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非城非乡的被遗忘群体/谭松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8日 转载)
    
     年卅晚,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在大家欢庆之余,你有没有想到过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辛苦一辈子,但老来却毫无生活保障的老人呢?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会以为他们是一群社会的弱者,恰恰相反,他们不但不是社会的弱者,而是社会的精英!这群老人就是城市的新移民!
     他们从各地农村迁入城市,在分田前他们是生产队的劳动能手,分田后是种养专业的万元户,富裕以后跑到城市买楼置业,可以说他们是农民的典范;人家种田要国家减免丶补贴,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而他们不仅没有要国家一分钱,还生产出大量农产品供应市场,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税收,推进了农业生产技术的进步;到城市买房还支援了城市建设,可以说他们对国家的贡献是杰出的,按道理他们应该受到社会的尊敬,获得应有的回报,可以安享晚年。 (博讯 boxun.com)

     哪为什么他们却成了被社会遗忘的一群呢?
     原因是在城市他们没有单位,没有工龄,自然没有退休金,在农村由于他们户口迁出,尽管你迁回农村,也改变不了“商品粮”户口,不能入村,只能在乡,农村拒绝再分给他们责任田,就算是村中卖地也拒绝给他们分土地金。
     居住在广东佛山,今年73岁的谭先生,原本是远郊农村的一名农民,在人民公社生产队时是领十个工分的一级劳动,那里再辛苦就往那里扛,分田后政府鼓励勤劳致富,种养专业户,谭先生开始在家门前养了几百只鸡,人家在农田里种水稻,他就种花生,由于他种花生的田都是沙泥质土,再加上历代都只是种水稻,是从未种过杂粮的生土,结果获得了大丰收,而当时刚刚改革开放,外贸部门需要大量花生制油出口,他的花生卖得了非常好价钱;农闲时,他还组织了一支小建筑队,帮助附近的农民盖新房子,结果不久他便成为远近驰名的万
    元户。
     80年代初,中国初试开放房地产市场,当时城市居民都住公屋,买房的大都是农村富裕
    了的人,就这样谭先生成了第一批到城市买房的人,户口也除之以“自理粮户口”进了城,由于是粮食自理,当时的政策规定必须保留原籍耕地。所以谭先生还有田可耕。
     90年代中,由于城市发展需要,国家全面取消“自理粮户口”,归入商品粮户口,村中的耕地也除之没有了。去年村中还将他视为宝贝的一部份土地卖掉,在分土地金说他迁入了城市,正享受居民保障,拒绝分给他们土地金。
     老人非常愤怒地说:“我们何时享受过城市保障,农村是我们辛苦了一辈子的地方,有我们祖辈留下的土地,我们可以说现在脚上的牛屎还未洗干净,而农村却把我们扫地出门,我们在农村没有田地保障,在城市没有退休保障,我们是否多余的人?”
     的确,他们成了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边缘人!有苦劳但是没有功劳!按道理说,政府将自理粮归化入商品粮的时候,应该将到了退休年龄和将到退休年龄的人,纳入城市退休保障体系,因为他们到了退休年龄才归入商品粮户口,根本没有可能会有工龄,而恰恰政府却没有这样做,造成社会保障体系上的重大决口!
     然而,更加令人担心的是虽然现在基本上没有农村人原意迁入城市,但随着城市新出生人口不断增加,很多人或者没有条件,或者企业不负责任,或者由于政府腐败而缺乏信心,他们并没有供社会养老保障金,也就是说以后将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无依无靠的这批老人大军!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中共政府:应该立即给他们发放退休金,他们几十年的农村劳动,特别是人民公社时的劳动,就是单位,就是工龄。如果不行就马上发回一份责任田给他们;未雨绸缪,计划好没有供社会保险的居民的退休养老问题,让他们老有所靠,老有所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奥运结束, 平反土改发起人中直(谭松年)的赴港通行证尝未归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