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新星号”事件看中俄之间的差距/安庆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7日 转载)
    
     信奉武力是俄罗斯民族一贯之的思维方式。在整体经济和科技实力上,俄罗斯无疑已沦落为二流国家,但受惠于资源优势和仅次于美国的军事实力,除美国以外的其他任何国家,在俄罗斯民族眼中,都不具有让他们理性对话或保持克制的资质。
     (博讯 boxun.com)

    
    新星号事件,仅仅是俄罗斯民族几百年间藐视天下的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尤其是从最近二百年间俄罗斯民族的所作所为来看,击沉一艘外国商船,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因为那些大手笔的杰作,随手一抓就一大把。
    
    
    在16世纪初,俄罗斯还仅仅是个城邦性质的小国家,势力范围仅及于莫斯科周围十几公里,总面积不过200多平方公里。
    
    
    然而到了19世纪中叶,俄罗斯已经成了雄跨欧亚的世界第一大国。
    
    
    在西和西北方向,俄罗斯打败了波兰和瑞典,取得了波罗的海出海口,原属瑞典的涅瓦河三角洲,世界名城圣彼得堡就此诞生,芬兰则成了俄罗斯境内的大公国。伙同普奥两国再次瓜分波兰,攫取了波兰大部分地区。
    
    
    在西南方向,先打败土耳其,将黑海沿岸、克里米亚、高加索、多瑙河入海口、南俄草原收归囊中;后打败伊朗,抢来了格鲁吉亚、北阿塞拜疆和东亚美尼亚,临完了一顺手又从伊朗要了2 000万银卢布。这还不满意,第二年跟土耳其重开战火,一举吞并了高加索的整个黑海海岸。
    
    
    在东方,从大清手里连哄带骗拿来了骑着马要走七天才能达到界限的土地。
    
     19世纪中后期,又鲸吞了中亚包括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和土库曼在内的广大地区,面积近三百九十万平方公里。其中1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来自中国。从中国得到的另一大收获是外兴安岭、江东六十四屯及扩叶岛。
    
    
    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俄罗斯民族继续兼收并蓄,波罗的海三国、德国的格斯尼堡、中国的外蒙古、日本的北方四岛尽数入账。
    
    
    这就是长达四百年时间里,俄罗斯民族所走过的扩张道路。
    
    
    在此期间,中国除康熙、乾隆可以自保,其余大多数时间里,是割地、赔款,包括前边的明朝和后边的民国时期。
    
    
    这就是中俄之间的差距。
    
    
    这两天网上热议圆明园铜兽首,本是中国的文物,被法国人抢了去,然后拿出来公开拍卖。更过分的是,法国法院居然判定拍卖合法,法官的理由是,中方要求禁拍的要求超过了法律追溯期。
    
    
    我们不妨做这样一个假设,如果这个文物是俄罗斯的,那又将是一种什么结局。有充份的理由相信,如果是俄罗斯文物,法国法官万不敢做出这样的恶判决,因为俄罗斯民族生来就是个不吃亏的民族,不欺负别人已实属不易,倘或有人敢欺负他们,岂会在意报复的手段是否具有正当性。
    
    
    学习西方,最值得学的,就是俄罗斯民族身上的那种精神:天下我为大。
    
    
    国际秩序从来都是强者制定,但是否能成为强者,不仅仅在于国家自身的实力,更在于一个民族有没有那种亮剑的精神。敢亮剑,相对的弱者同样可以成为强者;不敢亮剑,相对的强者也会变成弱者。比如南沙群岛,几个小混混,只因抱成团,就敢前来染指,像这样情形,我们就该学学俄罗斯,追上去,狠狠地给他一顿炮弹。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等于放弃主权,特别是一些无赖国家,不把他打痛了、打怕了,他就不会尊重你。君子风度当然要得,但前提是看对谁,对待君子,我们就做君子;可对待小人对待强盗,就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想而知,假如圆明园铜兽首拍卖真的开了先河,那么当年中国被掠夺走的文物,今后万无索回之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要让经济软着陆,必让农民先着家/安庆仁
  • 群众的嘴谁想堵就能堵住吗/安庆仁
  • 厉以宁要对农民下手了/安庆仁
  • 禁传政治段子不如消灭政治骗子/安庆仁
  • 吴敬琏白天姓蒋晚上姓汪/安庆仁
  • 日警枪杀中国人,国内媒体竟漠然置之/安庆仁
  • 中国研究生竟不懂合法集会、游行/安庆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