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强烈建议全国“人大”大幅度增加"农民工"代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7日 转载)
    
    李悔之
     (博讯 boxun.com)

    这些天“两会”之上,精英阶层的“人大”代表在新闻媒体面前可谓出尽风头——连“戏子”张艺谋被人抱着要求采访的话题,也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倪萍抨击“山寨文化”的谈话,也成了传统媒体和互联网的热门话题……然而,笔者在互联网上翻遍了这些天的两会内容,却没有发现有来自农民工和其它底层人士代表的发言,我想:这是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新闻记者忽视了,还是“两会”之上压根就没有来自农民工和其它底层民众的“人大”代表?
    
    中国有近两亿农民工,他们是对中国现代化建设作出过巨大贡献的一个庞大群体,也是当今中国最大的一个弱势群体——长期以来,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城里或其它经济发达区域谋生。他们在异乡工作之艰辛,生活环境之恶劣,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有的在血汗工厂作工人;有的在建筑工地上作苦力;有的在公共场所作保安员、治安员;有的每日起早摸黑作城市清洁工人;有的则在城管们的追逐下作流贩……他们虽然工作时间严重超长,但收入极十分低微。就拿敝人目前所在的广州市而言,一般农民工月工资,只有一千二百元左右至一千五百元之间。保安、治安员的工资,以及环卫工人的工资只在八百元至一千二百元之间。他们几乎毫无社会福利。尤其是婚育问题,子女教育问题,看不起病的问题更是尤为突出……笔者所在的商业城附近有很多一百几十人的小制衣厂。据笔者详细了解,这些来自内地农村的制衣厂工人一个月才有两天假期,每天工作时间常常在十二小时之上。而收入只有两千元左右!(按件计酬的车位工人才有,打杂工的工人只有一千元左右)!这些人几乎没有任何福利补助,还偶尔会遇到黑心老板欠薪而逃的情况。他们的住处极其简陋——十几个人住在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吃饭之时每人捧着饭盆蹲在地下或站在街边吃,形状简直如乞丐一般,毫无作人之尊严。每当看到这种景象,总是令笔者感到愤愤不平而又心酸无奈!
    
    完全可以说,近两亿中国农民工,是当今中国最大的弱势群体。用“三等公民”来形容他们也不为过。
    
    中国的农民工,是一个数量巨大、结构复杂、不断扩张的新生群体。他们所处的恶劣生存环境,早已为一些有良知的学者所认识。并为此发出强烈呼吁。但是,他们的生存境况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上的改变。他们的基本权利和合法权益事实上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保障。
    
    本来,两亿农民工的生存现状问题,应当在今年的“两会”上得到应有的重视——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之下,当今中国,有数千万农民工被迫“解工归田”。然而,就是在这种严峻现实面前,这个数量极其庞大的弱势群体在两会上的声音,却是如此的微弱!他们目前所面临的诸多极为严峻现实问题,却远远不如那些日进斗金的明星们制造出来的一些不痒不痛的话题受到传媒的追捧和重视!——呜呼,一个声称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如此一个极大弱势群体的现实问题却几乎无人问津,真是可悲可叹!
    
    笔者认得,在去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会上,分别来自广东、上海、重庆的胡晓燕、朱雪芹和康厚明三位农民工“人大”代表如明星般地被媒体追捧不休。不过,明白人一眼就能望出来——诚然,这三位农民工之所以被追捧,一是作为“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有史以来家,农民工首次被当作“国家主人”请上了“两会”之上。二是“物以稀为贵”所致——在人头涌动的“两会”之上,代表两亿农民工的“人大”代表,却只有廖廖几个。因而导致他(她)们一度倍受老记们追捧。然而,他(她)们出席两会也就是临时凑凑热闹而已——何况,他们与绝大多数“人大”代表一样,压根就还不具备参政议政的素质!所以,他们出席“两会”,像征意义远远大于实质意义!
    
    然而,纵然是像征性的人物在今年的两会之上也不见了。有关农民工严酷生存环境的问题在两会中几乎难以听到,这实在是令人心寒的——在这次金融危机之中,中国农民工首当其冲,有几千万农民工“解工归田”——纵然官方的统计数字也有二千多万。实际数字,还是一个迷!虽然,有些专家学者近来对几千万“解工归田”的农民工出路问题提出了担忧,并向政府部门解决问题的建议。但真正要将这些问题落实到实处,可以说是难上加难——本来,近两亿农民工背井离乡进城打工,就是因为农村土地稀少、资源匮乏、农富产品价格超低等缘故所致。而现在几千万农民工重返乡下,所面临的困境可想而知——过去的土地有的荒芜,有的被当地政府贱卖,有些良田被用来建工厂、房屋,可以想象:这些多年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回乡后的生存环境有多艰难!
    
    然而,这几千万“解工归田”的农民工的困惑和痛苦向谁诉说?——“两会”之中虽然有廖廖几个被用来“作秀”的“人大代表”,不过,纵然他(她)们有强烈的参政议政愿望,有为民请愿的决心,最终也会因为孤掌难鸣的缘故而放弃拟定的意见和建议。
    
    不过,纵然这样,基于民主政治不可能一步登天,参政议政意识靠一步步提高,参政议政水平靠一点一滴增强之考虑,政府对亿万农民工的参政议政权利也要真正予以重视。然而,在当今的“人大”代表之中,精英阶层占的比重之高是令人瞠目的。而底层民众所占的比例之低却令人寒心!
    
    诚然,在任何一个国家之中,精英治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然而,民意代表如果也让精英阶层人士所包揽,这绝对不是国家之福!这将激起底层民众对政府的严重不满和对立情绪。这里且说一个题外之话——这些天,我写了一篇批评张宏良先生利用底层民众对现实的不满,从中煽动仇恨操弄民粹的文章,然而,最后我还是果断将它放回了垃圾站——原因在于:当今中国,正如张宏良先生所言:“穷人和富人之间,百姓和权贵之间的政治鸿沟,甚至超越了那时美国黑人和白人之间的种族鸿沟,为穷人说句话,为百姓说句话,比那时为黑人说句话还要难,还要承担更大的风险。”——诚然,张宏良先生上述之言确是属实的。这种现状也是为敝人前期博客文章中所一再警醒和呼吁的。虽然,我近来之一再发文批评和揭露张宏良先生,但我批评和揭露张宏良,并不是反对他对当今社会严重不公现象的抨击,也不是反对他对当今各种深刻社会矛盾和问题的揭露,而是反对他刻意将有些社会矛盾和问题复杂化、严重化;而是反对他煽动阶级仇恨和操弄民粹,企图将中国拉回毛泽东极左时代的极端做法;更反对他极力诬蔑、并将祸水引中国自由民主人士的愚蠢而卑鄙的手法——因为事实上,当今中国进一步的改革和社会进步最大的阻力和障碍,是中国的权贵既得利益者集团!而张宏良先生却囿于极左思维和政治私心,把无数热爱民主进步的人士视为仇敌,称之为“伪自由派”,更把他们诬为权贵既得利益者的代言人。更居心叵测地在广大底层民众中挑拨离间,企图将广大的底层民众与热爱民主进步的人士对立起来——诚然,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更利于将中国拉回毛泽东极左时代。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做法是极为荒谬的,不现实的——因为社会只能前进,倒退是没有出路的。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时,他的所作所为也是极为愚蠢的——如果是一位真心替底层民众说话的学者,就要通过正当的的诉讼渠道表达底层民众的呼声,就要理性的、善意的言论向政府反映底层民众的要求和愿望。而不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一再挑动阶级仇恨,操弄民粹,甚至刻意夸大政府的失误,制造“中华民族已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假像……张宏良的极端言论,不但不能达到为底层民众代言之目的,还将严重激化社会矛盾——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收入差距拉大、贫富悬殊现象是难以避免的。关键是如何将分配不公和贫富悬殊降到最低点!而要将社会分配严重不公降低到最低点,要真正解决底层民众目前所面临的种种痛苦和不幸,根本之道不是再来一次暴力革命,也不是重新回归毛泽东极左时代。而是要靠深入的政治体制改革,并进一步完善各种社会机制……所以,张宏良先生的极端言论和行为不但不能够达到为底层民众解忧排难之目的,反之,将激化底层民众与富人的仇恨情结,还将激起底层民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而他对民主派人士的暴力言论和嫁祸行为,更会加剧社会矛盾和冲突!——这就是我近来对张宏良先生极端言论一再予以批驳的原因所在。
    
    还是言归正传——中国的改革要顺利前行,中国社会要真正全面进步,中国要真正强大,中华民族要真正复兴,最终要靠彻底改变农村的贫困落后面貌。使八亿中国农村人口普遍走上富裕之路。而要做到这一点,政府仅将目光投向农村的“三农”问题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将改善两亿进城农民工的生存环境问题、以及如何安置几千万返乡农民工的再就业问题,确确实实作为一件极为重要的、刻不容缓的大事来抓——而政府要真正做好这件工作,就要经常倾听广大农民工的意见和建议。而要经常倾听到农民工的意见和建议,就必须大幅度增加农民工“人大”代表的名额。同时,倾听农民工“人大”代表的意见和建议,应当成为每年“两会”的重点议题。只有这样,当今中国最大的弱势群体——农民工的生存环境问题,才能真正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共同关注和重视。而唯有此,中国农村贫困落后的面貌才能真正得到改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李悔之:强烈要求中共不能继续篡改和歪曲历史
  • 张宏良腥风血雨的暴力宣言/李悔之
  • 李悔之:张宏良之流一再炫耀的“四大自由”究竟是什么货色?
  • 与中国的“老右”们交交心/李悔之
  • “导致社会纠错机制坏死”究竟是谁之错?/李悔之
  • “团结在毛新宇主席周围”的惊世之论/李悔之.
  • 李悔之:忠告毛家后人,学习蒋氏子孙低调做人才是明智之举!
  • 李悔之:高度警惕个别毛派极左人士“借尸还魂”的政治策略
  • 中共为何将瑞典考察纪要封杀十四年?/李悔之
  • 张宏良教授的“大民主”观何等荒唐/李悔之
  • 胡锦涛“走邪路”之说经不起推敲/李悔之
  • 金正日的英明反衬出中国政府的愚蠢/李悔之
  • 彻底戳穿毛泽东/李悔之
  •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 铁岭市政府如何要做贼一般心虚? /李悔之
  • 也谈铁岭市有九位副市长二十位副秘书长/李悔之
  • 如何走出“政党驾乎政府之上”的困境?/李悔之
  • 龙岗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旭明“受贿6万”与“家财2亿”该信谁?/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