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鞍钢 管清友: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四大可行性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0日 转载)
    
    文章作者:胡鞍钢 管清友
     (博讯 boxun.com)

      摘 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政治领导人的共识,但是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趋势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之间却面临巨大的不平等。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是一项全球性公共产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单独承担。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煤炭消费国和二氧化硫排放国、第二大能源消费国和二氧化碳排放国,又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责无旁贷。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挑战分为两大问题:第一,减排和为气候变化投资:成本和收益;第二,参加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战略和对策。这两大问题相互影响。中国应当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合作,积极参与国际气候谈判,明确做出减排承诺,为实现国内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为推动和谐世界的建立承担起负责任大国的义务,成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领导者。
    
      关键词:气候变化 国际合作 减排承诺 绿色发展
    
      基金项目: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中心项目:“中国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挑战”。
    
    引 言
    
      几个世纪以来,生态学家业一直在关注资源枯竭、环境污染这样的问题。20世纪以来,与之相关的书籍和论文迅速增加。[1]“ 全球问题”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被罗马俱乐部提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类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成为学术研究的热点和各国政府关注的重要问题。全球气候变化本身是个极富争议的话题。气候变化在自然科学界仍有很多争议,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例如,未来100年全球地表温度将继续增暖1.1摄氏度至 6.4摄氏度的预测,是由各国23个气候系统模式58次数值试验得出来的结果。这些数学模式是否能够准确反映自然变化和人类活动?其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2]一些研究机构认为,全球气候的变化不过是地球自身冷暖周期转换的结果,与人类自身活动无关。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于1990年、 1995年和2001年相继完成了三份全球气候评估报告,这些报告已成为国际社会认识和了解气候变化问题的主要科学依据。2007年,IPCC相继公布了第四份气候变化评估报告。这份报告是IPCC组织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通过合作研究给出的科学结论,是人类社会关于气候变化的最新知识,具有权威性。
    
      当前,全球气候变化作为一个自然科学问题已经普遍为各国所接受。通过IPCC的报告,我们可以明确以下几个关于全球气候变化的事实:[3]
    
      第一,气候变暖已经是毫无争议的事实,人为活动很可能是导致气候变暖的主要原因。专家们在这一部分报告中预测说,从现在开始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升高幅度可能是1.8摄氏度至4摄氏度,海平面升高幅度是18厘米至59厘米,而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有90%可能是人类活动。
    
      第二,气候变暖将使部分人面临死亡威胁,由于技术和财力方面的应对能力有限,那些最贫穷的国家受到的影响将最为严重。在非洲,酷热将使登革热、霍乱、疟疾等疾病蔓延,造成更多人死亡。
    
      第三,气候变化,尤其是温室气体排放引起的全球气候变暖对世界各国社会、经济等各领域的影响,因此有必要立即采取措施,使未来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控制在一个稳定的水平上,避免对人类生存环境、社会、经济等各领域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但要实现这一点,经济上必定要付出一定代价。目前,全球温室气体浓度水平为379ppm(百万分之一)二氧化碳当量。假设能够实现在2030年将温室气体浓度峰值控制在445ppm至710ppm之间,全球GDP 最高可能损失3%,如果尽快采取有效的减缓措施,那么对GDP的影响不大。如果现有的减缓气候变化政策和措施不加以改进,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在未来几十年内仍将继续增加。
    
      由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Nicolas Stern)主持完成的报告则第一次以美元为单位对全球变暖的影响进行了评估,并给出了人类社会未来的图景。这份报告认为,如果在未来几十年内不能及时采取行动,那么全球变暖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将堪比世界性大战以及20世纪前半叶曾经出现过的经济大萧条。届时,全球GDP的5%-20%都有可能灰飞烟灭。[4]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在《人类发展报告2007/2008——应对气候变化:分化世界中的人类团结》中也指出,气候变化现在已经是被科学所证明的事实。温室气体的确切影响很难预测,科学预测能力上也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是根据目前的研究,我们足以认定,巨大的风险确实存在,而且很可能是灾难性的风险,比如格陵兰岛和南极西部地区的冰盖融化(许多国家可能将因此被海水淹没)以及墨西哥湾暖流改道(可能带来剧烈的气候变化)。
    
      目前,针对世界性应对气候变化的思潮和一些大国积极推动,我国学者的研究基本还停留在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坚持中国的发展中国家立场上,对我国究竟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如何参加国际气候谈判没有给出新的思路。我们在此前的预研论文中就已经指出,中国可以考虑对国际社会作出中长期减排承诺,承担明确的减排义务。实施分阶段、分步骤、分领域的减排目标。既然在《国家“十一五”规划》提出到2010年确定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相当于减少了12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确定了主要污染物(包括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10%的目标;在“十一五”期间减排工作方案中提出了到2010 年全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比2005年减少9.5亿吨的目标,公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那么在充分评估国内各行业完成减排潜能的条件下,可以考虑将这些目标作为中国在气候谈判中底线。如果说加入WTO可以视为中国是与发达国家竞争的话,那么承诺减排义务则将被视为与发达国家合作的举动。明确承诺减排义务,是给国际社会一个公开的可置信承诺。我们希望就这一思路进行进一步的可行性分析和论证,对中国公开减排承诺作出评估。
    
      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是一项全球性公共产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单独承担。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煤炭消费国和二氧化硫排放国、第二大能源消费国和二氧化碳排放国,在这个问题上责无旁贷。同时,中国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如何参与国际气候谈判是关系中国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紧迫问题。实际上,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挑战可以分解为两大问题:第一,减排和为气候变化投资成的成本和收益问题;第二,参加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的战略和对策问题。这两大问题相互影响。
    
      本文分为四个部分,从技术、经济、政治、国际合作四个方面论证两大问题的可行性问题,即:第一部分是技术可行性:减排的成本和收益;第二部分是经济可行性:为气候变化投资;第三部分是政治可行性:国内建设和谐社会,国际建设和谐世界;第四部分是国际合作可行性:参与国际气候谈判、实现全球气候政策良治。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