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竞选手记之四:地方共和党组织/龚小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0日 转载)
    
     12月12日(星期五)晚上,我刚刚在共和党的“党校”结束了整整一星期的培训,便接到了保罗来的电话。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下午刚刚接到消息,你们区的议员莫然辞职了,要去竞选州长。1月13日将举行特别选举。下星期二晚上就要在党内举行党团会议来投票选举本党候选人。你赶紧得去报名参加。”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只有三天的时间去竞选,还赶上个周末。我又从来没有参加过共和党的地区会议,谁都不认识我,怎么去竞争?保罗说,我应该赶紧给选区内所有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出来投票。我问要到哪里去投,答案是还没有决定。当地政府会在星期一就选举地点发出通知。连地方都没有,这票该是怎么个投法?
    
      也许是在培训班里太累了的缘故,星期六我发起了高烧。可是时间不饶人,还是不能不打电话去拉票。这一下,遇到了两个地区选举中最基本的难题。
    
      我的朋友里在政治上活跃的人不少,可是绝大多数都不住在我的选区里面。州议会的选区根据人口来划分,每个区里面七万一千人。在华盛顿近郊这种人口密集的地方,这就意味着整个选区在开车半小时的范围之内。这里离五角大楼非常近,有大批在联邦政府中工作或者靠联邦政府的合同谋生的人,因此民主党势力大,共和党势力小,共和党地方组织的力量非常薄弱。另外,在选区内十一个分区里面,我所居住的分区被孤零零地与另一个县的十个分区划在一起,因此对于本选区的绝大多数选民来说,我是外县的人(这点在后面论及选区的文章中会专门写到)。而各种党派的活动,多数是按照县或者市的行政区域来组织的,所以我基本上没有在这个选区中参加过活动,这又给我的选举多加上了一重困难。
    
      星期天清早,保罗将本地(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里亚市)共和党的主席、副主席、州北部的地区党副主席等人请来和我一起吃早饭。这是我第一次和本地共和党的人见面。这些人各自都有另外的职业,在党里面工作都是义务,不但没有任何薪水补贴,还要交费用、捐款,更不用说搭上大量的时间了。在参加过两党大量的活动之后,我对这些基层的组织者———无论属于哪个党派———都产生了尊重感。没有高度的公民参与感与责任心,是不太会投入这类常常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的。
    
      我和他们谈了一个多小时,叙述了自己的政治、经济、社会观点以及个人背景经历。谈到妇女堕胎权的时候,我说:
    
      “我认为妇女应该有堕胎权,但是这并不等于无限制甚至鼓励堕胎。也就是说,一个三十四岁的妇女要堕胎政府不应该去管,而如果说一个十四岁的女孩要堕胎根本不需要与父母或者监护人商量,那就太过分了。”
    
      “你赞成未成年人堕胎要通知家长?”本市的党主席马斯顿有点吃惊地问道。三十多岁的马斯顿是教育部的一位高级官员,有一个九岁的女孩。这项称作 “ParentalNotification”的政策,被主张无条件堕胎权的人士认为是对妇女权利的限制,是最具争议的社会议题之一。
    
      我说,除非法庭作出另外的判决,家长对子女有监护权。既然家长能够决定像吃什么东西、看什么书这样的事情,当然也应该对堕胎这样的大事有知情权。
    
      他们又问,既然我在工会中工作过,又与许多工会的人关系很好,那么我在颇具争议的《雇员自由选择法案》上持什么态度,如果本州有类似的提案,我在议会里将如何投票。这个法案是由工会来推动的,核心内容就是取消在成立工会时的无记名秘密投票程序。我说,我支持劳工权利,而且认为秘密投票是每个雇员的神圣权利,工会提出的这项立法是与劳工权利相违背的,所以我不会支持。
    
      在讨论了一系列当今热门的议题之后,他们问我在社会政策上立场有什么底线,我说,我对任何扩大政府权力、干预或降低宪法赋予的公民自由的做法都持怀疑态度。有些政策可能听起来很好,但是推行的过程中却会产生各种副作用。正所谓“通向地狱的道路是由善良愿望铺成的”,所以我对任何从好意出发的立法和政策都会打个问号。我也相信,人民的生活和财富的来源对政府的依赖只能是一个比较小的比例。如果多数人要靠政府才能生存,或者说政府掌握了多数公民的经济命脉,那里的公民自由就在根本上受到了威胁。这与政府的动机是好还是坏无关。
    
      这场持续了90分钟的早饭让本地共和党的人对我有了个大概的了解。至于是否能获得他们的支持,我心里依然没数。保罗认为他们会支持我,而当务之急就是要找人星期二去投票。
    
      可是连投票的地点都还没有定下来,我也根本不知道投票是个什么程序,这让我怎么去通知人?
    
      后来我才知道,在决定投票程序的过程中还有不少的奥妙,也就是通常被人称作“肮脏的政治把戏”的东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为什么不选择奥巴马/龚小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