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川交警里李宁:我不希望县城建成博物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9日 转载)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但是非常温馨和睦的家庭。我的父亲是北川县医院的医生,退休后返聘回医院工作,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退休后在家操持家务。我有一个哥哥,我们从小相亲相爱。
     (博讯 boxun.com)

     过去我家经济条件不太好,哥哥初中毕业后,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放弃升入普通高中,进了绵阳新华技工学校,毕业后分配在罐头厂工作,1999年工厂倒闭,哥哥便和嫂子自谋职业。
    
     1995年,我从绵阳卫校毕业。1996年北川招警,我考进了交警队,当了一名警察。2000年我和爱人母全容结婚,她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因为哥哥结婚后一时没带小孩,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长兄在上,他应先带小孩,所以我们2005年才有了儿子。
    
     我的儿子名叫李坤钊,小名壮状,这是爷爷取起的。寓意长大后身体健康,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自从儿子落地,我的父母便主动承担了抚养义务。他们认为。年轻人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后勤保障他们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5月12号中午12点半,我们正准备吃午饭,平日里在绵阳忙于生意的哥哥忽然回到北川。虽然北川距离绵阳很近,但哥哥并不长回来,见他回来,父母很高兴,妈妈忙给他拿碗舀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坐在桌子边,谈笑风生的吃完了那顿午饭。
    
     下午2点,我午休后起身上班,那个时候母亲正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切笋子,父亲、哥哥都在休息,小壮状憨睡在沙发上,光着屁股,上身穿了一件蓝红相间的奥特曼童装T恤,看见儿子可爱的模样,我忍不住在他的小屁股上亲了一口。
    
     怕惊醒正在甜睡中的几个至爱,我轻轻的打开家里大门,又轻轻的半掩着门,然后轻轻的走下楼去。这个时候是5月12日下午2点08分。
    
     我开着车先去县公安局宿舍,接上中队指导员罗志勇,我们一块去了大队,我打开一楼办公室大门,拿着钥匙开抽屉,就在钥匙塞开抽屉锁的同时,听见地下蹬蹬的响了两声。北川经常发生地震,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但那天我很警觉,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罗志勇说:“地震了!”说完,我俩便往街对面的驾校方向跑去,还没跑拢,听见地下又蹬的响了一声,顿时把我震的两脚离地,我和罗志勇紧抱在一起,还是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个时候,任凭用力,根本站不起来。等地震停止后,我和罗志勇才从地上爬起来。我看见罗志勇浑身是灰,连眼睫毛了都沾的尘土。我的手臂也擦破了皮。这时看见驾校的两个女同志爬在驾校的办公室门门口,其中一个脚裸关节被砖头砸的翻起来,我上前便把她往十字路口那里拖。她紧紧的拽住我的手不放,眼里有一种恐惧、可怜、企盼的神色。我安慰她说:不要怕,冷静一点,这里很安全。
    
     把这个女同志拖到十字路口后,我又跑回来,驾校的另一个女同志喊住我,说她脚上没鞋,让我去办公室里帮她把鞋拿出来。当时我也没想到怕,跑进办公室把她的鞋甩了出来,然后扶着她走到了十字路口。
    
     这个时候,我看见周文龙、付成贤他们也跑出来了.我站在十字路口,看见周围的房子几乎全垮了,知道北川这次遭凶了。当时心里很茫然,好像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打了一个问号,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我向身后的邓通公路望了望,看见路是通的,脑子里转了一下,不像是地球毁灭。
    
     我忙慌慌的往大酒店方向跑去,只见街上房子垮的垮,沉的沉,路上一片死寂,什么声音都没有。到了大酒店那里,才听见有人声。当时大酒店那里已经聚集了近100人,我像动物,从这头走到那头。可能当时自己也有些懵。这时听见有人喊:警察,救救孩子。我看见离路边十多米远的地方,一些砖头压着一个小孩,她母亲站在那里喊救命。这时罗志勇,刑警队的赵忠华,公安局的江永寿都跑到了大酒店那里。我们几个人跑去把砖头掀开,又找了一张门板,把这个小孩抬到了大酒店门前。我学过医,在搬动的过程中,知道可能这个小孩腰上受伤,但当时无法医治。县公安局的李世庆腿骨被打成两截躺在路边,我想把他移到中间一点,但他疼的厉害,浑身已经不能动弹。我只好找了一块板子,把他放在上面,然后慢慢的拖到了路中间。
    
     可惜,李世庆因为伤势太重,后来死了。
    
     大酒店旁边有一个老太婆被预制板砸伤了腰,上面还有两根电杆撑着。我和罗志勇、赵忠华找来钢筋拼命撬,但是撬不动。不知是谁从什么地方找来一个千斤顶,我们又用千斤顶支撑着,把她救了出来,抬到了大酒店门口。后来我又往翻水桥跑,为什么不停的往前跑,我不知道。可能潜意识中还是想着家人。一路上都听见喊救命,能拉的,我就上去拉一把。跑到翻水桥一看,桥跨了路断了,山上的石头垮下来砸死了许多人,那个场景惨的很。大队的警车砸扁了在那里,还好,石头没有直接砸向车头,开车的林小龙逃了出来。一辆桑塔纳压在乱石中,我跑拢时看见驾驶员刚从车里钻出来。
    
     往前走的路没有了,想进老城区也没有了可能,我只能又返回大酒店。大酒店门前仍然聚集着许多人。我走进人群,忽然想抽烟,但身上除了手机,什么也没有。这时公园里有一个卖副食的老板拿了一些水过来,发给聚在那里的群众。我对这个老板说,现在大家都需要水,谢谢你在这个时候给大家提供这些水。
    
     我用手机给他照了一张像,对他说,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谁捡到了我的手机,上面有你的图像,知道你做的这件事,给你记功,让大家记住你的好。然后我又对周围的人说,这里很危险,不能久待,两人一组,要么上任家坪,要么从邓通公路往江油走。那个时候,虽然几次朝河对岸的老城区望去,看见医院那一带已经被山埋了,但是,因为忙于救人,根本没有想到家里的人。
    
     我正向聚集在大酒店的群众说转移的事,忽然看见何局长往翻水桥跑去。我喊了他一声,他回过头茫然地看了我一眼,又继续朝前走,我马上跟着他往上走,范刚紧随在后,那个时候,我又朝老城区望去,心里也很茫然。当时路上有很多伤员,我们就边走边抬人,但抬的是谁不知道,恐怕也不认识。往上走的路非常危险,我们就像从虎口里钻出又从狼口中穿过。好不容易抬着伤员爬到北一中,看见刘教导正在那里征用汽车,我向刘教导汇报说,可能家里的人全部完了,刘教导哀哀的说了一句:那也没办法了。
    
     当时刘教导已经征用到了几辆车。我记得有一辆川U号牌的小车,一辆北川籍的客车,一辆号牌为川B90152的桑塔纳,后来知道是国税局的车,还有一辆卖副食的小集装箱车。刘教导把集装箱车的钥匙交给我,叫我赶快抬伤员往绵阳送。于是我往北一中跑去,走进学校里,只见学校里全是死人和受伤的学生,哭喊声一片。一幢五层的教学楼成了平房。
    
     我学过医,没有盲目的见伤员就抬。那些叫喊比较凶的,我知道还有些体力,可以承受一些时间。流血多,没有什么声音的,已经非常危险,必须马上抢救。我喊了几个没有受伤的学生,把我指定的伤员往车上抬。那辆集装箱车只有十平米左右,可能抬上去了5个人吧。大部分是腿断了。有个女学生,腰部、腿部都受了伤,情况很严重,我把她背上车,平放在车厢里。看的出这个女学生非常坚强,她意识很清楚,但没哼一声。
    
     抬学生、背学生时,我发觉手臂很痛,以为自己手断了,按了一下,发觉还可以,最多有点骨折。
    
     我开着这辆集装箱车正准备出发,何局长叫住我,让我去开那辆普桑,这辆车载的人多,由他开。
    
     当时普桑车上运了4个伤员,包括公安局的龙志清。看到身边的惨景,想到家里人可能遇难,我难过的哭起来。我哭,龙志清也哭,他家里的人也没逃出来。就这样,我开着车哭,龙志清在车里哭,一直哭拢绵阳。到了绵阳,大概是下午6点左右,我把龙志清和车上其他伤员送到市医院。在绵阳卫校读书时,曾在这里实习。我把伤员交给医生,同时对医生说,北川遭凶了,希望你们马上给上面汇报,赶快了派人去救。
    
     那个时候,我警服上除了泥就是血,领带也取下来给一个伤员当了绷带。想给嫂子呢打电话,但信号不通。我开着车走到中心医院时,碰见两个巡警,我急切的告诉他们,北川半个城全完了,请赶快去向局领导汇报。两个巡警似乎有点不相信。他们见我情绪很激动,劝我坐下来歇一会。我说不能坐,还有事。这时我又看见一辆法院的佳美车停在那里,我跑去对车上的人说,你们快去向上面汇报,北川死了许多人,他们当时答应了一声。
    
     在绵阳城里,我到处找嫂子,但找不到,没有办法,我只好开车到九院找同学。同学当即给我了1000元钱和一件冬装衣服。我拿着钱就去商店,想买一点消毒液。但是,药店已经没有消毒药了,只好买了一些止痛片、纱布、风油精。
    
     我准备返回北川,可是车里已经没什么油了。当时只有南山寺加油站还能够加油,但只保证警车和其它一些执行任务的车用油。我开的是民用车,身上有没有任何证件。幸好穿着警服,执勤的一大队民警听说我从北川出来又马上要赶回去,让我排队加了油。
    
     在绵阳没找到嫂子 ,但找到了嫂子的兄弟,我拉着他便往北川返。到了麻柳湾,碰见了张作哈副省长和胡钢局长,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向他们作了详细汇报,大概汇报了20分钟。我告诉他们,北川已经无法进去了,车子只能走到任家坪。
    
     向几位领导汇报完情况后,我又继续开车往北川走,那个时候,大概是12号晚上10点。到了任家坪,我又和嫂子的兄弟只能蹲在车上等天亮。一次强余震袭来,惊得我俩慌忙跳下车。环顾四周,漆黑一片。想着父母,想着妻儿,想着哥哥,他们是生是死?我怎么也睡不着。期盼亲人能逃出来,我又跑进北一中,希望能碰见家里的人,希望父母他们能带着儿子也挤在灾民当中。可是,除了看见更多的尸体,没有见到家里任何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大概6点钟,武警广元支队第一批赶到北川,我当即随他们进城。医院的十幢楼房除了院长楼还存在,其它全部被埋了,我一下子像掉进万丈深渊里。
    
     废墟上有一些人在寻找亲人,我看见公安局的赵亚辉,来找他的爱人,可是,找不到了。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我问一个寻亲的人,认识我的爱人吗?那人回答说,认识,埋在那边,还听得见声音。
    
     当时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老天至少给我留下了一个人,没有让我从此孤苦伶仃。我跑到那人指向的位置,大声地朝下喊爱人的名字。我终于听见了她从5米以下发出的回声,知道了她身边还有其他活着的人。我不敢回答她牵挂儿子的问询,只好撒谎说儿子很好,被爷爷带上了北一中。我不敢直言告诉同时埋在下边的另一个人,她的李哥已经遇难。
    
     我看过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科教节目,消防官兵救人时要先取好角度,这个角度就像是在金字塔的中间救人。我也学着样的搬砖头。我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把她们救出来,但一定要做好营救准备。我小心的掀开一些水泥块,连一些细小的水泥渣都清理的干干净净。最后,我的一位亲戚掀开了几块大的水泥块,把她和另外两人救了出来。
    
     事后我得知,我的爱人是北川县医院当时上班的医生中唯一活出来的人。爱人很幸运,地震发生时,把她从三楼摔进了一楼收费室。收费室面积不大,两根钢筋横过来,挡住了更多的水泥,砖头砸来,也给他们留下了一个生存下去的空间。
    
     妻子救出来了,她的头皮被拉破,眼睛也被挂伤。当天送到了绵阳404医院,第二天我去绵阳看她,她才知道父母儿子和哥哥全部遇难。生我养我爱我的父母没有了,活波可爱的儿子没有了,相亲相爱的哥哥没有了,家,从此残缺。我和爱人悲伤得抱头痛哭。
    
     我不甘心,14号又回到北川,在我家的废墟上苦苦的寻找,企盼奇迹出现。我真的听到了孩子哭喊声。那是在幼儿园的废墟上。杨黎明也来了,他从禹里中队赶回,来寻找当幼儿园教师的妻子和上幼儿园的女儿。我们俯下身询问孩子的名字,父母的名字。孩子说下边有5个小朋友。
    
     我的心再次被撕痛。我们想救他们,可是他们埋得太深,而且挤在一个死角,根本无法施救。一个妇女想给几个孩子递一瓶水,想尽办法也送不进去。我找到两个救援的消防战士,他们来了,可也是。。。。。。
    
     我祈盼这5个孩子平安。
    
     这次地震,加上爱人,我一共救了12个人。可是我家有10人遇难。父母、儿子、哥哥、表哥、大舅母、叔叔、婶婶、爱人的外婆、二爸。除了外婆的遗体找到,其他9人至今不知尸骨在哪里。
    
     以前逢年过节,一家人欢聚一堂,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大团圆了。我不知道,今后的年节怎么过?我忘不了亲人们的音容笑貌,闭上眼睛,他们就好像微笑着站在我身边,妈妈递给我她亲手织的护膝,儿子用稚嫩的童音讲奥特曼的故事,朋友。同事劝我一定要从悲哀中走出,好好的活下去,我知道,父母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整体沉侵在悲伤之中,我活下来了,是他们的希望。我要好好活下去,但是,百年之后,我会把骨灰撒在亲人遇难的地方。我要去陪我的爸爸、妈妈、儿子、哥哥。
    
    到那时,我们一家人又团圆了,直到天荒地老,再也不分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评论:兰德酷路泽豪华车成为北川县领导的无耻标志
  • 五问北川县长经大中先生/刘加民
  • 胡锦涛,你凭什么为北川县更名??!!
  • 永昌镇:胡锦涛为北川县城新址取了名
  • 北川百万购置豪华越野车/黄胜友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谁私拆了温总理给北川小女孩的亲笔信/秦建中
  • 07年北川经历 贫困导致地震后果严重!
  • 魏宏:北川违规购车责任人已调离 县委做检讨
  • 四川省副省长回应北川县购买超豪华越野车问题
  • 北川震区部分怀孕母亲被曝遭遇不明原因流产(图)
  • 北川老县城将在汶川地震周年前试开放
  • 人性的缺点在坚持中被放大:北川最后志愿者的爱与愁(图)
  • 震后创伤:北川为何多自杀 若有好制度自杀会减少 (图)
  • 北京女老板嫁给北川抗震救灾英模警察 重组家庭(图)
  • 北川遇难学生家长代表关押四个月取保候审被拒/RFA
  • 北川政府被网友揭露说谎,并有人收受大量回扣
  • 温家宝给北川灾民做回锅肉 (图)
  • 北川政府回应110万买豪车事件:采购为应急救灾(图)
  • 温总上午在京团拜,下午奔赴北川
  • 北川县城遗址对祭拜遇难者的家属开放 武警把守 (图)
  • 北川,勿忘“帐篷办公”精神
  • 北川县政府继续说谎(图)
  • 北川政府回应买豪车事件:采购是为应急救灾 (图)
  • 北川政府买豪车,你的捐款在里面吗?
  • 北川县政府招标采购豪华110万越野车引发热议
  • 地震灾区政府采购忙,北川出手最大方
  • 北川中学高二8班番号被取消 53人仅剩2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