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躲猫猫”还有猫腻/武文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武文建
    
     “躲猫猫”事件,只要了解看守所(监狱)情况的人很容易分析出这里面最大的猫腻是什么,即警察或一开始就参与殴打了李荞明,李荞明的致命伤不是“牢头狱霸”所为-----他们只是替罪羊。 (博讯 boxun.com)

    
    假如云南方面发言人所说李荞明是牢头狱霸殴打致死,从常理说云南警方根本就没必要一开始就说谎,造成后来的被动局面。因为号里(房间)在押人员之间打死人当天值班看守顶多是受处分,都不至于开除工职。再者,号里和风圈(放风的地方)都有24小时监控摄像,为什么要说谎为牢头狱霸减轻罪责?为什么不公布监控摄像?我认为,即使公布的录象有假,只要能放,大家也能分析出李荞明的致命伤到底是谁所为。
    
    其实这个案件的关键是,云南警方为什么要说谎,真是号里所为实话实说对云南警方也不会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以他们公安的高智商,他们走的这步棋是瞎棋,里外不符合逻辑。
    
    如云南警方现在所说是在放风时打人致死的。我在假设,值班看守关上大门擅自离守出去喝酒去了,但看守所里是有武警的,不可能放风时没有人看管,如那样小哥几个都跑光了,谁还打架啊。如有人看管,那么发生打架事件为什么没人制止?更何况23岁的李荞明不是三拳两脚就能造成他死亡的。所以云南警方最后公布的真相根本禁不住推敲,只能欺骗一些不了解看守所情况的人。只有一种可能,牢头狱霸是得到看守的指示或暗示故意行凶,武警假装没看见。
    
    我们继续分析。李荞明的父亲在2月3日带上5千元钱去看守所见儿子未果,8日看守所通知家属李荞明在医院抢救,12日李荞明死亡,李死前一直昏迷,没留片言。李父怀疑2月3日李荞明就已经被打了。我认为这个分析完全成立。因为就李荞明砍了几棵树的小事情(到底砍倒几棵还是正要砍时被抓获的具体情况我没在网上查到),李父拿了5千元钱完全可以把儿子“捞”回来,在边远的小县城拿5千元钱“铲”这点小事给的价已经很高了,因为2月15日是李荞明的结婚日。
    
    综上所叙,李荞明之死绝不是警方最后说的真相那么简单,这里还有猫腻。我们可以用福尔摩斯式的假设分析一下,李荞明一进局子就暴打了,并且是致命的。李父在2月3日见儿子当然不能见,因为事情已经发展到不是李荞明的犯罪问题了。为了转移“矛盾”,警察指示所谓的牢头狱霸共同导演了一幕在放风时玩“躲猫猫”的游戏,造成李荞明自己不小心死亡的假象,然后在通过警察与家属疏通,这样人命案就此铲平。这个推理应该是他们公安人员正常逻辑思考。无奈,事情的进展很不顺利,警方被动得自己推翻了自己的谎言,又改口说是牢头狱霸殴打人致死。嘿嘿~还是有猫腻!
    
    2009/3/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李荞明之死与“躲猫猫”/武文建
  • 胡爱生:网民调查“躲猫猫”有多大的作用?
  • 矿难躲猫猫都不是中国特色/章发林
  • 剑中:欲盖弥彰的“躲猫猫”调查
  • 蔡馥敏:邀网民参调查“躲猫猫”有何用心?
  • “躲猫猫”事件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又哗众取宠
  • 在云南看守所躲猫猫躲死--在湖南看守所花巨款免挨打 (图)
  • 朱廓亮:大陆媒体又揭露多名犯人死于“躲猫猫”
  • 躲猫猫事件死者父亲质疑警察串供
  • 云南晋宁县公安副局长因“躲猫猫”事件被免职(图)
  • 官方公布“躲猫猫”调查结果——李荞明被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躲猫猫”死者在看守所遭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监狱警察谈躲猫猫死人事件:根本没有黑幕!
  • 张清扬:“躲猫猫”事件大陆媒体变脸,谴责“网民”变“暴民”
  • 中国最高检介入躲猫猫 最快三天内公布结果 (图)
  • 晋宁县委网站被黑 满屏“俯卧撑、打酱油、躲猫猫”(图)
  • 云南躲猫猫事件将由昆明市检方接手侦办
  • 躲猫猫事件七大结局之完全猜想……
  • 我们努力接近“躲猫猫”真相
  • 官方组织网友调查“躲猫猫”被指以权代法
  • 杨恒均:躲猫猫的录像比尼克松的录音更需要保密?
  • 这样的解释未免太神奇了:中国警民“躲猫猫”致死事件
  • 躲猫猫事件网友问题尖刚 想查看监控录像碰钉子
  • 官方公布QQ聊天记录 证明“躲猫猫”调查团无托
  • “躲猫猫”事件折射中国日益重视公众知情权(图)
  • 有公众参与的躲猫猫才不会有猫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