的主要矛盾即是工人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故不应再将民族资产阶级称为中间阶级。
    
     这实际上是一个重大的政策性转折的开端,意味着民族资产阶级从盟友变为革命的对象。毛泽东在1952年9月24日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提出:“十年到十五年基本上完成社会主义,不是十年以后才过渡到社会主义”;1953年6月15日又正式提出:“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十年到十五年或者更多一些时间内,基本上完成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将社会主义革命时间表大大提前。自1954年起,以“国家资本主义” 取代私人资本主义的“对资改造”进程就开始了。
    
     随着全国农业合作化形势的急剧发展,“对资改造”步伐加速。毛泽东在1955年10月的中共七届六中(扩大)全会上,提出要使“资本主义绝种”、“小生产也绝种”。1956年初,掀起了全行业公私合营的高潮,年底“对资改造”基本完成,“国家资本主义”就此垄断了全国的工商业。作为对生产资料的赎买,国家自1956年起,按5%的年息向工商业者支付定息。百分之九十几的“私方人员”,每月领取的定息只有几元钱,却被当作剥削阶级改造乃至专政了二十多年,直至被消灭。同时消灭的,还有中国的市场经济及从传统至近代的工商业文明。
    
     制定1954年宪法时,民族资产阶级担心财产被剥夺,要求明确保护个人财产的继承权,并将宪法草案中国家保护公民的“劳动收入”改为“合法收入”,这些修改意见被接受了。1966年“文革”爆发,宪法成为废纸,工商业者普遍遭到冲击和抄家,定息于同年9月停付,1956-1966的十年间,相当于赎买了全部民族资本的50%,公私合营企业就此成为国有企业。根据宪法和法律,私人股份转为国家股份的法律程序并未完成,未支付的50%应属于国家对公民的负债。如今“文革”已被彻底否定,但似乎没有法学家或经济学家注意到这一“文革战果”的存在。
    
     在“不断革命”的“折腾”年代,同一起跑线上的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经济早已起飞,而中国人只是平均分配了贫困。走过二十多年弯路后,中国在1978年回到起点重新出发。经过新一轮的原始积累和发展,当今的民营企业家已被承认是一个“新的阶层”。修订后的宪法确认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并保证“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向1954年宪法的表述回归。如今个人持有股票乃寻常之事,而成为一名爱国的“红顶商人”,则更是一种时尚。
    
     有政府的诚信,才有全社会的诚信,表述历史须拒绝狼奶。今天,社会分配不公已到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程度,当我们被有毒的奶粉、惨烈的矿难及“黑窑工”式的奴役劳动激怒时,不免想起马克思对资本“原罪”的谴责,但请勿忘记:近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资本原始积累在中国曾轮回两度,从经济学的角度观察,社会成本显然是重复支出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主与资本主义同步”理论发生动摇
  • 法国向左走 新反资本主义崛起/江静玲
  • 单位“小金库”,说穿了就是权力资本的暗箱/巫继学
  • 王逸风:官僚资本把劳动力的价格压到了最低限度
  • 刘文进: 房宁代表大资本集团
  • 曹守亮:再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问题及其研究的史学意义
  • 不痛改发行制度资本市场就得玩完/马光远
  • 权贵资本阻碍中国民主进程
  • 官僚资本势力占上风的危险性/刘永佶
  • 短期国际资本仍在流出/张明
  • 茅于轼主张疯狂的原始资本主义/刘宪臻
  • 会诊中国:常修泽——非公有资本进驻垄断行业
  • 龚刃韧:朱苏力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 中国根本就是官僚体制下的资本主义/龚义哲
  • 对“金融30条”利好资本市场的反向解读/欧国峰
  • 武陵人:没有权贵的资本主义?
  • 社会资本与城市居民的政治参与/胡荣
  • 党爱民:全球资本主义将陷入“利润枯竭式”萧条
  • 财富“左手倒右手” 首富黄光裕折戟资本游戏?(图)
  • 温家宝专访:中国救不了资本主义(图)
  • 张家港女摄影师李秀英、“老资本家”施雪林在最高法院遭暴力截访(图)
  • 江苏张家港75岁老“资本家”被警告:再上访将收监20年(图)
  • 戴晴:权贵资本主导中国市场经济 (图)
  • 视频:辽宁盖州农民刘振江因“搞资本主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难以生存
  • “思想大解放”“先驱”是捞政治资本
  • 王益被“双规”案3大悬疑 资本市场扫黑风暴山雨欲来
  • 王岐山施资本新政 官方人士称行情将超出想象
  • 一场伟大的试验:中国、中国共产党和资本主义
  • 中国资本到全球试水投资,遇到寒流
  • 不完全统计:红色资本家渐多“新阶层”掌10万亿资本
  • 土地资本化重大进展 重庆土地承包权可入股开公司
  • 成都改革试验 乡镇党委直选 推动土地资本化
  • “资本运作三招”:几多暗流掏空国有企业
  • [慎]中国资本主义暴露黑暗面 (图)
  • 中国工资水平低于原始资本主义底线
  • 退回到资本主义?《物权法》到底能否被人大通过?
  • 新社会阶层大约五千万人 掌管十万亿资本
  • 民营企业家卢德之呼吁学习欧美富豪倡“资本精神”,显示对两极分化社会关系高度紧张后果深层忧虑/丁浪
  •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