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1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昨天陪朋友杨子去参加完王丹的生日PARTY,了却了他最后一桩心愿,今日跟小鱼儿姐送他去肯尼迪机场回国,一路上看到纷纷闪过的一片片枯木衰草,偶尔一点绿地,也是一派冻僵的寒色。
    
    听小鱼儿说,北美的冬天很漫长,一般要到五月份才能见到春的气息,但是春天很短暂,常常是脱了寒衣,就穿夏装了。
    
    我对北美的气候很不适应,这里风雪频仍,反复无常。刚刚还是晴空万里,阳光和煦,转眼寒风刺骨,雨雪交加。从11月份入冬以来,这种天气就一直在继续。我因为不能迅速适用,连续感冒了好几次。又因为喜欢穿西装,以至于不得不天天外穿大衣、脖带围巾,头上还戴一顶灰色礼帽,很像旧上海的地下红色特工。我这副滑稽的样子,常常让自己也感到好笑。
    
    但是我的家乡却不同,这里三个月一个季节,冬雪夏雨,春花秋月,四季分明。冬天最冷的天气也就零下十度,而且持续不了几天,常常寒潮过去,天气立即就转暖了。
    
    中国的春节是个很有意思的节日,过完了春节,就意味着春天差不多到了。中国人的春节一般要过一个月左右,出了正月,沽河开流,岸上杨柳的腰身开始婀娜,远处风烟袅袅,草色青青,一阵春雨过去,性急的桃李就像多情的少女,开始含苞欲放了。
    
    我们家的院落里,母亲种了两棵李树,一棵梨树,它们全开白花,如粉如雪,丝丝香甜引来无数的蜜蜂和叫不上名字来的小鸟,把一个农家小院变成一个热闹的世界。我们家的房后,母亲种了一些柿子树,它们开花很晚,且像米粒一样,但是这些米粒一样的花儿却能结出红灯笼一样的硕大的果实,比李树的果子大很多。李树的果实是紫色的,很甜,结得又多,一家人吃不完,母亲总要摘一些送给四邻。梨树的果实最大,皮肤金黄,果肉雪白,咬一口满嘴蜜汁,但是结得不多。不过这是秋天的话题了。
    
    我们家门外,村委栽种了很多花卉,最漂亮的是樱花,据说是从日本引进的最优良的品种。一到三月,一排排,一行行,繁花竞发,落英缤纷,就像等待集体婚礼的娇羞新娘,又如燃烧着的白色火焰,微风吹来,如火如荼,简直要把田家的春天也点着了。
    
    我常常对母亲说,等我老了,我要回家守着这小院,守着这些花。这些花儿,春天美丽的开着,给我美的享受,秋天结出满树的果实,供我美味享用。就像我的爱人,青春也给我,辛劳也给我,相夫教子,无怨无悔。这些美丽的生命,让我们的生活宁静起来,明亮起来。
    
    在我书房的窗外,有一棵小小的桃梅树,每年春天都会孤独的绽放几朵红色的花。这是一棵奇怪的桃梅,她个子很矮,只有半米高,花瓣是赤红的,红得像血,她总是抢在众花盛开之前悄然开放,只开两三朵,一般二十几天后,悄然陨落,年年如此,岁岁如此。
    
    每当读书写作累了的时候,我会在窗前看她,看她在阳光下微微的笑,看她在细雨中默默的哭。我会想起多年前在广州第一看守所会见的那个美丽的女囚,想起她的话:
    
    “我死后,要变成一树桃花,年年开放在你的窗前。那花朵开的时候,是我在向你笑,那花朵飘落的时候,是我在向你告别。”
    
    
    
你是我的唯一

    《你是我的唯一》
    
    
    杨子回国了,回到多风的北京,温暖的杭州,我还要继续留在这北美苦寒之地,回想我的家乡春色。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苦劝杨子留在这里,北美虽然是异域,却是自由的乐土,加上12月份以后北京形势紧张,杨子淹留了两个月。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回去,他家有年迈父母,自己是唯一的男孩儿,供奉之责无可推卸。
    
    他还有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儿,已经九个月没有见到了,思女之痛日日折磨,让他最终选择回国,我也不再相劝。
    
    家乡总是温暖的,那里有苦恋的故土,有暖人的亲朋,有牵挂不去的挚情深爱,有魂牵梦绕的美丽风景。
    
    祝愿杨子一帆风顺,早日到家。
    
    我们家的花,也要开了。什么时候,我能回家?
    
     2009年3月1日于纽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 刘路:危害国家安全罪不是具体的罪名
  • 刘路/关于08宪章:过渡政府应该反省
  • 刘路:《零八宪章》:催生一个新中国
  • 刘路等:告全国人民书(签名版2282人...))(图)
  • 刘路:杀死了杨佳,毒死了共产党 (图)
  • 刘路:谁将把西藏推向独立?(图)
  • 刘路:用情意温暖黑暗----记一次软禁(图)
  • 刘路:胡温才是罪犯
  • 刘路:杨佳杀警是公民个体煽向中共暴政的第一个耳光
  • 刘路:谁是“新土改”的受益者?
  • 刘路:中国政府丧尽天良!
  • 人是他自身认同的价值--我看范美忠/刘路
  • 刘路:被击毙的“民主”, 脸皮比肚皮更厚
  • 刘路:株连无辜、赶尽杀绝的广州天河法院
  • 刘路:农民工之歌(真实版)
  • 刘路:中共十七大编织十五年政治美梦—中共“十七大”述评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