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十问南街村/夏高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6日 转载)
    
     南街村的话题沸沸扬扬,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博讯 boxun.com)

     近日,有两位执着的老人,象愤青一样怀着激情,不远千里,去了那个红色圣地,用自己的耳闻目睹,写出了连篇累牍的考察报告。
    
     看了那些图片,读着那些文字,我实在不敢轻蔑,只是觉得滑稽。
    
     我们暂且瞥开南方都市报,就顺着两位考察者的脚步,完全根据考察者提供的事实,发出一些简单的疑问,供朋友们独立思考。
    
    
    
     一问:南街模式的资本支撑是不是银行?
    
     考察者告诉我们,南街村848户,3100多人。贷款总额约16个亿。
    
     这样算来,每家平均贷款188万多。每个人的平均贷款数额为51万多。
    
     既然是人均,当然就包括了吃奶的孩子,上学的儿童,丧失了劳动能力的老年人。
    
     熟悉农村的都应该知道,一般的村子,贷个十万八万也不容易。
    
     这样的用巨额贷款资本支撑的共产主义模式,有鼓吹的必要,有学习的可能吗?
    
    
    
     二问:南街村的贷款的来源是不是符合金融法规?
    
     考察者说,南街村已还利息11、15亿元。利息如此庞大,而且还没有还完,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这个贷款的数额不仅是极其庞大的,而且是长期的。
    
     考察者说,贷款完全用于基本建设和建工厂学校。这是明显的违反和破坏中国的金融法规的。因为贷款主要应该用于有效益的资金流动。
    
     考察者说,2007年南街村的销售收入达到14、7亿元,其中利润0、4亿元。熟知银行运作和评估的剑芒一针见血指出,这是垃圾企业的投入产出的比例。
    
     依据我亲身经历的观察,我对此类企业的判断是:它既然是26亿资产的这么一个盘子,如果运行正常,它的总收入应该在四、五十亿元以上。
    
     恕我直言,我从来不相信此类企业的统计数据的准确性。
    
     一个长期没有效益的单位,能够长期获得大量的贷款,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南街村采取了虚假和诈骗的手段,二是银行违规操作。
    
    
    
     三问:南街村的外来工是不是被剥削?
    
     考察者说,他们在街上找到了一个工资最低的外来工,每月工资400元。别人也告诉他们,普通外来工人每月四、五百元的工资。
    
     不要说沿海发达地区,最低工资标准早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些数字。
    
     我老家所在的地区,我每次回家都听说,不管什么企业,想用一千元的工资招普通劳动工,很难。
    
     在一个作为全国典型而被描写得人们如此幸福的的村落里,企业主体的外来工,每月四、五百元的工资,不承认被剥削也就罢了,反而表达他们的心满意足,那实在是对共产主义的嘲弄。
    
     最低工资是不是400元的存疑,暂且搁置。
    
    
    
     四问:南街村对伪造假种子是不是该负主要责任?
    
     考察者说,南街村和中国航天集团公司(可能是骗子冒用的名义)签定了合同,然后投资520万,在东北租了万亩土地,培育航天种子;同时又与有正式销售资格的销售公司签定了合同。
    
     考察者说,2005年十月,曾任万亩航天育种基地的“育种专家”赵相文,因在豆种销售中涉嫌诈骗,被***机关通缉。
    
     如果以上考察内容属实,我们基本可以判断,伪造假种子涉嫌诈骗,南街村应该负主要责任。
    
     现在以自己受骗、受损失为理由而推脱,是难脱干系的;现在以育种专家不是南街村人而推脱,那也不可能脱了干系。
    
     这是个法律问题。
    
     南街村的决策者,以科盲的胆子,搞了个永动机的害己的项目;还用法盲的胆量,闯出了个航天种子的害人的项目。
    
     他们自称,干共产主义靠傻子。实在傻得可爱。
    
    
    
     五问:南街村的“改制”是不是事实?
    
     考察者说,颇受争议的改制问题,实际情况是拖到2004年,受到各方面压力,银行不贷款,流动资金不足,周转不灵,所以采取的一个权宜之计。
    
     考察者还出示了一份2006年11月9日的南街村全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特别声明。
    
     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承认了改制是个权宜之计,实际就是说确有其事。南方都市报没有造谣,只是不知道是一个权宜之计。
    
     既然是权宜之计,既然知道特别声明可以澄清。为什么只对全威药厂澄清,不对南街村集团同时作出澄清?
    
     考察者煞有介事的说,他们问南街村群众,群众没有一个知道此事的。
    
     这样的大事群众都不明真相,很可怕。
    
    
    
     六问:南街村的体制是不是一个“独立王国”?
    
     考察者特别痛恨人们把南街村比如成一个独立王国,他们驳斥说,南街村的银行、派出所、法庭、武装部,都是根据上面的指示办的,是被批准的,是有直辖关系的。
    
     考察者也知道南街村有乡规民约。乡规民约的制裁不但严厉,而且周密。
    
     南街村不但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而且推行了生活资料公有制。这还不够独立特行吗?
    
     一个村有党委,有村委会,最有权威的是书记。其他设在这里的金融、***、武装、法庭等单位,不可能不配合书记的中心工作。只要有一个人大权在握,独立王国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不要认为独立王国就一定要设上外交部和国防部才算是。
    
     不过是个比如,偏偏有人较真。简直是孩子般的天真。
    
    
    
     七问:南街村的掌舵人是不是毛泽东的好学生?
    
     两位考察者对南街的书记情有独钟,说了那么多的好处,似乎还没说完。我们希望这都是真的。
    
     只想说明一个问题,也许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有抱负的人,但是现在他是一个政治投机分子。
    
     比如说毛泽东要农业学大寨,战天斗地;他会去做吗?
    
     他的政治挂帅,是在推行思想控制;他的公有制,是建立在对公民权利剥夺的基础上。
    
     他挥霍了那么多钱建立了政治工程,形象工程;然后又去搞什么永动机,航天种子,实际上是对民主和民生的践踏。
    
     经济上的永动机项目垮了,政治上的永动机项目他还在继续。
    
     跨掉也是早晚的事。
    
    
    
     八问:南街村的模式的鼓吹者是不是别有用心?
    
     考察者是忧国忧民的革命者,他们不掩饰自己的观点,他们不是为南街村呼吁,是为这个模式振奋,他们认为这是理想的示范,国家的样板。
    
     他们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建立在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基础上,希望一切回到原来的轨道之上。
    
     他们在国际上要求反美反帝,要和古巴、朝鲜结成联盟。
    
     他们认为公有制,闭关锁国是中国的出路。他们认为改革开放没有出路。
    
     他们的用心就是走回头路。这不是分析,是他们自己说的。
    
    
    
     九问:南街村放弃维护正当的权益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考察者没有放弃对重大问题的真相的探讨,如前村主任的腐化问题,原总经理在改制问题上的内部冲突问题。
    
     可惜的是,这些问题的解答缺乏说服力。因为他的了解不过是浮光掠影。读者体会到的是,共产主义的小区存在着腐败和权利斗争,一点也不比外面差。
    
     两位老者或者跑到办公室里,或者跑到大街上,问三问四,你真真以为南街村的人们是傻子?这太小看他们的求生本能和自我保护意识了。
    
     面对南方都市报等媒体的质疑,如果是造谣诽谤,南街村就应该直理直气壮,拿起法律的武器。
    
     可以用更简便的方法,如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事实,说明真相。让审计单位和银行出面做一个简单的说明,那岂不是云开舞散。何劳两位老者长途跋涉,劳神费心。
    
    
    
     十问:南街村没得到上级和主流媒体的正面回应是不是有些失望?
    
     考察的人看来很为南街村目前的处境着急,把旅游者减少,银行催还款,客户不信任都归结为媒体的批评有关。
    
     考察者人单力薄,也许是力不从心,与其说是考察出真相,不如说是漏了马脚。如此这般,又怨得了谁?
    
     最让人困惑的是,主流媒体例如中央电视台,怎么至今不行动起来,对南街村来个焦点访谈,对王宏斌来个面对面,向观众唱响主旋律。
    
     南街村二十年来,在某些领导人心目中好象是失而复得的国宝,在典型遭遇困难的时候,他们也没到公开场合顶一下。
    
     或许,他们已经心灰意懒。当年在兴头上的大笔一挥,给国库捅了这么个大漏子。
    
    
     争论归争论,批驳归批驳。还应该有祝福。
    
     希望南街村和南街模式顺利脱钩,祝愿南街村的“一大二公”的公有制平稳过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